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四十五)疯狂功名还复来

章节字数:2553  更新时间:16-05-02 14: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五)疯狂功名还复来

    “他不过是才情高洁,不在意世人的看法而已,古来大才子不都是如此吗?”闵柔生生冒出这句,让此刻在场之人皆纳罕。

    闵柔挽珠帘,倚栏探看,楼下人群里顿时一阵喧嚷,云影这才注意到闵柔的小娘暮雨下了楼,楼下更是群情潮动。

    只见小娘暮雨穿过人群,走到房星如面前,回头指了指楼上倚栏的清丽佳人,递过去一封名帖和一个赤金香篆络子。

    众人顿时起哄,都叫嚷着才子佳人,鹊桥相会,天作之合什么的,闵柔却并不害羞,依旧清冷怵立,如同白梅遥香。

    房星如抬头,正触及闵柔冰寒透骨勘破世事的目光,心头震动,狂傲之色皆消,慢慢接过名帖,顿时点头示意,视其为风尘知己。

    闵柔的逆反行为让林频伽和云影大惊失色,都未及反应追问,闵柔便施礼下楼去了。

    待到楼下闵柔登车远行,董氏姐妹才过来问——两位姐姐这是怎么了,莫非眼红才子被自家姐妹抢走?

    林频伽这才醒过味儿来,失笑三声,自嘲道:“我笑世人度不穿,哈哈哈,闵妹妹这是回击我们的世俗呢,哈哈哈!”

    见林频伽也快疯了,云影转头偷瞄楼下,一队兵丁将人群冲散,房星如被同窗好友拉走了,街上依旧热闹,可却透出刺骨的凉意,深秋的风渐起,寒冬将至。

    当年叶邻衣离开金陵之时,她同样感觉到这种寒冷。

    登高却木秀于林便会跌重,连林频伽都有这样的政治触觉,房星如——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士子。

    闵柔的做法让云影更是寒意丛生,她像是看透一切却又忍不住要戏弄众人的高高在上的幕后高士,自恋自怜却有忍不住想找个同病相怜的人一起走走夜路。看透一切却又逃离不了命运摆布的人,可悲可叹却又无可奈何这滚滚红尘。

    “这下那盐帮俏剑客估计没戏了,呵呵,你要没办法安抚就支应到我那里去,我倒想跟江湖人物好好煮酒论剑。”

    林频伽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塞翁失马?同样狂笑着下楼去了。云影看看天,觉得什么都没变,只是空气中酝酿着一股子疯狂的杀意,撩拨得秦淮河上的花魁也失态癫狂。

    失态癫狂的还有沈阑清的母亲———萧氏羽仪,她是借口到金陵走亲戚,顺道来看儿子。其实不过是想着儿子若中举,自己好第一时间在太爷面前表表功,在家里众人面前摆摆太太的威风。

    可是去看榜的几个小厮回来都说没看到少爷的名字,最后打发沈纯和墨琴去看,两人回来也战战兢兢,可又只有实说,没看到二少爷名字。

    这下萧羽仪面子上可再也绷不住了,太爷去户部了,还没回来,下人们站在正厅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看着这位长房姨娘如何收场?

    此前萧氏还得意洋洋地故意显摆,让丫鬟婆子准备了好些个红包,准备等报喜的一来,便打赏差官和下人,这下冷了场,她自然是绷不住要发作。

    他回头便给了沈阑清一耳光,口里骂道:“不孝的东西,看看老娘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早知道还花那么多钱送你去书院做什么?有那些钱老娘喂条狗也晓得叫两声,你这劳师动众地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捞着,害得老娘大老远从姑苏跑来,本指望你给你亲娘脸上争光,谁知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哎呀!”

