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镇日纷纷乱如麻

章节字数:2746  更新时间:16-04-12 1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镇日纷纷乱如麻

    王家奶娘这里正跟萧氏商量,果然钱起家的又过来了,直接推轩门进来,见王氏正伺候萧氏姨娘梳洗,便正色说道:“太太打发我来问问,说二小姐刚才好像叫的不是老鼠,想请姨奶奶和二小姐到正房问个清楚,若是老鼠,也好嘱咐看园子的婆子及时清理,若不是,那这家宅安全更要问个清楚了,姨奶奶,请您快些梳洗完了过去一趟吧?”

    萧氏听完脸色阴晴不定,想发作骂自己女儿,又碍于钱起家的在这里等着,便使劲儿瞪了沈青鸾几眼,不阴不阳地说:“晓得拉,你先回去,我们一会儿便去。”

    钱起家的可不听她的吩咐,直着脖子回说:“太太吩咐我等姨奶奶一起回去,请姨奶奶快些个吧,别耽误了太太的事儿。”

    “你………”王氏拿着梳子,故意扯了一下萧氏的头发,害得萧氏哎哟一声直喊疼,回头看看女儿奶母跟她使眼色,方忍气未曾发作,只叫,“你弄疼我了,王阿母,轻点。”

    “对不住,姨奶奶,奴婢没看清您头发的结,手脚重了些,您见谅。”回头对刚进来的秋棠说,“姑娘先去端水来给姨奶奶洗脸吧,再给姨奶奶更衣。”

    王氏将萧姨娘浓密油黑的长发简单挽了个桃尖顶髻,髻顶插一支堆纱桃花,银丝挽结,家常配两支双鱼流苏足金玉簪,简单而不失嫣媚。秋棠端水进来,用白纱手巾绞了半干,为萧氏擦脸。又薄施脂粉,描眉绣目,秋棠开了衣橱,萧氏选了半天,只加了件耀眼番石榴纹薄绸偏襟褙子,穿了双浅樱红绉纱百蝶绣鞋,方懒懒地对钱起家的说:“走吧。”

    钱起家的早就等得不耐烦,撇嘴横了一眼这妖媚妇人,说了声请,便抢在青鸾身前跟了上去,害得后面的王氏差点一个趔趄。出了轩门,却故意站到一边,等着王氏和秋棠,说:“太太的意思也请二位一起过去。”

    秋棠未多想,王氏是老嬷嬷,当然晓得钱起家的意思,故意笑道:“钱家老姐姐,容我年纪大了,这事儿跟我无关,让我进去帮姨奶奶收拾下屋子吧,你看这乱的。”

    这下钱起家的不耐烦了,冷脸说:“王家阿母,不就是去回个话吗,二小姐年小,你是她奶母,得带着她不是?”

    王氏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乖乖带着沈青鸾过去。

    萧氏侧房孤鹤轩与正房只隔着蔷薇粉墙,穿过篱笆花门穿山耳房前便见几口景德蓝大缸,缸里乃是谢氏最爱的青莲,婷婷茂郁,莲下锦鲤游弋,缸中五彩卵石,水面荡漾彩光凌凌,煞是好看。

    正房三间正厅面园心湖水而建,背后两间抱厦,两边耳房清朗精致。中间大厅是沈家后园主厅,乃长房正室接待世交亲友女眷贵客之用。厅上迎头挂着一个赤金青地松鹤大匾,匾上写着斗大三字,曰:“鹤寿堂”。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多高青铜冰鉴,悬着北宋赵霁《松鹤图》,一边是赤金镶翡翠貔貅成双,一边是斗大的紫洞水晶。地下两溜八张楠木圈椅。又有一副对联,乃是乌木联牌镶着錾金字迹,道是:鹤算千年寿,松龄万古春。与三间正厅右上隔着沁心湖对望的,是前院正堂,曰松茂堂。

    鹤寿堂左右两间花厅,一间乃是沈家长子沈昭的书房,一间为谢氏消闲针凿之小客厅。谢氏和沈阑勋时常居坐歇息之处却在东边两间耳房,西边耳房里住着沈昭的另一姨娘和通房大丫鬟,两人此时正随沈昭在江西任上,并不在家。

    后面两间抱厦是沈家大少爷当家理家管事派差之处。周蓦然不愿意住外面私宅,只窝在西边抱厦里。

    此时,谢氏已经梳洗穿戴完毕,端端正正坐在正房右手花厅太师椅上等萧氏回话。

    她已经不年轻,姿色也从来不如萧氏那样的嫣媚风流,出生书香大家,虽然只略微识得几个字,可毕竟是结发正室,自然要显出与萧氏不同的端庄闲雅。但她又不是下堂妇,表面上沈昭还是很顾及原配情分的,故也不能打扮太老气素净。

