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八)绿梅入梦寄相思

章节字数:2557  更新时间:16-04-12 1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八)绿梅入梦寄相思

    沈纯还不依不饶,他一下子火了,威胁道:“沈纯,你个王八蛋,你今天要公报私仇是吧?老子陪你玩,老子怎么说也是大房管事,你往后还在老子手下吃饭,你今天跟我过不去,看我回姑苏怎么收拾你?”

    钱起从马槽里爬起来,摸了一把脸,浑身酸痛邋遢,气道:“走啊,到太爷面前评理,看你有什么证据说老子耍诈,没证据,老子还要告你个服侍不周。”

    沈纯倒真的没证据,原本是吓吓他,让钱起以后少跟萧氏房里过不去,谁想惹恼了这家伙,不过他也不想示弱,挺腰说:“走啊,谁怕谁,我有墨琴作证,看你太爷面前怎么说?”

    “走啊,让太爷看看你在这里撒野,先动手打我。”

    “你说什么,我动手,我什么时候动手?谁看见了?”

    “大伙儿都看见了。”

    “大伙儿,哪个大伙儿?”

    “你眼睛瞎了!”

    “你才瞎了,你秀逗了?”

    “你………”

    钱起叫嚷着说沈纯动手,沈纯更是火冒三丈,两人大喊大叫,推推嚷嚷,直吵得整个别院都听见了,里三层外三层都是看热闹的下人,方才发现事情不想闹大也已经闹大了。

    沈东园刚要吃饭,便听见外面叫嚷开了———打架了!于是便叫管家卢之祥出去看看,没想到刚端上碗,便看见两个家丁押解进来两个人,一个是钱起,一个是沈纯。

    沈阑清刚睡饱起床,正下楼吃饭,忽见沈纯和钱起被绑进来,便晓得定是沈纯忍不住气,去找钱起撕闹了,现在闹得祖父也知晓了,他也吓了一跳,只能规规矩矩,脸色青白地坐下来吃饭,一声不敢吭。

    “怎么回事?”沈东园最不喜欢下人打架,别院里人少,这几年吵嘴打架的事儿少,他也清静了几年,怎么一个孙子赶考,弄得下人打架,传出去沈家颜面何存。

    问完不禁看了一眼沈阑清,那意思便是当少爷的怎么管束下人的,大少爷一走,就出这种让人头疼的事儿。

    “太爷,您要给小的做主啊,沈纯他无缘无故打我。”钱起虽然被捆,可看起来确实比较惨,当然先告状。

    沈纯也不甘示弱,回嘴道:“太爷,钱管事这厮,前日说是去帮二少爷抢号,结果却害得二少爷文具也丢了,干粮也没了,饿着肚子考完了第一场秋闱,太爷,二少爷的功名可关系沈家的荣辱,您说什么也不能纵容这样的家奴。”

    “太爷,明明是他和墨琴服侍不周,自己不晓得上哪里逛去了,却把责任推给我,太爷,我冤枉啊!”

    “太爷,墨琴可以作证,明明是他揣着坏心眼,想害二少爷落榜,太爷………”

    沈纯指望二少爷能帮着说话,可沈阑清只埋头吃饭,不禁更加火大,大声喊冤:“太爷,钱管事在姑苏家里便处处给二少爷使绊子,二少爷也是您孙子,您得给他做主啊………”

    “你干脆说你们家二少爷喝水呛着了也是我的错。”

    “那些外帘官也可以作证。”

    沈东园觉得头疼难忍,他已经许久不习惯管这些家宅俗事,站起来喝道:“够了,住口。”

    随即挥了挥手,打发管家卢之祥将两人带下去处理,转身坐下问沈阑清:“你说说这怎么回事吧?”

