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四)功名在禄食在腹

章节字数:2741  更新时间:16-04-05 14: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四)功名在禄食在腹

    奶母沈王氏此时插了一句嘴,萧氏顿时来了精神,问:“王家阿母,你看见了什么?”

    “老身看见英笙拿了两匹很特别的缎子,花样新巧,质地可是没见过,碧烟捧了个很精致的盒子,仿佛是锦荷斋的东西?”沈王氏其实没有青鸾看得清,不过这老婆子是阑清兄妹的奶母,心里自然对大房谢氏如此偏心不忿,没看清也夸大了说。

    “岂有此理,太过份了吧?平日里欺负我们母子就够了,连丫头都骑到我们头上———”

    萧氏剑拔弩张,沈青鸾则有些麻木,亲娘和大房正室斗来斗去的把戏她实在看得太多,为了一点子鸡毛蒜皮的小事搞得鸡飞狗跳家宅不宁,祖父东园公去了金陵后,这种女人之间的战争越演越烈,最后都是大哥沈阑勋对挑唆的下人各打四十大板,严厉申斥之后便不了了之。

    萧氏不敢挑战大少爷管家之权,谢氏尊重体统从来都端着正房太太的架子,从不会跟萧氏口角,最后谁都讨不到好处。

    最开始萧氏仗着背后有大叔伯沈东禄撑腰,欺负沈阑勋年小,耀武扬威过几次,可等沈阑勋缓过劲儿,弄清家事里的门道后,萧氏的日子便着实不好过了许多,他毕竟是长子嫡孙,祖父东园公从来都多疼一些,又有谢氏在背后撑腰,聪灵好学胆识过人的冷魅少年一旦摸清了门路,理顺了家下人的嘴脸,头一个遭殃的当然是谢氏这出头鸟———

    不是今天月钱短了,便是明天饭菜馊了,或者大老爷沈昭的书信十天半个月都到不了手里,连带儿女丫头婆子一起遭殃,出阁的大小姐整整一年音讯全无,二小姐吃穿用度与正室房里丫头无二,儿子从来无钱出门等等………

    萧氏只好人在屋檐下,渐渐收敛了气焰,沈阑勋也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近年来还算没什么大事发生。如今,沈青鸾见母亲又要生事,不禁捏了一把汗。

    萧氏也在掂量,如今沈阑勋不在家,她忍了许久的恶气,也该出出了?此时,丫鬟秋棠探身进来,在萧氏耳边嘀咕了一阵,萧氏一下子安静下来,自言自语道:“是吗?你确定?第二日英笙把东西送给了二房三少爷?”

    “姨奶奶放心,帐房顾先生说钱起去金陵是去禀报南洋十七行的事,厨房里张大娘亲眼看见,英笙捧的料子是织坊里新近出的棉锦,食盒里是锦荷斋的时鲜玫瑰月饼。”秋棠回说。

    “娘亲也太浮躁了,为了这么点子事动这么大的气,也不值得!”沈青鸾无奈摇头,萧氏可不依不饶,对女儿又是一顿指责,到底心里不安,叫上秋棠,风风火火地出门去了。

    萧氏的预感不无道理,金陵贡院里沈阑勋的第一场乡试,对他来说几乎是一种考验,当天进考场时文具和干粮都没有了,天色很好,剩下两件单衣几乎没什么用场?幸而遇上那秀色书生赠与简单笔墨和一盒点心,进去后号舍里没一个认识的,只能硬着头皮扛到答卷完成才吃饭了。

    号舍里三面是七齐八不齐的砖墙,当然里面都不曾用石灰泥过,里面蜘蛛网和灰尘是满满的,好容易打扫干净,坐进来拿一块板安放在里面,就算是写字台,睡起觉来,不用说就得坐在那里睡。一条号筒内,总有一两间空房,便是这一号筒的厕所。

    幸而第一场答卷完结后便可出场,十二日凌晨再入场考第二场。主考官两人均出自翰林院,外帘官放炮点名搜查后入场,考生将买来的考卷摊开开始答卷,至晚间未答题完结者,同考官便发放三支蜡烛,蜡烛燃尽尚未答完者,便要强行收卷。

    沈阑清坐进玉字号头一间时,已经日头高照,他赶紧拿出笔墨,开始写卷子,只见那湖笔是用锦绣方娟包好的,洁净精致,一方俏色绿梅歙砚纤尘不染,砚上刻着赏鉴诗句“凤栖梧桐晓阑东,胭脂清洒绿梅淞”,一块梅花状徽州香墨,一个龙泉窑六瓣绿梅水注,几样物件无不透着娟秀灵卉之气。

