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三十九)士之号为有志者

章节字数:2654  更新时间:16-04-24 12: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十九)士之号为有志者

    沈紫薰知道挽留不住,她心里也惦记着书院那边,所以没有硬性挽留。送走了卢之祥,她赶忙出门,问门房里周蓦然的去向,知道他一定先行一步去了书院,自己便立即上马往扬善书院而来。

    一路赶到扬善镇,紫薰不熟悉路,问了好几个人才看到依山而建步步登高的书院院舍,到了正门石牌坊下,正好看见周蓦然的马,她下马来四处望了一圈,没见到人。

    见这书院占地大概六亩多,座西朝东,有桃李门、慵春亭、更上一层楼,最上面为正厅中雅堂,两边有讲舍祀殿、平房,院的东面有涌泉义学课堂,招收镇上学龄幼童,以为启蒙。房屋前后有回廊曲折相连,庭院中有从耕余小圃中移来之石在南面叠成一山名为小石林,环山种有紫藤、腊梅、丹桂、天竹等花木,扶疏雅逸,为书院胜境。

    紫薰找了一圈,还是没瞧见周蓦然的影子,只好在前面牌门下等,差不多一刻钟,远远看见两个人影拾阶而下,正是周蓦然和一丰神俊朗的儒者,见了紫薰,周蓦然忙介绍———此乃当世大儒俣山商煜贞也。

    紫薰忙上前施礼,笑道:“东镇先生还需要你介绍,呵呵,弟子沈氏阑勋这厢有礼。”

    商阳带着四方平定巾,穿潞绸浅驼色四合连云纹暗花道袍,束一条褚金闪青双环四合如意绦,手上是十二骨白玉娟面题诗扇,扇坠子是和田玉蝉五彩缨络,面貌与十年前入沈家坐馆时并无太大变化,倒越发地云淡风轻,一派宗师风范。

    “哦,呵呵,当年的小小蒙童都已长成翩翩少年,真是时光催人啊!”

    “先生可一点都不见老,时光在您这里停滞了。”

    “哦,呵呵呵,难得沈家大少爷夸奖,自古英雄出少年,沈大少爷的义举可是江南人人传颂。”商阳虽有读书人的清高和仕途失意的愤世嫉俗,不过也不失为一个识时务的文人。况且沈阑勋曾是他的学生,当年这蒙童虽然并非苦读一类,可脑子聪明手腕凌厉他可是领教过的。

    “老师这是笑话学生,学生这点小小声名与老师比起来,那可是萤火之光。”

    商阳今日见沈家大少爷主要是看周蓦然的面子,自己在海宁盐帮的地界上,怎么也得给周总堂主一个薄面不是。

    “你们师生就别互相恭维了,再说下去快赶不上潮头了。”

    紫薰这才回头,见不远处驶来一辆黄绫油车,商阳低头道:“两位青年才俊可要体谅我这老年人了,我这把老骨头骑不了马,担待我要拖你们后腿了。”

    周蓦然此时一个眼色,紫薰忙上去搀扶,笑道:“老师说什么呢,您怎么看都是正当壮年,您一个人坐车太无聊,我陪你坐马车,让蓦然兄这武林高手骑马吧。”

    商阳用扇子敲了一下紫薰的额头,笑道:“你沈大公子果然是天生的商人,听听这张嘴里说的话,不晓得的还以为喝了蜜。”

    “老师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紫薰热情地搀扶商阳上了那小小的马车,口里还不忘跟商阳套近乎,“老师您还是喜欢我二弟那样的实诚人吧,我这样的油嘴滑舌有辱斯文。”

    “看看这张嘴,不愧是江南首富东园公的孙子啊,我说了一句,他就赶来了两车无赖泥腿子的话来堵我。”商阳一边假装抱怨一边十分受用地钻进马车里,坐定,忽然问——“说起我这个学生,对了,今年秋闱他赴金陵赶考了吗?”

