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五十四)锦医修罗金羽卫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6-05-13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十四)锦医修罗金羽卫

    南、北镇抚司下设五个卫所,其统领官称为千户、百户、总旗、小旗,普通军士称为校尉、力士。

    南镇府司指挥使乃冯天鹰大弟子“狂蟒剑”王秀钊,武当掌门王克骞之子,文德皇帝母家远房表亲,为人稳重沉炼,克勤克俭,少年从军,深得皇帝信任,乃是冯天鹰从下级军士中茁拔而来。

    而北镇府司指挥使自六年前设立所司以来,便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除了冯天鹰和当今皇帝,几乎没有人知晓此人的真实身份,真实面目,真实姓名。

    只知此人除了武学造诣非凡,尽得武林多派精髓,五行奇门等秘法师承冯天鹰,行事特立诡谲,来去无影,处事办案凌厉果决,谋略阴深,同时拥有医国之手段,故而只称其为“锦医修罗”。

    金羽卫南镇府司一干头领均佩金象牙蟒纹腰牌,腰挂金乌蟒鳞剑,着蟒袍;北镇府司则佩风火麒麟腰牌,腰挂锦月刀,着麒麟服。普通校尉则均着金羽斗牛服,佩麒麟刀。

    据刘振光所知,这“锦医修罗”是轻易不奉诏诊病的,就算是王孙贵胄,也需要皇帝特旨,方奉诏行事。

    今日夜半风高召其入宫,也实在是太医院对太子的病束手无策,皇帝才将在外查案的三品指挥使召回大内勘病。

    “锦医修罗”显然对撷芳殿并不陌生,脚步沉重的反倒是刘振光,秋雨淅沥而下,提督太监年纪渐大,跟不上前面两人的步子。

    撷芳殿宫门一座,面阔三间,进深一间,绿琉璃瓦歇山顶,当中开门,内外设礓磋慢道。

    门内有一东西窄长的小广场,广场北侧自东向西依次排列三所,每所皆为前后三进,形制完全相同:南端有琉璃门一座,前殿面阔三间,中殿、后殿皆面阔五间,绿琉璃瓦硬山顶。

    殿前都有东西配殿各三间,中殿前有井亭一座。此外还有耳房、顺山房、值房、膳房、净房等殿宇,共同组成太子东宫清宁宫。

    太子明贤的寝殿位于南端中殿明间,正中设地屏宝座,后置五扇紫檀嵌寿字镜心屏风。

    东侧有花梨木雕竹纹裙板玻璃隔扇,西侧有花梨木雕玉兰纹裙板玻璃隔扇,分别将东西次间与明间隔开。

    东次、梢间以花梨木透雕缠枝葡萄纹落地罩相隔;西次、梢间以一道花梨木雕万福万寿纹为边框内镶大玻璃的隔扇相隔,内设避风隔,西梢间作为暖阁,是居住的寝室。

    一路过琉璃门,暗夜风雨中怵然挺立的金羽卫校尉见到黑衣人的腰牌后纷纷行礼,直接往里面让,直入中殿堂前,蟒袍金剑的王秀钊全副武装,正在等待来人。

    “好容易联系上你,快进去吧,圣上等急了。”

    王秀钊一向镇守大内,不像师弟在外查案,要不是太子突然病重,恐怕他们兄弟也要大半年才能见一次。

    “锦医修罗”身上特有的药草香让王秀钊焦躁的情绪镇定下来,他拍拍师兄肩膀,点头示意不便多说。

    刘振光先进去通报,随后却亲自出来传令让马上进去。

    费简拉着救星脚不沾地地进去,转过避风隔,暖阁里花梨木雕万福万寿雕屏大床边蹙眉端坐的正是穿着十二团龙盘领衮龙袍戴乌纱翼善冠的文德皇帝,“锦医修罗”忙上前行了大礼。

    皇帝右手边护卫——穿着金鹏锦袍金丝软甲戴玄月陨光刀的正是禁军统领冯天鹰,他整张脸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黑衣国手同样向师傅行礼,不过皇帝心烦意乱,摆手阻止道:“行了,虚礼一会儿再行,先诊病吧?”

    “锦医修罗”应声近前,见皇长孙明尚侍奉在一旁,点头示意安慰了一下,便跪伏在床边,转身从药箱内取出银丝软垫放在床沿。

    这才探头看了病人一眼,感觉太子明贤几月不见,竟然形容枯槁,面色虚浮,如同换了一人。他不好说什么,只扶正手腕,搭上丝帕请脉,左右均诊视了一盏茶的时间。

    又抽出随身银针,刺破太子指血,验看血中毒素沉淀。

    皇帝晓得“锦医修罗”的手段,当年皇后崩逝,自己连日忧心劳累病倒,若不是此人,恐怕当年自己的身体也熬不住。

    这些年宫内宫外诊病探察,妙手回春或者甄别真假,皇帝亦全然相信此人,所以此次太子病逝沉久,太医院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只好把他叫回来了。

