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三)此时无声胜有声

章节字数:2541  更新时间:16-04-05 14: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三)此时无声胜有声

    考生虽然已经入了龙门,不过待他们三场文章做完,少不得到对岸曲中游逛一番,以疏散疏散心情,有相好的邀约雅游会友,无相好的正好寻愁觅恨,也是一段佳话。

    连花榜状元林频伽都坐着翠盖珠缨八宝轿子出来闲逛,忽一眼望见贡院水道上一叶纱舟飘然而来,小舟上只一个船娘弄桨,一张小几,一盒细点,一束野菊,一壶清酒,云影与妹妹凌碧儿对酌,雨过天青色霞影中佳人朦胧,惹得岸上多少艳羡。

    林频伽下轿招呼,小舟悠悠而来,停靠在贡院码头,云影招呼林频伽上船,两人本就熟络,也无甚虚礼,拱手嬉笑道:“姐姐也来凑热闹?”

    云影见林频伽一身暗绣云纹儒衫,腰间褚色璎珞,戴着四方巾,手执檀香画扇,全无女子娇美,一派书生素雅清爽,不禁笑道:“天音娘子这身打扮,莫非也要入龙门赶考?”

    “呵呵呵,雁丘兄谬赞,若我是男儿身,自然可三场挥毫,功名加身,无奈天意难破啊!”林频伽性子英豪慷慨,有男儿风范,故一直与云影称兄道弟。

    “天音姐姐就这身打扮进那龙门,估计三场锦绣文章下来,那些所谓的才子们就纷纷撞墙得了……”凌碧儿咯咯的清脆笑声比林频伽更淘气,惹得姐妹两人都笑了。

    待到三人坐下,云影亲自用梅花银壶斟酒,林频伽方问:“怎么不见闵柔?”

    “她一向不爱热闹,你晓得的,这种油煎火旺的俗事,她躲还躲不过来呢!”

    “是啊,今儿一早就让小娘打点,出城到寺院打七去了。”凌碧儿比云影更搞不懂闵柔那孤介性子,故而一向不去理会。

    林频伽倒有些敬重,说,“她这么个孤高旷洁的人落到了官乐坊这地方,真真是天意弄人。”

    说到天意,云影亦然感叹——“是啊,都是命,是吃这碗饭的,不管你出身多高贵,也逃不掉,不是吃这碗饭的,不管你从哪个娘胎里生出来,最后也不会回到这里来。”

    “姐姐似乎有感而发?”见云影有心事,林频伽关切道。

    云影摇头,心事无法言说。

    林频伽劝慰道:“姐姐不用忧愁,既然当初慧眼识人,云社首领是何等才子,他必不会负你!”

    云影知晓林频伽好意,告慰一笑,转眼望向纱帐外莹莹秋色,想着:那个人当然不会负我,可是另外一个与我有血缘亲情的倔强之人,她会如何看待这段勾栏奇缘?

    无论那个人如何看待,云影都猜不到她的心思,这是一种悲哀还是幸运?人性的复杂让她欣慰,也让她揪心。她不晓得上天为何会如此安排?

    同样有此疑问的人,此刻也耐不住疲劳,靠在马车里沉睡,梦里她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清朗,双目如炬,布衣纶巾,逍遥出世。

    睁眼,她发现马车停下了,英书还没醒,她叫了一声,小厮莫之掀帘子探头,说:“到丹阳咱们家客栈了,歇歇脚再走吧?”

    外面天色阴沉,沈紫薰不禁问,“今儿什么日子,什么时辰了?”

    “少爷,今儿是初十,现在是晚饭时辰了。”莫之和能守也一脸疲态,又累又饿,勉强支撑这回答。

    回头,马车里周蓦然居然还在睡,英书拿好行礼,跳下马车,笑道:“周师爷可真能睡。”

    紫薰碰了一下他的脸,又摸摸手腕,一把揪在他胳膊上,威胁道:“你是不是要我拖你下马车?”

    “别,别———”周蓦然一听这话,一下子跳起来,几乎是飞下马车,站定之后看了看四周,调侃道:“昨日我还在金陵鹭园听林频伽唱《山坡羊》,今日便到了这几十里外的冷清客栈,沈大少爷,难不成你想跟我私奔?”

