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三)漫天风雨丧钟响

章节字数:3037  更新时间:16-05-23 08: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三)漫天风雨丧钟响

    紫薰一下子奔到门外,倚栏杆仔细数,之后转头问卢佳:“多少下?”

    “好像五,不,等等,是六。”

    “皇帝驾崩是八下,宫中无太后皇后,那么,是———太子。”

    听见丧钟的家下人都醒了,纷纷穿衣开门出来,连睡在后楼的沈阑清都被吵醒了。沈东园睡在帐房旁边的厢房里,此刻也听到家里动静,顾不得身体沉重,披衣扶门出来探看,卢佳忙上前搀扶。

    “阑勋,怎么回事?”沈东园一边咳嗽一边问。

    沈紫薰此时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刺骨的难受,没听见东园公的问话,卢之祥拉了拉她衣袖,她方才回过神来,问:“爷爷,什么?”

    “回太爷,应该是太子东宫———”卢之祥答道。

    “爷爷,应该是,太子驾崩了。”沈紫薰捂着胸口说,惹得沈东园看他脸色不对,关切问是否不舒服。

    “没事,爷爷,您身子如何,是否撑得住入宫?”

    “吃了你的药,好多了,多穿点衣服就是,卢之祥,你去准备一下,马上跟我出门去户部。”沈东园精神还好,看来风寒已经好多了,又吩咐长孙,“阑勋,你和小卢在家里照管,约束好下人,按时送些吃食衣物到衙门外来。”

    “爷爷放心,孙儿明白,即刻便差人去准备素衣乌纱黑角带,哀服会在四天后送来,二弟去顺天府举哀我会派人护送,您放心去衙门,保重身子要紧。”

    沈东园本来怕当家少爷没经过这些手足无措,没想到除了脸色不好,沈阑勋倒镇定非常,指挥自如,他也就放下心来。

    沈阑清刚想上楼来问什么事,便听见了刚才的对话,只好恭敬侍立在一旁,带沈东园带着卢之祥下楼后,方慌慌张张过来问大少爷:“大哥哥,这到底怎么了,难道太子殿下真的………”

    “二少爷,您还真是书呆子,没听那景阳钟敲了多少下吗?你现在是准国子监监生了,照规矩要在成服日到顺天府举哀,行了,现在你要愿意还可以回去睡会儿,我和大少爷要去忙去了。”

    卢佳真没心情去管这呆傻二少爷了,不过又回头嘱咐道,“您还是待屋子里吧,别上街乱逛,这还宵禁着呢,素服做好了会给您送来。”

    “喂,这———”沈阑清是被弄蒙了,一时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沈紫薰上来拍了拍他肩膀,宽慰道:“二弟回房去吧,一会儿素服弄好了给你送来,这可真是不巧了,看来你的交际应酬可以停下了,吃完早饭我派人送你去顺天府举哀。”

    沈阑清吓得懵懵懂懂,确实不晓得该如何是好,看沈阑勋和卢佳这边忙得脚都不沾地了,只好自己回房呆着。这边沈紫薰和卢佳不但要打理家下人裁制素衣尊奉丧仪,这下沈家布铺鞋铺等店家也得忙乱起来。

    太子崩逝,这下从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到普通百姓都得准备素服,光是宫里的需求就不得了。沈紫薰赶忙打发卢佳到沈家各个铺子里清点黑白素布麻鞋等丧葬用品的存货,一面商号里的掌柜帐房派出得力人选快马赶赴各地进货?另外又要准备送往东宫和礼部的祭礼,又要打点太爷在衙门的用度?

    一时两人还真是忙乱,根本顾不上其他事情了。

    一直忙了好几天,到第四天,看各色东西都办齐了,宫里家里礼部户部商号里的事情都料理得差不多了,沈紫薰才想起来,周蓦然一直没出现。

    这可是破天荒,这家伙,难不成死在东宫了?不可能,他虽说也必须进宫举哀,也不至于不回来见她一面。

    沈紫薰一边想着一边回房,刚走上楼道便差点被绊摔个马趴,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人衣衫褴褛臭气熏天地横躺在周蓦然房间门口。

    “谁,喝醉了在这里躺尸?”

    那人不答,紫薰小心翼翼移动上前,一眼便看见那冰蚕琉璃玉腰牌。

    “周蓦然?”沈紫薰脑子里电光火石,立马闪电般冒出一句,“怎么回事,蓦然兄这是死哪里去了,这腰牌?”

    这冰蚕玉腰牌不是在闵柔哪里吗?怎么会———那日周蓦然明明没有去栖湘馆,这到底怎么回事?或者,他去了,可闵柔不是闭门谢客吗?这一个个问题让沈紫薰脑子发胀,这几日已经够忙乱了,这家伙还这么添乱。

    紫薰想上前踢他一脚,却闻到一阵阵冲鼻子的气味,这什么味道,不是酒味儿,更不是药味儿,这种味道,像动物腐烂的味道。

    不,比动物腐烂的味道还要刺鼻。

    是死人腐烂的味道。

    这家伙,上乱葬岗去了?

