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四)多情却为无情恼

章节字数:2716  更新时间:16-04-12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四)多情却为无情恼

    “礼多人不怪,可到了这秦淮脂粉地,礼数讲太多就太没意思了,公子,你进了乐坊里听曲难道还跟那些姑娘客气?”墨琴可是渐大了,渐懂人事,取笑道。

    “你………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沈阑清拿这小子也没办法了,可有些事还得跟这鬼精灵打听,压下刚才的话头,转问:“你小子什么都晓得,那可晓得这金陵城里哪里最热闹,老字号商贩最多?”

    “公子是要去买东西吗?”墨琴马上晓得自己猜对,不过自家公子从来就不会承认罢了,得意道,“我早就打听了,公子只顾考试,最热闹当然是夫子庙,沿着秦淮河两岸商家林立,公子要买什么都有。”

    墨琴最想的当然还是公子能去旧院逛逛,不过估计这话还没出口他就会被赶回姑苏,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别开这口的好,若是送文具的是旧院的姑娘,那公子不用别人说也会去,到时候跟这去开开眼也好啊!

    “你这精灵鬼,我告诉你吧,这雪中送炭的是我一位同乡,这下你该不会胡思乱想了。”沈阑清最怕墨琴这张嘴,还是找个理由搪塞最好。

    墨琴有些失望,不过他最了解沈二公子,若是同乡送的,他就不会第二场考试都带去,这么爱不释手,还不是别有深意。

    沈阑清找出衣箱底部的歙砚,取出装进那红木漆盒里,那块上好的缂丝绿腊包巾被折好掖进怀里,想着明日出门买点什么包成砚台的样子,连同湖笔一起归还,让那佳人打开时,能连连惊喜。

    自家公子甜蜜的样子当然瞒不住墨琴的眼睛,这小鬼头脑子一转,凑近了问:“公子可是要买东西送人?”

    沈阑清撇嘴,觉得好像什么都瞒不过自己的贴身小厮,结巴道:“你………怎么晓得?”

    墨琴眼珠子骨碌一转,接着问:“可是要送给女子?”

    沈阑清现在觉得有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羞怯得不晓得该说什么,只能红着脸,默认。

    “不管送谁,公子不讨厌这女子吧?”

    “你够了吧,臭小子,再问明日不带你上街了。”沈阑清有点欲哭无泪,他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小家伙。

    “哈哈哈………”这小子突然大笑,朝房外喊,“怎么样?是我赌赢了吧,愿赌服输。”

    沈阑清呆立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因为房间外探头探脑的,正是奶兄弟沈纯,他一下子就羞得无地自容,怒道:“你们,好你个小子,太过分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今日不说清楚,别说过两日,今晚就回姑苏家去吧。”

    “别,别,我的好少爷,呵呵呵………”沈纯端了茶进来,墨琴赶紧拉着他一起求饶。

    “还不是这小子,硬说少爷你头场考试遇到了佳人赠笔,方能遇险过关,我说不信,少爷那么多同乡好友,就不能找他们借吗,所以………”沈纯解释,显然他并不是要取笑沈阑清。

    “行了,我的少爷,您的脾性我们还不晓得吗?从小姨奶奶管教严格,连年节里的才子佳人戏码都不让您看,你怎会是那包藏色心的登徒浪子,就算您遇上了佳人赠笔,那人家也定是正经人家的好女孩,看您着急可怜才帮您,您投桃报李想买东西谢谢人家也在情理中嘛,何必如此遮遮掩掩?”沈纯说话不似墨琴油腔滑调,几句话正正经经,在情在理,让沈阑清觉得没那么窘迫了。

    沈纯把墨琴打发出去打水,奉了一杯太平猴魁给沈阑清,说:“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少爷看看也快十六了,这一科乡试要是能得中,也算少年得志,明年春闱还可有作为,一旦进士及第,您的婚事便可提上日程,若不得中也无妨,再过两年等大少爷婚事一定,姨奶奶自然会在老爷面前替您说话,少爷若是有相中的小姐,也可先在姨奶奶面前提一提,若是身份低下的姑娘,娶来作妾侍也是没什么的………”

    沈纯看自己的奶兄弟眼睛都直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少爷怎么了?”

