第一卷  (四)权宜之计何堪怜

章节字数:2737  更新时间:16-04-05 1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权宜之计何堪怜

    这些年她烧香拜佛,指望着唯一的儿子能健康出息,长大能让自己老来安慰,可是,沈阑勋早产,自小便体弱多病,整天医药不断,三岁后更是连房门都出不了,请了多少名医,都说是胎里带来的弱症,只能好好将息保养,不能操心劳碌。

    阑勋六岁时,连江湖上传闻已久的医仙百草生,她都托人重金请来为儿子诊治,可这世外高人看完床上的苍白少年后,只是摇头不语,离去时只对母亲说了一句———天意如此,非人力可为,令公子想要保命,只能终生百事不闻,将养生息,或许能颐养天年?

    听完这几乎是判语的话,她彻底绝望了,可是心底是不甘心啊!她此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上天为何要如此对她?

    她在家时孝顺父母,出嫁后恭良贤淑,相夫教子,为何?为何?

    一旦沈家上下知道长房长孙的病无可救药,原本张狂的萧氏生的儿子却健康活泼,她在沈家的未来会怎样?萧氏岂不是要骑到她头上来?特别是祖父东园公,对阑勋的期望一旦落空,她这个长房正室还有什么地位?

    丈夫与她原本便无更多的感情,更多时候是看在结发夫妻的份儿上,给她三分薄面,对她生的儿子,还是很疼爱的,可是一旦知道阑勋的病,她不敢想———

    沈家是江南首屈一指的世家富户,可是在这个家里,除了丈夫,她没有任何依靠。东园公生了三子两女,沈家族内分支各房原本便对东园公一支虎视眈眈,将来一旦丈夫有个好歹,没有儿子依靠,她将如何自保?

    谢氏翠鹤想到这些关乎安身立命的难题,几乎是头痛欲裂,撕心裂肺地找不到一条出路———

    她只能暂到佛寺求得心中安慰,慈云庵住持心空法师是个心思细敏的老姑子,谢氏一向是她的大施主,故而一心讨好,听了谢氏的苦楚,脑子一转给出了个主意: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佛慈悲普渡众生,老尼便是专为太太排忧解难的,少爷年纪还小,太爷和老爷总共也未曾见过几次,况小孩子样貌本就在变化,都是情理中事,原本这事情最好便是太太再怀胎生子,若是太太无法再生………”

    “我若能再生,那真是阿弥陀佛,可眼前是老爷一年半载也难得回家,我也不便跟去伺候,再说太爷也说家里不能无人管事,老爷即使回家,我也难再有孕———”

    谢氏低头,艰难地说道,“自从生下阑勋,我的身子也着实没好过,大夫说是产后亏虚,并没有调理过来,若要调理,也需要时间,眼前阑勋已经六岁,家里上下议论纷纷,萧氏更是得意非常,这才是火烧眉毛的事。”

    “太太说的是,太太身体只能慢慢调理,可是管家之权太太非得握在手中的话,那便只有一个办法———”那老尼附在谢氏耳边,说出了这办法,谢氏听完,依然皱眉,说:“可是一时之间上哪里去找长相跟阑勋相近的孩子?”

    “太太刚才不是说老爷有外室吗?”

    心空老尼此话一出,谢氏脑中一道电光闪过,马上想到了秦淮河那个绝色女子——云影,她远远地看到过那个孩子,真的跟阑勋很像,可是,却是个女孩———

    “这有什么?这办法只是权宜,男女相貌清俊,少小时原本就难分辨,女孩男孩都可,太太只需要挨过这十来年,到时候阑勋少爷长大,娶妻冲喜,说不得病便好了,若媳妇生下孙子,太太不是也有指望了,所以太太不必顾虑这许多。”

