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四十六)竹径禅房花木深

章节字数:2610  更新时间:16-05-02 14: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六)竹径禅房花木深

    两位若在本寺多住两日,明日便可有空余的禅房了,阿弥陀佛,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两位见谅?

    沈紫薰还能说什么,回头瞪了周蓦然一眼,假笑道:“师傅见笑了,哪里是怠慢,刚才走了老远的路,有些口渴,所以………”

    “哦,怠慢,怠慢,连茶水还未款待。”小沙弥忙出去端茶,管寺僧领着两人往禅房深处去安顿。

    真是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

    佛教出家人如果守的是观音斋,则是过午不食的,不过参加茶会的也有道家俗家人士,他们虽然守素斋,却是要吃晚膳的。

    周蓦然庆幸还有晚饭吃,要不他只好下山找吃的,紫薰笑他是大肚弥勒,他则自言弥勒佛好,他从小进庙就喜欢拜弥勒佛,大肚好啊,容天下不容之事,成天笑口常开,多好。

    “可你这大肚怎么吃都不长点肉呀?这么能吃却还瘦得跟竹竿似的,浪费粮食。”紫薰对比着自己,觉得周蓦然真是沈腰潘鬓,幸好自己时常不穿女装,要不真给比下去了。

    “我是习武之人,怎么能跟你比?”

    “习武,呵呵,没见你整天舞刀弄剑?”紫薰见栖霞精舍的素斋名不虚传,晚膳也算破例多吃了一碗。

    看着这香菇面筋、八宝炒糖菜、栗子鸡、烧肝尖、素烧羊肉、素肠、松仁小肚等一桌子足可乱真的素斋,周蓦然悄悄问紫薰:“这真是素的吗?我怎么看都不像啊!”

    紫薰夹了一块素鸡塞他嘴里,警告道:“你就吃吧,小心出口惹祸。”

    “两位,阿弥陀佛,可否?”

    周蓦然和紫薰正笑闹着,这一声闻讯却把两人都镇住了,抬头一看,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一身灰色僧衣,粗布僧鞋,手持迦南念珠,目光如炬的中年男子正是叶邻衣,紫薰一下愣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其他桌子都满了。”男居士继续说,不等桌旁的两人反应便坐下了,摆上了自己的碗筷。

    “哪里,师傅请便,这一桌子菜我们哪里吃得完。”还是周蓦然先开口,不过也掩饰不了尴尬。

    “在下哪里是师傅,只是皈依的居士,年轻人不懂佛门的规矩。”叶邻衣将念珠挂在脖子上,合掌之后便开始吃饭。

    “哦,我等无知,还请师傅指教了。”周蓦然合掌还礼。

    “指教不敢当,两位今日来这里,不就是来见我的吗?”叶邻衣说这句话声音极低,但也把旁边两人吓了一跳。

    紫薰直接看了周蓦然一眼,脸上青红不明,无语交流,只好放下筷子,起身谦手:“两位慢用,我吃饱了,先行回房。”

    看着紫薰离去的身影,叶邻衣气定神闲地照旧吃饭,嘴里嘀咕了一句:“她的性子却不像他母亲。”

    这一句让周蓦然手里的碗差点掉地上,半晌,才直愣愣地看着旁边这个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个文人的大才子,合上自己张开的下颌,小心地问:“您怎么,晓得———”

    膳堂里的人大多吃完离开了,几个小沙弥收拾打扫,叶邻衣故意吃得慢,好一阵,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吐出一句:“我又不是和尚,不过是为了保命在李季长那里动动嘴皮子,不等于什么都不知晓。”

    “啊,是,先生当然应该与云影姑娘有书信往来,只是………”

    “你以为花木兰的故事是真的,世间女子扮作男子,也只能是成年以前可以混得过去,再过两年,估计是个明白人都会起疑。”叶邻衣的口气自信得一塌糊涂,也绝顶聪明得一塌糊涂。

    说得周蓦然都不晓得如何应对,只好假笑:“呵呵,世上还是糊涂人比较多,要不沈家上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怀疑呢!”

