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二)人生最美是初见

章节字数:2596  更新时间:16-04-05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二)人生最美是初见

    紫薰赔礼,一眼看见角落里已经醉倒的周蓦然,吩咐小厮背上人就走,后面众人一阵吵杂。

    出了大门,英书和莫之已经等在门口,钱起忙上来搀扶周蓦然上了马车,直送出城门方回。

    钱起回到沈家别院时,已经二更时分,后院的灯火已经亮了,后门开启,几个丫鬟仆妇小厮正在忙碌,沈阑清和他的奶兄沈纯正站在门口焦急等着谁,小厮墨琴突然瞧见了钱起,大声喊———“二少爷,您看,钱管事怎么来了?”

    钱起本想拖一会儿,现在只好走过去,骂那小厮道:“就你这小子眼尖!”

    “二少爷,给您请安。”钱起稍稍行了个礼,并没有打算说大少爷已经离开的事。

    “钱管事,你怎么来了?”沈阑清有些焦急,因为昨日晚饭时,祖父特地叮嘱让沈阑勋送他去闱场,若是不等他却是不好。

    “回二少爷的话,太太吩咐老奴赶来伺候您赴试,多个人多个照应不是?”

    沈阑清听了挺感激,沈纯却有些犹疑,觉得多此一举,看看天色,催促道:“二少爷出发吧,大少爷想必还睡着呢?昨日他已经打发英书送了些东西来,估摸着不会这么早起床?”

    “大哥哥一向不是贪睡的人,况且爷爷吩咐了他送我,他一定不敢耽误的。”

    虽然从小娘亲萧氏便与正房太太势同水火,不停在他耳边絮叨大房的人有多险恶,沈阑清却一直认为是母亲逾越了本分,沈阑勋也从没有故意为难过他,小时候在学里,那些纨绔子弟迫于沈家大少爷的威慑,连带对他也不敢欺负,无形中还保护了他。

    说着又等了一刻,到二更正刻,沈纯见要来不及,又催促道:“二少爷,不能再等了———”说完便见一个看门的婆子跑过来回说大少爷不在房里,半夜里已经出门了。

    沈阑清也来不及多想,想着沈阑勋一定有要事要办,所以才没来送他,便叫上沈纯和小厮墨琴上马车往贡院去了。

    钱起骑马跟上去,见墨琴提着两个蓝底花布柳条篮子,里面装着文具,沈纯肩上挂着包袱干粮,钱起疑惑,赶上去问——“怎么准备两个篮子?”

    墨琴答道:“一个是装笔墨纸砚笔洗水注等文具,一个是用来抢号的。”

    “抢号?”钱起对这个倒不晓得。

    “就是一会儿到了贡院,龙门一开,咱们得用这空篮子抢占好一点的号舍,免得咱们家公子受罪不是。”墨琴坐在马车外,跟钱起说话,沈纯脸色不好看,可也无奈。

    凌晨的天色微凉,远远看到德远楼外人群涌动,到了贡院外虹桥畔便只能下马车,沈阑清穿着素纱月白纯蓝领子深衣,带着幅巾,儒雅白净的脸上谦恭肃敬,沈纯背着包袱干粮在前面开道,墨琴提着篮子跟着沈阑清,三人被熙攘的人群簇拥着往贡院大门涌去,钱起跟在后面,栓好马车,请旁边的小贩帮忙看着,也挤了进去。

    时辰刚好,很快德远楼上鸣炮放人入场,钱起看见沈纯忙护着沈阑清往里面挤,墨琴举着篮子跟在后面被挤到一边,按规矩先要买考卷,家人可以先进去抢号,考生还要经过搜查才能进去。

    钱起看沈纯和墨琴根本顾不过来,便挤到墨琴身边,说要帮忙进去抢号,墨琴当然求之不得,忙把空篮子递过去,无奈人群汹涌,篮子递来递去都没成功,突然人群涌来,连另一个篮子也掉在地上,钱起忙跟墨琴喊说他去捡,让墨琴在贡院外等,说完便捡起两个篮子进去了。

