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流萤飞舞弄青梅

章节字数:2695  更新时间:16-04-05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流萤飞舞弄青梅

    倒是沈阑勋看不过,抱怨他母亲说,紫薰现在代表的是他当家少爷的身份和脸面,怎么能太简素?那些鲜亮衣物她不穿谁穿?

    那日谢氏知晓云影骗了她时,把紫薰叫到佛堂一顿乱骂,说出要赶她的话,之后便气得让跪在佛堂里闭门思过。

    半夜里又饿又冷,紫薰蜷缩在佛堂地板上睡着了,只觉得湿热的房间内突然凉风习习,睁眼一看,沈阑勋只穿了素纱小衣,赤脚,端了唐三彩莲花灯,蹲在地上拿着竹柄纱地堆绫绣花蝶扇替她扇风呢?

    “静汝哥哥,你做什么?”

    “嘘———”沈阑勋此时精神很好,显得顽皮可爱,苍白的脸显出与紫薰不同的清秀,轻声说,“小声点,这会儿没人,蕙风睡着了,我偷跑下来的,给———”说着递给紫薰一个绿豆糕,笑了笑,做了个吃的动作。

    紫薰也笑了,迅速将绿豆糕塞进嘴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见四周无人,一下子坐在地板上,伸了个懒腰,说了声谢谢。

    佛堂窗格外隐约有点点光,沈阑勋忙吹灭了灯火,一会儿,点点光芒在窗格上跳动,紫薰笑了,说,“是萤火虫———”

    紫薰起身,跑到窗格下,伸手揭去窗纱,顿时,光点飘飞进来,弥散在这狭窄空间的黑暗中,如同暗夜中点点星光。

    “好美,好像天上的星星!”沈阑勋更惊奇兴奋,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伸手去抓那光点,紫薰看着他抓,仿佛宠溺孩子的母亲。

    一会儿,少年公子抓到了一只,激动地给紫薰看,淡淡橘色光圈映着两张年轻俊秀的脸,相视而笑。

    “放了吧,只有让他们自由飞,他们才是最美的。”

    “不,我要把他们装在水晶瓶子里,这样,我就能天天看着这些星星了。”沈阑勋单纯地撒娇,霸道地不放手。

    少年躲到一边,不让紫薰抓到,结果,半刻之后,手掌里的光亮便消失了,他失望地摊开手掌,萤火虫的光已经熄灭了。他忍不住哭起来,问道:“为什么?它们为什么不发亮了?”

    紫薰轻轻抓起虫子,放到窗格上,安慰道:“静汝哥哥,因为它们有他们的生命轨迹,不会因你而改变,如果你强行改变他们,他们便会失去原有的光明。”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要走吗?你的生命轨迹是什么?你要离开我,离开沈家吗?”少年忽然惊恐起来,没听懂紫薰说的是萤火虫,而不是自己。

    紫薰没想到沈阑勋的思维是如此单纯跳跃,听到谢氏赶她的话,又听到她说萤火虫,便以为她要离开,忙劝解道:“静汝哥哥,我说的不是自己,是———”

    “我不要你走,紫薰,不要———”沈阑勋的声音一下子大起来,哭喊的声音把楼上蕙风都惊动了,可少年公子却越哭越厉害,嘴里含糊地喊———“不要,你不要,我不要你走,紫薰………”

    “紫薰姑娘,公子怎么突然跑下来哭喊起来?这可如何是好?”

    紫薰一时解释不清楚,忙哄道:“没有,静汝哥哥,紫薰不走,不走,紫薰没说过要走啊?”

    “不要,我不要你走,不,我不愿意———”沈阑勋是真的着急,啜泣了两声,突然喘起来,蕙风赶紧扶住,紫薰也急了,两个人驾着少年上了楼,蕙风忙给喂了口药,可突然又呛着了,咔咔地咳嗽起来。

    “你赶紧穿衣服,去请太太来吧,还有周师爷———”紫薰见沈阑勋又急又病,忙让蕙风去叫人。

    蕙风知道事情紧急,忙披衣去了,好在不远,很快谢氏带着周蓦然赶来,周蓦然用银针稳住了沈阑勋的气息,让他服用了安神药丸睡下了。紫薰才将刚才的事原原本本回明,谢氏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儿子如此依恋紫薰,这倒让她出乎意料之外。

    紫薰让周蓦然先回去歇息,回到佛堂楼上,跪下给谢氏磕了三个头,说:“太太,紫薰知道母亲的隐瞒让您生气,可是,公子身子太弱,这会子让我出去,不单公子放不下,我也放心不下,毕竟自小公子对我爱护有加,我也真心实意愿意为公子赴汤蹈火,沈家和您都是我的恩人,我愿意为奴为婢,服侍公子一辈子,求您看在公子的面下,让紫薰留下吧?”

