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一)夜阑更深清露重

章节字数:2622  更新时间:16-04-05 14: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一)夜阑更深清露重

    紫薰回头仔细打量英书,这丫头十五了,生得细巧干净,眼角眉梢淡然如水,做事稳重,平常少言寡语,真没想到还有这副正直心肠,从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你说得对,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识,英书,从前我真是小看你了?”

    “少爷夸奖,英书多嘴了。”这丫头似乎与自己妹妹的想法南辕北辙,这也难怪。

    因紫薰成为沈阑勋替身以来,谢氏特地指派了她去服侍,外人面前规矩礼数一言一行都是英书指示提点,开始她也瞧不起这冷颜女孩,不过从紫薰代替沈阑勋上学开始,英书便不再这么看。因为,论读书,这女孩比不上二少爷沈阑清,可论心计成算,那可是一万个男人都不及。

    梅庄私塾里鱼龙混杂,各家子弟性情各异,稍微荏弱点的被欺负一二也是平常,紫薰身体虽比阑勋健康,可毕竟是女孩,与沈阑清差不了多少。不过,与沈阑清一味忍让讲理相比,英书不敢相信一个小丫头,能让学里那些歪风邪语的顽皮少年在她面前乖乖听话?

    可事实就是,在沈东园延请私人坐馆先生前,梅庄的私塾里,谁都不敢在沈家大少爷面前无礼。论原因,很简单,紫薰曾经总结了八个字——软硬兼施,利诱相胁。

    英书开始认识到,自己服侍的这位男装之下足可乱真的英朗女

    孩,可不是个羞答答任人欺辱的弱者,有时候很难相信她出生于那样一个粉色风流的地方,她的母亲居然是名动江南的红牌名妓。

    沈家大少爷表现在待人处事等各方面的出类拔萃,让人完全无法将紫薰与那个地方联系在一起。为此,尽管长房侧室萧氏的儿子在研读经史子集四书五经方面更优秀,可是,对家里的繁杂俗事与各色人等的交流往来,外间对沈家子弟的评价,沈阑勋都丝毫不落下风。

    待人接物算不上热情谦逊的沈家大少爷沈阑勋,是公认的察言观色,猜谋人心的行家里手,家里上下人等,说了什么话,这些话有何目的?各色人等有何喜好?通通都逃不过大少爷的眼睛。因此,在讨好长辈,交结友人,应付晚辈,应对敌视之人,管束下人等方面,沈家大少爷是公认的精明强悍,为沈家挣回不少脸面。

    从紫薰管家伊始,这种八面玲珑更是在应付日常俗务和商号运作方面,发挥了不可估量的威力。谢氏甚至怀疑紫薰不是云影的女儿,这当然是笑谈。

    现在谢氏的怀疑得到了证实,不过她怀疑错了对象,是父系血统错了,紫薰的父亲,竟然是那个名动江南的云社首领叶邻衣,那个人,可是前朝文坛领袖,本朝开国曾经被征召出将入相的人物,因不合时宜,得罪权贵才被迫躲到江宁当个幕客。

    英书离得最近,看得最清楚,虽然因为身份,紫薰不得不受制于谢氏,可是,她看得最清楚,论见识与胆魄,紫薰是巾帼不让须眉,能与东园公当年相较一二的人物。

    所以,尽管晓得她没有沈家血脉,可英书是打心底里佩服紫薰,更感激她这些年待她不薄。她是个知足的人,并不想攀什么高枝,只想平平安安在沈家服侍主子,嫁人生子终老足矣。

    对于英书来说,紫薰,应该更像是个普通朋友,她们现在坐在同一条船上,只能休戚与共,这一点,同样也是紫薰重新审视英书的原因吧?

