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我见青山多妩媚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6-05-13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我见青山多妩媚

    林频伽手上是一支浸透朱砂的紫毫长峰,白绫小袄上的桃之夭夭还未干透,另一只手上是一把三十档玉竹细骨贡发高丽花鸟扇,沈紫薰看到这才想起来,这不是商阳托云影转交的东西。

    早上光顾着吵架了,都忘记了扇子的事儿,她是进门的时候就交给朱痕的,估计那棋谱里有字,写了托词,所以这扇子这么快就到了林频伽手里,那扇子上应该是扬州名家仇大通所绘西湖春色。

    “这扇子,姑娘已经收到,沈某还以为弄丢了呢?”沈紫薰抱手,用披风掩住身体,期盼着朱痕能快点找来衣服。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林频伽神情妩媚中兼着几分随性,带着几分朦胧艳色,沉醉道,“垂杨小宛绣帘东,莺花残枝蝶趁风,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我该如何唱和这诗呢?”

    沈紫薰这才注意到扇子一面题头用蝇头小楷题诗了,不禁心道这俣山大儒还真是风雅。

    这两个人,除了年纪不相配,说不定,还真只有林频伽的美貌才学名气能入得了商阳的法眼,加上性格开朗爽直,这还真是那温吞老儒的菜。

    “啊?姑娘问我这个商家子诗词,那不是对牛弹琴。”

    沈家大少爷这会子被林频伽堵在暖阁门口,内心真是焦急非常,这花魁娘子想做什么啊?

    “草衣家住断桥东,好句清如湖上风,近日西冷夸柳隐,桃花得气美人中,如何?”

    林频伽信口吟成,清眸流转,立时便用朱砂题书在扇子背面,转头见沈家大少爷目瞪口呆,失笑道:“真是多亏了沈大公子,要不是你和周公子在海宁遇见俣山东镇先生………”

    “呵呵呵,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姑娘还没回答在下的问题,姑娘难道看上了哪位江湖侠士?”

    沈紫薰摆手,连忙谦辞,自己可不屑当这红娘。

    “长剑倚天平康女,宝弓挂日定远侯,频儿生平最敬佩的女子便是那梁红玉,主动结交周公子,不过是想听听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的江湖故事罢了。”

    “是吗?”沈紫薰赔笑,庆幸林频伽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要不今日非露陷不可。

    “那姑娘如此英豪爽快,当日又在鹭园中秋夜宴上提到东镇先生大名,此事已经被黄会长传得尽人皆知,姑娘何不主动前往拜访?依在下看那一代文坛宗师却不是个迂腐刻板之人,与天音娘子颇有共通之处。”

    “我又不是没见过他?”林频伽解释。

    沈紫薰一惊,转念从那两首诗中看出了端倪,忽地笑道:“那更是良缘天定,当日云影姑娘推荐的云社才子倒是满腹诗书,可惜不懂得怜香惜玉,东镇先生曾到我沈家坐馆,依在下观察,先生的思想颇有超前性,断不是个轻视女性之人。”

    现在在林频伽面前猛夸商阳,沈紫薰心里却在坏笑,她就是要看看林频伽是不是商阳的劫,最好让商阳后院起火家宅不宁,那时候他才晓得沈家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那故作清高的大儒在这桃花美人前是不是能独善其身,哈哈哈!

    林频伽听了沈大公子的话心神流转,没说话,稍及却媚然一笑,侧身进了暖阁里找衣服,丝毫不避讳沈紫薰还站门口。

    沈紫薰紧张得都不敢动弹,生怕林频伽心意流转过来跟她调笑,此时正好朱痕抱着衣服赶到了,谢天谢地。

    林频伽很快穿了外面大衣服出来,玫瑰紫千瓣菊纹蜀锦背子,下着鹅黄绣白玉兰月华裙,豆绿宫绦,汉螭纹玉佩,不算太奢华的陪客装束却清妍风雅不失贵气。

    朱痕忙跟林频伽借暖阁一用,将沈紫薰推进去,掩好门守在门口。

    林频伽却习惯性调笑:“沈公子还怕羞呢?”

