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佛堂月色窃私语

章节字数:2635  更新时间:16-04-05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佛堂月色窃私语

    这样愚顽,到了闵柔面前简直就是开玩笑,紫薰只能硬着头皮告知:“闵柔自诩是世外之人,你只要自谦是世上俗之又俗的俗人便是,什么门派门下都不用提,人家是官宦人家出身,哪里看得懂江湖上的官话,你只说你就是一微末商家子,懂得一点玄黄之术,想与姑娘探讨一点百草奇香便可,千万别装,记住一点———”

    “什么?”周蓦然越听越觉得有理,顿时豁然开朗。

    “能看透世情冷暖的女子,必定是绝顶聪明的,你想要在她面前与众不同,只需做到两字即可———”

    “你快说啊?”

    “那便是,真诚。”紫薰一字一顿,说,“当然,银钱不可少,打点小娘和那老婆子,另外,你不是随身带着医仙桃源谷的冰蚕玉腰牌吗?这个可是一定要随帖子一并递进去。”

    “这腰牌有什么用?要是丢了我可不敢想?”

    “你想见闵柔便听我的,保管你如愿,不过,后事如何,只能你自己善自珍重了。”周蓦然可没听见紫薰后面的话,只是高兴着此次定能如愿,忙作揖谢道:“若能如愿,兄一定厚谢,今日且先请弟上淮阳楼饮酒,如何?”

    紫薰看看天色,知道周蓦然在兴头上,不过自己出来久了,英书未免起疑,便只能婉谢周蓦然好意,自己先回沈家在金陵马市街的别院,让周蓦然自己找熟识的朋友晚间上秦淮花船俏遥。

    姑苏梅庄沈园

    月色时分,英笙捧着两匹妆花象牙色富贵有余棉锦,穿西北角双犀堂偏门进来,故意靠墙角月篱便道,过香如亭时,还是遇上了长房二小姐,姨娘萧氏之女沈青鸾。

    小丫鬟碧烟捧着一个掐丝景泰蓝荷花状食盒跟在后面,食盒里是锦荷斋独出的新近时鲜月饼。

    沈青鸾见了两个丫鬟没在意,倒是碧烟将那精致食盒往身后藏了一下,反而引起青鸾的注意,问道:“碧烟,这个时辰,你们拿这些东西去哪里?”

    “回二小姐的话,这是太太赏我们的。”英笙见碧烟沉不住气,忙接口答道。

    沈青鸾年方十四,又是偏房生的,正房里的丫鬟一向瞧不起这位二小姐,英书不在,英笙只好生硬地回答。

    沈青鸾没做他想,知道正房一向不把她放眼里,便不好再说什么,不过那妆花布料甚是特别,她不免多看了两眼,暮色初沉,青黛漫漫侵透白墙飞檐,远远她的乳母在亭桥水畔叫她,她只好赶紧转身离开。

    英笙见鹅脸修眉的二小姐走远,方责骂碧烟:“你藏什么?反惹她起疑,万一传到萧姨娘耳朵里,又不知生出什么闲言碎语来?”

    “我怎知她突然出来?”碧烟犟嘴。

    英笙紧张的不是这个,而是刚才她撒的那个谎言,可能会让萧氏起疑,厉声骂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太太吩咐不能让人看见,刚才我回答的那话你认为姨太太会相信吗?”

    碧烟不敢回答,只轻蔑道:“姨奶奶不相信又能怎样?”

    “死妮子,还犟嘴,还不想个端由,若是太太问起,也好回话。”英笙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刚才那借口真是不妥?这么少见的妆花棉锦,市面上还没有售卖的,太太怎可能赏丫头?

    两人改从小石桥过兰塘回到后园谢氏正房,还是没想出合理的解释,只好禀告谢氏刚才遇上了沈青鸾。

    谢氏立时便怒了,劈头将手上的绣棚子砸在碧烟头上,英笙使个眼色,碧烟顾不上疼,赶忙磕头退下去了。

    “太太先别生气,刚才碧烟那妮子若是不躲,二小姐那眼色是不会注意到的,英笙也是无法,随口撒了个谎,是欠妥帖,请太太恕罪。”英笙捡拾起地上的丝线和绣棚,磕头认错道。

    谢氏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拈起佛珠念了几声佛,半刻,方道:“你这谎是撒得不圆范,若是你姐姐英书,应该便会说,东西是送给吴熙姨小姐的,现在,你说了赏字———”谢氏的脸色铁青,可也无奈,只能说,“明日你再原样送一份给三少爷吧,这会儿大少爷和二少爷都不在,谁能受得起这赏字?”

