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六)相思只道无情恼

章节字数:2586  更新时间:16-04-05 14: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六)相思只道无情恼

    他想问怎么晓得他的身份,又恍然,他老爹死后他便是盐帮总堂主,虽然人在江湖混,可江南一带是晓得的,加上他随身饰物盐帮总堂紫金算盘翡翠佩———他笑了,说,“那我该怎么称呼你,是称呼沈家大少爷,还是?”

    她不答,回头吩咐大丫鬟拿了一封谢礼,丢下一句:“这是沈家的家事,你要管那是惹火上身,并不值得,盐帮与沈家一向交好,你既然好心为我治伤,自然不是来害我的,这份情沈家大房会记住的。”

    这家伙可真会说话,几句话把恩义情仇理得清楚,也明确告诉周蓦然别多管闲事。这下子更惹起了周大公子的好奇心,许多年来,他头一次因为女色之外的东西诱发如此心思,有趣!

    这也是周蓦然第一次用另类的眼光来看一个女子,是纯粹人格上的欣赏,而不是男人对女人的肉体渴望。

    他晓得,眼前这个人,无论男女,都值得他相交一生,不带丝毫情欲上的起心动念。

    于是,他像牛皮糖一样赖在沈家,先是以治伤为借口,待到紫薰的伤好得差不多,便口口声声要当沈家的师爷,沈大少爷的跟班,大太太谢氏自然是不同意的,一个陌生男人跟在紫薰身边,那还了得?

    不过心照不宣的紫薰迅速说服了谢氏,因为周蓦然的医术,是这个世上除了医仙百草生之外,沈阑勋康复的唯一希望。谢氏很快从反对变成拉拢,甚至暗示过只要治好自己亲生儿子的病,就是把紫薰嫁给他也愿意?周蓦然自然是无福消受,再说他要找女人,还用得着费这么大劲儿———

    紫薰虽然生得绝艳清魅,可实在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紫薰晓得谢氏的想法后,只是淡然一笑,说了一句——妇人之见。

    至于东园公,当然是求之不得,江南盐商集团的首脑人物之一要当长孙的跟班,这传出去沈家会是什么脸面。

    而相交时间越久,周蓦然便越发肯定,沈紫薰的魅力绝对不是在于外貌,这一点东园公应该早就发现———而是在于,她的见识和魄力。

    正如现在两人讨论的话题,太爷面前紫薰更不会说,因为一来自己的身份,二来她很了解这位慈蔼的长者是什么心性。

    沈东园是一代奇商,却不是一位投机者,他能致富发家完全是靠诚信经营,吃苦耐劳,勤勤恳恳,开拓财路,对前朝那些官员,他也只懂得用钱去买通,可现在改朝换代,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手段还是老一套,紫薰的担心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去岁两广水灾,紫薰做主借了一批粮食布匹给两广商人,又免除了一些借贷,一下子沈家的威名从江南传到了岭南,南洋十七行更是送来贵重的谢礼和厚厚的一沓拜帖,希望与沈家联手开拓南洋的海上贸易。

    沈家从前朝便开始从事海上贸易,不过主要是北至渤海,南至东海福建,再往南去,便是南洋十七行的势力范围,沈家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和财力去开拓。这次南洋十七行的主动示好,是机会,但也有未知风险。

    “英书,去把我那本札记拿来,周公子要看看。”紫薰放下茶杯,放大声音说道。

    英书已经吃好,转身拿了东西进来雅间,看周蓦然吃得狼藉,不禁掩口嬉笑,双手奉上蓝布包好的东西,紫薰接过书,吩咐道:“你去准备一下,备些干粮,把剩下的菜装一下,咱们连夜赶路。”

    “喂,我还没吃好,不用这么着急吧?”周蓦然是个大胃王,觉得这才吃了一半。

    “你先去备好食盒,一会儿再来。”紫薰无语。

    英书应声出去打点,两个小厮也吃完下去备马去了。紫薰将书递过去,一点也不计较周蓦然满手的油腻。周蓦然平常也爱看些稗官野史小说札记什么的,看了看封面,正楷写着《北音幽言》,字迹很熟悉,想了半天,居然就是沈东园的字迹,看书名像一本乐谱,可好像又不是?”

