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四十一)十里桃花天上落

章节字数:2620  更新时间:16-04-24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一)十里桃花天上落

    “那可不同,少年郎,你还小,虽然你也算得上自古英雄出少年,不过,你还不晓得他那双能搅动天下的手,一心一意舞动天下风云的满腹心思,那可不是当年诸葛孔明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是单纯地,想要在庙堂之上翻云覆雨而已。”商阳觉得自己说太多了,但还是忍不住和盘托出,因为那个成为云社首领的学生实在太优秀,也实在太特别了。

    紫薰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附和道:“有其师必有其徒。”

    “这我可自愧不如,我商煜贞不过是一介腐儒,偶尔喜欢玩点新鲜玩意儿,不守旧,不倚老卖老,为人市侩又贪图享乐,哪里有云社首领叶邻衣那样身负惊世之才?至于房星如,呵呵,诗画确实是千古一人,不过他完全不明白官场深浅人情世故,就算是才子,那也跟匡扶社稷经世天下没什么关系。”商阳对房星如的评价贬多于褒,看来是因为他的诗画作品卖不过人家才这样的。

    “那这位经世才子云社首领想要主导天下大势,未免也太贪心了,他不过是想青史留名,又或者想要攫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享受常人无法享受的荣华富贵而已吧?”

    沈紫薰欣赏着手中商阳的扇子,心里想着这老头,居然弄一钟馗扇面回礼,真不厚道,他托周蓦然为商阳创办的俣山书院捐了一大笔钱,就值这么把破扇子,不行。

    商阳也看出沈家少爷的商人脾性,这把扇子恐怕打发不了,笑道:“呵呵呵,小朋友,若叶邻衣要的是权力富贵,你认为他犯得着躲到江南总督府去吗?”

    “那可说不定,江南总督李季长也算得上是封疆大吏。”

    “哈哈哈,沈大少爷,老夫今日是拿人手短,不得不说这些话,可你也别来胡搅蛮缠,老夫只能最后告诉你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商阳看着钱的份儿上已经觉得说得够多了,再说下去,那可得把自己老底都抖落出来,补充道,“放心,回头观潮你弄几把白纸扇来,免得你去到金陵你家太爷面前没什么东西交差,让东园公怪罪这么多钱就打了水漂了。”

    你晓得就好,紫薰脸上赔笑,心里却在骂商阳老狐狸,思忖着南洋的事情恐怕不能直接问商阳,得编个像样的故事才行,反正今日还有机会,不急。

    紫薰不再说话,因为她已经听到人声鼎沸的喧闹声,他们快到目的地了。

    两人谈话刚结束,周蓦然便伸脑袋进来,笑道:“东镇先生可要说话算话,白纸扇我可都准备好了。”

    紫薰还没来得及制止周蓦然,商阳听见这话,已经晓得自己被算计了,抚着胡须笑道:“两个小滑头,早算计好等着老夫子我了吧?”

    “老师多疑了,您的墨宝可是周蓦然想要的,我们家太爷可没说要求您的墨宝,是这家伙要去讨好秦淮河上的粉头,所以……”紫薰觉得反正周蓦然都说漏了嘴,干脆替他招了吧。

    商阳一听,瞪眼指着周蓦然,叫道:“好哇,你小子拿我的东西去做这桃花人情,自己不好开口让沈少爷开口,你真是好意思。”

    周蓦然吐舌,只好赖皮央求道:“我的好夫子,您就行行好,您稍微动动手指头,我是想让那些富得流油的江南土豪们看看,我一定能赢得那世外仙姝的芳心。”

    “世外仙姝,什么美人让周总堂主如此青眼啊?”

