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三十七)稚童可唱外婆桥

章节字数:2657  更新时间:16-04-24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卷长袖善舞,挽风卷云随梦去

    (三十七)稚童可唱外婆桥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吩咐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流云借月章。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宋。朱敦儒。鹧鸪天》

    周总堂主不晓得玩什么把戏,早些时候烂醉如泥,现在又清醒得如同滴酒未沾,皱眉说道:“你的义举虽然为沈家赢得了美名,可是也被南洋的那些人利用了,现在他们派了总管事来与沈家谈合作的事,整个江南都晓得了,这不是故意利用赈灾将沈家拉下水吗?”

    沈紫薰都不会奇怪了,他是医仙传人,武功深不可测,自然有独家解酒法,轻笑了一下,赞道:“蓦然兄虽然是江湖人,却将商场上的纵横辟阖看得透透的,佩服佩服!”

    “你还有心开玩笑。”周蓦然忍不住掐了一把紫薰的脸,自己也笑了:“你不晓得朝堂上的凶险,这事若单纯是商场博弈,我才不会插手说这些呢。”

    “是啊,朝堂凶险,商场如战场,战场上的成败也关系到朝堂决策,南洋十七行与江南沈家,那可是占了天下经济版图的半壁。”

    当今天子不但在战场上英明神武,执政兴邦也是有一套的,就算他暂时看不懂这盘棋,可他身边总有能看懂的。”紫薰起身在内堂花厅踱步,思考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朝局和商局。

    “所以他才将东园公召入京城户部供职,你以为呢?”周蓦然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头脑还有点不清醒,索性起身在花厅与自己睡房的紫檀木花格子抽屉里找药,找了半天,掏出一瓶七色琉璃瓶,仰头喝了一口,觉得舒服多了。

    紫薰坐在花厅中间的花梨木八仙桌旁,翻动着手上的账本,说:“这账本几乎是做得天衣无缝,不过应该是一个精于账目的师爷的杰作,他只懂得单纯的做帐,不懂得大局观,有些事情,你做得越滴水不漏,便越是惹人生疑。”

    周蓦然从紫砂茶炉上倒了一杯茶,滴了几滴那琉璃瓶里的液体,转头问紫薰:“你要不要喝杯茶解解酒?”见她还在沉思,便自行给她倒了一杯。

    此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悄悄进来,抢过那茶杯便喝,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杯茶便被消灭殆尽。这时紫薰才看清是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半夜睡不着乱跑,看见桌上的茶杯,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不管不顾就吃了。

    这孩子正是周总堂主与已逝侧室白氏的孩子虎子。

    紫薰一下笑了,夺下孩子手上的杯子,问:“你怎么不睡觉,你奶娘呢?”

    “沈爹爹抱抱,沈爹爹抱抱。”

    周蓦然拉过孩子便作势要打,他在那杯茶里放了解酒醒脑的“金风玉露”,这孩子喝了一晚上都别睡觉了,他不是要烦死。

    虎子吓得直往紫薰怀里钻,自从三年前沈家这位对他超级温柔,超级俊美,超级喜欢陪他玩耍,超级保护他,超级讨他开心的美公子出现后,他便不再叫周蓦然爹爹,而是将紫薰唤作沈爹爹,叫亲爹只唤作父亲,任凭谁都教不回了。

    周蓦然对称呼倒无所谓,只是觉得紫薰太娇惯孩子,只好扯过头准备叫来奶娘,紫薰伸手阻止,笑道:“算了,反正咱们谈的事儿他也听不懂,我哄他睡着了再抱回房。”

    虎子睁着大眼睛,安静地依偎在紫薰怀里,全然没有平日里淘气的样子,奶声奶气地问:“沈爹爹说好的要带虎子去观潮,不许耍赖。”

    “大人们有事要谈,你个小屁孩去干什么?”周蓦然和紫薰约好十八日去扬善书院探访商阳,一同往江边观潮,带个孩子去太不方便。

    “父亲说话不算话,沈爹爹说过要带我去的。”虎子其实是个憨闷的孩子,两岁才学会说话,只是对着沈紫薰才撒撒娇。

    “你———这?”周蓦然受不了这孩子中间插嘴打断他们的谈话,直接朝外面喊:“林大娘,林大娘……”

