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二)蛛丝马迹难明了

章节字数:2746  更新时间:16-04-12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二)蛛丝马迹难明了

    外面后园管家沈莳春早已引领家丁在伺候,听见大少爷疾声呵斥,马上便进来拖人执行。萧氏连拉都来不及,外面伺候的秋棠早被拖走了,未及一刻,前院正堂前打人和喊痛的声音便响起来。

    萧氏晓得这个时候不能求情,她是领教过沈阑勋手段的,这个时候只要罪名坐实,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女人的把戏都没用,连沈昭在家也如此,因为沈阑勋是奉太爷的命管家的,谁都没有权力求情。

    不过听见王氏的哭喊声,沈青鸾还是忍不住上去跪求:嬷嬷年老,求大哥哥宽限一二,由自己代替?沈紫薰倒想不到这小女孩有这副肝肠,倒比她亲娘不知强了多少倍。

    这面子却是要卖,可等大少爷说不打的命令传到,二十板子已经打完。沈青鸾只能哭着飞奔出去,萧氏恨恨地回望了一眼沈大少爷,也只能慢慢地退出去了。

    沈紫薰看着青鸾奔出去的身影,叹息了一声:“难得她有这份肝胆,可惜托生在萧氏肚子里,生生被带累了。”

    “就算如此,你就要轻视她吗?”周蓦然抚弄着自己的宠物,反问。

    “你这样的三代单传世家公子,怎会明白她的苦楚,看着吧,她有萧氏这样的娘,以后这种事儿还多的是呢。”沈紫薰这些话也只对周蓦然说。

    雪鸮吞下一只死老鼠还闲没吃饱,低头轻啄周蓦然的手臂,沈紫薰嘴角泛起一丝讪笑,问:“你上哪里弄的?”她指了指雪鸮。

    “这还不容易,让它出去溜达一圈就行了,我是看这么闹下去,万一你又吃亏。”周蓦然得意得举了举他的心头好,随口问,“怎么,觉得二小姐跟你同病相怜?”

    花厅里此刻无人,紫薰脸上收起笑容,未几,方轻叹道:“我那话并非看她的笑话,而是………”

    她起身,准备过后面抱厦去陪谢氏用早点,走到周蓦然身边,说,“这就是宿缘吧,没有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出生,唯一能做的,是忘记那些不如意,朝着自己的方向出发,青鸾现在还小,将来,你会看到我刚才的担忧不是空穴来风,我对她,是同情,是怜惜,至于我,云影至少较之萧氏不知高出多少,而且,现在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像她。”

    “你这些话她永远不会听到,而且现在估计杀了你的心都有,呵呵呵,沈阑勋啊,沈阑勋,你就是如此招人恨。”周蓦然庆幸自己认识的是真正的沈紫薰,最后又加一句,“背后又如此招人爱啊,哈哈哈………”

    紫薰晓得周蓦然随时开启调戏模式,故而只是摇摇头,拍拍他肩膀,说:“走吧,这些话到此为止了。”

    转过中间正厅往后,过一条小廊子,便是两间抱厦,都用雕花玲珑的隔架与正厅隔开,西边一间被周蓦然占据后便将通透的格局用花梨木雕花门扇围了个严实,里面陈设家具被他自己捣整得乱七八糟,说是安乐窝,不过乱成一团,通常不开门给人看,除了有时候英书觉得受不了那味道,硬闯进去给打扫。

    东面抱厦则是沈阑勋办事派差的地方,北面隔架上挂着自鸣钟,抱厦中有依据房间格局打就的红木平榻,可供人坐卧。

    东墙上是合着软塌设置的整墙红木格子架,上面主要放家里的账目对牌等,另外就是一些古董和外间稀罕物,如金西洋自行船,联珠瓶,缠丝白玛瑙碟子等。中间是一张紫檀嵌理石圆桌和四个大理石墩子,沈阑勋一般在此用膳的同时,下人和商号的伙计早间在此点卯和议事。

    此刻,圆桌上摆满了苏式早点——糖粥,皱纱馄饨、豆腐花、烧卖、两面黄、汤面、生煎包,酒酿圆子、蟹壳黄、春卷、莲子银耳,熏鱼、素鸡、面筋等小菜,谢氏不过略微动了几样,见紫薰和周蓦然过来,便吩咐钱起家的儿子钱华领两个心腹小厮到外面守着,笑着招呼用膳,两人见礼后便入座。