    原本满腔怒火的谢氏此时一心都在儿子身上,掐着太阳穴,不知道该怎么办?

    紫薰跪着匍匐到谢氏面前,哭着求道:“太太,紫薰求您,我向您发誓,待公子大婚后,紫薰只做公子房里的丫鬟就够了,紫薰只求一个安身之处便是,不求其他,太太———”

    谢氏只觉得头一阵阵疼得紧,半晌,才说了一句———“你先去床前守着,他醒了要是看不见你,哭闹起来怎么办?”

    见有转还,紫薰只和衣守在沈阑勋床前,叫蕙风去碧纱橱外睡觉。谢氏也只能回正房,胡乱睡到天明,便叫钱起家的进来伺候梳洗。

    “太太不必烦恼,紫薰姑娘这会子可离开不得,太太请细想———”钱起家的一边帮谢氏盘头,一边说,“与出身比起来,太太现如今在沈家的地位才更要紧,那丫头就算是大老爷的骨血,也不过是外室生的赔钱货,公子大婚后,太太不过赔些银钱嫁给小门小户的当媳妇,可现在这样,她不愿离开沈家,岂不反而更好?”

    谢氏只犹疑不定,听钱起家的这么说,心里便安定下来,点头示意继续,钱起家的接着说,“太太想想,且不说公子自小与紫薰的情分,便是她那管家的手腕和气势,太太今后便离不得,现在她愿意长长久久地服侍公子,情愿做丫鬟也要留下,这不是天随人愿吗?将来新奶奶进门,太太也多个助力,这些年我冷眼看着,我们家蕙风丫头虽说衷心不二,可不识字,对家事生意也不明白,老奴一心为太太,觉得太太还是留下紫薰姑娘的好?”

    一席话让谢氏又惊又喜,转头看着钱起家的,感激道:“难得你没有偏私你家丫头,你放心,将来蕙风在阑勋房里肯定是头等的侧室,至于紫薰,这两年当然不能放她出去,等过两年,阑勋冠礼议亲,再说吧?”

    钱起家的听了这话,自然明白谢氏的意思,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现在她知道自己女儿地位不可动摇,又在紫薰面前做了人情,将来她女儿在公子房里也多个帮手,何乐而不为?

    谢氏也自然明白自己陪房的心思,索性让她去讨好一下紫薰,免得让紫薰记恨她。

    钱起家的什么意思,紫薰听完她的话立时明了,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当然得卖给这老嫂子一个热脸,好好地夸了她女儿一番,又拿出了好些体己赏她,她也嘴乖,还是一口一个当家少爷,当下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实际上,紫薰晓得,这些人都是富贵势力眼,现在谢氏还需要她,这些人当然不敢跟她翻脸,可背地里怎么嚼舌,那可就不敢想了?这就是她的命运,因为云影,她的心被揪得生疼。可她能怎样?除了为自己将来找一条勉强能抬头的路,她已经不晓得该如何做了?

    金陵夜色耀眼透明,街市上的喧嚣才刚刚开始,马市街过秦淮河往北,正是那销魂摄魄之地。

    仪楼轩栏上,紫薰遥望着远处秦淮河上的灯火,心中却一片失落,如同河中的一片草滩,空空如也,连鸢鹭都没有一只驻留的。

    周蓦然今晚终于得到闵柔的邀约,距离他们从云楼出来,刚好三天。

    晚饭后,江南商会的同乡送来邀约帖子,请周蓦然去鹭园赏曲,鹭园紧邻夫子庙,是开国勋贵上官家的私园,周蓦然自然应允。

    见沈阑清亦同桌而席,谈笑道:“二公子,要不,随我同去?”埋头吃饭的沈阑清满脑子想的都是乡试题目,哪里听见有人问话。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