    紫薰瞪了他一眼,笑道:“你这人真是重色轻子,对着漂亮姑娘有耐性,可对自己儿子怎么这样。”

    “他哪里像我儿子?这么笨头笨脑的,连我十分之一的英俊潇洒都没遗传到。”周少侠平生就是不习惯与这样憨憨的人打交道,特别还是自己的儿子,真是让他觉得丢脸。

    “好了,好了,虎子回去乖乖睡觉,沈爹爹明日带你去,我们不理你父亲。”紫薰对着虎子却特别有耐性,也许在周家她可以不用演戏的缘故,特别想以一种放松的状态与这里的人相处,她特别珍惜这种真实,而且因自己没有快乐的童年,所以看到孩子特别有童心。

    周蓦然却自己不喜欢哄孩子,可却很喜欢看紫薰哄孩子,他叫了两声,那奶娘估计累着了睡得死,要不怎么虎子跑出来都不晓得。

    这里紫薰跟他使眼色,周蓦然会意,回身在自己的私家药柜里翻了半天,找了一瓶安神药丸,倒出一颗递给紫薰。

    “虎子把这糖丸吃了,明日沈爹爹就带你去观潮。”紫薰半骗半哄地让孩子吃了那颗药丸,一边怜爱地拍着孩子,给他轻轻哼了一段歌谣,“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周蓦然看着这场景觉得心里暖烘烘的,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场景吗?他突然觉得一向做男装打扮的紫薰此刻浑身散发母性光辉,他已经忘记这孩子的生母长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孩子那种憨憨的西北女子的轮廓,自己的外室也生儿育女,他也时常去走动,可从来没有这种家的感觉。

    他看呆了,直到紫薰轻声叫他:“喂,想什么呢?”他摇头,心里那股暖流突然被冰冷的现实冲淡了。

    他们,怎么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吧?就算紫薰阴差阳错没有嫁给沈阑勋那痨病鬼,那自己在桃源谷的婚约,那才是最要命的,全天下估计没有人敢毁弃桃源谷的婚约。

    紫薰抱着孩子去了东厢房,好一会儿才回来,见周蓦然对着月亮发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怎么了,想姑娘呢?”

    他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说:“你这么喜欢虎子,给你当儿子可好?”

    “切,想得美,我才不当后妈。”紫薰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失言,忽然拉下脸来,问:“你开玩笑吧?”

    “哈哈哈,当然,我当然是开玩笑的———”周蓦然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掩饰着内心的纠结,假笑着说,“你肯我还不肯,我可没那胆子悔婚。”

    紫薰挣脱他的手,轻轻扯起唇角,说:“我就当你喝醉了,你晓得就好———”她看了看外面的月色,说出去走走可好,他点头,忙拿了一件披风跟上紫薰的脚步。

    周蓦然与桃源谷的婚约紫薰只是晓得一二,她不是江湖人,也晓得这门婚约毁不得,桃源谷那地方,连江湖人士都不敢招惹,有些去过的人更是说得神乎其神,说什么是神仙住的地方,谷里就是世外仙境,神仙洞府,琼楼玉宇,瑶池昆仑,医仙百草生就是神仙,他的那些弟子都是天下玄门洞府的剑仙凡圣………这些神话紫薰是不完全相信的,不过周蓦然的医术,确实不是凡世间常见的,要不沈阑勋怎么能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奇迹般地好起来呢。

    “你怎么会唱外婆桥这种歌谣?”周蓦然跟着紫薰走了一段,觉得气氛有些沉闷,找了个话题问。

    紫薰叹了口气,说:“这也是你那玩笑千万别往心里去的原因———谢氏虽然对我不算太好,可毕竟养了我一场,小时候她常唱歌谣哄我睡觉,我们相依为命多年,我早就将她当成母亲,我不能也不想离开沈家,蓦然,如果你不再多想,我们将是一辈子的朋友。”

    作者闲话: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外婆叫我好宝宝。

    糖一包,果一包,

    外婆买条鱼来烧。

    头勿熟,尾巴焦,

    盛在碗里吱吱叫,

    吃拉肚里豁虎跳。

    跳啊跳,一跳跳到卖鱼桥,

    宝宝乐得哈哈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