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八)青涩朦胧少年情

章节字数:2628  更新时间:16-04-12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八)青涩朦胧少年情

    “都说他是火眼金睛,少爷在他面前真是戴了个紧箍咒,害得我大气都不敢出。”下人们都散去了,英书方拍拍胸口说道。

    此时,英笙进来回说大太太有请,英书不禁问自己妹妹什么事,英笙没好气,说:“太太说请少爷,我哪里晓得?”

    紫薰晓得英笙的脾气,只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起身准备过去,英书觉得自己妹妹有些失了分寸,故意说:“少爷今日穿上次太爷赏的孔雀羽披风吧,商号掌柜们面前可不能失了身份。”

    “你一会儿回去取吧?”紫薰也觉得有必要镇一下英笙,虽然背后她知晓自己的身份,可是现在说什么还在人前,这做戏还得做足吧。

    故意答道,“顺便将上次十八坊董掌柜送的东汉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拿出来,一应的扇套,荷包,上次你做的香囊都配好取来,今日宴请商号里的掌柜们,当然不能失礼。”

    英书答应着去了,英笙听着这些,自然更不是滋味儿,不过也无可奈何,只能负气转身便走。

    紫薰只觉得这丫头见识太短浅,脾气也忒急了些?连蕙风这样身份的丫鬟都没跟她计较,她这是争哪门子的闲气,都说女子与小人难养,这英笙真是占全了,真真没法与她计较。

    谢翠鹤正在正厅里给房里人分发中秋节礼,见紫薰进来,挥手让其余人等都退出去了,只留下钱起家的和英笙。

    “太太有何吩咐?”紫薰施礼。

    谢氏心情不错,正厅里堆满了各家亲友家下人的节礼,紫薰的一份当然早就奉上了,还是周蓦然托词从金陵带回来的黄地织金凤莲妆花缎五匹,柿蒂窠过肩蟒妆花锦五匹,另外便是一串南洋妙香蜜结沉香佛珠,一套七盏七色琉璃水晶金枝莲花灯,一柄迦南嵌鸡血石金箔如意。房里人一律是寿桃纹妆花纱一匹和一个如意马蹄金,丫鬟们多一个雨花石蜀绣荷包。

    “节礼都分赏下去了吗?”谢氏不喜管这些琐事,照例她要问一句。

    “是,太太。”紫薰恭敬应道。

    “一会儿跟我去佛堂上香吧,你今天忙,我晓得,不过再忙也别忘了去菩萨跟前还愿。”谢氏见周蓦然没在,问道:“周师爷怎么不在?”

    “盐帮姑苏分堂今日来请,想是年节上的应酬,太太有事?”

    谢氏指了指桌上的一堆包好的礼品,笑道:“常年麻烦人家,这过节当然得表示表示,不想他不在,你就替他拿回屋子去吧,客套话我就不说了,他是要回海宁过节吗?”

    “估计是吧,这里还要回太太,大小事我基本都料理清楚了,明日家宴有太太和二叔在,我这里要跟太太告假,陪同周蓦然回一趟海宁,随后与卢管家去吴熙赴一个太爷指派的紧要应酬,不能在家伺候了,太太恕罪。”紫薰回身,见英书进来,示意她将谢氏送周蓦然的节礼先送他屋子去。

    谢氏端起官窑白瓷盖碗,茗了一口碧螺春,点点头,说:“是南洋的客人吧?那是顶重要的,你去吧,明日有我和你二叔三叔,尽可放心,早知如此,半月前金吴针的裁缝来做衣裳,你也该多做两身鲜亮的,总是穿这半旧的出去,太爷晓得了还要说家里女眷不管事儿呢。”

    “太太可不用担心,太爷可赏了好衣服给少爷呢!”英笙嘴快,插嘴道。紫薰也没遮掩什么,回说:“前几日在金陵,太爷看夜里风凉,赏了件宫里织造的披风,也没什么稀奇的。”

    英笙还要说什么,英书刚巧进来,抢白道:“太太请看,这件东汉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跟静汝公子可配衬?”英笙这才晓得紫薰吩咐拿的东西是要送给沈阑勋,顿时脸色红白交叉。

