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五十一)玲珑剔透道人心

章节字数:3265  更新时间:16-05-04 1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十一)玲珑剔透道人心

    “我这不是受了好几年了,还用问。”

    “那你也晓得我不能容忍我的男人有其他女人,你能做到?”

    “我只能说我现在做不到。”周蓦然逗比的表情好像一个被媳妇教训的小丈夫,惹得路边摊子吃饭的人都直往这边看。

    “为什么?”紫薰那咄咄逼人的额模样如同河东狮——可他此刻却丝毫不像个娇滴滴的女人。

    “不为什么。”周蓦然继续吃,稍候才抬头,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沈紫薰还是没想通,可又不晓得该问什么,只好丢出一句:“好,为了表明你的诚意,你先治好静汝公子的病,我才考虑。”

    这主意真绝,只有沈紫薰敢提,治好情敌的病,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周蓦然觉得自己还是失败,自己从前那些追女孩子的招数在沈紫薰面前都失灵。不过这也很有挑战性,他喜欢挑战高难度,更何况能当他周蓦然蓝颜知己的女人,只此一个,这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他喜欢钢丝绳上跳舞的感觉,刺激。

    “那你现在不能赶我走了吧?”

    “我什么时候赶你走了,只要你在我同意前别来真的就行。”

    周蓦然勾手,轻笑道:“成交。”紫薰也松了口气,她现在不想被这些琐碎的儿女私情耽误大事,锦囊在手,她还没看,不过稍稍放心了一点。目光扫视了一遍周蓦然,心道这家伙虽然不会有害人之心,不过沈家却不可没有防人的力,且找机会查一查才放心。此时两人各怀心思,面和心异,只是这些都敌不过情丝慢慢不知不觉地攀爬上彼此的七窍玲珑心。

    自乡试放榜,随同那些正榜举人同赴鹿鸣宴后,沈阑清虽然觉得自己因为一些意外而未能得中正榜,可头场考试饿着肚子又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还是中了副榜,对这头次入龙门的结果还是满意的。更何况虽然不能参加庭试,可是还可以参加明年春天的会试,若天意眷顾,说不定能考取进士,这样以来以自己未及弱冠便有功名加身,婚事自然可以提上日程了。想到这里,沈阑清还是对上苍感恩戴德了,这完全是因祸得福,千里姻缘一线牵,贡院外偶遇佳人,这大概只有那些传奇小说里才有的故事。

    鹿鸣宴上看魁星舞归来,沈阑清觉得自己在祖父面前,在沈家上下人眼里顿时地位增长不少,怎么说也是举人老爷了,虽然他不打算入国子监,可是也有了做微末官吏的资格了。饭桌上沈东园一时高兴,竟然宣布来年祭祖由沈阑清代表长房上礼,这可是他这庶子从来都没有的荣耀,因为这是正房嫡子才独有的权力,他内心十分兴奋,但并未表现在脸上。东园公对这个孙子的谦虚也越发欣赏。

    虽然此时沈家的掌舵人正在担心南洋的事情,不过孙子中举是喜事,还是特地当着众人的面掏了不少私房钱给沈阑清:“你也算出仕了,这段时间场面上要应付一下,访亲会友总是不能一毛不拔的,这红包是爷爷赏你的,告诉大少爷,今后二少爷的月钱也该涨涨了,具体涨多少,让他忖度着办,别让二少爷出去应酬唱和丢了沈家的脸。”

    小卢管家答应着,说大少爷捎信来,很快便会来金陵。沈阑清很识相地感谢祖父,心里高兴总算能还上欠款了,虽然不晓得大哥会给自己涨多少月钱,不过趁他来金陵,大太太不在这里,反而更好说话。

    小厮墨琴和奶兄沈纯比他更兴奋,感觉从此在沈家翻身了似的,沈阑清不得不私下提醒两人注意点。他娘亲萧氏已经回去了,沈纯却提醒他,既然中举了,也该去素衣巷王家走动走动。沈阑清不说话,东园公抚须颔首,说亲戚间是应该去报喜,明日户部的中下级同仁还要来沈家贺喜。沈阑清答应了,回说姑苏中举的两位同乡和书院的两位上榜的同学邀约他晚上赴约。沈东园一听,笑说:“该去,该去,同乡同榜同学应该多加联络,这是官场的门道。”回头还吩咐小卢管家为二少爷备好谢礼。

    这里沈阑清春风得意,那里金陵官道上沈紫薰却大发雷霆,骂叶邻衣耍弄了她,骂商阳诓骗了沈家的银钱。她一生气,用力夹马肚子,马受了惊,差点将沈紫薰翻身摔下来,害得周蓦然赶紧从自己的坐骑上一跃而起,跳过来抱住失态的沈家大少爷。

    “你生气归生气,别开这种玩笑好吗?”周蓦然勒住马头,将沈紫薰拉下马来,两人站定,才发现沈紫薰手里是一张纸条,应该是锦囊里拿出来的,上面只写了四个字:好自为之。周蓦然也傻了眼,张开了嘴合不上,心道难怪沈紫薰生气。沈紫薰将纸条撕碎丢给周蓦然,返身便要上马,周蓦然忙拉住马头,笑着问:“你干什么,难不成要回去找那三角眼?”