    “啊———”周蓦然没想到商阳会这么问,顿时傻眼,紫薰却快绷不住笑了,商阳这老家伙,家里放着好几房姨太太,听到周蓦然要去会美人,便忍不住动心,这就是男人。

    见周蓦然无言以对,紫薰赶紧搀扶商阳,笑道:“老师,咱们下车吧。”

    商阳没理会周蓦然脸色变化,与沈紫薰相扶下车,正好看见前面一熟人,你道是谁,正是前两日在鹭园为周蓦然说话的扬州盐商总会会长黄礼怀。

    黄也是盐帮中人,今日是专门携家眷朋友前来观潮,同行的还有扬州知府方孝严,盐道衙门的几个官员,方的两个同窗,府衙师爷等人。

    黄礼怀那双精光剔透的眼睛首先看到的可不是商阳,而是呆立马车旁的周蓦然,黄是在帮的,所以得先按江湖礼数上前给周总堂主行礼。

    周蓦然悻悻地牵马站在车旁,还没想到怎么回答商阳的话,只淡淡地跟黄礼怀寒暄了几句,便转身招呼自家管家和手下几个接应的兄弟。

    黄礼怀眼尖,立马上来跟沈家大少爷也见了礼,笑道:“沈大少爷也在,前两日鹭园聚会还说您和周总堂主来着,瞧瞧,今日便遇着了。哟,俣山东镇先生,有幸有幸,您也来观潮?”

    “东镇先生来扬善书院讲学,我们是路上碰到老师的,黄会长这可是奔波劳碌,前几日还在金陵鹭园,今日便已经来了盐官。”商阳自有宗师风范,轻笑不语,沈紫薰抢先开口回答。

    “哪里,呵呵,我们跑盐的就是瞎跑瞎忙,比不得沈家家大业大,出手都是大手笔,呵呵,说起这个,前日鹭园聚宴,上官侯爷还夸沈大少爷您,去年两广镇灾,真正是大手笔。”黄礼怀忙着介绍商阳,众人都知晓这俣山大儒名头,自然都礼敬寒暄。

    这下周蓦然不高兴了,放了马头过来,对黄礼怀笑道:“黄会长陪方知府要紧,我们还要去海神庙拜拜呢。”

    黄礼怀知趣,准备离开,不过又打趣了一句:“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东镇先生这天下第一艳福我等都羡慕得很啊!”

    商阳皱眉,心道自己哪里惹到这财大气粗的扬州胖子了,冷言问道:“这话怎么说,黄会长,商某虽说有几房妻室,不过还谈不上天下第一艳福吧,黄会长请自重。”

    “哟,唉,我该死,给忘了,周总堂主前日没赴中秋宴,要不商先生恐怕早就知晓了。”

    黄礼怀的话让人更加不解,连沈紫薰都来了兴趣,问:“黄会长可细细道来,难道是清薇居士———”

    “这环肥燕瘦,看来沈大公子和周总堂主都对高雅清致的女子情有独钟,不过这秦淮河上无人不知的花魁娘子是谁,两位应该晓得。”黄礼怀色迷迷地看着商阳,说,“东镇先生改日成其好事,可一定要在迦妙楼宴请大家。”

    迦妙楼,沈紫薰转目,微惊,喃喃道:“天音娘子,林频伽?”

    商阳的脸色也渐曛,眼睛眯起一条线,黄礼怀对众人的反应并不奇怪,反而有些得意。

    “这可是天上掉下的十里桃花,东镇先生这把年纪能得美人青眼,呵呵!”黄礼怀话里透着微微醋意,还想说点什么,可商阳却一拱手,示意就说到这里,回头往海神庙而去。

    沈紫薰掩笑,跟随商阳而去,周蓦然则抱拳,幸灾乐祸地对黄礼怀说:“改日总堂聚会,我可得好好听听这回书,黄会长,回头见。”

    黄礼怀有些看不懂那老儒的态度了,自言自语道:“这怎么说走就走,这天大的好事我还想呢,这酸文人,矫情,切。”

    此时心里最高兴的是沈紫薰,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商阳的神情,看来这文坛大儒的美人劫不是普通脂粉,那可要花榜状元才配得上。

    商阳治学谦厚,名满天下,却从不是如周蓦然般风流,可是碰上才艺双绝洒脱豪烈的林频伽,说不定这便是商阳的劫,看样子是林频伽在鹭园夜宴上说了什么。

    这秦淮河上第一雅妓都发了话,恐怕连神仙都免不了动心,商阳这样不动声色,不是正好说明这老学儒动心得很,哈哈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