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三十八)水面无风澜漪泛

章节字数:2596  更新时间:16-04-24 12: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八)水面无风澜漪泛

    切,这可说不定,如果将来你成了那病弱少年的人,我还能来找你吗?周蓦然心想,嘴上却不好再说什么。

    “好了,以你的武功,要偷偷来找我还不容易。”紫薰早看透了他的心思,反问道。

    找你又怎样?周少侠心里觉得紫薰说得对,他不能放纵自己对她动真情,这心可动不得,一旦动了,那可才是一发不可收拾,连他自己恐怕都不晓得怎么收拾。

    他只好强迫自己回归到旧日损友模式,继续讨论账本的问题——“你说朝廷里有人看出账本里的门道吗?”

    “你说呢?”紫薰也在猜测东园公给她看这账本的真实用意,东园公到底看没看出门道,为什么又要给长孙看。

    “这个我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周蓦然卖了个关子,笑道,“那就是最大那个,还没看出门道。”说完指了指天,轻声附在紫薰耳边说,“那个人的秉性我家太爷晓得,这种事情那人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那你说东园公对这件事的真实想法是什么?”紫薰转头问。

    周蓦然将披风给紫薰披上,说:“我觉得东园公应该看出了一些账本的门道,南洋十七行垄断了南海贸易,哪里才只有账本上这点规模?这点货物估计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东园公虽然有大局观,不过心里想的全是生意,觉得南洋行商这样做无可厚非,不过……”周蓦然觉得可以回去了,明日还要早起,两人便绕过街口往回走,此时正是月明风高,周蓦然刻意替紫薰挡了挡风,沉着脸说,“他觉得心里不安,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

    紫薰冷笑,说:“这倒难办了,我既不能说支持,也不能说反对。”

    “这话怎么说?”周蓦然奇怪。

    “当初两广水灾是沈家大少爷做主赈灾和减免欠债,这才和南洋那些人搭上关系,传到朝廷耳朵里这便是双方有了交情,我若是放任东园公去和南洋的人合作,若朝廷察觉十七行的险恶用意,到时候要动手收拾他们,那岂不是连累沈家?我若是反对这次的合作,东园公一样会起疑,沈大少爷这不是自相矛盾。”紫薰思虑之深,连周少侠都点头称是,两人回到周家老宅,他觉得饿了,到厨房找了些细粥小菜,问紫薰是否也要吃。

    紫薰摆手,表示不饿,一脸思虑。

    周蓦然随意吃了一些冷粥,笑道:“别想了,反正这件事都是咱们的猜想,你也别想得太糟糕,见了商阳问问他的意见,我觉得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透顶,只不过,你刚才想的都印证了的话,那你在东园公面前可真不能说实话了。”

    “呵呵,是啊,我自己就是最大的谎言。”紫薰冷笑,她心里已经知晓利弊得失,只是暂时还想不到用什么办法解决,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两人各自回房休息不提。

    十八日一早,两人正要出门,撞见大门口马车里下来一人,正是沈家大管家卢之祥。

    周蓦然正帮着紫薰整理头上的羽冠珍珠压脚,两人今日穿了一色天水蓝盘金彩绣石青妆缎圆领锦袍,松香色宝蓝云纹靴子,周蓦然腰上是褚色白玉鱼龙长青带,外面是银红石榴团花半臂,沈阑勋外面只是一件秋香色绉纱绣火麒麟兜头披风,腰上葱黄柳绿连环黑曜石米珠缨穗络子,两人各自带着日常的扇套荷包玉佩等物件,恍然一看还以为是穿着相近服色的兄弟俩。

    周蓦然眼尖,余光瞟见卢之祥进来,小声低估了一句:“他怎么来了,竟然追到海宁来。”

    紫薰还没抬头,卢管家便一个箭步上来行礼,口道:“大少爷早安,卢某这里见礼。”

    沈大少爷吓了一跳,转头盯了一眼周蓦然,立马笑道:“哟,卢大管家,您这是?”

