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六)孤芳自赏知是谁

章节字数:2699  更新时间:16-04-12 2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六)孤芳自赏知是谁

    云影无语,不过都习惯她这性子了,两人走回云楼,各自无话。

    那边林频伽为情烦恼,这边凌碧儿却也红鸾星动,不过这小姑娘天真烂漫,完全没有那些多情无情的烦恼。

    说起来却是第二日的事,凌碧儿从昆山回来,想着先去长乐街的一家老字号脂粉铺子买些新到的胭脂水粉,不想遇到一个比小娘们形容的沈家师爷周蓦然更呆蠢白痴的秀才,居然没带够银子买胭脂盒子,却不回去取钱,而是跟柜上说要赊账,凌碧儿好心借钱给他,他

    却说无功不受禄。

    凌碧儿好气又好笑,见他非要买一个鎏金错银珠玉螺钿百鸟朝凰绿梅胭脂盒,索性干脆买下来,本打算送与他,不想这一根筋秀才非要她割爱,她拿了东西上马车回家,这呆秀才硬是跟了好几条街,快要到云楼了,凌碧儿觉得耍也耍够了,直接让丫鬟怜生将东西塞给他,不想他居然追到云楼门口,一定要知晓她的名字,日后好送钱给她。

    凌碧儿真是顿时哭笑不得,直笑得肚子都疼了还忍不住前俯后仰。

    当日吃饭时,云影问起来,凌碧儿还在笑,手上捧着一块青绢头巾,觉得特别有趣,自顾自地一会儿笑一下,一会儿又笑一下,这倒吓了徐阿母一跳,赶紧问怎么回事?

    原来是那秀才拿了胭脂盒,没什么东西抵押,干脆将自己头上的逍遥巾压给了凌碧儿,说是头巾乃母亲亲手缝制,定会来赎回,真是好笑。凌碧儿说到这里又笑了,闵柔却突然冷言了一句:这种方式也算是一种跟姑娘搭讪的新鲜方法?

    大家都止住了笑容,凌碧儿不解,回头问:“啊,清薇姐姐,你说那秀士故意的啊?”

    这一盆冷水倒是提醒了徐三娘,伸手把那逍遥巾抢过来,递给怜生,吩咐道:“你把这破头巾收好,若是那呆蠢秀才来赎,你晓得该如何应对吧?”

    怜生点头,她当然晓得,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不过这位秀才的创意不得不说,很新鲜。

    “不会吧?我觉得他不像装的。”凌碧儿年纪小,性情大大咧咧,没什么心计成算,自言自语道。

    “姑娘晓得什么,还是听你阿母的话吧?迦妙楼的林频伽那可是风华绝代,这回还不是被松江钱墨麟骗了,人心难测。”邹庆娘在这行院里什么没见过,她晓得徐三娘的担心。

    “邹嬷嬷没说错,仙波,若那公子下次送钱来,你只让怜生去应付,别这么眼皮子浅。”云影自然晓得凌碧儿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容易上当,官乐坊的姑娘将来总是要从良的,可不能这么随便将自己托付。

    徐三娘看了一眼闵柔,笑道:“清薇居士到底是世外高人,这些俗人的手段,一眼便看穿了。”

    闵柔这会子不说话了,只慢慢夹了素鸭佐餐。

    “听说姑娘接了沈家师爷的帖子?”徐阿母突然问了一句,笑道,“听说那位公子可是行院里的熟客?”

    闵柔吃得少,喝了点荷香银耳露便准备离开前院花厅,徐阿母还想说点什么,云影一下拉住了她,眼色示意这事儿不问为好。

    “千珊,你这什么意思?”徐三娘不解。

    云影自从听到闵柔那句逆天的胆量后,便觉得今后闵柔的事儿最好大家都少管为好,故而提醒徐阿母说:“阿母最好少管清薇娘子

    的事儿,您忘了当初乐坊的卫大人说过的话?”