    沈紫薰也意识到自己是急红了眼,脚踩马镫上没动,咬牙道:“真不晓得云影看上这人哪一点。”

    “呵呵,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唄。”紫薰横了周蓦然一眼,冷笑道:“你只会说这句。”顺脚上了马,徐徐而行。

    “那我说什么,文绉绉的我不会。”

    “你追女孩子就只会这一招吗?那你是徒有虚名啊!”沈紫薰冲周蓦然来了,盐帮总堂主策马接近,挑眼传情,说:“那看对什么人,如果是我心上的人,我只会这一句,如果不在心上,嘿嘿,你想听什么?”

    沈紫薰往周蓦然的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叫道:“你去对马谈情吧,我什么也不想听,就想听关于沈家的消息。”周蓦然的马一下子狂奔起来,他只好回头喊:“其实你要的答案人家已经给你了,就是叫沈家小心的意思,笨。”

    这当然不够,沈紫薰要的不是模棱两可的话,是确切的消息。该死的商阳,该死的叶邻衣,拿钱不办事,好啊,商阳,你会知道沈家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看到了金陵会有什么招数让你苦不堪言。沈紫薰记恨上了商阳,对叶邻衣,她觉得下次见他不用花钱,也不用什么扇子了,既然他对自己有愧,那就要好好利用,至于商阳那老头,他不是招桃花吗,好吧,这朵桃花会让你这老头好好消受的。不过,确切消息还要想办法,可要问谁呢?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周蓦然在前面跑远了,紫薰打算扔掉锦囊,不过突然注意到锦囊内侧用白线绣了字——宁。

    沈紫薰一下捏紧了锦囊,藏进里层衣服里,突然明白叶邻衣为什么什么都没说的意思。他是忌讳前面纵马狂奔的那人。沈紫薰开始感觉到叶邻衣的厉害之处,他只见过周蓦然两面便可以判断此人非等闲之辈,锦囊里那句话不仅仅是对沈家说的,还有更深层的意思。周蓦然啊周蓦然,你到底是什么人?让叶邻衣都起了疑心。沈紫薰的心突然有种左右矛盾的感觉,希望这家伙看在这几年交往的情谊,不要成为沈家的敌人。

    要查这家伙就更加要慎重了,不能交给一般人,也不能冒然行事,难不成——跟南洋十七行有关?可是周蓦然来沈家是在那之前,所以,现在既然叶邻衣给了提示,那么———宁,唯有再次见面时再细细问清楚了。

    不过现在沈紫薰觉得是到了该去问问云影关于当年的事情了,如果这个时候云影还是不愿相告,她便有逼她说实话的理由了。叶邻衣当年的事情,她必须知晓清楚。周蓦然一心想要去见闵柔,这正好是个机会,话说回来,周蓦然对闵柔这穷追不舍也让人起疑,虽然周大公子风流,可见过他两个外室的沈紫薰清楚,这家伙选女人,至少外貌上闵柔就不是他的菜。

    两人在官道疾驰,直入金陵城,到了马市街沈家别院,下马直入敞厅,旁边双桂树下围了一堆仆人,紫薰驻足,听见是沈纯和墨琴的声音。

    “你们说呢?大老爷肯定是喜欢二公子更多。”

    “这不是吧?”

    “怎么不是,哪位少爷更像大老爷年轻时候,当然是二少爷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

    “咱们二少爷年少中举,只待明年春闱一举夺魁,大登科后小登科,嘿嘿,到时候大房———”

    “不过是个副举,有什么可吹的,你们家二少爷还能盖过大少爷。”

    “自古道民不与官争,大少爷在沈家再得势,也不过就是个秀才,二少爷一旦进士及第当了翰林学士,或者放了外任,大少爷能比吗?至少,以后钱起那斯可不敢随便跟咱们偏房的人甩脸色了,他还敢像这次一样耍完手段还倒打一耙,二少爷还不敢申诉,啊呸,什么东西。”

    “钱起耍什么手段了?”一个低沉的少年声音在一堆下人中间炸开了。除了发牢骚的沈纯和墨琴,一堆下人刷地跪了一地。问话的少年正是沈家当家沈阑勋,沈纯还好,墨琴吓得都忘了跪下请罪,好半天才哆哆嗦嗦拉了拉沈纯衣角,啪地一声匍匐在地上。

    沈纯是个刚硬性子,奉行有理走遍天下,只打了个千儿,问了声少爷好。沈大少爷日常倒不怎么为难沈纯,今日的事儿若是在姑苏家里,谢氏面前沈纯定是要吃大亏的,不过这会儿沈紫薰道想听听钱起又耍什么诈了。

    “沈纯你说,怎么回事?”墨琴在后面拉沈纯的裤腿,沈紫薰看见了,回视了一眼同样想笑的周蓦然,装作没看见。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