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五)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16-04-12 2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五)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浣花桥上的邪魅狂舞伴着女子幽然的吟唱,借着水音在湖面回荡,清灵诡异,如泣如诉………

    画舫上看见这一幕的人顿时寒意丛生,立时酒醒了一半。

    程子超惊得一屁股坐地上,指着岸上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威烈侯宋世国和谭冲拔出随身佩剑,望着岸上的黑影警惕地站到船头,上官锦倒没慌,转脸看看林频伽,却见她无比镇定地在那里自斟自饮,心里才定道:这可是他的私园,能有什么邪祟?就算有,在座的就有杀气冲天的武将,怕什么。

    于是,他大喝一声:“佟安,你带几个家丁上岸去看看怎么回事?”

    管家领命去了,众人才回头,见林频伽拿了一个装果子的斗盏,倒了满满一盏绍兴黄酒,见汪大庸回头看她,举起杯盏,说:“汪大人,喝了这一盏,我妹妹便替你跳一曲洛神赋,如何?”

    众人这才意识到,岸上也许是某个喝醉了酒的女子在那里发酒疯呢,实在无需惧怕。

    “秦王破阵曲,姐姐,是秦王破阵曲。”薛灵侧耳听了半天,突然丢出这一句。

    林频伽笑了,起身踱步到一层船厅,将中间一张大圆桌的果馔桌布一扯,回头对薛灵道:“妹妹请吧!”

    只见薛灵借着船边帷帐飞身而下,如同仙女下凡,风姿卓越立于圆桌之上,这边归雁娘亲操琵琶,林频伽吹箫,一曲惊鸿洛神赋,将一船佳客看得同样目瞪口呆。

    一曲舞完,众人半天才回过神来,随即爆发出阵阵狂赞,至此薛灵洛神一舞名冠江南。

    众人这才吵嚷着让汪大庸罚酒,这黑胖子一盏下肚,旋即醉倒,大家却在那里对望,这酒令还要继续吗?都等着管家回来说说浣花桥上的事儿呢。

    上官锦只好圆场:“夜里起风了,大家回岸上去坐着听戏吧?这玩闹也尽够了。”

    于是,画舫靠岸,大家都到烟雨轩里就坐,点了几出中秋应景戏码演着,这里佟安许久方回,禀报说桥上什么人都没有,附近都搜遍了,没见什么人影。

    “会不会是大家看花眼了?”鹭园管家官福也过来,试着解释。

    “怎么会?”程子超胆小,看得真,一下站起来说,“大家可都是亲眼看见的。”

    戚大牙捻着胡子,眯着一双精光闪烁的老鼠眼说:“会不会是投影机巧,有人逗咱们玩,这符辉符世子可还不见。”

    “岸边可一点痕迹都没有,连脚印都没见。”官福继续解释,他责任可大了。

    “好了,不过是哪个下人喝醉了发疯,大伙看戏吧,不必疑神疑鬼。”上官锦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正为难怎么让大家释疑,忽见轩亭里悄悄走进来一个人,忙拉住,问:“符世子,你可让我们好找,刚才做什么去了?”

    “哦,上官侯爷,见谅,家里人拉住灌酒,这会儿才脱身前来,刚才在浣花桥上吹了风,差点摔桥下。”符辉的解释让在座众人心中宽解了不少,他酒量不好是众所周知的,吹了风在那里吐也正常。

    烟雨轩里这才安静下来看戏,林频伽看着丰神明朗一脸福相的军中少帅却轻轻说了一句:“刚才桥上两个身影,前面那个明明是个女子?我看着,却是觉得有些眼熟,不过我以为的那位却是从来不会跳舞的。”

    符辉没反应,只是轻轻看了林频伽一眼,起身敬酒去了。

    程子超却在林频伽身后哆哆嗦嗦,口里自言自语念叨:“这怎么跟那个,那个人的身影这么像?”