    卢之祥神情镇定中有些铁青,左右环视了一下,没有避讳周蓦然,上前小声说:“事情紧急,扰了大少爷的雅兴,卢某晓得今日是观潮佳期,可是———”

    “您有何事直说,卢管家。”

    “南洋十七行总商石康派他儿子到了吴熙,说是要见你。”显然这不是最让人措手不及的,卢之祥更压低了声音,避开周蓦然附紫薰耳边说,“太爷派人送来急信,那本帐若大少爷还未看出端倪,那最好誊抄一本,这本要尽快送回金陵。”

    “呵呵,我说什么事儿这么重要让卢管家亲自跑来海宁。”紫薰笑道,回身往自己房间去拿,周蓦然看着卢之祥的脸色,觉得这事情还没说完,可商阳那边说好了要去拜会,误了时辰可不好,便跟卢之祥打了个招呼说先去见一个朋友开溜了。

    紫薰回房拿了账本,幸好昨日周蓦然还给了她,出来院中,见卢之祥背身等她,收起笑容,问:“卢管家,还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吗?”说着将账本递给他。

    “太爷信里还问少爷可看出什么没有,现在石康竟然派了他的大公子来吴熙见你,显然是想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可太爷现在还没有决定合作的事,大少爷………”卢之祥觉得南洋的人动作太快,沈家这边还不晓得如何应对。

    “哦!”紫薰心里也还没想好怎么应对,看来南洋行商是想趁热打铁,怕夜长梦多,可是现在实在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南洋行商有什么险恶企图。

    她只好笑道,“卢管家,我实在没看出账本有什么猫腻,现在石康的大公子既然已经到了吴熙,我们也不能怠慢不是,人家可是送钱来给我们,咱们总不能将白花花的银子拒之门外。”

    卢之祥晓得大少爷和周师爷还没去江宁见过李季长,所以没什么主意也正常,只好藏起账本,笑道:“是我唐突了,大少爷说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石康的儿子来了,咱们接待着就是了。”

    “哪里,卢管家一向稳重,这事情不是小事,南洋那帮人又是我招来的,讯问我的主意是理所应当的。”沈紫薰拍拍卢之祥的后背,示意道,“大管家的做法是对的,您先到吴熙接待他,他们若是邀请您去南海,您就去看看,至于他要见沈家大少爷,现在还不是时候吧?”

    卢之祥眼睛一亮,觉得沈阑勋说得对,大不了让沈通去见见石康的儿子,现在是南洋行商来求沈家,沈家大少爷做了好事,当然要摆摆架子。

    “太爷还说了什么?”紫薰照例问。

    “没有什么,南洋的事情还要请大少爷去金陵一趟当面商谈,太爷本来是希望大少爷去吴熙见南洋的人,现在这样看来大少爷倒是先不出门比较好,让我先去打个前站,探探他们的虚实也是对的,大少爷您先去江宁见过李季长要紧。”卢之祥记忆力好是一大优势,自从沈东园去金陵后,通常这等机密大事都不写手书,而是一律让卢之祥传达口信。

    “我晓得了,我去过江宁便会去金陵,家里的事情还劳烦大管家处理一下。”

    “大少爷放心,大太太在家里坐镇,出不了什么大事,我这次回来也处理了一些,商号里有二老爷,大少爷尽管去办大事。”

    卢之祥说完转身要走,沈紫薰拉住他,说:“卢管家既然来了,今日正好一起去观潮,明日再回姑苏吧。”

    “不,不,我就不去了,呵呵,年纪大了腿脚不好,那里人多,大少爷你和周师爷去尽兴,我就不多打扰了,这就回姑苏转去吴熙见南洋的人。”卢之祥当然知晓沈东园支持孙子与海宁周家交往的深意,所以无意打扰两位年轻公子共同观潮。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