    沈紫薰是没精神跟他贫嘴,只解释道:“是啊,我还想呢!可姑苏太太的圣旨一到,你就是正在听皇上唱曲,咱们也得上路啊!”

    “皇上唱曲,不会吧?咱们本朝天子听说只会唱花鼓戏。”

    客栈里出来几个小二,帮忙牵马赶车,紫薰实在没精神跟周蓦然调笑,只说:“家里有人病了,你是大夫,不该救死扶伤吗?”

    这话一出口周蓦然便明白了,这把戏不是一次两次,他晓得紫薰的处境,只好闭上嘴,进去点菜去了。

    一行人吃过饭,各自回房休息,明日再赶路。英书和紫薰睡一间,周蓦然却一直赖着不走,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事,紫薰只好打发英书去打水。

    “还是沈兄了解我啊,呵呵,怎么样?”

    紫薰疑惑,连连哈欠,问,“什么怎么样?”

    “送闵柔的礼物啊?你说让我想,我怎么也想不出来,偷偷问天音娘子,她也不知道,你想到什么?”

    紫薰没想到这次周蓦然这么上心,有些无语,以为他有什么大事?不禁冷言:“你能不能说点正经事?闵柔再重要不过是个秦淮名妓,你能娶回家吗?又不是你要娶她当老婆?”

    “那可不一定……”周蓦然意犹未尽,一定要探得答案。

    紫薰累得不想再说,摆摆手,说,“我明日再跟你谈吧,闵柔的事儿你自己想,我又不是媒人,再说你能真娶她吗?”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周蓦然赶了出去。

    周蓦然这里摸不着头脑,梅庄沈宅里萧氏却听得真切,小丫头碧烟在大厨房端水时,说大房管事钱起不在家,一开始总没在意,回到正房西侧的孤鹤轩,萧氏才觉得不对劲,忙遣了自己贴身丫鬟秋棠出去打听。

    沈青鸾见母亲又开始生事,忍不住劝了一句:“娘亲就少些事吧?正房太太的陪房去哪里,您管得过来吗?”

    “你这丫头,胳膊肘往外拐,敢情是大房太太又给了你什么好处吧?要不就是姑娘大了,想出阁了不是?”萧氏一听女儿劝说便火了,一个儿子不帮自己就罢了,连亲生女儿也认为自己生事,这还了得!

    “太太能给什么好处,连她的丫头都比我尊贵,吃穿都比我这正牌小姐强,我能有什么好处?”青鸾见萧氏越来越来事,不禁顶撞了几句。

    “什么?你说什么?丫头,谢翠鹤的丫头,什么吃穿比你强,你哪只眼睛看见的?”萧氏更来气了,平日里她便对大房嫉恨不已,现在连大房的丫头都骑到她头上,她真是没来由的愤恨不已。

    青鸾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该勾起亲娘与大房母亲的仇恨,忙补充道:“没,没有,也许是我眼花,看错了,娘亲就别无事生非了,到头来大少爷回来吃亏的还是您。”

    “谁无事生非了,我是担心你哥哥,你以为谢翠鹤那陪房是什么好货色?暗地里使绊子那可是高手,从前你姐姐没出阁的时候,我们娘儿俩吃的亏还少吗?那年冰天雪地,你哥哥差点被推到明池里,你是没瞧见,呜呜———”

    萧氏东拉西扯,翻出从前的旧账,不由得哭起来,边哭边数落,“沈阑勋回来又怎样?他不过仗着会使点狠辣手段,又有太爷撑腰,合族上下谁不记恨,你看着吧,总有落井下石的时候———”

    “不至于吧?哥哥去金陵赴乡试秋闱,她那陪房能这么远专门跑去下绊子?”青鸾最怕亲娘这歇斯底里的样子,不晓得该如何劝慰?

    “姑娘是没出阁的千金小姐,哪里晓得这些人心险恶,姨娘,老身那天夜里,仿佛是看见太太的丫头英笙和碧烟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