    “这………”徐三娘市侩透顶,可还是不懂云影的意思。

    “我的亲娘,当日卫大人虽说她是罪宦之女,可什么罪宦?这几年您看她那品貌做派,像是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孩吗?”云影不好点明,可看在徐三娘这些年待她不薄,该说的还是得说。

    徐三娘有点明白,可又不太明白,云影干脆附在她耳边说出昨日在外面闵柔说的那句,这假母一听,顿时如晴天霹雳,半晌才结巴道:“这………难不成?”徐三娘伸手指了指天,云影点点头,轻声道:多半是。

    两人遂成默契,觉得闵柔的事今后是少管为好,好生养着她便是,就是见客,那也随他的喜好,她若要从良,那可是阿弥陀佛。

    徐三娘是经历过前朝乱世的,许多事真是说不准?这前朝的落难王孙子弟可还少吗?金陵城里风云变幻,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改朝换代?朝堂上的事儿,实在是太变幻莫测,她们这吃百家饭的老百姓谁都得罪不起,只求着正常开门做生意,迎来送往,有几个钱防身就好,还能求什么。

    晚间,鹭园那边送了帖子来,徐三娘都先让暮雨递进去,看闵柔的心情,方才答应上官侯爷的邀约。

    发帖子的虽是怀宁侯上官锦,实际是林频伽为前日赔礼还席,上官锦一直都是迦妙楼的座上宾,对林频伽的曲艺十分欣赏,连自家蓄养的私乐班子都取名为迦妙班,估计知晓心目中的女神与才子的艳羡恋情告吹,最高兴的当然是从前的礼国公,现在的怀宁侯,这上官锦是从龙最早的开国贵勋,宽和多谋,在朝中资历颇深,致休后乐于享受生活,皇帝体恤重臣,特恩赐修葺鹭园养老。

    原本昨日晚间准备在迦妙楼宴请此次乡试的两位主考,黄世伦与温延儒,谁知两位老学究还没到,林频伽便在楼上闹起来,上官锦一看,得,这酒席的主角花魁都因失恋而失态如此,还是先躲躲吧。

    事后归雁娘当然要给诸位衣食父母赔礼,上官锦一想,那就干脆搞个中秋夜宴吧,只请相熟的达官显贵,京城叫得上名的才子贤士,算是陪林频伽散散心。

    既然是夜宴,自然宾客中人当然要叫其他雅妓出场,云影的云楼早就被云社中人包了,连同凌碧儿也被中书左丞相蔡同知邀约赴赏月佳会,闵柔一向不爱凑热闹,不过她盛名在外,上官锦还是尝试着发了封帖子,想着云影不来,这位世外仙姝若能来也是面上不薄的。

    帖子发出去没想到当天便收到回帖,就两个字,共赏。上官锦倒惊了,自笑自己的面子可大了,请到了这位从不出夜宴的世外之人。其余同时也请到了三四位佳丽助助酒兴,还有自家私乐班子,也算繁华热闹尽够了。

    且说沈阑清自得了那胭脂盒子,回想起来到觉得一阵脸红羞怯,心里想着怎么补上这亏空,他没想到自己在长乐街一眼看上的那鎏金错银珠玉螺钿百鸟朝凰绿梅胭脂盒如此价格不菲,就算当场将身上所有卖掉都不够买的,身上只带了一点平日积攒的体己,哪里够付的。

    可又实在喜欢得紧,觉得那盒子跟歙砚真是相配,与凤胭这名字也契合,若是报上沈家的名号,应该也可以让掌柜的权且记账,可他没这胆量,若要回别院取,又怕太爷问起因何要钱。

    左右为难之际,没想到一个水灵灵的碧衣少女也看上了,还出手特别阔气,一叠声便要买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这下急了,跟那姑娘商量着割爱给他,可那小姑娘顽笑着抓起东西便上了马车。

    他着急地追了好几条街,终于在武定桥西追上了,见她在一所精致非常的宅院门口下了车,他慌忙上去苦苦哀求,几乎快要跪下了,小姑娘才不屑一顾地把东西扔给他,他摘下头上萧氏亲手缝制的逍遥巾作为抵押,小姑娘似乎并不在意,他追问其姓名,小姑娘只嬉笑着进去了,后边跟随的小娘却只告诉说,你到旧院打听住在云楼的是谁便知。

    旧院,云楼,他可真不晓得是什么地方?这地方离夫子庙不远,就在贡院对面,难道就是那些同窗说的金陵城里最是引人入胜藏娇繁华之处?刚才的小姑娘难道就是?他不敢再想,也不敢去问。

    出得店门见到墨琴和沈纯买了好些特产吃食,问他上哪里去了,他也说不清,只说随便逛逛。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