    钱起家的先进去禀报了一声,萧氏得到应许,才带着女儿进去,奶母和丫鬟秋棠就在门口垂手侍立。

    萧氏照规矩给谢氏行礼请安,沈青鸾同样施礼,在身后抬头偷看谢氏。只见自己口口声声称唤母亲的中年女人穿着水红闪缎滚边立领中衣,领口是紫金缠丝珍珠祖母绿胸针,外穿锦缎烟霞红的提花褙子,下穿蜜合色织锦金绣紫葡萄马面裙,手腕上一个冰种琉璃翠贵妃镯,一个松鹤延年净面草金镯子,手上拈着一串白菩提紫檀佛头蜜蜡佛珠,头上松散挽着朝阳髻,一支盘珠卧凤钗富贵端庄,带着胸针一式的祖母绿纯银水滴耳坠。

    这个花厅等于是谢氏的私人休息室,通常不许偏房的上下人等进入,青鸾也很少进来,故而好奇地多扫视了几眼。只见谢氏坐在东首三幅岁寒三友螺钿镶嵌漆画下,太师椅上下首两张,铺着秋香色金钱蟒坐褥,中间一张梅花式洋漆高几,几上整套紫砂茶具,放着绣样儿和几本沈昭闲时看过的书,一个汝窑美人觚,插了些秋莲。

    两扇折叠式乌木雕花刺绣西番莲屏风将花厅东北角隔出一个小间,里面放着如意云头短足长榻,供谢氏休憩,屏风前低矮的紫竹圆桌,剑棱腿足,圆桌上放着针线刺绣等一应物件,桌上栽有盆花,长榻旁边置有一竹制斜万字锦地纹透空扶手椅,椅子上绿绫缎面椅搭。

    厅堂的左侧靠墙处摆放有一件四面平书格,书格造型较为奇特,分两部分组成,上部为一个两层隔板的书格,下部为一抽屉矮桌做成,矮桌长宽与书格相等,书格放置在矮桌之上,矮桌正好成为书格底座,形成叠落式样。厅堂后面左侧白墙之上,开有井字长棂窗格,有两扇窗格半开半掩,地上铺着猩红羊毛毯,整个花厅显得华贵而典雅,透着浓浓的大家闺房味道。

    钱起家的先附在谢氏耳边低估了一阵,谢氏方开口问:“听说姨娘房里进了贼,可是真的?”

    “太太听谁说的,不过是青鸾这死丫头胆子小,一只老鼠窜进来叼衣服,她以为是贼呢,太太不必大惊小怪。”萧氏话里有话地回道。

    “姨奶奶这是混说,我听得清,二小姐明明喊的是有贼,老鼠那么小一只,怎么可能看错?”英笙端了一盅秘制银耳燕窝进来,让谢氏先填填肚子,反驳萧氏道。

    萧氏口齿一向伶俐,张口便回说道:“你这丫头耳朵好又如何,都说了是老鼠拖衣服呢,青鸾胆子小,就看成是人在动,太太何必这么小题大做。”

    英笙还要回嘴,谢氏摆摆手,气定地问:“那么,老鼠怎么会进到你房里去的?敢情你那房里脏得都能生出老鼠来了,那还了得………”萧氏听见这话,哪里忍得住气,辩道:“太太,这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皇宫里还有御猫呢,不就是用来抓老鼠的吗?”

    “你说,青鸾,不是你一大早在惊叫吗?怎么回事?”谢氏转移了方向,温和地问这平日里胆子并不小的庶女。

    “我………”沈青鸾显然还没准备好怎么说,看了看亲娘,吞吞吐吐地回答,“回太太的话,我昨晚吃了药,就睡在我娘亲房里的暖阁里,快要天光的时候,确实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的,便爬起来探头看,结果看到一个黑影,所以,所以,我就惊叫了一声,至于是不是老鼠………”

    “什么?”谢氏追问,估计这才是原始的版本。

    “我不敢肯定是不是老鼠………”沈青鸾看母亲脸色都变紫了,不禁有些担心这情势估计又要闹起来了,为了一只“老鼠”,实在可笑,于是,干脆转口说,“太太,许是我梦魇了,所以………”

    “岂有此理,二小姐,凭你这么糊弄太太,就该罚。”谢氏没怒,钱起家的先呵斥起来,青鸾赶忙跪下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