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四十三)千佛岩前见真颜

章节字数:2675  更新时间:16-05-02 13: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三)千佛岩前见真颜

    “他是栖霞精舍明善法师坐下皈依居士,又是龙虎山道士朱英真的入室弟子,他当然会去。”

    “难怪你准备这么些佛道法物送。”周蓦然自言自语,不过又回头,问,“你还是没解释叶邻衣跑到和尚道士的清谈会上干嘛去呀?”

    沈紫薰喝完剩下的茶水,整理马鞍准备上马,周蓦然很自然地双手托脚相帮,待她坐定,才去牵自己的马。紫薰抚了抚马脖子上锃亮的鬃毛,看离开小吃摊子有一段距离了,才开口说明了缘由。

    “你应该听到商阳对叶邻衣的评价了,他明明是个学识不输商阳的大才子,可偏偏又精通佛学阴阳,这样杂学旁收,你说他想做什么?”

    周蓦然飞身上马,揽好缰绳,与沈紫薰并驾齐驱。

    “如果他想为民请命,应该可以托朝中的关系谋得一官半职啊!”周蓦然反问。

    “是啊,疯狂,商阳说他疯狂,也许,他想另辟蹊径。”

    “啊,另辟蹊径,难不成他真想出家啊?”周蓦然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这一个理由,可又觉得跟僧录司有什么关系。

    紫薰还不想道破,不过摸了摸腰间的紫金算盘配饰,说:“僧录司为什么来参加,这个问题总堂主应该晓得,我们来江宁前,你应该接到你们家太爷的家信了。”

    周蓦然一下子恍然,周家太爷被传召进京,原因很简单———当今太子要行仁孝,要为已逝的毛皇后召集天下高僧贵戚进行超度法会,太爷进京亦是为此。听说圣上要大封诸王,为各藩王挑选侍讲法师。

    周蓦然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沈紫薰,竖起大拇指,说:“现在我相信你身上流着那人的血液了。”周蓦然晓得僧录司是为了遴选高僧为皇后超度。紫薰微微偏了一下头,没把这夸赞放眼里,夹紧马肚子疾驰而去。

    养山栖霞精舍,其山以山多药草可以摄养故名养山,始建于南朝。精舍前是一片开阔的绿色草坪,有波平如镜的明镜湖和形如弯月的白莲池,四周是葱郁的树木花草,远处是蜿蜒起伏的山峰,空气清新,景色幽静秀丽。

    寺内主要建筑有山门、弥勒佛殿、毗卢宝殿、法堂、念佛堂、藏经楼、舍利石塔。寺前有明君碑,寺后有千佛岩等众多名胜。

    进入山门,便是弥勒佛殿,殿内供奉袒胸露、面带笑容的弥勒佛,背后韦驮天王,昂首挺立。出殿拾级而上,是寺内的主要殿堂枣大雄宝殿,殿内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其后为毗卢宝殿,雄伟庄严,正中供奉金身毗卢遮那佛,弟子梵王、帝释侍立左右,二十诸天分列大殿两侧。

    佛后是海岛观音塑像,观世音伫立鳌头,善财、龙女侍女三旁,观音三十二应化身遍布全岛。堂内塑像,工艺精湛,入化传神,令人赞叹。过了毗卢宝殿,依山而建的是法堂、念佛堂和藏经楼。

    寺外右侧是舍利塔,始建于隋文帝仁寿元年(601年),七级八面,用白石砌成,高约15米。塔基四面有石雕栏杆,基座之上为须弥座,座八面刻有释迦牟尼佛的“八相成道图”,有白象投胎、树下诞生、九龙浴太子,出游西门、窬城苦修,沐浴坐解、成道、降魔和涅槃。

    八相图之上为第一级塔身,第一级塔身特别高,八角形,每角有倚柱,塔身刻有文殊、普贤菩萨及四大天王像等浮雕。以上各层上下檐间距离较短,五层檐由下至上逐层收入,塔身亦有收分。各面均滩两石竞,龛坐一佛。檐下斜面上还雕刻飞天、乐天、供养天人等像,与敦煌五代石窟的飞天相似。