    谢氏看了英书拿来的古董带钩,顿时眉眼舒展,笑道:“难为你想着,已经送了好些稀罕衣料吃食玩意,这价值连城的东西你送他他也不明白好在哪里,不如你留着佩戴,出去也给沈家长脸。”

    “太太说什么呢,再好的东西也是公子的,况且这不过是个物件,上次十八坊的董掌柜巴结我们沈家,我见这颜色跟公子很配,便留下了,今日不过借花献佛,太太别介意才好。”

    紫薰这些话是说给英笙听的,不过谢氏听着更舒心,忙起身一手挽起她,并肩出门往小佛堂去,后面钱起家的和英笙忙拿东西跟着,英书故意撞了一下妹妹,使眼色示意她不必如此着急得罪紫薰,英笙心里气急,可也无话可说,只得暂且压下心里怨气。

    路上过浣溪沙碑亭时,谢氏亲自将身上的一个锦斓五色金线五子登科荷包挂在紫薰腰上,另外连同一个昆仑白玉平安扣三色璎珞攒心梅花络子也给了紫薰,说是中秋节特地给她做的。无论真假,紫薰当然是感激涕零,英笙在后面看着干巴巴地眼红。

    “你也太小心了,既然现在还是当家少爷,就要有个少爷样子,别像偏房那书呆子,连个衣服鞋袜都破破烂烂的,要不太爷回来可要说我这当母亲的不会疼儿子。”

    谢氏的话说得冠冕堂皇,萧氏的份例本来就少得可怜,这些年紫薰因谢氏的怨恨,不得不克扣偏房的份例和月钱,这才弄得沈阑清没什么鲜亮衣服,萧氏连做双鞋袜也要东拼西凑。

    紫薰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但却不是缘起之人,所以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可悲。

    无奈的是她现在的处境,想不担罪名也不行,可悲的是这些罪名真是情非所愿,她现在是觉得虱子多了不嫌痒,一个罪名是担,两个也是,反正萧氏和家下一些人已经跟她结了怨,她无法解释也不能解释,只能随他去吧。

    是时到了小佛堂,谢氏与紫薰都拈香礼拜,之后才转到佛龛后面上楼,让英笙和英书在楼下守候。

    沈阑勋刚起身,蕙风正伺候他穿衣,见她们进来,脸上倒有些羞怯,跟谢氏行礼后便出去取水。

    紫薰和谢氏自然接过她的事,谢氏为儿子梳发,紫薰则为他系上里面棉锦小衣侧衽带子,穿上秋香色立蟒妆花襜褕,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脚上是青金色厚底皂靴。

    秋风渐起,沈阑勋身子弱,穿得比一般人厚实些,蕙风为他准备了五彩宫绦,谢氏见了,笑道就用今天紫薰送的琉璃带钩就很好,钱起家的忙从螺钿柜子里翻出一根青缎粉底湘绣百蝶腰带,与那带钩正好合配。

    谢氏为他用玉扣束发,又为他带上赤金五福璎珞圈,满意地笑说:“我和紫薰过来陪你用早膳,陪你说说话,一会儿紫薰要去忙商号里的事儿,我也要去赴沈家同族的团圆宴,你今日可要乖乖的,别让蕙风为难?”

    原本看着紫薰为自己穿衣,笑得单纯幸福的大男孩一下子有些不高兴了,撒娇道:“紫薰怎么老是忙,前几日说是陪二弟去赶考,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有事?”

    “我的公子,您可是真真的富贵闲人,呵呵呵,紫薰和太太要不去忙,哪里来的您这清静日子啊!”钱起家的听着沈阑勋这稚气的话忍不住好笑。

    “静汝哥哥,我得了个好东西,等我忙完商号里的事儿就回来陪你赏月,好不好?”

    “什么好东西,不就是个带钩。”沈阑勋看了看紫薰的礼物,显然并不太稀罕。

    “真真是个好东西,晚间我回来就给你,好不好?”

    沈阑勋听到这里心情一下好起来,嘟囔着现在就要看,伸手在紫薰腰上找,紫薰被他摸得左右闪躲,两人在房里嬉笑玩闹,差点碰翻蕙风手里的热水。钱起家的绞了毛巾,递给谢氏,好不容易把沈阑勋按在软塌上擦好脸。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