    沈紫薰喝了一口粥,方才想起来,欠身说:“太太见谅,前日回来得急,未曾带什么手信。”

    谢氏刚才打压了萧氏的气焰,心情正好,当然和蔼笑道:“这有什么,我的儿,你能这个时候回来帮我惩治萧羽仪那个泼妇,我怎么会计较这个,你我本是一体的,况且你走得急,哪里有时间办手信。”

    “多谢太太不怪,实在是半夜里钱管事告知急事,所以………”紫薰当然晓得谢氏一向说话有五分是客套,所以不解释清楚难免让她又起隔膜,周蓦然此时却插话,拦住紫薰的话头,说,“你慌什么,这赶了一夜的路累坏了,你忘了你没时间办,吩咐过我去办。”

    周蓦然赶忙把紫薰拉到一边,凑到谢氏身边,讨好道:“太太别理她,她心里只记得太爷的吩咐了,我这个师爷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做这些的嘛,太太,我可提前准备了,回头便给您送来,连您屋子里的人都有。”

    谢氏这可是喜出望外,她哪里敢收周师爷的手信,忙宽解道:“周师爷说哪里的话,不过是表心意的小玩意,你们今儿个帮我大大出了口气,我再不会做人,怎么会怪罪这些小事,周师爷的礼我就更不敢收了,我儿子还要仰仗您多加关照。”

    “哪里是我的礼,太太,这是大少爷去一趟金陵应该孝敬的。”周蓦然都懒得跟紫薰使眼色,这种时候他总是帮她圆场的那一个。

    谢氏心满意足,夹了一个生煎包给紫薰,满面笑容抚了抚她的背,说:“我的儿,难为你想着,一路上也累坏了,等用过早膳,跟我去佛堂上柱香,就回你房里休息去吧,还要麻烦周师爷了………”

    “应该的,太太。”紫薰回应,嘴里可没闲着,她和周蓦然都饿了,先填饱肚子再说,谢氏就在一旁看着两人吃饭,见外面英书进来,也吩咐她出去吃饭,忽一眼瞧见沈紫薰腰上什么佩饰都没有,就一块玉佩,又叫住英书,说:“英书,你服侍大少爷也太不精心了,怎么身上连个扇套荷包都没有,让外人看见,还以为咱们沈家少爷被抢劫了呢?”

    英书可不敢回应,本来就是谢氏看不惯紫薰奢华才这样的,现在又这么说,她当丫头的可不知该怎么做了。

    旁边伺候的钱起家的扑哧一声笑了,说:“太太真会说笑话,有周师爷在,谁敢抢劫沈家大少爷呀?况且大少爷素简,这不是要做给太爷看吗?太太应该好好夸大少爷才是。”

    “哦,是啊,我的儿,这次我让你回来一趟,太爷可没说什么吧?”谢氏转移了话题,等于不再过问紫薰穿着的事,英书见状便退出去了。

    “钱管事留金陵别院呢,我和周师爷走得急,半夜里也不好回太爷,想来应该无事,二少爷考试的事儿,自有他的下人管,我在不在也无所谓。”紫薰吃得差不多了,觉得谢氏应该是要问另外一件事,继续说:“我和周师爷去过秦淮河了,事情已经说明,太太不必挂心了。”

    谢氏高兴得拉起紫薰的手,连连说好,看周蓦然还在继续吃,又沉声说:“今天一早的事儿,钱起家的禀告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不简单,你可吩咐前园管家沈城看好门户,要是抓到萧氏的一点蛛丝马迹………”

    “太太有何证据?”紫薰看谢氏的样子好像还不肯放手。

    谢氏看看钱起家的,点点头,这半老婆子回道:“是这样的,今儿一早天还未明,正房里的人都听见孤鹤轩里二小姐惊叫,说是有贼,后来太太遣我去问,王氏奶母又说是老鼠,我留心察看了一下,仿佛见萧姨娘厢房里地毯上有些泥渍,可是萧氏拖鞋上没有,房间里有股子说不出的味儿,所以………”

    看来事情不是空穴来风,紫薰回头看看周蓦然,他们进门前这家伙说看见巷口有个身影像萧姨娘,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儿,怎么了?”谢氏看紫薰沉思,以为她想到什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