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五十)朝朝暮暮膳堂见

章节字数:3103  更新时间:16-05-04 1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十)朝朝暮暮膳堂见

    周蓦然慢吞吞坐下,看着这清汤寡水的,心道这还不够塞牙缝呢。叶邻衣冷笑:“呵呵,看来你的出身也挺富贵的,看不上这清粥小菜。”

    “先生说笑,不是嫌差,是嫌少,这还不够我一个人吃。”

    “看来你昨晚很忙碌。”叶邻衣不管周蓦然,开始细细地就着咸菜喝粥。

    周蓦然听到这句差点撞桌子,趴桌子上看了叶邻衣半天,苦笑道:“先生不是相信我和紫薰是清白的吗?何必又说这种不清不白的话。”

    “我又没说你在床上忙碌。”周蓦然不管够不够,先抓了一个米糕,听到叶邻衣不阴不阳的这句,差点噎住,咳嗽两声,问:“先,先生,你能,不能把话说完整,我快被你噎死了。”

    “呵呵,你在忙什么我管不着,想必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我可警告你———”

    周蓦然干脆不吃了,说完话再吃,免得被噎死,直接说:“好了,先生谋略晚辈敬佩,晚辈跟您保证,我不会害你女儿,行了吧?”

    叶邻衣抬头,眼睛里满是戏谑:“量你也不敢。”

    “他怎么不敢?”

    周蓦然还没来得及搭话,暗影窗格下一个身影里冒出的一句话,让坐着的两个男人身体都僵了一下。那倩影从暗处走出来,动作干净地跳到长凳上,拖过周蓦然的碗便开始吃,叶邻衣很快恢复正常神态,可周蓦然,感觉自己身体都石化了。

    “不好意思,我饿了,你再去厨房求一碗吧。”直接开吃的人当然是沈紫薰,她看都不看周蓦然便甩出这句,明显地告诉周蓦然——沈大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足足半碗茶的时间,周蓦然才觉得自己能动了,慢慢如同木偶一般移动身体,到后厨给自己找了点可以呼吸的空气。

    这边面对叶邻衣坐下的沈紫薰三两下喝完粥,捡了一个米糕,吃完,才发问:“先生是否该告诉我昨晚的答案了?”

    “你说这臭小子对你干什么了?”叶邻衣转移话题。

    紫薰无奈,应对道:“没事,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自己会找他算账。”周蓦然远远听见紫薰这句,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可现在不敢过去打扰,只好端着粥守大门口边喝边听里面的两人说话。说实话他刚才不是没听见旁边有人,可没想到是沈紫薰,这么快又回来,还跟到了膳堂。

    周蓦然心里半喜半忧,这说明沈紫薰根本没把非礼的事放心上,作为男人,这是自己的失败,可同时她也不会赶走他了,他们还是旧日老友关系。

    周蓦然这里心思一大堆,那边膳堂里父女说话却刀光剑影。“你能不能说说沈家最近都发生什么大事了?”叶邻衣细嚼慢咽,轻轻说。

    “这跟我的问题有关系吗?”

    “这个你不需要知晓。”叶邻衣同样反唇。

    “这是商业机密。”紫薰的话更呛人,周蓦然听见是真佩服这对父女。

    “那我没法回答你的问题。”

    “你———”紫薰忽的站起来,运了半天气,最后丢下一句:“看来你跟房星如没什么两样。”

    紫薰说完便快步出门,走到门口瞄了一眼端碗傻站着的周蓦然,口气如常地说:“看来你们男人之间比较有共同语言,你跟他谈吧,有结果了昨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周蓦然瞪着眼睛,半天回过神来,思量着叶邻衣算是奇葩,沈紫薰就更奇葩,说好听点这叫雄才大略,说不好听就是完全是个女汉子,居然为了得到商业情报原谅轻薄自己的男子。

    看着沈紫薰走远的背影,周蓦然却忽然觉得自己也很奇葩,自己不就是喜欢跟着这样的女人混。好吧,为了自己的奇葩嗜好,他暗暗决定了一件事。

    这边他端着碗正要进去,叶邻衣却出来了,擦了擦嘴,掸了掸衣服,甩着袖子,抬眼看了他两秒,突然扔给他一个锦囊,幽幽地说:“也亏得你能忍受她那性子,现在我明白你为什么不动她了。”

    这话让周蓦然听得生气,马上顶道:“先生,沈紫薰可不是旧院里那些倚门卖笑的女子,她可是江南首富沈家的当家,若是那般会讨好男人,她又何必忍受在沈家吃这么多苦,所以我周蓦然对她十分欣赏钦佩,完全没有亵渎玩弄的意思。”

    叶邻衣虽然晓得自己失言,不过却不爱听什么旧院新院的,直接拂袖而去。周蓦然看了看手中的锦囊,摇头自言道这天才都是怪人,这父女俩一个德行。

    转身往山门外出来,远远见明镜湖边沈紫薰正长身伫立,秋日晨光初照,湖面风生水起,涟漪澹澹,六角亭中伊人隐隐,正是烟波处处愁,谁与问东流?霜风拂过周围山林,层林尽染,姹紫嫣红,此生问剑何处?唯见栖霞风流。

    周蓦然不禁眼神一转,忽地腾空而起,使出点苍派轻功回风舞柳中经典一式“飞雪琉璃”,直接飞过湖面,雪花一般轻飘飘地停沈紫薰面前的六角亭汉白玉栏柱上,丢出叶邻衣那锦囊,赔笑道:“东家,你可要说话算话,东西给你弄来了,昨晚的事儿可就当没发生过?”