    “他不是怕羞,主要是怕外面宾客误会不是,将来要传到东镇先生耳朵里,这怎么担待得起?沈兄可是俣山商煜贞的学生。”

    沈紫薰在里面听到熟悉的声音帮忙解释,心里稍安,想着周蓦然这会儿倒正常点了。

    朱痕去得急,只找来了一套普通儒生的月白苎罗轻衫,青蓝汗巾子加皂靴,素简了些,将就着穿。

    林频伽没说话,片刻之后,却笑得更轻快,显然心旌荡漾,娇羞道:“周公子说什么,我林频伽又不是没人要。”

    “正因为天音娘子奇货可居,世人都想一亲芳泽,所以沈公子才要避讳,沈兄比不得我,他的婚事可自己做不得主,娘子是花榜状元,又放出了除非俣山商煜贞那样的话,我们兄弟怎么能耽误姑娘的终生?”周蓦然那张嘴都可以开油坊了。

    林频伽自然是乐不可支,她不是个故作姿态的人,不过还是故意说了几句客套话:“难怪侯爷说周公子不着调,呵呵,频儿这里还是谢过两位公子的美意,这情我还是要领的。”

    “就是嘛,姑娘不晓得,商先生晓得你在鹭园说的那一席话,表面上没什么,可心里乐得都快上天了,我等也都羡慕得紧。”

    林频伽醉心嬉笑了一会儿,客气道:“周公子别难受,改日我亲自上栖湘馆为周公子牵线,闵柔妹妹这个面子还是会给我的。”

    “多谢多谢,娘子的盛情周某先谢过,不知道林姑娘可否多透露一点清薇居士的性情癖好,周某也好投其所好。”

    听到这里紫薰算是有点明白了,周蓦然这家伙套林频伽话呢,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爱上闵柔了?

    “妹妹的性情想必你也晓得,最是清冷孤僻,你若是豪气霸道那是万万不可,至于癖好,嗯,妹妹是新罗贵族出身,吃饭的时候讲究新罗人的规矩,喜欢将银勺子和银筷子分开用,一点错不得,另外,妹妹好像是左撇子,所以不喜欢别人坐她左手边。”林频伽倒是知无不言。

    “是吗,左撇子?”周蓦然重复着林频伽的话。

    “还有,妹妹喜欢谈禅,香道,”林频伽想不出来了,絮絮叨叨,“妹妹喜欢素食,喜食雪参银耳羹………”

    “闵姑娘是俪兴闵氏家族的人吗?”

    “不清楚,只晓得她是两年前随新罗贡女韩妃娘娘来金陵的,说是逃婚而来。”

    逃婚?听到这里紫薰觉得周蓦然好像问太多了。

    “可是闵姑娘到云楼开门见客应该是一年前?”周蓦然小声疑惑道。

    林频伽没发现周蓦然的意图,不置可否道:“那我可就不晓得了,周公子,这里我可要提醒你一下。”

    沈紫薰已经穿好衣服开门出来,正看见林频伽玉指指着席面上一个鼻峰孤高鹿眼清瘦的书生,轻声在周蓦然耳边说:“别说奴家不帮你,周公子,那日乡试放榜,清薇妹妹可是对新科解元鱼雁传书了,比才学周公子稍逊,不过周公子是江湖人,这江湖上的事情或许清薇妹妹也会有兴趣听听的。”

    顺着林频伽的指示,沈紫薰与周蓦然看向那面瘦眼稍许突兀的书生,昏黄灯光下看不清爽,却也透出几分孤高的执拗。

    “哈哈,江南第一才子房星如,新科解元,周兄,你这个竞争对手可够强大的,一看就是个一板一眼认死扣的酸秀才,这算不算秀才遇到兵?”

    沈紫薰忍不住先开口打趣,惹得林频伽也笑颜盈盈,附和着沈大公子的话。

    周蓦然却反常地没有跟沈紫薰争执,只是仔细观察着那衣着算不上富贵却独有一股傲气的新科解元,半晌才道:“此人倒是个栋梁之材,与闵姑娘的性子颇有相似之处。”

    “今日来的不都是蓦然你的酒肉朋友,是谁这么不懂事把你情敌请来了?”

    那悲惨煽情的《白帝托孤》总算演完了,沈紫薰心里可不高兴周蓦然的礼物,撇嘴道:“我恍惚听到某人是为了提前祝贺我生日才叫的皮影戏班子,能不能演点喜庆点的戏码?”

    “还不是黄胖子,不就是为了求房星如一幅画,看我回帮里怎么弄这死胖子。”

    周蓦然忙过来堆笑哄紫薰高兴,正准备说一番甜言蜜语讨真正的心上人开心,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房某似乎听到此处有人提及在下的名字?”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周蓦然脸上立马僵硬,装出一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架势,林频伽赶忙上来圆场,拉开房星如笑道:“解元公,没有,周公子是在说您江南第一才子的一幅画真是千金都难求,所以今日特地请您赴宴,大家同乐岂不是更好?”

    “听闻盐帮周蓦然与姑苏沈阑勋都是江南才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有幸在这迦妙楼相遇,怎么,周公子也是云楼清薇居士的裙下之臣?”房星如说话的口气好生桀骜,沈紫薰心里亦道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话说得真没错。

    周蓦然没搭话,房星如居然从袖内拿出一名帖,炫耀道:“看来清薇居士始终还是有眼光的,那些打打杀杀的江湖事还入不了闵姑娘的法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