    “你也下去休息吧,明日三更还要早起送二少爷进闱场,东西都打点好了吗?”紫薰也累了,吩咐英书。

    “东西都交给沈纯了,咱们操什么心,又不是少爷您去考试。”英书笑道。

    紫薰替沈阑勋考了个秀才也就罢了,实在不是紫薰读书很差,是谢氏担心穿帮,说难不成你还要去演一出女驸马?紫薰想想也是,她对八股文章官场沉浮看得透透的,没什么兴趣。

    说是这么说,不过紫薰是当家少爷,少不得帮忙打点,二少爷能考中举人,也算是沈家的荣耀。

    东园公是商贾出身,对子孙的教育一向重视,几年前还请过大儒商阳到沈家坐馆开学,不惜重金。沈家大爷沈昭是前朝进士出身,孙子辈大少爷在读书上并不感兴趣,是当家行商的人才。只这个二少爷,还算是其中读书拔尖的人物,年纪比阑勋小一岁,这次若能考中举人,也算是少年上榜光宗耀祖了。

    别馆中上下都晓得明天凌晨要早起,便都早早熄灯睡下了。紫薰看了一会儿秦淮河上的灯火,也进屋歇下了,外屋软塌上英书早已香梦沉酣。

    紫薰很少做梦,这晚却突见一叶孤帆远去,船上站着一个绿蓑男子,羽扇纶巾,未及看清面目,她便被摇醒,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天色漆黑,一点灯光在她眼前闪烁,是英书在推她,声音焦急——“少爷快醒醒,钱起有急事回禀。”

    “谁?”紫薰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里,一时没想到钱起是谁,睡醒朦胧地问,“你说谁?”

    英书赶忙将外衣替她穿上,又裹了一件披风,理了理头发,端着明瓦纱灯出去,一会儿一个人影快步上前,打了个千儿,说:“大少爷,奴才奉太太之命,有事禀告。”

    这会儿紫薰才有点反应过来,是谢氏陪房,这么黑天瞎火的赶来,一定出了什么事,她立即问,“出什么事了?”

    “回大少爷,静汝公子病了,太太吩咐叫大少爷连夜快马赶回姑苏,顺便请周师爷一同回去。”钱起声音压得低,他是走后偏门进来的,不敢惊动前院的人。

    紫薰舒了口气,沈阑勋一年这样的急病倒不是一次两次,只是明日沈阑清要入秋闱,祖父吩咐她要关照打点一下,这怎么脱得开身?再说周蓦然去了鹭园,不玩一宿是不会回来的?

    “公子病得厉害吗?”

    钱起听这问话,没抬头,也没回答,他只知传话,觉得紫薰这是多此一问。

    紫薰见钱起没回话,知道不该多问,谢氏既然叫钱起快马过来叫她,自然是真的,只是护子心切中病情被夸大也未可知。

    “你先出去备马吧,英书,打点一下,立刻出发。”紫薰来不及多想,谢氏的话便是圣旨,管不得沈阑清的事了,她不在,自有人管他的吃穿用度。

    “太太吩咐小的留下照看二公子的饮食起居,大少爷不必担心。”钱起是大房管事,留下照看是自然不过。

    “也好,你是太太陪房,自然是妥帖的,要不太爷问起来不好回话。”

    钱起退出去,英书本想说句话,不过又咽回去,只是服侍紫薰穿好衣服,束好头发,穿上一件黑色羽绉面白狐狸皮的鹤氅,收拾好简单行礼,从后偏门出去,钱起已经叫醒大少爷的两个小厮,备好五匹马,没见到周蓦然,问了一句。

    紫薰先上马,对钱起说:“先去鹭园,你再去准备一辆马车,估计这会儿周蓦然已经醉得不醒人事,怎么骑马?”

    钱起答应着,转身去备车,紫薰继续吩咐道,“莫之,你和英书驾车到鹭园来接我们,能守,你骑马跟我先去鹭园。”

    紫薰听见深巷打更的声音传来,此时正是子时初刻,鹭园里估计正热闹呢!两人打马飞奔,出马市街口,往东北经长乐路直达鹭园大门前。

    此时正是灯火辉煌,里面鼓乐齐鸣,大门口守门的亲兵和小厮认识沈家大少爷,打趣说怎么这会儿才来,紫薰没理会,直接说找周蓦然,众守卫也没拦着,直入到烟雨轩,见众达官贵富正围坐在轩阁里听曲,见沈家大少爷穿戴整齐而来,喝得醉醺醺的众人推嚷着要罚酒什么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