    沈紫薰眼睛都没抬,依然伫倚危亭桥边,似有所思。

    “喂,还想什么呢?”周蓦然跳下栏杆,将那锦囊晃晃悠悠递到沈紫薰面前,凑近了她衣服说:“喂,你也该洗个澡了,亏你还是姑娘家,这么大味道。”

    “你再凑近点,咱们就真要分道扬镳了。”周蓦然听见这句,蓦地站直了身体,不再玩笑,不过本性难移,不一刻,又歪着头去看沈紫薰的脸,这回沈大少爷也不躲避,直接对上他的正颜,问:“蓦然,你要真有这心思,那咱们就此分手吧?”

    “还生气呢,我错了,好吗,东家,你没说真的吧?”周蓦然求饶。

    紫薰收了锦囊,正色说:“昨晚的事我可以不计较,我也不想管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可是,你对我若存了男女之间的心思,我想,我们的缘分,也到头了。”

    “别呀,东家,我的好东家,我昨晚真没做什么,就是出去四处走动了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闲杂人等。”周蓦然小孩子般拉着紫薰的衣袖,耍赖皮。

    紫薰将他手一推,有些恼火,却又不忍发作:“我没跟你玩笑。”

    周蓦然晓得紫薰认真了,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憋了半天,只吐出一句:“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吗?”

    沈紫薰扬眼望天,心道周蓦然这家伙终于说了真话。

    “你昨晚发烧没糊涂吧?”紫薰无奈,伸手摸了摸周蓦然额头,不想被周蓦然一把抓住,一时无法挣脱,她只好叹气,转脸不想看他。

    “我晓得,我晓得你已经许给了沈家那单纯少年,我也晓得我在桃源谷有婚约,这两处婚约咱们都不能毁弃,可是———”

    “你明明晓得你还要我给你机会,你吃错药了?”紫薰直接觉得周蓦然一定吃错什么药了,或者是为了遮掩什么,有些不耐烦地抽回素手,说,“算了,你昨晚做了什么就当没发生过,可以了吧!”

    “我不是为了掩饰什么,这是两码事,我是说,如果,如果将来这两处婚约都不能坐实,那你是否肯给我一次机会?”

    “你说什么?”听完这句紫薰真的怀疑周蓦然被人下毒了,抓住他的脸仔细观察了半天,又没发现中毒迹象。

    周蓦然趁势抓住紫薰双手,从来没这么正经地说:“如果天意让这两处婚约都错过了,你能否考虑我?”

    “天意?”紫薰开始怀疑周蓦然要使坏。

    “当然,我绝对不会从中作梗,而且我会尽快解决桃源谷的婚约,如果你没能跟沈阑勋,你能不能———”

    “那不可能。”紫薰断然否决,绝对不可能,除非———沈阑勋遭遇意外或者英年。

    “我不是要咒谁,我只是说,你能不能公平一点对待我。”周蓦然晓得紫薰的脑子反应迅速,马上毒咒发誓。

    “你晓不晓得你在说什么?”紫薰眼神凝固了,看着周蓦然。

    周蓦然探出身子,看了看清晨闪着白光的湖面,说:“我昨晚湖都跳了,你要不信可以去问叶邻衣。”

    沈紫薰见他提到叶邻衣,开始相信他没有说笑,可眼神更疑惑了,仔细打量了他半天,又对着湖水看了自己半天,摇头道:“我还是无法相信。”

    周蓦然一下子豁出去了,突然一把将紫薰拥入怀中,沈家当家顿时感觉身体融化了。湖光山色一水间,英隽佳人入我怀。

    两人都没有动,沈紫薰只觉得自己需要深呼吸,片刻,突然推开周蓦然,叫道——“那也不行,你这是胡闹?”

    说完便抽身快步离开湖边,上马疾驰而去。周蓦然没想到沈紫薰是这种反应,只好也上马去追赶。两人前后疾驰下山,沈紫薰都不肯勒马停下,直到日上三竿才停下打尖。

    紫薰拴马,周蓦然不做声也拴马,紫薰吃饭,周蓦然也坐下吃饭,紫薰吃到一半,突然筷子一摔,忍不住说——“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该晓得我的性子,你受得了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