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八)素简犹未辨真情

章节字数:2790  更新时间:16-04-05 14: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八)素简犹未辨真情

    “嘘……”英笙回头,见谢氏不在阁楼,下楼去礼佛去了,才大着胆子,说,“你担心什么?就算紫薰姑娘将来要留在沈家,也不过是个姨娘名分,等公子一成亲,你才是房里人,到时身份是一样的———”

    “我担心什么,你说得我也太不知分寸了。”蕙风讪笑着,脸上有些僵,显然心中有些忧心。

    英笙藏不住话,继续说:“我姐姐说,她不过是秦淮河上有名粉头的女儿,论出生不过是个贱种,能跟你比吗?”蕙风脸上讪讪的,反劝道:“你这小蹄子也别太嘴快,她现在还是当家,咱们还得看她脸色,说得也忒过了些。”

    “呸,我就不服这个主,太太现在倚仗她,等公子冠礼一过,太爷便要给公子议亲,新奶奶一过门,管家的权力太太自然便会收回来,商号里也渐渐要换过来,即使不能,也是新奶奶的事,哪里轮得到她?”英笙一向是肚子里有话不吐不快。

    “说是这么,可公子的身子———”蕙风一边扇着风炉子熬药,一边紧张地听着碧纱橱里的动静,回头对英笙说,“我只望着公子的身子能一天天好起来,便是我们最大的福气了。”

    英笙揭开锦荷斋那精致食盒,拿出一个玫瑰月饼切了,递给蕙风一块,笑道,“你放心,这些年太太都看在眼里,谁不知道服侍公子你功劳最大,换做那位,她每次来能做什么?连端个茶都不会,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呢?”

    英笙对这个女扮男装的大少爷如此大的怨气,一则是因为这假凤虚凰的把戏,她和姐姐英书都是知情者,因此,未免觉得沈紫薰本来就不是她们正经主子,可是出了正房堂屋她们便不得不恭勤谨慎,看作管家少爷的心腹大丫鬟使唤。

    姐姐英书还好,一向持重老练,做事周全守本份,可英笙便与姐姐不同,伶俐却嘴快浮躁,又喜好抓尖赌牌,与小厮调笑。

    三年前紫薰管家伊始,她因拌嘴偷吃欠钱被严厉申斥过,当时谢氏当然是紫薰的坚强后盾,正要拿个人作法,虽不是什么大事,可当时紫薰急于树立威信,便重重处罚了她,本来要赶出去,英书求情,后便打了三十板子,罚半年银米,她自是心中记恨。

    二则,两月前,她送东西去佛堂,无意间听见阁楼上紫薰断断续续与谢氏的求告,后来问了她姐姐也证实———谢氏当时甚是恼火,骂得极难听,说紫薰的母亲骗了她,骂那女人是婊子,紫薰是野种?

    英书后来只能隐约跟她说,紫薰的生母,那个秦淮名妓摊上了官司,结果牵扯出来当年对大老爷沈昭悔婚的事,并且幕后的真主,也就是紫薰的生父,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江宁才子,云社首领叶邻衣,现在江南总督的幕宾———

    英笙心里便更对这李代桃僵的假少爷不服气,现在她又听钱婆子说紫薰跟大太太求告,是想留在沈家,等公子成亲后做他的侧室,太太虽然恼怒,可是看在这些年这女孩没有异心,任劳任怨地为沈家做事,为她这个做母亲的分忧,况且紫薰已经知道太多秘密,实在不好也不能赶她出去,便半恼半怨地应下了。这下英笙更是气愤,她姐姐是太太房里头一等的大丫鬟,还没说要升做姨娘,这身份下贱的野种也敢来争这个位置。

    蕙风是谢氏陪房钱起家的女儿,自小便贴身服侍沈阑勋,自然早就是将来的房里人。英书和英笙不同,姐妹俩都是佃户的女儿,因家贫才卖给沈家为婢,谢氏见英书稳重练达,便一直带在身边贴身服侍,在沈家是有头脸的大丫鬟。

    英笙则先在厨房打杂,后来才因姐姐求告到了正房服侍,英书话少,凡事不喜出头,妹妹却处处要强。蕙风他们姐妹是比不过的,可是却一心想将来在沈阑勋房里挣个好脸,所以,姐妹一直都对紫薰存着敌视和防备之心。