    “来人,来人啊。”紫薰没办法,只好大叫:“能守,莫之,上来一下。”

    闻声而来的却是卢佳,问大少爷怎么了。

    沈紫薰挪开身子,卢佳马上捂住鼻子,惊奇道:“怎么平白无故一个叫花子进来了,门房的人都挺尸吗?”

    能守与莫之两个小厮也上来了,齐声施礼等着大少爷吩咐,紫薰哭笑不得,掩住鼻子对卢佳说:“你自己看看他是谁?”

    卢佳凑过去,看了半天,突然跳起来,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这,这不是周,周师爷?”

    两个小厮也惊奇极了,紫薰只好吩咐:“你们两个,找块湿毛巾捂住鼻子,过去把周师爷抬后面厨房里,烧一锅水洗洗干净再说。”

    卢佳也闻出来这是坟地里的味道,伸手对两个正要动手的小厮说:“叫厨房熬一锅糯米水,好好洗洗,再找些柚子叶泡水把这楼道和周师爷房间好好倾洒擦洗一下,去去晦气。”

    紫薰不懂,不过没阻止,双手捂鼻对卢佳点头,示意他做得对。

    “这周师爷多半是被人劫道了,要不就是撞———”卢佳做了个恐怖的掐脖子动作,意思是撞邪。京城最近是挺晦气,两天之内死了一个藩王一个太子,邪门事情多也就不难解释了。

    紫薰点头,表示同意,她也想不出周蓦然弄成这样的缘由,只能蹑手蹑脚地开门进周蓦然房间,拿了他的干净衣服和药箱子,拉着卢佳下楼上厨房去,看看需不需要请大夫。

    两个小厮全副武装,几乎就剩下一双眼睛,才敢上前剥光周师爷的衣服,莫之抓住他的手腕,把了把脉,转头对大少爷点头,说还活着。紫薰放心,等上身衣服脱完,才发现周蓦然背上密密麻麻的伤痕,像是被猫科类动物的爪子挠伤的。

    “少爷,糯米水烧好了,这就洗吗?”能守叫人抬了个大桶放厨房中间,问道。卢佳看当家少爷不知所措,只好挥手,示意开洗,然后拉紫薰出去了。

    “有伤也没办法,得先洗干净再说。”

    紫薰也没法,只好这样,看周蓦然脸上一层晦涩之气,还真像是撞邪,可又担心他没醒,问要不要请大夫。

    厨房外主仆正商量要去请个郎中过来,便听见一声惨叫,顾不得礼数,紫薰和卢佳忙推门进去,见莫之捂着肚子伏在地上叫唤。

    “怎么回事?”卢佳问。

    紫薰这才见周蓦然醒了,可又不像神志清楚,那眼睛里白的多黑的少,脸上一层黑气,忙将卢佳等人往身后推,自己上前,伸手在周蓦然眼前晃了晃。

    不想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道抓住紫薰手腕往旁边便摔了出去,卢佳和过来看热闹的小厮们也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扶起大少爷,一群人退出了厨房重地,将周蓦然关里面了。

    “大少爷没事吧,摔着没有?”

    还好刚才摔在粮食袋子上,紫薰感觉没什么?疑惑道:“这周蓦然怎么回事?难道———”

    “恐怕是的,最近京城里到处都在举哀,或许周师爷真的是着了道?”

    卢佳吓得直点头,他可是相信鬼神的,常常去城隍庙上香,问:“要不,叫人去城隍庙叫那守庙人刘驼子来看看,听说他常帮人驱邪。”

    家下人也点头赞同,现在太子丧期未过,家里出了这事儿,紫薰沉住气,说:“不会吧,他自己就是江湖人,怎么会惹上这种事儿?再说,现在去请法师来,惊动了左邻右舍,朝廷正办丧事,万一治咱们个大不敬之罪,这不是添乱。”

    “那可怎么办?”下人们也害怕,齐声问大少爷。

    紫薰和卢佳正商量,就听见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周蓦然这砸房子呢!在他还没掀翻房顶前,紫薰果断命令道:“先不请法师,莫之能守,你们多带几个精装家丁,冲进去把人捆了。”

    大家面面相觑,都很害怕,看了半刻,还是卢佳觉得大少爷说得有理,别惊动了人,独自挽起袖子,号召说周师爷不过是中尸毒,带着二十个家丁进去,三下五除二捆了扔柴房里,一阵暴打,周蓦然便没动静了。

    紫薰和卢佳在旁边看着,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是去请大夫还是请法师。还是英书提醒了一句:“周师爷自己就是大夫,找找他药箱子里也许有解毒药?”

    作者闲话:

    五灵庙撞邪请参看《倾尽天下为君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