    沈阑清只能跪在地上听母亲宣泄,萧氏见儿子不知所措,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抓住儿子衣服,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屁股坐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嚎哭一边号叫。

    沈家别馆里的众人都围到正厅里看热闹,弄得回家刚进门的沈东园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别院副总管将事情悄悄禀告沈东园,萧氏见下人们都散了,正疑惑,才看见沈家真正的当家长者慢悠悠地走进来,一下子吓得止住了哭,连行礼都忘了。

    沈东园坐到正堂太师椅上,端起茶抿了一口,跪在地上的沈阑清才拉扯了一下萧氏的衣服,示意赶紧磕头行礼。

    “不必了,你风尘仆仆赶来,也累了,本来是想沾沾儿子的光,谁想到反惹了一身晦气,我就不说你了,既然来了,就住两天,看看亲友再回去,阑清,好生照看你娘,别再惹事就好。”

    沈东园不屑与这妇人说长短,放下茶杯,又宽慰道,“二少爷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登科,本来就是锦上添花的事,咱们家不等他这功名开饭,你这当娘的也太小题大做了,让小卢管家为你们母子置办些手信,玩两日就回姑苏去吧,进学的事情,阑清你写封信,请你父亲的示下就是,这事儿我不管。”

    沈阑清答应着,忙拉了他娘出去,萧氏不敢在太爷面前张狂,只能收起撒泼样子,跟儿子出去。

    “大少爷那句口头禅是什么来着?”沈东园捏捏印堂,忽然感叹道,“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沈家别院的人也领教了萧氏这空有好皮囊的撒泼性格,私下议论纷纷。

    待到傍晚时分,沈家上下正开饭,却见两个兵丁模样的人进来,吓得门房赶紧禀告太爷。

    沈东园出来接见,见是应天府的衙役,见到沈家太爷便双手递上一封红帖子,口中连连恭喜:“恭喜沈老爷,您孙子沈阑清得中我明氏华朝开国文德皇帝二十三年丁酉科举人副榜第七名!”

    这下沈家上下可突然炸开了———沈东园口上说不在乎,可头一次赴金陵乡试便得中,虽说是副榜,也是光彩的事啊!

    当下连忙打发副总管重赏了报喜的差官,又让人好生接引到外面款待。

    原来这报喜的差官晓得沈家是江南首富,想到这里打打秋风,所以故意最后才来报喜。

    “沈纯,你们去看榜为何没看到?”沈东园奇怪地拿着红帖,问下人道。

    沈纯和墨琴加上两个外面小厮忙跪下,指天发誓是真没看见,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沈东园此刻眉毛胡子笑到一处,下人们纷纷上前贺喜讨赏。

    萧氏闹了一场,听到这消息倒没了高兴头,埋怨儿子:“多半因为是副榜,所以他们没看到,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怎么就考了个副榜?”

    沈阑清原本是高兴的,可听到亲娘责怪,又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副榜,他可不好跟母亲提婚事了。

    正如沈东园告诉二少爷的,中举是锦上添花的事儿,目前沈家最要紧的事情,是沈东园交给大少爷的那本账本。

    预计明日管家卢之祥便能赶回金陵,他必须谨慎处理这件机密大事?

    他在户部供职,近来朝廷已经注意到海上贸易?南洋十七行名声太大,这个时候与他们谈合作的事情,不得不小心又小心。

    所以沈阑清中举的事儿沈家不过是庆贺了两日,摆了十几桌宴请亲友,萧氏去了一趟素衣巷王家,便回姑苏去了。留下沈阑清多盘桓几日,与同榜同窗交结宴游,不及多语。

    是日周蓦然与沈紫薰宿在栖霞精舍客房内,巧合的是当日前来参加枫露茶会的外客众多,两人随小沙弥到禅房与官寺僧登记之时,只剩下一间禅房。

    小沙弥晓得两位都是大施主,不敢得罪,却又无奈,说:“两位就将就一下,同住一间吧?”周蓦然倒没什么,沈家大公子的脸色有些凝固,管寺僧以为是怠慢了,连忙赔礼——两位贵客见谅,因朝廷僧录司在本精舍举办茶会,所以一时客房都住满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