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二)蹊跷连连风羽兮

章节字数:3014  更新时间:16-05-13 1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二)蹊跷连连风羽兮

    同样发冷裹紧了黑锦火麒麟披风的,还有此刻立身马上的金羽卫北镇府司指挥使“锦医修罗”,他正等着手下三心腹之一的“黑罗刹”前来禀报事情经过。

    龙江驿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幸好没有殃及池鱼,北城这边只有国子监和五城兵马司兵营,住户的院子熙熙落落,大多不成片,故而没有过火太多。

    加上这边官兵武将众多,救火的人手一来一大片,所以火势很快便控制住了。

    驿馆官员倒没参加救火,都五体投地趴在地上,自知死罪难恕,瑟瑟冷风中如同秋后的蚂蚱,等着人主宰命运,丝毫不敢有任何蹦达。

    金羽卫的五百校尉过来后,北兵马司和巡察院的衙役便将现场交给了他们,这两处都晓得金羽卫是皇帝直属卫队,既然出现,那就是接管了这案子,其他人就只管城内戒严就是。

    领头的是金羽卫北镇府司镇抚使“黑罗刹”风羽兮,她带着亲信踩着黑漆漆的残垣断壁进去了约莫一盏茶时间,方抬出来几具已经烧成焦炭的尸身,散发着有些诱人的肉香。

    手上沾满鲜血的几个北镇府司百户校尉闻到也忍不住揉了揉鼻子,乖乖,这人肉的味道是比得上世间任何美味。

    “禀报挥上,只有三具遗体,都烧焦了,检查过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挣扎的迹象。”风羽兮俯身执剑向顶头上司上告。

    北镇府司指挥使没有作声,脸上半边斜月黑金面具下面目难测,半晌,才嘶哑着声音问了一句:“你午时来的时候驿馆里都有什么人?”

    “回挥上,王爷与世子都在。”

    “那这第三具尸体是谁?”

    “应该是长史孙珂。”

    “黑罗刹”刚回答完上司的问话,就听见远处外围被兵马司的人架过来一个人,哭着便扑到烧焦冒烟的尸首上,一口一个主子少主。

    旁边驿官偷看一眼来人,立马吓得两眼发直,哆嗦指着来人说他就是谭王长史孙珂。

    风羽兮也吓得跪下了。

    “锦医修罗”闪身下马,慢慢走进自己唯一的女部下,沉声问:“你午时过来传旨有何异常?”

    “没……没有?”

    “锦医修罗”并未马上反驳,只是叫人拉开孙珂,走进那三具焦尸,带上仵作的手套仔细验看了一番,特别是对第三具尸首,皮肉还未完全焦糊,残留的衣物残片就能说明一切,更何况,翻动查看背部的时候,咣当一声,一块铜牌应声落地———正是北镇府司的麒麟腰牌。

    风羽兮正想立身解释却忽地背部受袭,应该是被暗器击中了“云门穴”并“太赫穴”,上半身马上一阵刺痛不能运气。如此快速精准的针刺手法金羽卫内只有她的上司能做到。

    “大人,请听属下解释。”

    风羽兮正要辩解,却见“锦医修罗”的徒弟“清都郎”元墟子从废墟里翻出一些东西,一并递到师尊面前:一块被烧掉大半的锦帛血书,另一支鎏金飞羽令牌,金羽令?

    没等指挥使下令,指挥佥事元墟子与指挥同知展骢立马反手生擒了风羽兮,旁边“锦医修罗”的亲卫校尉见此情状都明白这场大火烧得太蹊跷,风羽兮这个回回女人有很大嫌疑。

    “大人,请听十七娘解释。”

    “锦医修罗”当然要听听风十七娘的解释,他摸了摸麒麟箭袖上的金丝银线风火纹饰,只吐出了一个字——说?

    “发金羽令是尊卫冯大人的意思。”

    风羽兮话还没说完“锦医修罗”已经以三指鹰甲扣住她颈脖命门,凑近她面前威胁道:“你说话可要想好了,午时你不过是来传旨,为什么发金羽令还派人监察?”

    这话的玄外音是,“黑罗刹”做这两件事都没有通知顶头上司,现在还把冯天鹰搬出来,当然是犯了大忌。

    自知犯了家法的风羽兮毫无还手之力,只发抖地回道:“皇上派属下传旨只是警告谭王不要轻举妄动,主动断绝与前罪臣魏权的干系,可谁知他早上散朝后去了东宫,中午回到驿馆整个人便不对劲了?”

