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一)花好月圆人不圆

章节字数:2757  更新时间:16-04-12 2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一)花好月圆人不圆

    黄礼怀的师爷龙一扇更是直接开骂——“好你个老色鬼,你脑子你那些歪门邪道你以为人人都是,看见个小白脸就往你屋子里领,你刚才那话让总堂主听到,保准让你从此不敢在江南六省江湖商场上混。”

    “哈哈哈,戚大牙,你可别再犯糊涂,上次得罪了右丞相符黎的大公子符辉,幸而那符大公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主,没要你的命,也没断了你的生意,可你要是乱说话得罪了周大公子,那可就难说了。”

    侯府师爷田友信地位虽低,人脉却广,极有眼色,当然晓得周蓦然是个什么样的人,几句话吓得古董行家戚大牙脸色有些发白,一个人突然拍了他肩膀一下,吓得他腿都软了,以为周蓦然出现呢。

    “呵呵呵,不至于,不过,戚老头,你也收敛着点,江湖上的人,有时候可是官府都拿他们没法的?”漕运都司和盐帮的人熟,不过也不能失了朝廷的体面,提醒戚老头该闭嘴了。

    “就是,各位大人贵人,桂花酒都温好了,老说一个不在跟前的人有什么意思,这会子楚音台上的演出还没开始,不如咱们几个姐妹陪老爷们行酒令吧?”

    珠市头牌郑美茹领着几个姐妹伺候烟雨轩里的客人,这是管家的主意。想着今日虽然请到曲中花魁状元林频伽和世外仙姝闵柔,不过这烟雨轩里的客人也高雅不到哪里去,所以就让艳丽多姿的郑美茹引着珠市几个美姬伺候就够了。

    这边林频伽已经乘水晶翠幕五色璎珞油壁车到了鹭园门口,上官锦亲自来接,见她妹妹薛灵也抱着琵琶下车来,不禁喜上眉梢,这可是意外之喜,平常天音娘子的这个妹子一手琵琶闻名曲中,可从不出局,今日可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这可怎么说,天音娘子没说凌云君要来,早晓得我好让管家派人去接呀!”上官锦眼睛都笑得眯成一线,忙吩咐管家帮忙拿东西。

    “侯爷费心,我们家姑娘可不敢劳烦您大驾,今日原本是为了上次冲了您的佳宴赔席,不想变成您的东道,这可怎么说。”

    归雁娘忙上前奉承着,林频伽心情不算好,今日竟然穿了一身青蓝银丝如意纹镶边道袍,青白流云履,带了一密银东珠女贞冠,真真是太扫节日之气。

    “没事,没事,人来了就好,就算散心嘛。”上官锦还是体谅林频伽的,她人来了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更何况还带了妹子薛灵来助兴。

    薛灵一身泼墨流水云纹白色绉纱广袖舞衣,湖绿轻绉裙,长眉入鬓,碧眼如丝,头上乌发轻挽追云髻,银丝串珠流苏披肩而下,白纱遮面,真如月宫仙子下凡。

    归雁娘年纪不大,也打扮得十分艳而不俗,主动上前挽住上官锦,笑语盈盈。林频伽有些心不在焉,薛灵第一次来鹭园,有些拘谨,后面两个小娘细柳汐梦倒是熟门熟路,拿着衣服抱着乐器跟随。

    上官锦的眼睛全是在林频伽身上,上下打量了半天,翘着胡子笑道:“天音娘子这身打扮别有风味呀!”

    “哎哟,侯爷,您可别介意,频儿这身衣服说是仿效唐朝的公主,说什么繁华不如清简,唉,我也不懂那些道学禅机。”归雁娘嘴快,先告罪,免得这些人怪罪林频伽另类。

    “那是,那是,别有韵味,呵呵………”上官锦表示赞同,眼睛里同样打量着后面轻灵如水的薛灵。

    “闵柔妹妹到了吗?”林频伽没心情应酬,只冷声问。

    这问题上官锦可不晓得,只好看着一旁的管家,佟安忙躬身回道:“早就到了,说是要到北门灵鹫寺礼佛,天音娘子也去吗?”

    林频伽无言冷笑道:“我穿了一身道袍去礼佛吗?”

    “哦,是啊,呵呵,老奴糊涂了。”佟安忙打哈哈。

    “侯爷今日在哪里宴客?”林频伽来过鹭园几次,不由得问道。上官锦忙回身走到林频伽身边,伴着美人心情大好,说到浣花桥下上画舫。林频伽听说,不由得问:“那我妹妹也上去吗?”