    “他可是您的嫡传弟子,我家太爷可就指望他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了,前几日我可是亲自送他上金陵赶考呢。”

    紫薰整理衣襟与商阳并坐,两手扶着老师,笑道:“当年老师您可是偏心得很。”

    “你这话可说得不对吧,当家少爷,你呀比起你那二弟脑子可不差,就是心思不在读书上面———”商阳对沈阑勋评价可不低,就是觉得这个少年真是完全遗传了东园公的商业头脑,连当年读书在沈家学堂降服那些顽劣少年那都是手段惊人,若这样的少年将此经世手段用于功名仕途,那可是不得了的治世人物。

    “呵呵呵,老师,你今日终于说了真话。”紫薰瞟了一眼马车窗帘外,周蓦然骑马一路护佑,往盐官观潮亭而去。

    商阳捋了捋短胡子,不好回答这位当家少爷的话,只能转脸浅笑。

    紫薰也收敛了笑容,正经问:“老师,那您桃李满天下,这学生里可有让您终生难忘的才子啊?”

    商阳是多聪明的老儒,立马明白沈阑勋今日来见,而且还托周蓦然出面赞助书院不小的一笔款项的目的。

    “可惜呀可惜,真是可惜!”商阳故意仰头长叹,眼睛却瞟了一下旁边故作亲热的风云少年,沉声道,“我教过那么多弟子,可覆手天下者,当然有过,能教导这样的学生,我这个老师也忍不住心潮澎湃啊!原本你是第二个让我有这种激动的人,不过———”

    紫薰一听,忍不住拱手,连连摇头,笑道:“老师,您太让我受宠若惊,您不必说这样的话,学生托蓦然兄转交的款项是应该的,老师离开沈家,太爷就说过亏待了老师您,今日支持您办学是应该的。”

    “呵呵呵,我商阳虽然顶着大儒的名头,可并不酸腐,沈大公子你若有你二弟那样功名仕途之心,我相信你的进学之路只会比令弟更加顺畅。”

    商阳虽然不喜欢与商贾往来,可东园公除外,这也是当年请动他入沈家坐馆的原因——沈东园不是个绝对唯利是图的人,所以他觉得这沈家长孙凭借这精明的头脑,若肯专心八股进学,入朝成为济世之才也不是什么难事,只可惜,人各有志。

    “那,第一个让老师您心潮涌动的人———”紫薰终于引入了正题,商阳转头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半响,冷笑一声,说道:“也罢,你不过是一商家子,又是我的学生,还送了这么厚的大礼,指点你两句也无妨。”

    紫薰唇角亦扯起邪魅微笑,作礼道:“老师,外面的蓦然兄是江湖人,我是商场人物,您大可放心,商人嘛,唯利是图,呵呵,如果将您的话说与第四个人知晓,那对我们沈家可没什么好处,是吧?先生?”

    “你呀,这张嘴,真是天生的商人嘴脸。”商阳心中颇有些为这少年骄傲,这样的少年无论在官场还是商场,都不可小觑。

    片刻,才又说,“不过,天下的读书人也要吃饭穿衣,俗人所需之物一应需求,士农工商,朝廷一向重农抑商,我倒认为没有这必要,农事固然关系民生,可是若想一个国家富有强大,光凭一些文人空谈理想又有何用。”

    “老师这论调可真是太恭维我们商人了,岂敢岂敢。”

    紫薰觉得商阳之所以为天下儒士之首,不单单是因为学识渊博,满腹经纶,勤于治学,经史子集佛道禅理诗词歌赋无所不通,还因为商阳不是个老古董一样的酸腐学究。

    他思想开放,懂得享受生活,拥有文人浪漫的情怀,也拥有大多数文人不具有的经世情怀,这或许也是他在政坛上并不是那么得意的原因,他总是喜欢思考和接受新鲜思想和事物,这也导致他在仕途上总是左右摇摆,可是他能对商人有如此评价,真算得上一代文宗开一代风气潮流的另类先师了。

    “我们活在世上空谈经史关起门来讲学有什么用,难道我们整天啃书本就能生活,就能谈诗论道,评议朝政,齐家治国平天下,不是简单地苦读,考中举人进士便可以做到的,有时候空谈许多,还不如你们商人贩一担米粮,他们盐帮贩一船私盐能解决民生问题。”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