    这两人的碎碎念却是没人注意了,至于真相,连上官锦也是多年人世沉浮后才得知。

    真相背后有时是可怕的人心,当然亦有甜蜜的一见倾心。

    三场乡试下来,沈阑清走出贡院大门时,天上一轮明月皓亮,照得人心头明净如水。他感觉不错,自己已然尽力,如若不能得中,那也是天意,毕竟第一场出了意外。他呼吸了一口这馨香的空气,见对面旧院里灯火通明,喧闹震天,却不想去凑这热闹,只想沿着秦淮河两岸独自走走。

    不知不觉他走进了素衣巷,一路沿着王氏大宅前门绕了大半圈,忽的听见粉墙里佳人嬉笑:

    “姐姐今日躲到这角落里来拜月,看来真是春心已动了?”这声音十分耳熟,不过沈阑清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拜月,古来有之,中秋祭月,向月神示敬祈福,焚香供礼,女子则祈愿闺中心愿。

    沈阑清凑到墙角一处小门缝隙往里偷看,只见两个少女的背影,经坐桂花树下席上默默祈愿,然后对着一简单祭台遥拜空中一轮满月。那祭台只是一张红木小几,上面简单摆了梅花白瓷香炉,炉中沉香淡淡,月饼、野味、糯米圆饼、瓜果、毛豆、鸡冠花等陈列祭台,另外红烛祭酒俱全。

    梳着双鬟髻丝带垂髫的小姑娘可静不下来,起身嬉笑,穿蜜合色玫瑰纹亮缎对襟褙子,藕荷色织银丝百褶裙的少女年纪大些,只是对月祈愿,并不理会小姑娘。

    “姐姐,可以了,你心里的想法我还不晓得,那日听二嫂子说起她那沈家侄子,你还失手打翻了茶杯,呵呵呵?万一咱们遇上的不是沈家公子怎么办?”沈阑清终于想起来这声音和这背影,是那日的小书童。

    片刻,那颇有长姐风范的少女才起身,最后对月说道:“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姐姐,那种呆子能有几个,呵呵,正好来了金陵赶考,那日在贡院外急得要跳桥,在家里亲娘被欺负了还说是应当,除了他还能有谁。”小姑娘自问自答,取笑道,“若真是那公子,这次若能得中,与姐姐也算男才女貌,堪堪相配的一对才子佳人。”

    “凤钗,你够了,再贫嘴便回房去。”

    “姐姐害羞了,那你上次还问二嫂子沈家公子的姓名。”妹妹可不甘心闭嘴,反问道。

    这下当姐姐的真的羞红了脸,口里解释道:“我,我不过随便问了一句。”

    “姐姐还否认,呵呵呵。”妹妹凤钗银铃般的笑声里,墙外的沈阑清却是心醉了。

    原来他遇见的真是王氏姐妹,他这是在做梦,或者人世间真有如此巧合之事?

    “上次奶母张大娘的儿子病了,姐姐这么好心又是请医又是送药,原来是想去贡院门口看那些赶考的公子啊!”

    “你这丫头,越说越过分,你再说,再说………”凤钗是未及豆蔻的懵懂小姑娘,哪里停得下来,只觉得姐姐的行为好玩又好笑,闪身左右躲避,凤胭此时见无人在侧,也活泼起来,与妹妹打闹嬉笑。

    真是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沈阑清看得痴了。

    两姐妹玩笑够了,便坐下分食月饼,姐姐凤胭叹道:“你还小,不懂,咱们虽然生在世家大族,衣食无虑,可是终身却是做不得主,咱们的亲娘又死得早,将来议亲,终究是要吃亏的。”

    “姐姐何必杞人忧天,姐姐若是看中沈家公子,我去跟老太太说,沈家跟咱们家也算门当户对,大太太有什么理由反对?”凤钗却不是婉柔性子,站起身来便要去,凤胭忙拉住她,笑道:“你真是没羞没臊,哪有女孩子自己去求亲的。”

    姐妹俩在那里说着闺中密语,这里沈阑清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已然心领神会,觉得真是天赐良缘。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