    沈阑清确实是如同听见天方夜谭一般,眼睛直直地看着沈纯,他的世界从来就是之乎者也经史子集四书五经八股举业,这些风花雪月似乎从来与他无关,因为他相信大丈夫当先立一番事业方可为家,大丈夫何患无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那日见到那男装女子只是觉得倾慕流连,可从未想过娶妻什么的。

    看来自家少爷真是读书读傻了,沈纯继续说:“自古以来多少才子佳人山盟海誓,这在咱们商贾之家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只是公子,当哥哥的还是劝你以学业为重,若真的倾心,也要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否则………”

    “我晓得了,沈纯哥哥,兄弟听你的,前日是有位女公子借了文具给我,我只是想着若还能遇上,想买件东西谢谢人家。”沈阑清觉得只有承认了,要不自己哪里懂得要买什么啊。

    “哦,不过是簪环玉佩荷包一类的东西,从咱们这里出去,一路到夫子庙武定桥钞库街,多的是卖这些的店铺商贩,明日我和墨琴陪你一道去买吧。”

    沈阑清放心了,不过又想着买个什么特别点的,一时毫无头绪,只能洗漱后闷头睡下,一夜无话。

    此刻灯火辉煌的秦淮河岸边的迦妙楼,这座庄媚妍丽的河房河厅二层三进房苑里,却忽的喧闹起来。这座房苑的主人,正是秦淮河上的花榜状元天音娘子林频伽,晚间迎客的时间,本是宾客如织热闹非凡的时候,可此时楼上小花厅里却听见林频伽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害得应邀到此赴宴,刚走到天井的云影和闵柔差点被什么东西砸中,暮雨手上拿着闵柔的全套茶具香具,背着云影的烧槽琵琶,一时没躲过,被洒了一身,朱痕照顾两位姑娘,还好躲过了楼上飞来的东西,三人回头一看,暮雨身上可真是精彩,脂粉钗环绸缎布料什么都有,还有几张龙头银票,接着便看见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狼狈地抱头鼠窜,后面是林频伽怒火冲天的谩骂。

    “回去告诉你们家主母,我林频伽是什么人?是你们这些小家子女人用几两银子便可以呼来喝去的吗?你回去告诉钱墨麟,若是瞧不起我林频伽,让他亲自来跟我说,叫她老婆派个管家来指桑骂槐,什么意思,懦夫,小人,不是男人,我林频伽哪里比他差?是文采还是胆识?我做错了什么?告诉他钱墨麟,我林频伽不是没有男人要,他若是做不到,当初何必应许我?两面三刀,我不愿意,竟然羞辱我不守妇德,笑话,我若是守妇德,这些男人就别上我这里来啊!寡廉鲜耻,卫道士,自己寻花问柳,却要一个头牌名妓为你守妇道,要我牺牲全部自由和生活,只是为了成全他的面子,做梦。”

    林频伽趴在妆楼花厅栏杆上指着那已经逃跑的管家继续哭叫,一边还在将一些礼品往楼下扔,引得楼里赴宴的客人随从等全都出来看热闹,林频伽的阿母归雁娘和婆子丫鬟赶紧上楼安抚,可刚烈傲气的花魁拉都拉不住,越骂越气,一时气性上来,竟然将松江才子钱墨麟送的一应物件搬出来,一件一件地往楼下扔。

    一时间金银珠宝古董玉器字画诗稿满天飞,这下整条街都炸开了,捡便宜的,看热闹的,拉皮条的,贩卖东西的,熙熙攘攘将迦妙楼大门挤得水泄不通。

    云影是晓得林频伽与钱墨麟的事的,看闹得不成样子,叫上闵柔上楼,先劝住林频伽,让归雁娘打发小厮关门歇业,把事情解决再说。

    原来这松江钱墨麟两年前赴金陵应乡试,得中举人,在恩师温延儒的家宴上与林频伽相识,钱墨麟当时亦是云社成员,大家便撺掇着云影从中撮合,两人郎才女貌———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