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六)胭脂秋兰卿绝色

章节字数:2561  更新时间:16-04-12 2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六)胭脂秋兰卿绝色

    这里沈阑清正听得入迷,不想突然听见一声暴喝:什么人?巡夜的更夫应该发现墙角有人,打着灯笼照看,吓得他赶紧离开。

    里面的姐妹也听见了,忙到小角门边查看,却见一件东西塞在门缝里,凤胭拾起一看,是自己那包裹笔墨的锦帕,上面有题诗,打开来,却是一个鎏金错银珠玉螺钿百鸟朝凰绿梅胭脂盒,她顿时心旌荡漾,原来有心人却在墙外,还留物相赠。

    这可真是祈愿求取两心知,不想相思人儿早已到。

    凤钗可笑道:“姐姐,这月神可比月老还灵验,你心心念念的人可不就在墙外。”

    凤胭拿着那胭脂盒含笑不语,叮嘱妹妹要保密,凤钗抿笑故意摇头,姐妹玩笑着往自己屋里去了。

    沈阑清这里受了点惊吓,不过内心却十分甜蜜,这感觉比他得知自己中举还要令人陶醉。人都说人生四件美事,其中就有大登科后小登科,现在他开始畅想自己现在完全有可能尽享这两件美事。

    若秋闱得中,明年二月春闱在此一举,若能金榜题名,那自己的婚事自然能提上日程,那该是多完满的事。

    他一边畅想,一边走路,不知不觉路过旧院长板桥畔,突然听见有个清脆的声音在叫他?不过他沉醉于自己的功名桃花梦,没有听见,只顾自己走路。

    “喂,你这个人,耳朵聋了?”

    直到后面的人重重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沈阑清才被吓得转身探看,只见一个梳飞仙髻水灵灵的小姑娘天真无邪地看着他,他一时没想起来是谁,只好退一步作揖道:“小生有礼?姑娘是……”

    “呵呵呵,你这个人,不认得债主了吗?”小姑娘穿件月白密罗衫,绣着淡色芙蓉,白素纱裙,画着绿水波纹,前后裙门浮几片芙蓉花辩,髻上斜插一支白玉簪,正面一朵花钿,嵌着朱红宝石,素雅中透着可爱。

    沈阑清呆了一会儿,一下子想起来,胭脂盒。他顿时窘迫起来,身上的银钱可不够还账的。

    后面一个小娘递上来一块头巾,笑道:“公子,你的头巾在此,你该还我们姑娘多少银子?”

    “这,这………”沈阑清掏出钱袋,只有一些散碎铜钱,他出门时没好意思找太爷要钱,自己带的盘缠已经快花完,所以——他只好再拜顿首,恳求道:“姑娘再宽限几日,待放榜之后,小生便有钱还了,还请姑娘赐名,小生也好将来?”

    “姑娘,我说这人是骗子吧,一块破头巾就值一百两银子,真当我们是冤大头。”那小娘一听没银子,又不像是仰慕她家姑娘的,所以开始出口不逊。

    “这位小娘,你怎么这么说,小生沈阑清,家住马市街沈家别院,姑娘要不信,可跟小生到家里去取。”沈阑清最听不得诬赖,激动起来也顾不得太爷责备,干脆自报家门了。

    “姑苏沈家?”穿芙蓉衫的小姑娘上下左右打量了半天,问,“你是沈家哪位公子啊?”

    “在下东园公孙辈行二,姑娘知晓姑苏沈家?”沈阑清喜道可以脱身了。

    小姑娘拿过头巾还给沈阑清,说道:“既然知晓是沈家二公子,那便没关系了。”说完回头便走,她那小娘却不甘心,叫嚷道姑娘就这么算了。

    沈阑清也懵了,赶上去问:“还请姑娘赐名,在下回头好来还钱。”

    小姑娘步履轻快地离开桥畔,只遣小娘回来说:“你可记住了,我家姑娘是谁你回去问你家大少爷便知,到时候若要来还钱可以跟他来。”

    这话让沈阑清顿时惊呆,沈家大少爷,难道是旧院的常客?