    “你别疑惑,这就是本闲书———”说完用指尖沾酒,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账本”。

    周蓦然立即会意,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东园公还有这雅兴,家里蓄养着私乐班子,个人还喜欢收藏这些书?”

    “是啊,知道你也是音律大家,特地借你看看,好给些意见啊!”紫薰默契地与周蓦然对话,雅间外面无人,可在商场历练几年,她也懂得几事不密的道理。

    “我是什么大家,怎么敢跟东园公比,不过是喜欢听听小曲,这书我得好好看看。”

    周蓦然看紫薰的眉宇流转,晓得她已经看出了一些破绽,所以才要去一趟江宁,他可是沈家大少爷的师爷,怎么能不出点力呢?

    故意狡猾一笑,说,“这书我得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免得辜负了你的好意啊!”说完将书藏袖子里绝口不提。

    紫薰看周蓦然吃得差不多了,笑道:去江宁前,咱们还得先去拜访一位故交先师。”

    “你真不吃了,这一路可没时间停下来打尖呢!”周蓦然指着动了一半的菜。

    “你也够了啊,吃太多一会儿上不了马,英书,进来收拾一下。”紫薰晓得要让这周师爷吃饱,那今晚就别走了。

    “别啊,你这东家也太刻薄了,饭都不让人吃饱———”周蓦然耍赖地叫道,不过也只是随口叫喊而已,他一向拗不过紫薰,有些不高兴地问,“要去拜访谁啊?沈大少爷?”

    紫薰整理衣衫,准备下楼,周蓦然示意,两人去街上溜达一圈再上马赶路。

    随即出了酒楼,沿着水乡回廊慢慢踱步,见一旁有卖陈星记扇子的,紫薰笑道:“买两面白绢折扇如何?”

    “为什么?你要题诗,还是算了吧!”

    “我要题诗作画犯得着买这么好的紫竹白面扇子吗?直接往你身上招呼就是了。”紫薰嘴上一向不吃亏,阴笑着说,“你不是烦恼送什么东西给闵柔吗?”

    “难不成你要我送白扇子给她题诗?”

    “我说,看来你这次是动了真心,怎么智商完全脱线啊?”紫薰唉声叹气,上下打量了一遍周师爷,说,“你真是空有好人才的绣花枕头吗?是个银样镴枪头?”

    “你,你———”周蓦然见紫薰失言,一时不晓得该不该说些秽语应对,要知道,惹恼了沈紫薰的后果很严重,只能指着远处码头上的花船,说,“你这叫只许州官点灯吗?信不信我拖你上花船?”

    紫薰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涨红了脸,转言道:“好了,好了,你想想俣山商阳商旻贞的题画,可能入得了闵柔的眼界否?”

    周蓦然如醍醐灌顶,立即会意,拍拍紫薰肩膀,笑意全全,忙跑过去一下买了五把玉骨白绢折扇,还指着紫薰让她付账,紫薰好气又好笑,走过去对陈星记伙计说:“买三把就够了,别理这位疯疯癫癫的公子,他得了相思病。”说完只付了三把的钱。

    “别那么小气嘛,刚才那顿可是算在我头上的。”

    紫薰彻底无语,抓了他便走,骂道:“你别太贪心了啊?你能从商先生那里弄到一件墨宝就不错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周蓦然吐吐舌头,自己确实得意忘形了些,每到这种时候都是紫薰那些冷言冷语让自己头脑清醒——

    商阳是什么人?那可是名动天下的经世大儒,曾经被沈东园重金礼聘到沈家坐馆,现在翰林院挂着虚衔,躲在俣山开馆授徒的一代大家,他的墨宝那可是有市无价,能得一二便已经是珍贵之极。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