    沈阑清顾不上赏悦,连忙开墨发笔,汲水研磨。看看题目,乃是考《四书》义三道,本经义四道,如果考生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允许各减一道。其中《四书》以朱子集注为标准;《易》以程颐、朱熹注释为标准;《书》以蔡氏及古注疏为标准,《诗》以朱熹注释为标准;《春秋》以左氏、公羊、谷粱三传及胡安国、张洽为标准,《礼记》以古注疏为标准。

    看完题目,沈阑清心里有了些底,饱读诗书的他十年寒窗,梅庄私塾开蒙,后来祖父又延请大儒商阳教授了几年,后来便到了白鹭书院,十四岁考取秀才,是江西名士欧阳文熙之弟子。

    欧阳公评价此弟子,诗词歌赋并不见长,却独擅长义理阐述,讲经明道,故而唯特别看好其科场显名。

    沈阑清答完前三道时,天色已近掌灯时分,只感觉腹中饥肠辘辘。他赶忙拿出食盒,见里面是两层苏州细点,有梅花糕,绿豆糕,红豆糕,玫瑰饼等等,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先吃上面的四个,留下几个晚些时候再吃。吃完拍拍手,继续饱蘸兼豪,挥笔书写剩下的试题。

    天幕落下,同考官将三支蜡烛发放给他,扫视周围,答卷进度不一,有的已经交卷,有的却满头大汗进度缓慢,沈阑清觉得自己的问题不是胸无点墨,而是肚中空空?什么困难都想到过,可就是没想到他会饿肚子?老天爷可真是会耍人?

    勉强剩下两道题目,沈阑清实在忍不住了,拿出食盒将剩下的糕饼吃了,盒子里里外外的碎屑都扫了个遍,肚子暂时没那么难受了?他赶紧奋笔疾书,争取在午夜前写完考卷,出来考场不管天昏地暗,先大吃一顿。

    有人饥肠辘辘,有人却吃太撑着走不动路,骑不得马,到了吴熙惠川古镇的穿云度月楼,周蓦然真是展现他吃货的本色,看看这一桌子菜,沈紫薰真想直接把盘子塞那吃货的嘴里。

    秘制太湖熏鱼,海参老式豆花,菇鸡丝春卷,吴熙酱排骨,咸肉玉米炖老鸭,玉兰饼,酒煮太湖虾,翅汤山药煨银鱼,惠川酥饼,小笼包,自家酿制的桂花酒———看到这一桌子菜,紫薰直接的反应是问周蓦然:“周师爷,你打算开酒楼吗?”

    两个小厮眼睛都瞪直了,照理说他们是没有资格上桌的,不过一会儿估计吃不完的都已经让他们垂涎三尺了。

    “你不是打算连夜赶路吗?我不吃饱了再打包点东西,一会儿会饿的。”周蓦然给自己找了件罩衣,免得弄脏他的漂亮衣服,拿筷子准备开动,见紫薰和英书都愣着,招呼道:“坐下吃啊,看就看饱了。”

    紫薰深吸口气,问:“那请问这一桌子菜是不是周大侠买单?”

    周蓦然暂时停下筷子,望着紫薰傻笑,谄媚道:“沈大公子身为江南首富家的当家,不会这么小气吧?”

    英书已经拿出紫薰的专用乌木镶银筷子,唐式花瓣形三彩碗,金星玻璃珐琅梅花茶杯,三样简单餐具摆好,另外拿了紫檀木筷子打算布菜,紫薰则拉了一下她的袖子,示意坐在下首,回应周蓦然道:“你们盐帮不是银子比盐还多吗?只要亮亮身份,这一桌子菜估计掌柜的免费赠送都是应该的。”

    “前日走得急,钱袋还拉在金陵你家别院,你让我怎么付账?”周蓦然丢三落四的行为是经常发生的,紫薰蔑笑,反驳:“我们沈家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况且你怎么晓得我没帮你收拾行礼?”

    这下周蓦然哑口无言,只能用食物填满那张嘴,紫薰回头,招呼两个小厮一起吃,笑道:“不吃白不吃,周师爷请客,放心吃,一会儿吃完,把剩下的菜装食盒里,带路上吃。”

    虽然大少爷这么说,英书和两个小厮还是懂规矩的,三人让小二另外开一桌,分了三分之一菜过去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