    震惊之余沈阑清迅速找到了理由:沈阑勋是商场上的人,交际应酬难免来这种地方,加上那周师爷可是这里的熟客,那也就不奇怪了,他只需回去问他就是。

    若功名得中,将来也不是没有来这种地方的机会,他心中还是陶醉于王家姨表妹凤胭那婉转端方的样子,刚才那小姑娘可爱是可爱,不过却只如同小妹妹一般,远比不上王家大小姐的娟娟美貌。

    他继续沿秦淮河畔往马市街走,刚走了几步,突然脑袋上便挨了一下,接着便传来盈盈笑语,人声嘈杂,他抬头一看,路边酒楼上竹帘卷起,还是刚才那小姑娘探出竹栏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道:“沈二公子,不好意思,麻烦你帮忙找找掉下去的扇子?”

    一干豪客也纷纷居高临下,有调笑的,也有喝醉了胡说的,沈阑清不惯这种场面,低头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只好摊手叫道——“姑娘,什么都没有。”

    “这书呆子,一定是私藏了。”

    “是啊,快交出来,这可是仙波娘子亲手绘制,只此一把的秋兰图题画扇。”

    “是啊,快交出来,要不让你好看!”

    沈阑清无语,这群人喝醉了在这里找事呢?他只好什么都不说,直接闪身走人。

    “算了,算了,蔡大人,碧儿再画一面相赠。”

    沈阑清闪到角落里,听见酒楼上那莺莺出尘的小姑娘醉笑,然后便是一阵仙乐般的笙箫弹唱,技艺精湛,歌喉清冽,他不禁听呆了,立在那里没有挪动,接着又听见楼上的人起哄要行酒令,却是即景联句,他听了一大半,不禁佩服那小姑娘的才学,小小年纪,竟能出口如此工整雅趣的句子:月中拾玉桂,树下捣灵药?佳期未可知,莫若倾杯乐。

    一时酒楼上豪客们都夸口不绝,赞那姑娘乃曲中绝色也,他一时也十分惊艳,想着难怪那些下江才子三场秋闱之后都要到这曲中一逛,原来这里的女子却是与大家闺秀不同?不仅色艺双绝,连才学也是不输于这些口称才子之人的。他一时便有些心驰神往,不过心里始终认定功名未许,何以到这种场合去享乐。于是便转身要走另外一边回去,刚迈步,便踩到一件东西,捡起来一看,正是刚才楼上掉下来的扇子。打开来看,是一把十二骨湘妃檀香扇,扇面上画着秋兰草虫,题款是凌氏碧儿,原来那纯真可爱的小姑娘叫凌碧儿。

    沈阑清觉得这会子上那酒楼未免不妥,还是暂时保管,以后还钱之时一起还给她,于是藏于袖中,回身走开。

    此时已然是深夜,万籁俱寂,不过人心在此时却是最不平静的,海宁周家老宅,周蓦然喝得醉醺醺的,非要拉着大家守夜,他倒第一个倒头便在花厅卧榻上睡着了。

    紫薰看大家都累了,便趁势让大家都回去歇息了。回身找了一夹纱被给周蓦然盖上,自己便要回房去,不想突然被一双手拉住,原来是周蓦然醉梦里发呓语。紫薰笑了,将那手放回去盖好,可周蓦然怎么都不松手,紫薰一扯,一本书掉出来。她捡起来一看,原来是那本东园公给的账本。

    “你看出了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紫薰转头,周蓦然正坐起身幽幽地看着她,倒吓了她一跳,突然笑了,说:“原来周总堂主正经的时候,就是这夜黑风高的时候。”

    “原来沈紫薰愿意笑的时候,也是这夜黑风高之时。”周蓦然反驳,不过依然正经得可怕,看得人发毛。

    “看来问题严重?”紫薰收起笑,正经说道。

    “可沈家又不能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周蓦然拿起那账本,说:“南洋十七行玩的把戏很简单,朝廷不是没有明眼人,可你去年因为水灾让他们借故攀附上来,现在是甩都甩不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