    “哟,凌云君可是求之不得的贵宾,当然是上画舫,楚音台上晚间可凉,别把美人冻病了。”

    上官锦偷偷拉了拉林频伽衣袖,乐得跟个顽童,拍胸说道:“你放心,今日我可没请温延儒,免得你看到他想起松江那负心人。”

    “是吗,侯爷还请了谁?”

    “那可多了去了,重要的几位你都认识,黄世伦,符黎的大公子,元嘉公主驸马,翰林院马谦如,威烈侯宋世国………不过最重要的是太子詹事程子超。”上官锦如数家珍,重点介绍了东宫的客人。

    “东宫,侯爷什么时候跟东宫扯上关系了?”林频伽反问。

    “程子超不过是皇长孙的老师,算不上东宫的人。”上官锦就是佩服林频伽这一点,不输给男人的政治触觉和见识,堪称红颜知己。

    “侯爷不怕牵扯上嫡位之争?”归雁娘惊叹于林频伽的话,一个雅妓说出这些经世的话,着实让人捏一把汗。林频伽平日里其实不喜欢管那些达官贵人的事,只是应酬得多了,她聪明过人,又通读史书,所以听多了自然就懂得一二。

    上官锦一把搂过林频伽的腰,笑道:“我的天音娘子,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跟皇长孙也算亲戚,普通交往而已,扯不上嫡位的事。”林频伽灵巧地挣脱,亲热地抓住上官锦的袖子,说:“侯爷说得轻巧,朝里多少眼睛盯着侯爷,频儿可不愿意将来到牢里去看您去。”

    “哈哈哈,真有那天,也不枉我今日疼你一场,我的花魁娘子。”上官锦手又移到这天仙美人的脸上,好好掐了一把,偷乐极了。

    这回林频伽却是没躲,只是撇了撇嘴,心里骂了一句老不正经?倒弄得上官锦不敢再放肆,要晓得,从前要想这么轻薄天音娘子,那可是吃了豹子胆。

    林频伽聪颖过人,可刚烈性子上来,那可是不好应付,不过是逢场作戏,何必这么认真,所以上官锦等往常都不敢当着众人对林频伽动手动脚的,最多也就喝醉了在背后搞点小动作,今日她这反应却是不对劲。

    佟安在前面引路,却是不敢回头瞧自家主子的笑话,一行人初入门,杂植榆、柳。逾二百武,复入一门,转而左,华堂三楹,颇轩敞,而不甚高,曰一卿堂,前为月台数峰,古树冠之。

    堂后枕小池,与小蓬莱对,山址潋滟,没于池中,有峰峦洞壑亭榭之属,具体而微。两柏异干合杪,下可出入,竹树峭倩,于荫宜,余无奇者。已从右方窦朱板垣而进,堂五楹,便是烟雨轩,前枕大池,中三楹,可布十席;余两楹以憩从者。出左楹,则月桥迤逦,凡五六折,上皆平整,于小饮宜。桥尽有亭翼然,甚整洁,宛宛水中央,亭下便是浣花渡,已经停泊了一艘绮丽彩翼五凤画舫,雕梁画栋,飞檐纱帐,甚是梦幻华丽。

    上官锦没见到闵柔,问佟安:“清薇居士不是到了吗,你派人跟他说在浣花桥下上船吗?”

    “老爷,已经派人去接了,或许在路上呢。”佟安躬身回话,“要不几位先上船吧,一会儿她来了小的用小舟载她来。”

    上官锦点头,亲自扶林频伽和薛灵上了画舫,夜色渐浸,月色皓皓如银,花好月圆夜,人却未必有团圆时。

    沈紫薰时常最怕的便是过中秋,因为这是一个亲人团圆的节日,而自己的生日是在一个月后的九月十五。自从认识周蓦然以来,连谢氏都已经暗暗知晓并默许,紫薰在中秋到生日的一个月里,一般都会借口去海宁观潮,离开沈家一个月。

    谢氏在这一个月里会帮忙处理家里的杂事,因为她也不希望紫薰在生日前呆在家里。

    不是不愿意给她过生日,其实礼物谢氏会在中秋就送上,可紫薰在这一个月会十分阴郁,这也会触动谢氏的情殇,她何尝不是月圆人不圆,丈夫就算在家也会找借口与萧氏过节,与其这样她干脆觉得丈夫不回来更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