    沈阑清垂手侍立,饭也不敢吃了,吞吞吐吐道:“这,爷爷,我………”

    “难道这事儿跟你无关?”沈东园有些不悦他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反问。

    “不,不是………”沈阑清有些不知道如何回话,这袒护谁好像都是错,只能如实回说,“这事儿孙儿真不是太清楚,那天孙儿进场后只见到空篮子,没见文具,至于干粮,是孙儿不小心掉进水里,又来不及回来取,没找见墨琴和沈纯,所以………”

    说到这里沈东园有点明白了,这事儿沈纯和钱起都有责任,一半是小厮偷懒,一半是管事使绊子,同时也要怪这个孙子天生弱懦糊涂的性子。

    沈东园摇摇头,无奈说:“你不用再说了,明日凌晨,叫管家卢之祥带两个小厮陪你去贡院,我们家虽然不等你的功名开饭,可也丢不起这脸,你十年寒窗也不容易,不能白白浪费机会。”

    “是,爷爷。”沈阑清答应着,放下心来,事情算了过去了。

    沈东园吩咐他继续吃饭,又叮嘱道:“这么个小事就别回家跟你萧氏姨娘说了,免得她担心。”

    沈阑清点头答应,他当然懂得东园公的意思,也晓得闹起来他亲娘也占不了便宜,只能大家混过去罢了,心里还是感激东园公另作安排的。

    吃完饭,沈阑清回到自己房间,准备就寝,忽见考篮里那别致的笔墨文具,心里忽然转念,想着或许明日能再遇见那女书生,便另找了一块上好的缂丝绿腊锦缎包巾,将东西重新包裹,忽一个不注意,三支湖笔掉落了一支玉管羊毫,捡拾起来却怎么也放不进包笔的丝绢里,只好解开丝绢绳结,此刻,沈阑清方注意到丝绢上有字,精心娟绣,曰:凤胭。

    沈阑清一下想到这是那男装女公子的闺名,或者是别号吗?凤栖梧桐晓阑东,胭脂清洒绿梅淞。原来如此,灵凤如胭,人如其名,端丽千桦,清艳婉约,令人心醉。

    巧合的是,诗句中既包含凤胭之名,又隐隐透出另外两字:阑清,正是自己的名字。沈阑清一下子心旌神漾,自觉仿佛是天赐之缘。

    不知不觉摊开丝绢,饱蘸烟墨,心中情思所致,一气吟成四句,题于丝帕之上,诗曰:凰兮凤衣染无双,锦绣织成机四张。若非虹桥天上挂,是夜怎会寄相思。

    写完呆立良久,仔细回忆前日相遇点点滴滴,那名为凤胭的女郎虽扮男装,却真正是妩媚婉约,盈盈若翠柳扶风,连那小书童都秀丽可爱,爽利有红娘之风,着实令人神思辗转,久久不能心境平复。

    连墨琴端水进来,沈阑清都未曾察觉,忽然有人一手抢过丝绢,断断续续念了两句,他才发现是自己的贴身书童进来了,顿时羞得满面通红,伸手去抢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走路不出声了,快还给我。”

    “明明是公子想什么入了迷,连我端水进来这么大声音都没听到。”墨琴嬉笑着,看自己小主子的样子,多半是看到了哪个美貌女子,正日思夜想呢。

    沈阑清左右开弓,总算一把将丝绢抢到手,藏入袖中,掩饰着窘迫,说:“我,我在想明日的考题呢!你去睡吧,别太贪玩,明日一早你虽说不用陪我去贡院,可后日却记得来接我。”

    “那怎么行?公子,临来金陵,姨奶奶吩咐我得跟您寸步不离,太爷吩咐的也不行,我还想偷懒呢,沈纯可不让。”墨琴偷笑,接着说,“莫不是公子要去会哪个………”

    “你说什么呢,不怕回去我告诉老婆子打你。”

    “嘻嘻,公子也这么大了,这有什么害羞的,原本我还想让沈纯带我到南市逛逛呢!”墨琴胆子大,挑唆着沈阑清,谁知脑子上马上挨了一下,被呵斥道:“你这臭小子,才多大年纪,就晓得这些,谁告诉你的?”

    沈阑清顺手操起书卷给了他一下,可这小子鬼精一个,还笑着说:“公子,我看沈家就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满脑子就晓得之乎者也,连太爷都让大少爷去官乐坊里见见世面,前日周师爷邀您去鹭园听曲,您怕成这样,也太………”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