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四)粉墨登场追月狂舞

章节字数:2535  更新时间:16-04-12 2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四)粉墨登场追月狂舞

    “小的已经派人去找了,说是佛寺里没有。”佟安不晓得怎么回答,也有些纳闷,自言自语道:“话说这符少帅也没见。”

    “这家伙,最喜欢美酒美食美景佳人,今日侯爷如此佳宴,这家伙怎么会开溜?”程子超与符辉算忘年交,刚才沉醉于美人佳曲,这时才想起来符辉不见了。

    黄礼怀对上官锦拱手见礼,说了一大堆恭维的话,随即递了一礼单,说是中秋扬州商会的节礼,上官锦扫了一眼便递给了管家,意味深长地说:“黄会长客气了,替我感谢扬州商会各位沐仁的好意,你还要去蔡丞相那里拜会,我就不强留了。”

    黄礼怀连连点头,随即便退下,上官锦吩咐管家将回礼随便让他带回去,黄连连摆手,笑说客气,便乘一叶小舟离开画舫。

    这里佟安递过来一锦面帖子,请上官锦点戏,并说已经在神前点了开锣戏———乃是《南柯梦》。

    上官锦听说沉吟半晌,说:“既然是神前点的,那就开演吧。”

    此时画舫停泊在烟雨轩前湖面,月映江心,烟笼寒水,如梦如幻,楚音台上一组《春江花月夜》已经演罢,宾客们酒兴正浓,锣鼓开启,正是南柯一梦,醉生梦死之时。

    只见那出将门里出来一茶童,慢悠悠走出来一位青衣小生,唱道《破齐阵》:“壮气直冲牛斗。乡心倒挂扬州。四海无家。苍生没眼。拄破了英雄笑口。自小儿豪门惯使酒。偌大的烟花不放愁。庭槐吹暮秋。”

    “话说这令郎今夜可怎么也不在?”程子超端着一个蕉叶冻石杯,饮了一口酒,左右观望闻道。

    “是啊,今日上官世子如何不在?上回他可说过要为天音娘子粉墨登场。”

    “那可是,侯爷,这天音娘子的妹妹凌云君今日也来助兴,不如请出世子来同乐。”

    上官锦看了一眼管家,佟安只是摇头,他也不晓得世子的行踪?只能笑道:“我们家世子想必是想给大伙儿一个惊喜吧。”

    “这确实是个惊喜,侯爷。”一直未作声的林频伽冷不丁说了一句,然后目视楚音台上,众人纷纷回脸,一开始都纳闷,这花魁娘子说什么呢?半晌之后,程子超突然瞪大眼睛,手指台上,叫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程大人,你怎么了?”马翰林正要调笑几句,旁边的孙驸马一巴掌拍他腿上,笑道:“哈哈哈,确实是个惊喜,各位注意看那青衣小生?”

    “这不是雪柳君吗?”

    不知是谁叫了一句,上官锦一下子腾地站起来,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转瞬又和缓了神色,叫来管家问怎么回事。

    管家哪里晓得,平日里上官世子性情豪爽,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宿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他要做什么哪里是管家能管得着的,连上官锦也拿他无法。只因他是长子,又是正室凤阳公主所出,虽然读书不成,却是宰相蔡同知门生,金吾卫千户,因此疏于管教。

    “早就听说世子俊朗无双,最喜串戏,擅演生旦风月戏文,今日看来果真名不虚传。”威烈侯话语直接,他一直不喜唱戏的优怜,见上官雪柳如此贬低自己的身份,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既然是神前点的戏,便不好叫停,上官锦只好私下打发管家上岸问个究竟。

    “不如让灵儿为大家唱个弹词,侯爷何不让画舫开动,过小蓬莱赏鉴月色?”林频伽当然要为上官锦找个台阶下。

    上官锦转眼,满是感激地看了看林频伽,一叠声吩咐开船,画舫划动,渐离楚音台。

    船上立即为薛灵在船头设座,林频伽亲自弹奏三弦,薛灵犹抱琵琶落座,转轴拨弦,轻启朱唇,婉转唱起《侠游》。

    一曲字正腔圆吴江软语情思婉转而尽,林频伽又抚琴弄曲,单配笙箫唱了《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她的昆腔虽不如云千珊婉转妩媚,却清远悠长,有名家风范,一时东船西舫悄无言。

