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四十七)天地可鉴日月心

章节字数:3070  更新时间:16-05-02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七)天地可鉴日月心

    这毒誓发的,让叶邻衣也没有了反驳之言,只见这俏公子浑身滴着水珠,诚意懔然地跪地说道:“我只想跟在她身边,保护她,与他做高山流水的知己,先生,您想想,我周蓦然若要找女人,还用这么费劲。”

    “孤男寡女,这可难说你什么时候,我是男人。”

    叶邻衣脸上露出只有男人才懂得的表情。

    “先生,说句男人之间的话,这世上的女人灭灯之后有何分别?我若是一时冲动对紫薰有丝毫轻薄,她那性子您不晓得,从今以后我都难再见她了。”周蓦然说了句大实话,自己怎么会因小失大。

    “哦?”叶邻衣眯起眼睛,似乎也觉得在这种地方讨论这问题不合适,松了口说,“我倒不晓得这孩子脾气这么刚烈。”

    “不是刚烈,是变态的自尊。”周蓦然苦笑,他若是敢对沈紫薰有丝毫亵渎,吃亏的一定是他,更何况———“天下能做我周蓦然知己的女子,只此一人,若失去她,我周蓦然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话不可以说得太满,小子。”叶邻衣慢慢踱上曲桥,往湖中六角亭而去。

    周蓦然跟上去,打了个喷嚏,正经说道:“是,世事无常,先生的前半生饱经挫折,我这世家子弟自然不敢与先生评说人生,现在我说什么都是多余,先生只看将来便是。”

    “呵呵,我那令人尊崇的授业恩师又跟你们宣扬什么人心难测了吧?”叶邻衣走入六角亭,赏鉴四周湖上风光,喃喃低语,“俣山商煜贞的学问名满天下,可惜沉迷享乐,虚荣势利,白白辜负了满腹经纶。”

    周蓦然觉得这人简直就是,得了,在他面前什么都别想隐瞒了,干脆竹筒倒豆子吧。

    “那先生一定晓得我和沈家大公子此行的目的了?”

    “这我倒猜不着。”叶邻衣告诉周蓦然自己不是百事通,不过他猜到了一点:“那孩子,一直以来都不晓得我的存在吧?”

    “她倒一直晓得自己与沈家没什么血缘关系。”周蓦然现在被湖上的风一吹,觉得有些遍体发凉,不过与叶邻衣单独谈话机会难得,他只能强忍着浑身发抖的寒冷,尽量咬牙装作强壮。

    “云影不是那种什么都摆在脸上的女子,不告知她实情也是她性子使然。”叶邻衣就是喜欢云影这看似温柔却强韧的性子,如同原上青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虽然身在烟花地,却能平静地对待自己的命运。

    周蓦然搓手搓脚,苦笑道:“那他们母女可性子不对盘,云影这什么都不说,有时候让紫薰好生难做,这不,您和云影的事儿传到沈家大太太耳朵里,紫薰差点被赶出沈家,为了让沈家太太心里这口气顺过来,紫薰只好跑到云楼斥责了云影几句,两人因此拌了几句嘴,这会子还没怎么和好。”

    叶邻衣暮色中转头,看了周蓦然半天,颔首微笑,心中称道这小子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他沉默了一阵,回头吩咐道:“她要是觉得难为情,不想见我,你让她把要问我的事情手书一封,明日一早你交给我,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这会子寒气袭人,你还是先回去换衣服。”

    周蓦然确实冻得不行,虽然他自小习武调药打坐运气,可还是经不住这全身湿透站在秋风里吹了半天,全身有些麻木,没等叶邻衣跟他挥手道别,便一个闪身往精舍客房跑。

    这里紫薰正在客房门口翘首等他,谁想周蓦然冻得浑身发抖,只顾着往里面闯,一下子扑在紫薰怀里。

    “哟,你这是怎么了,呵呵,洗澡去了?”

    “洗,洗什么澡,我,我跳湖去了。”周蓦然牙齿打架,话都说不清,只闻到紫薰身上一阵温热的香气,浑身感觉温暖了许多。

    沈紫薰没听清,笑道:“跳舞,跳舞跳得浑身湿透了,哈哈哈,真是奇闻。”

    周蓦然一下子想起来,当然不能说是自己为了表真心跳湖去了,只好含糊着回答:“有没有热水,我,我冷啊!”