    “至少我看你就不是个糊涂人。”叶邻衣停了筷子,转头来看着周蓦然,仔细打量了一遍这盐帮总堂主,又转回头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

    “呃,我确实是一开始便看出来的,可是我………”

    “你是个大夫,所以对男女阴阳特质辨别得十分清楚,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这还用问吗?”

    叶邻衣傲慢却淡漠的表情让周蓦然觉得这也是个愤世嫉俗的天赋异禀之人,可他的傲慢和恃才却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反而让人愿意低头求教。

    没等周蓦然回口,他又接着说,“尽管她的外表和行为气质都极为中性,有那么一两刻,我也认为她跟那些戏台上的粉面小生并无分别,不过,与你站在一起,便完全可以确定她与你不同。”

    叶邻衣的动作闲雅,吃饭喝汤说话都自顾自然,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与之隔绝,气场之强大让周蓦然都有些手脚并乱,适应了好一会,才不服气问:“你怎么晓得我是大夫?”

    “在下不才,虽说身在仕途,文坛上徒有虚名,原先却是出身行医世家。”

    “哦……难怪?”周蓦然也是头一次听说前朝文坛领袖云社首领叶衫原来家里是行医的,真是奇闻。

    叶邻衣吃完了,斜了一眼周蓦然的腰间,然后邀请他往精舍前彩虹明镜一游?周蓦然吃了半饱,见机会难得,便起身跟随。

    两人一前一后,往山门前明镜湖畔而去。出了山门,叶邻衣忽的问了一句:“你堂堂开国功勋世子,盐帮总堂主,也不是无缘无故跟着沈家公子吧?”

    这句话飘到周蓦然耳朵里,惊得他差点一跟头栽倒,脚下一个晃悠,直接扑在叶邻衣身上,难堪脸红得一阵傻笑。

    叶邻衣举起周蓦然腰间的伯牙佩,一脸奸笑道:“这个东西,呵呵,我想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怎么会到了你身上吧?”

    这下周蓦然更无言以对,脸上只能假笑抽搐,心道:怎么解释?这种事儿,是男人都懂的,还需要解释吗?

    叶邻衣把周蓦然往一推,讽刺道:“周总堂主还是站好,怎么说这里是佛门胜地,可别让人误会你我这动作。”

    叶邻衣将伯牙佩为周蓦然挂好,又笑道:“当然,我是不会误会你男女通吃的,不过………”

    “伯父,呵呵,我就私底下叫您一声伯父,我没有其他意思,您误会了,紫薰她已经跟沈家大公子定亲了,我也跟桃源谷有婚约,所以这玉佩,正如这寓意,高山流水,伯牙子期而已。”

    “嘿嘿,我虽然是皈依佛门居士,可也是个男人,你小子难道没那心思?”叶邻衣说话真是句句见血,把人看得透透的,又没有那些酸文假醋,周蓦然想赖都不行。

    “伯父,我这就是精神安慰,精神安慰,桃源谷是什么地方,伯父您也晓得,紫薰敢悔掉沈家的亲事,我可不敢悔婚。”

    “别一口一个伯父,你跟我没什么关系,跟她,紫薰,她闺名叫紫薰吗?”周蓦然赶紧点头,脸上尽是谄媚的笑,叶邻衣如同教训女婿一般,厉声道:“你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是,是是,伯,不,先生教训的是,我不就是求个心理安慰嘛。”周蓦然跟个新媳妇见公婆似的,诚惶诚恐。

    “我可听说江南周家公子在女人身上求安慰的事儿太多了。”

    周蓦然一听,晓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只好闭嘴,走到明镜湖边,直接扑通跳了下去。这下叶邻衣可有些出乎意料,仰头狂笑。

    “哈哈哈,你小子,哈哈哈,行了,快上来吧!”

    周蓦然飞身上岸,甩掉身上水珠,跪地道:“天可明鉴,我周蓦然不想发那些无用的誓言,只看今日行动,先生,我要对紫薰要半点亵渎之心,就叫我周家家破人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