    一时曲罢,大家正在喝彩之时,管家佟安上得船来,悄声禀报说世子今日不过是玩票,那《南柯梦》已然唱完,可以回船继续听戏去了。

    “侯爷,今日佳节,只是听戏未免单调,不如想个时新的酒令,大家共乐,岂不更好?”孙驸马一向爱玩新鲜玩意儿,提议道。

    “新鲜酒令,大家可有什么好提议?”上官锦问。

    “不过又是猜枚划拳题诗唱和,怪没意思的。”连林频伽都烦厌了时常的酒令,太雅的也不适合威烈侯等武人,太俗的大家也没兴趣了。

    “今日中秋,照例要放灯,酒令又最好雅俗共赏的,不如———”一向羞怯的薛灵开了口,似乎有新鲜主意。

    “不如什么?凌云君且说来听听。”

    果然是林频伽的妹妹,冰雪聪明,只见她起身悠悠地说:“今日在鹭园浣花湖中方可行这令,便唤作游园惊梦,这也简单,请岸上的人等都来放灯,灯内夹杂花签,咱们船上的人随意捡拾,然后验看各人捡拾的花签,遵照签上酒令执行即可,若不能执行,便罚酒或者其他娱乐众人之事,如何?”

    “好令,游园惊梦。”程子超首先赞叹,众人也觉得新鲜有趣,纷纷赞道好令,应时应景。上官锦立即命人去准备河灯与花签,画舫慢慢往浣花桥而来,大家都先下船写花签,然后都上船一起行酒令。

    这下烟雨轩内稍微有头脸的都可上画舫一睹花魁风采,自然踊跃兴奋,纷纷来到浣花湖边放自己已经塞进花签的河灯,一时湖上彩灯霓虹,缤纷各异,恰如西湖映月,静美娟娟,惹人诗意。

    众人放灯完毕,便又从浣花桥下上了画舫,这下船上热闹非常,上官锦将贵宾搬到二层平台上,烟雨轩中客人在一层轩内摆了三桌,不过是月饼西瓜石榴香芋等节令食品,美酒佳肴,大家挤在一起好玩又新鲜。

    上官锦拿起两个景泰蓝骰子,招呼大家说:“凌云君的酒令大家都晓得了,不如就请她做令官,按规矩,咱们一个一个来,掷骰子决定谁行令。”

    众人当然赞同,只见那翩若仙子的薛灵轻移莲步,悠悠然然地接过上官锦手中的骰子,放进一个莲叶金边盘子里轻轻一扔,骰子滚了几圈,十二点。

    于是从贵宾席开始数起,第一个行令的正是漕运都司汪大庸,这黑胖子无法,只好到船头随意钩来了一个玉兔灯,拿出花签递给上官锦。

    上官锦刚打开就笑开了,汪大庸凑过来一看,签上居然画着水神玄武,写着河图洛书四个字,这可是正应景对人,签上写着:天机水府不可亵,后面又一行小字曰:得此签者,作洛神赋一曲,或作水上凌波表演。

    “哈哈哈………”

    上官锦还没念完,大家都笑开了,汪大庸是漕运都司,怎么不是水府总管,只是他是河道小吏出身,怎么会作洛神赋,至于水上表演,那更是要这胖子的命。

    “这谁写的?专门针对我来的吧。”汪大庸哭笑不得,觉得这真是天意弄人。

    大家更是笑作一堂,都叫道把这死胖子丢下水去。

    大家正在胡闹,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女子妖魅的狂笑,然后浣花桥上迅速奔过去一个人影,猩红素衣飘荡,后面又一个影子跟随,前面那影子在浣花桥上腾空起舞,犹如九天玄女下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