    沈纯买了考卷,将包袱干粮一起递给沈阑勋,自己则被挤了出来,正好看见自家马车,却没见墨琴,他不放心,本想挤进去找找,无奈人太多,根本挤不进去。

    沈阑清在甬道外面看见自家篮子放在玉字号头一间,可是篮子里却没有笔墨纸砚等文具,他回身找墨琴,可根本不见踪影。

    这可如何是好?干粮没有可以饿着,文具没有却如何答题?沈阑清有些着急,眼看晨日初升,龙门开放的时间越来越短,他还没有通过搜查,贡院外人流渐少,他左观右望,想找到墨琴的踪影可哪里见人。

    德远楼上眼看着又一次鸣炮,照规矩再鸣炮一次,龙门就将关闭。沈阑清是真着急,挤出贡院大门,仔细寻找墨琴的踪影,可外面黑压压都是考生和送考的人群,连沈纯都不见,他本就生得文弱,背着包袱干粮,往虹桥畔挤过去。

    突然,一个不注意,旁边一个胖子撞过来,他一个闪身,重心不稳要摔倒,连忙伸手往旁边乱抓,瞬间倒是抓着一双手,可身子还是摔在栏杆上,胳膊一晃,干粮包袱急速下坠,掉入桥下,这下他更着急,抓着栏杆便要往下跳,那双手却突然抓住了他。

    “公子,你要做什么?”那声音娇软莹润,不像是男子。

    沈阑清回头,见一个鸦青缎子道袍戴方巾的白面书生抓住他,以为他要跳河,他却急得脸色通红,指着桥下喊———“我的干粮?”

    “公子,算了吧,干粮浸了水,已经没法吃了。”

    这一句大实话真是让头次入闱场的沈阑清想跳河,文具不见,干粮又湿了,这是老天在耍他吗?

    难道要他就此打道回府?那不叫沈家上下笑掉大牙吗?自己十年寒窗,头一次入龙门,还没考便要失败而归吗?可现在却找寻不到沈纯和墨琴,这该如何是好?眼看龙门关闭,若是头场便入不了秋闱,那后两场还考什么?

    “公子是来赴秋闱的吗?”

    沈阑清只顾难受,没注意拉他的白面书生何等模样,等他回过神来,却扫见一双秋水杏瞳,宜嗔宜喜,粉面含春两笑靥,实是宫眉斜月入鬓,樱唇腼腆白玉露,莺声花解语,直身长袍下隐约可见身姿袅娜,垂柳旖旎,却明明白白是个女扮男装的俏莺莺。

    “少爷我们回去吧,一会儿龙门便要关闭,有什么好看的!”后面跟着的小书童同样沉香色直裰纱巾,模样可爱娇俏,一见便知是个粉嫩的女童。

    这春花解语的一对主仆着实让沈阑勋看呆了,没注意到考生渐少,龙门即关。

    “这位公子,我家少爷问你是否要入秋闱,若是与我们一样是来看热闹的,那咱们就不便站在这里了。”

    小书童一语惊人,沈阑勋这下冷汗都下来了,赶紧作揖道:“小生是要赴试,可是小生随从被冲散了,刚才干粮又掉落水中,文具也不见了踪影,故而———”

    “啊———”小书童一听,立即掩口大笑道:“我还没听过赶考赶得文具干粮都不见了的,真是闻所未闻?哈哈哈———”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好了,别笑了,凤——彩儿,公子是一时疏忽才弄丢了东西,你怎可一直笑他?”书生呵斥了大笑的书童,回头吩咐道,“公子若是不介意,我这里备有自用的简单笔墨和一盒细点心,公子先入场考试要紧———”

    原本若是来得早,沈阑清还可找同乡同窗友人帮忙,或者回身到沈家店铺找人帮忙,可本来就在别院耽搁了时辰,加上现在龙门即将关闭,实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沈阑清谦让了一回,便接过锦帕包裹的笔墨和一小盒点心,此时三声炮响将过,他谢过之后转身便走,飞奔入龙门而去,心中却对那书生打扮的美娇娘感激万分,浑身一股融融暖意流淌。

    贡院的炮声响了三次,一水之隔的旧院里也热闹起来,姑娘们纷纷打扮得顾盼多姿,出了院门到贡院对岸看热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