    感觉喉咙上力道减了几分,这不用面具却也半边红印的女人心里松了口气,要知道惹怒了顶头上司后果很严重。

    不知会指挥使擅自行动,仅凭这点“锦医修罗”就是当场杀了她冯天鹰也没话说,这是金羽卫的家法规矩。

    不过作为多年的鹰犬密探,北镇府司三千户之一,风羽兮非常冷静。

    “皇上看过咱们搜集的谭王与魏权案的牵连证据后并没有要置他于死地的意思,早朝时只是斥责了几句,要他闭门思过,只是王爷去拜见太子殿下后,回到驿馆整个人就发疯似的,属下去传旨的时候他就已经疯言疯语,说什么早知如此,人生不幸,认贼作父什么的,属下见他出此大不敬之语,便留下校尉何良监视。”风羽兮的话让另外两位千户亦大惊,忙掩口示意她住嘴。

    “锦医修罗”拿起那锦帛血书,已经大概了解怎么回事。但风羽兮的话却未可全信,既然冯天鹰示意发金羽令,那就说明那老魔头一定察觉到事情背后的秘密。

    谭王不会是因为牵连魏权案而自杀?那么,那一句认贼作父,宫中的传闻难道是真的?他母妃斓氏的身份世人皆知,乃敌军领袖张仕德妾侍也,可从出生时间上早就否认了谭王遗腹子的身份。

    不,这谣言传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他早不自焚晚不自焚,偏偏去见了太子就———

    此事恐怕要隐瞒太子也难了,这么大烽烟,半个城的人都看见了?

    担心什么来什么。

    “锦医修罗”正担心这事情让太子的病雪上加霜,不想突然快马而至,竟是王秀钊亲自过来了,尚未下马便叫道:“师弟,快快上马,皇上和太子在武英殿吵起来了,师傅让你快去救火。”

    这边火刚灭,那边却十万火急了。

    “锦医修罗”一听立刻急了,太子的身子可经不起这刺激,即刻飞身上马,只吩咐展骢将风羽兮先羁押,仔细勘察现场保存好证物,报礼部着人过来处理王爷和世子尸身,说完便带着徒弟与王秀钊疾驰而去。

    半路上王秀钊又通报了他另一件北镇府司殆狱里的蹊跷大事,差点让“锦医修罗”惊得摔下马来。

    快进皇城之时,他勒马缓行,几乎是难以置信地问:“师兄你再说一遍,你确定说的可是真的?”

    “此事太过离奇,宫里传得沸沸扬扬,这才让东宫太子听到风声,拖着病体跑到武英殿与皇上起了争执,当时皇上正在查看被吓死的四个金羽卫校尉和那具离奇不腐的尸身。”王秀钊说话的时候也有些颤抖,因为他从不相信鬼神,可现在眼前见到的事情却能让说书人编好几本鬼故事了。

    “锦医修罗”更是遍体冰冷,因为那不腐的尸身正是他亲自抓获投入殆狱的,现在四个得力校尉被活活吓死,太子听闻在武英殿见到那尸身一定会情肠大动,与皇帝的矛盾总爆发也就不难解释了。

    老天,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是冤魂作祟?

    “皇上已经传旨僧录司与道录司找法师入宫驱邪。”

    就在两人下马入宫之时,大雨倾盆而至———金陵城在这暴风骤雨中一片漆黑肃杀。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看着这突然而至的暴雨,沈紫薰心内越发感觉到心惊肉跳,一种说不出的绝望哀痛弥漫全身。

    她这是怎么了,往日大雨倾盆却并没有这么害怕过,难道是因为周蓦然不在?锦楼栏杆上沈紫薰觉得自己竟然有些从未有过地触动情丝,这么多年习惯了孤独,她竟然也有了在这雨天有人作陪的心思。

    看来真是秋风秋雨敢淹留,周蓦然此时在哪里呢?姑苏太太估计又要派人过来了,每到换季时节,静汝哥哥总要发咳疾。

    现在金陵时局艰难,她不能只在乎小儿女的生死安危了?要赶紧前往吴熙解决南洋的事。她胡思乱想着望着天际,东边皇城里阵阵毛骨悚然的狂笑哭喊声———连别院这里也隐约可闻,看来今夜真的要出大事了?

    戌时三刻沈东园与卢之祥终于回来了,两人被大雨淋得狼狈不堪,家下人忙张罗着服侍两人更衣吃饭,东园公受了凉,小卢管家着急此时宵禁未解除,怎么上街请大夫。紫薰忙从周蓦然的药箱子里找了祛风除湿的成药,和着姜茶给沈东园灌下去,这才安静地睡下了。

    卢之祥可没空睡觉,拉着儿子和紫薰在帐房里点灯夜查,将家里近年来的账目梳理干净,免得朝廷查到什么。

    三人忙到快要天明之时,忽然听到皇城里传出敲击景阳钟的声音,这震慑骨髓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

    此刻,漫天风雨如泣如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