    “是,太太,英笙知道错了,求太太宽恕这一次?”

    “罢了,多了你赔不起,今儿这事儿你和碧烟赔三个月月钱便罢了。”

    谢氏当然心疼多送的一份东西,那棉锦是沈家织坊新试出的布料,总共得了十匹,先送了两匹来,那月饼是老字号锦荷斋掌柜送来尝鲜的,都放在外面帐房,今日才吩咐去取,连她自己还舍不得吃穿,这又要多送出去一份,不由得心疼,厉声道:“等你姐姐回来,你也要多跟她学学怎么说话办事。”

    英笙不敢争辩,唯恐谢氏恼怒把自己赶出去,诺诺应声:“是,奴婢知道了,谢太太不怪罪。”

    “收拾一下,跟外面值夜的婆子说,今晚我要去佛堂跪经。”

    英笙明晓内情,连忙准备夜凉要添加的衣裳披风,带上点心茶器风炉,刚取回的布料月饼,这几日细细研磨的贵重药品,打点谢氏到佛堂跪经。

    主仆两人收拾停当,刚出正房后门,过明井往浣溪沙碑亭后佛堂去,半路上正撞见钱起家的打着灯笼过来,近处看清是谢氏,忙熄了灯笼,轻声过来禀报:“太太,我正要去回太太,静公子昨天夜里受了点凉,今日咳得厉害,我正想禀明太太取些枇杷露呢?”

    谢氏听了,示意先到佛堂再说,三人忙转过青砖碑亭,进了东北角芭蕉掩映明池后的小佛堂。

    佛堂一楼是供奉神佛的,二层阁楼入口在佛龛后面,谢氏吩咐英笙回去取药,点亮佛堂灯火后,便和钱起家的上楼。楼上两间暖阁,隔世奢华,一色红木铺地,唐式圈椅屏桌几凳架柜俱是螺钿嵌银入墙,简洁精巧,外屋是书房,里屋碧纱橱中间是一面大穿衣镜,谢氏和钱起家的还没进去,便听见咳嗽声,镜子后服侍的大丫鬟蕙风转出来迎接着,脸上尽是忧色,谢氏摆手,示意她不必再说。

    只见小小一张黑漆嵌螺钿花蝶纹架子床上,悬着碧色销金撒花帐子,蕙风忙掀起外层银纱垂帘,用赤金蝶翅帐勾挽住,卧病的苍白少年不禁埋怨蕙风,一边咳得面颊赤红。

    “请大夫了吗?”谢氏问道,“吃什么药了?”

    英笙脚快,一会儿便取来了枇杷露,蕙风忙端了一盏温水和药,少年只是不吃,谢氏只好一边拍着儿子单薄的背脊,一边用银勺哄他吃了,暂时安静地躺下了。

    蕙风守着,谢氏转出碧纱橱,问钱起家的:“周大夫呢,不是说今晚便回来了吗?”

    钱起家的没说话,英笙嘴快,回答道:“太太,周师爷和大少爷陪二少爷去金陵了,估计大少爷不回来,周师爷当然是陪着的。”

    “不就是考个乡试吗?这么大阵仗,犯得着叫当家少爷陪着吗?”谢氏恼怒道,“派人,去金陵,叫大少爷回来,就说,说———”

    谢氏一时想不出理由,原本沈阑清上金陵赴乡试并没有当家少爷相陪的道理,只是祖父东园公有些公事要嘱咐当家长孙,便顺道打点护送文弱的二少爷赴乡试。

    钱起家的是自小服侍谢氏的,想了想,说:“听说南洋十七行的管事到了,这个理由是否?”

    “对,你派个心腹到金陵,悄悄找到大少爷,把缘由说明,让她想办法马上回来,要不,让周师爷回来也行?”谢氏觉得理由只要能搪塞太爷东园公就行,现在看情势还真离不开周蓦然了。

    钱起家的答应着去了,蕙风这里和英笙打点着刚才送来的吃食药材,悄声问:“我听说大少爷,就是紫薰姑娘不是大老爷的女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