    是啊,老尼姑一席话,让谢氏茅塞顿开——是啊,原本就是权宜之计,为阑勋找个替身,先巩固自己在沈家的地位,再徐而图之,只要挨到阑勋娶妻生子,她便有了指望。

    她心中已经知道该如何做,转头谢过心空,笑道:“法师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你放心,只要我还是沈家正房太太,每年的布施不会少你的。”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救人性命本是佛门本份!”老尼心满意足,她可是抓住了江南最大的财神爷家的当家太太,满心偷笑。

    此事刻不容缓,夜长梦多,谢氏当晚便买舟顺江而下,到了金陵地界,秦淮河畔,她只在旧院后门钞库街一小客栈内歇息,吩咐自己陪房钱起夫妻俩拿着丈夫沈昭的名帖,悄悄地去武定桥畔云楼,约那云影晚间到客栈内相会。

    她原本估摸着云影至少要过两天才能赴约,没想到,翌日一大早,钱起家的便叫醒了她,说云影已经到了,而且已经知道来的不是沈昭,她连忙梳洗,穿戴得十分雍容华贵,非常庄重地见到了这个秦淮名妓。

    云影当时并不知道谢氏的来意,装扮上便素雅了不少,神情上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一看便知道她以为谢氏是来兴师问罪或者羞辱于她的,结果,谢氏的表现让云影出乎意料,大大地惊诧了一番。

    因为当时,谢氏将钱起家的打发出去准备茶点,房门关上后,她一下子便跪倒在地上,这一下让见多识广的秦淮名妓差点跌倒,慌忙上前去扶谢氏,可地上这个雍容的贵妇人怎么都不起来,声泪俱下地只求云影成全自己———任凭云影的见识再广,也一下子不知所措,只能硬将谢氏扶起来,安慰她慢慢道来。

    此时云影是有防备的,不过,事情确实让她始料未及———

    沈昭的夫人不是来兴师问罪,更不是来羞辱于她,而是来求助于她,这让云影一下子不知道这女人玩的什么把戏?

    “云姑娘,我家老爷和你的事,我当妻子的是介怀,可是,你是不知道我们沈家的事,我现在,哪里有精神来管老爷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呀!便是家里的两个姨娘和通房丫头,我也是管不了的,我与老爷虽然是结发夫妻,可是,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云姑娘,不是姐姐我要羞辱于你,我的处境,实际上比你要苦得多啊!”

    谢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她在沈家受萧氏处处欺凌,老爷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唯一的指望就是儿子沈阑勋的前因细细地说了一遍,然后突然嚎啕大哭,含含糊糊地告诉云影,她的儿子体弱多病,她的处境岌岌可危的现实———“云姑娘,我知道,你我本来没有任何瓜葛,你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帮我,今日来,我原本也是拼着豁出去的,但是,你想想,如果你今日帮了我,无论将来你是要进沈园,还是一直做老爷的外室,我便欠了你的情,当然不会为难于你,太爷面前我也可以帮你———”

    “沈太太,请您直说吧,如果您只是担心我会出现在沈园,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您完全不必如此忧虑———”云影不喜欢她这样兜圈子,坦率地说,“而且您放心,我也没有要做沈老爷外室的意愿,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的未来不在沈园。”

    “不,云姑娘,这不是我今天来见你的目的,实话说吧,老爷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再娶多少姨娘我现在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我的儿子———”谢氏泣不成声地说出她的请求,这个让云影一生刻骨的请求。

    云影怔了片刻,旋即恢复了神志,玲珑剔透的秦淮名妓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重要到这个决定将影响女儿紫薰的一生。

    “云姑娘,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你怎么能将你的女儿当成棋子摆布,可是———我没有办法啊?当然,如果你同意,我会像待自己女儿一样待她,她也是沈家的骨血,将来阑勋长大,我自然会找个好人家把她当成沈家的亲生女孩嫁出去,她会拥有美满的婚姻和人生———”

    谢氏的陈情当然很诱惑人,她知道云影会动心。

    因为若是无路可走,谁家愿意让女儿落入烟花巷,虽然旧院是风雅的卖艺场所,可总是风尘卖笑,地位卑贱得还不如大家宅门里的奴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