    紫薰顺手端来一杯热茶,周蓦然当然不是要喝,而是想跳进热水盆里。

    算了,他只好冲到管寺僧那里,拜托他们准备一盆热洗澡水和换洗的衣服,管寺僧一看这位贵客落汤鸡一样,冻得嘴唇都发紫,估摸着是不小心掉明镜湖里了,好笑之余连忙吩咐小沙弥去厨房准备热水。可是衣服却是没有,只有打过补丁的僧衣?周蓦然顾不得,热水烧好前,只好先到客房床上脱掉湿衣服钻被窝里取暖。

    “喂,该不会是叶邻衣推你下去的吧?”紫薰掩饰着笑意,拿了干毛巾帮周蓦然擦干头发。

    “除非我把你给———估计他会这么做。”

    “那我就先下手把你给,”紫薰顺手将擦头发的毛巾两端一紧,周蓦然脖子立马被勒住,身体往后一倒,上身的被子立马滑落,紫薰却还不松手,只是邪魅地附在周蓦然耳朵边说,“你是武林高手,可有时候也玩不过一个比你阴狠的女人吧。”

    周蓦然也不挣扎,只是赶紧抓住被子取暖,点头称是:“要不怎么说最毒妇人心。”

    紫薰手上收紧,周蓦然喉咙里却冒出一句:谋杀亲夫啊!

    “去,谁是你亲夫?”

    紫薰忽然松了手,这时周蓦然才看见客房门口无意撞见这一幕的小沙弥,这小和尚赶紧闭上了眼睛,口里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什么的,见周蓦然赶紧用被子裹住身体,才吐出一句,师兄问施主要在哪里洗澡?

    紫薰憋着嘴,眼里全是狂虐的笑意,周蓦然便说:“我受了点凉,麻烦师傅们抬澡盆进来吧。”

    小沙弥赶紧跑了,紫薰却大笑,眉飞色舞地问:“你说刚才咱们这么闹,小和尚眼里谁是亲夫。”

    周蓦然不说话,是真有点不舒服,紫薰收起笑,并不介意周蓦然没穿衣服,玩闹归玩闹,这方面紫薰倒不像个女孩子般敏感。她摸了摸周蓦然额头,皱眉道:哟,这武林高手也阴沟里翻船了。

    “切,我是人,又不是神,哪有不生病的,我今天可是为了你的事情才跳湖的。”

    “哎呀,周师爷受苦了,那让我这大少爷伺候你洗澡。”

    得了,周蓦然还不想被叶邻衣追杀,他可是正常男人,沈紫薰年纪小,常年混在男人堆里,心里干净,对男女授受不忌讳,他可早就是万花丛中过的人,儿女都生了一堆,怎么忍受得住,干脆把沈大少爷轰出去了。

    “我说,我又不是没看过你的身体,你害羞什么?”

    紫薰在房外还在调侃,周蓦然此时泡在热水里才感觉不那么发冷了,可却真的觉得着了凉,身子发软,头晕乎乎的,看来今天为表真心还真是豁出去了。

    见里面没动静,紫薰以为周蓦然唬她,又问了一句:“真着凉了,叶邻衣都说什么了,吓得你跳湖。”

    紫薰这才觉得不对,顾不得许多推门进去,见周蓦然晕了。她只好赶紧出去叫人,管寺僧和小沙弥闻声赶来,紫薰让他们帮他穿好衣服,抬到床上,又加了两床被子,苦笑道:“这真是阴沟里湿了脚,自己就是大夫居然跳湖后站在岸上吹风。”

    管寺僧问要不要留下一个小沙弥帮忙?紫薰说不用,麻烦他们去熬一碗姜汤,管寺僧只好带着小沙弥出去了。

    周蓦然脸上潮红,有些发烧,一会儿姜汤便端来了,她服侍他吃了,躺下发汗。思量着叶邻衣到底说什么了,吓得周蓦然跳湖。

    正想着,忽然听见周蓦然口里冒出一句胡话——天地可鉴,日月明心。

    这都什么跟什么,只好替周蓦然掖好被子,见他睡得安稳,没什么大碍,便轻轻掩门出去。

    她原本暂时还不想跟叶邻衣说话,可现在不得不出面了。

    问了管寺僧叶邻衣的房间,她慢慢走到房门前,见里面灯火未熄,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房门开了,明善长老走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红脸白须的道人。

    紫薰只好装作路过,低头见礼,让他们先行。

    紫薰怵立在原地,等明善等人走远,才听见里面那人朗声说道——进来吧,还等什么?

    深吸一口,沈紫薰抑制住满心的不安,几乎是眼睛都没眨一下地挪进门,僧房简陋却干净,桌上还摆着残茶,灰衣居士垂首为自己续杯,同时又拿了干净茶杯,斟满。

    “我不吃茶。”紫薰生硬的口气连自己都觉得瞬间寒气逼人,不过她的眼睛没有示弱。

    “看来你不想与我深谈?”

    叶邻衣不卑不亢,并没有斥责紫薰的无礼,也没有要讨好这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与云影有五分相似的英隽女孩。

    紫薰站在灯影里,没有要上前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想过千百次叶邻衣的样子,可真的见到了,又很难面对,仿佛心中藏了许多年的话想说却无法说出来。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叶邻衣打破了这尴尬的静默:“你那跟班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