    “如何,守阑,父王的病如何?”皇长孙仁孝,与“锦医修罗”一向有旧交,直言问道。

    金羽卫北使不说话,只沉声收好诊断物具,低头向皇帝示意出暖阁外梢间说话。

    提督太监忙上前搀扶皇帝,连续几日看视,皇帝身体亦有些疲累,冯天鹰忙吩咐校尉搬来紫檀木透雕五龙出海御座,铺好明黄云锦坐褥,让皇帝歇息一下,做好心理准备再听太子病情。

    “锦医修罗”不敢隐瞒,至外面梢间便俯身跪下叩首道:“陛下明鉴,太子殿下病势沉重,是微臣回来晚了,请皇上责罚。”

    皇帝现在是很想杀人,不过,不是杀自己的心腹密探头领,他已经有心理准备,抬首问:“连你都没有办法?”

    “回皇上话,办法是有,不过———”

    “你说?”皇帝此时心情沮丧到极点,几乎没什么耐性听下面的人绕弯子。

    “锦医修罗”起身,他身量并不算魁梧高大,此刻更是蜷缩身体,尽量斟酌着话语回道:“若是一个月前,殿下的身体尚有希望承受车马颠簸,微臣可带殿下去求医仙百草生施救,可现在已经耽搁,殿下已然无法出行。”

    “不能请医仙进京吗?”皇长孙听到旧友的话,不顾礼节地插嘴。

    皇帝并未介意皇长孙的失礼,只是闭眼摇头。

    “皇长孙殿下明鉴,医仙现今不出桃源谷,微臣无能。”

    明尚还在努力争取父亲活命的机会,上前抓住“锦医修罗”衣服前襟,问:“你就不能带领军士去请他吗?”

    冯天鹰见皇长孙着急,上前解释道:“殿下不要着急,请听微臣解释,桃源谷那地方远在南瑶烟瘴之地,虽属于土司辖地,可没有谷中人带路,别说军队,就是江湖顶尖剑客也轻易进不去,医仙若不想出谷,谁也奈何不得。”

    “那如何是好?守阑?你一定要救救父王。”

    旧友未语,皇长孙孝心可嘉,却是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寝室床上的病人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突然呻吟了一声,连皇帝也紧张地站起身来,皇长孙明尚直接冲了进去,里面侍奉的贴身太监忙出来轻声禀报无碍。

    皇帝舒了口气,脸色阴霾地看了看外面的雨势,对“锦医修罗”说:“你近日就不要出宫了,留下照看太子,你亲自开方子煎药,太医院开的方子你看着办,是好是坏朕都不怪罪你,这病情耽误是谁的责任朕还不糊涂。”

    刘振光在旁边听着皇帝的话,冷汗直冒,心里突然一阵恐惧,若太子有什么事,这皇宫里又要血流成河了,皇帝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嗜血。

    此刻这殿中的三个金羽卫头领可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只要皇帝一声令下,不用这三人出手,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金羽卫校尉便可以将太医院夷为平地。

    这真是好笑,朝臣眼中最恐怖的北镇府司指挥使居然拥有医国之手,这是不是一种讽刺?

    冯天鹰低头护送皇帝出去,轻声在其耳边嘀咕了什么,又听见皇帝回头对“锦医修罗”吩咐道:“这里这么多人,也不用你随时看着,你手头的案子还是继续,能兼顾吧?”

    “微臣定当竭尽所能,不负皇命。”

    皇帝守了两天,确实也累得不得不回寝宫休息了,可皇长孙却还红着眼睛,跑出来拉着旧友眼泪花花地哀求道:“守阑,你快去看看父王,这是怎么了?”

    “锦医修罗”忙转入太子寝室,见两名御医正在施针,太子显然是痰阻气滞,这普通针法显然一时未见效。

    王秀钊见师弟点头,便做主将寝室内太监御医各色人等都请了出去,只留下皇长孙明尚。

    这才见金羽卫北使露出左手箭袖,取出桃源谷独门冰蚕琉璃针,这晶莹透明的飞针顿时如夜明珠一般照亮半间寝室。

    “锦医修罗”让明尚亲自扶起太子,解开贴身衣物,便开始眼花缭乱地施针,如流星飞云般在病人身体穴位上穿梭。

    王秀钊不觉稀奇,皇长孙却看得目瞪口呆,心内叹服难怪皇爷爷将旧友守阑看作心腹密探,这武功手法针灸之术,便称作天外飞针也不为过。

    片刻功夫,只听太子连续咳嗽,吐出大口污痰,“锦医修罗”方才收针,依旧将飞针随身收缚左手箭袖上。

    “是……守阑……”

    这是“锦医修罗”回宫以来听见太子说的第一句话,忙跪在床头叩首答道:“殿下是我。”

    “父王,多亏守阑回来,这下你有救了。”

    明尚为父亲穿好衣服,拉起锦被盖好他那瘦弱的身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