    沈紫薰当然明白这姐妹俩的心思,故而她去云楼一向不带英书,更不会告知。这次到金陵本也不想带其他人,可英书是沈家大少爷贴身丫鬟,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不得不带。她现在的处境,除了周蓦然,真是谁都相信不了。

    幸而谢氏知道云影与叶邻衣的事情后,只是骂了她一顿,并没有赶她出去,沈阑勋病中还帮着她,说他母亲忘恩负义,现在想来,总算没有辜负这些年她对那病弱少年的一片心。

    她一直都晓得自己不是沈家人,与沈阑勋没有血缘关系。小时候只觉得这少年可怜,常年被病魔纠缠,只要到佛堂去,便喜欢陪他说说话,跟他讲讲当天读的文章要义,谈谈外面的家长里短,街上学里出了什么新鲜事,有什么新鲜玩意吃食,谁家丫头小姐的新闻,这些,让这常年无法出门的少年脸上有了隐隐笑颜。谢氏看在眼里,以为是兄妹情深,心里是暗暗高兴的,蕙风,英书等下人也还觉得顺理成章,对紫薰私下也礼敬三分。

    可自从三月前云影摊上官司的事情传到姑苏,谢氏知晓发作一番后,脸上倒没怎么表现出来;可几个通晓内情的下人脸色便不好看了,不止是钱起家的,英笙和蕙风更是对紫薰脸色难看。

    谢氏虽然没有再恼火,却打发紫薰修书一封,亲自送到金陵旧院,索要说法?理由很简单,你女儿帮我儿子做替身,这我是感激的,可你不能骗说是沈家的骨血———

    云影本来因为惹到了金陵纨绔子弟被栽赃罪名,好不容易徐三娘跑到江宁见到了叶邻衣,请出江南总督李季长方将事情摆平,可两人当年的私情却曝光了,被秦淮河上的花街船巷传得绘声绘色———说花榜榜眼云千珊当年悔掉沈家大爷的婚事便是为了叶邻衣,两人还曾珠胎暗结?

    总之传得极为难听,云影因此闭门谢客三个月。事情刚平息不久,紫薰便带着谢氏的书信到了金陵,脸色阴沉地说了云影一通,本就受了委屈的云影不免反唇了几句,紫薰在沈家本就低头做人,这下更是受不了,两人一时怨结气急,说了些毫无轻重的话,紫薰更是撂下说不是母女的话。云影后来更是将当年谢氏送的物品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还多出了许多银钱,说是感谢沈太太帮她养女儿,若是现在养不起,可以把女儿送回来。

    这些话紫薰自然是没有回谢氏的,只说云影也不晓得孩子是叶邻衣的,谢氏当然明白不好当面揭穿紫薰的谎言,毕竟,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冠礼娶亲,现在紫薰掌控着沈家上下的家事生意,她还不能跟她翻脸。

    谢氏这些年冷眼看着,紫薰这女子,虽然天生英隽毫无小儿女之态,可是精明聪颖,手腕玲珑,杀伐决断别说自己儿子,那是一万个男人也及不上,读书作文是比不上萧氏的儿子,可是当家管事却让祖父东园公十分放心。

    虽说这几年为沈家筹谋,急功近利得罪了一些人,可那也无妨,说到底都是为了谢氏母子将管家之权牢牢掌握在手中。几年前祠堂的事情,机缘巧合遇到了医仙百草生的传人——盐帮总管事周蓦然,因为紫薰的缘故,留在沈家当师爷,顺便贴身治疗沈阑勋的病,竟然渐渐有了起色。

    所以,紫薰当然得留在沈家,谢氏看蕙风虽然照看阑勋很细致,可毕竟是丫鬟,又不识字。自己儿子确实也需要一个能说的上话的知心人,将来娶了正室妻子,紫薰是自己从小养大的,也不至于让媳妇骑到自己头上来,紫薰的精明强势毕竟是自己很大的助力。

    同时,对于蕙风英笙和钱起家的对紫薰的态度转变,谢氏是乐见其成的。因为,这几年,紫薰在沈家和江南商界确实已经太出风头了,需要有人提醒,让她时刻认识到自己的身份。

    紫薰怎会不知谢氏的心思,自从谢氏知晓她的身世后,她便在穿戴上素简了不少,贵重鲜亮衣物一律收起来,放在佛堂阑勋那里,连英书看不过眼,说要新作一个装散香的荷包,紫薰也未许。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