    塔顶刹柱为莲花形。整个舍利塔造型精美,不仅是隋唐时期江南石雕艺术的代表作,也是研究古代佛教、艺术、文化的珍贵实物。

    在舍利塔后边的山岩中,还有一组南朝时期开凿的石窟,内凿佛像500余尊,称千佛崖。其中最大的佛像是无量寿佛,高达10米,左右是观音、大势至菩萨立像,组成西方三圣。

    周围的岩壁上迫布着佛宪和佛像,在最后一个石窟中,出现了一尊手执铁锤与铁锥的石工雕像,是佛像的开凿者把自己的形象也凿入佛龛。大佛阁后,舍利塔东,无量殿后山崖间,是千佛岩,有“江南云岗”之称,是中国唯一的南朝石窟。南朝齐代明僧绍死后,其子仲璋与沙门法度首先在西峰两壁上镌造无量寿佛及观音、势至两菩萨。

    相传佛像雕成后,在佛龛顶上放出光彩,于是,齐、梁的贵族仕子,风闻而动,各依山岩的高下深广,在石壁上凿雕佛像,或五六尊或七八尊为一龛,号称千佛岩。共计南朝造像有二百九十四座佛龛,佛像五百一十五尊。

    小沙弥引领周蓦然与随从往千佛岩而来,走进才看清一色石桌石凳上都坐着参加茶会的方外之人,有着佛衣海青的,亦有身披道袍的,有打坐的,亦有弹琴的,更有说法辩经的,一个个仙风道骨,风雅清朗,如同佛国净土,蓬莱仙境。

    蓦然间走来两个俗人,众人却并不抬首,都是修行有道之人。沈紫薰轻轻拉扯周蓦然的衣角,示意不要靠近,他们只远远旁观即可。

    于是周蓦然向小沙弥回礼,示意他们只向明善法师闻讯一下便会离开,不会打扰他们的茶会。

    小沙弥晓得这二位的身份,两人代周家太爷送的东西也已经交收,所以便施礼说二位施主请,便回头离开了。周蓦然缩手缩脚,显得很不适应这种清修场合,紫薰倒没有什么,只是扫视着那些穿海青的居士里是否有相貌精奇之人。

    周蓦然轻轻低头靠在紫薰耳边,问:“你怎么晓得谁是叶邻衣?”周蓦然说出这话又自己回答,“我怎么这么笨,看你不就成了。”

    “其实我长得不像他。”沈紫薰此时几乎是靠在周蓦然耳边,闻到周蓦然身上的药香味道,一点也不觉得陌生,她几乎都习惯这种味道了。

    周蓦然平日里很爱干净,又喜欢熏香摆弄药草,所以没有什么怪味,只是今日两人长途奔波,身上还有淡淡的汗味儿,这种味道是男人身上特有的,引得紫薰有些心跳加速,脖子根有些红晕。

    “你脖子怎么了?”

    周蓦然看到紫薰皮肤泛红,奇怪地伸手去摸,紫薰忙与他拉开距离,悄声警告:“这里是佛门净地,别跟我拉拉扯扯的。”

    周蓦然立时住了手,不过马上有些明白紫薰的反应,自己也突然血气上涌,有些情动,连忙拿起腰间的药囊闻了闻,抑制住心潮。

    “那你怎么晓得谁是叶邻衣?”回到正题。

    紫薰并不转头,轻声回道:“听一个龙虎山的相士袁空说过,叶邻衣的长相是最不像出家人的。”

    “怎么说?”此时周蓦然和沈紫薰躲在一块山石旁边,并不敢走近参与茶会的众人。

    “那相士说叶邻衣生了一双倒三角眼,是杀戮之像。”

    “啊!”这个周蓦然是真没听说过,不禁又一脸崇拜的目光,惊诧道,“你可真是——他可是个大才子啊!”

    “是啊,所以我也很好奇。”

    两人便在山石后静候茶会主持明善法师和叶邻衣的出现,周蓦然看着紫薰的侧影,晓得自己又不由自主动心了,他开始体会到那些情深之人说的———情这个字,有时候真不是能由自己掌控的。

    不一刻,只见不远处走来一行人,中间是身披锦斓袈裟的一位慈眉庄严的老和尚,正是明善法师。紫薰忙示意周蓦然上前,与明善闻讯,否则一会儿估计没什么机会了。老和尚倒认识周蓦然,只是淡然回礼,问周家太爷稽笏仙人安好,周蓦然答应,回说今日听说有此茶会,又时值中秋,故送来贺礼。明善答谢,与周蓦然攀谈几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