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四)子不语怪力乱神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6-05-23 08: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四)子不语怪力乱神

    这下紫薰想起来,平日里看周蓦然倒弄药箱里的药瓶子,大概记得有两种是解百毒的,还有桃源谷上好的金疮药,她连忙打开药箱拿了药,叫家丁打开柴房门,见周蓦然已经被捆成了粽子,便不害怕了。

    卢佳也跟进去,帮忙掰开周蓦然的嘴,紫薰倾了两颗十谷丹和风清丹,塞进周蓦然嘴里,倒了点水,强行把药灌了进去,可金疮药可怎么上?现在还不敢松开绳子。

    “算了,我看都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等他清醒了再上药。”

    卢佳吩咐给周蓦然夜里灌点米汤,便和当家少爷忙着处理其他事情去了。直到第二天一大早,便听见周蓦然在柴房里鬼哭狼嚎地,家下人赶忙上报,说周师爷清醒了。

    紫薰昨日忙到子夜,这会子还没起,听到这消息来不及穿大衣服,只披了羊羔毛披风便下了楼,赤脚闯进柴房里,周蓦然果然神志清醒地在骂街呢?

    “你们这群王八羔子,把老子捆成粽子搞毛?丫丫个呸,当老子是什么?这还没到端午节,有没有人啊,快来人,饿死人了。”

    能守和莫之领着家丁并不敢松绑,见大少爷来了,只看少当家的示下。紫薰慢慢走进那神形俱变的风流少侠,左右上下打量了一番,伸出两根手指在周蓦然眼前晃了晃,问:“这是几根指头?”

    “你秀逗了,当我白痴啊?切。”

    眼神倒是正常了,紫薰很满意周蓦然的答案,不过又继续问:“我是谁?”

    “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周蓦然眼睛发光地打量紫薰披风没遮住的玉足,嬉皮笑脸的一句让卢佳一口水喷出来。

    紫薰松了口气,发现自己赤脚散发,果断地转身,吩咐小厮:“放了周师爷,啊,不,把他扔糯米水里洗一遍再松绑。”

    “喂,杀千刀的,你们想干嘛?沈阑勋,快让他们放了老子,要不老子跟你没完。”

    紫薰走出柴房门口,不忘吩咐卢佳:“小卢管家看着他洗,没洗干净别上楼。”

    “沈阑勋,你这王八蛋把我当什么了,你洗衣服还是洗香肠,你要把我煮了还是烤了?”紫薰无语,直接操起旁边晾晒的抹布塞周蓦然嘴里,警告道:“你这么杀猪似地叫唤要是把金吾卫的人叫来,我就真把你交给他们杀了,还能饱餐一顿。”

    周蓦然咬咬切齿地一口吐掉抹布,嘴里唧唧哇哇的不干净,紫薰听得烦躁,这几日够烦了,要是把巡街的金吾卫招来,那可真是麻烦没完没了了,她只好顺手操起一个箩筐套周蓦然头上,让他呆箩筐里骂街去。

    小厮们一拥而上,跟抬棺材似地把周蓦然横抬进了大桶糯米水里,边洗边解绳子,等到周蓦然身上绳子全部解完,被捆了一晚上喝了一肚子洗澡水的少侠气得跃身而出,将澡桶劈了个稀巴烂,柴房里狼藉一片。

    周蓦然也没来得及穿上衣,只裹了块破布遮腿便赤脚跑上楼,紫薰已经穿好家常月白色纱缎衣装束发净面在楼上等他。

    看到平日风流潇洒的盐帮总堂主被折磨成这副人鬼不分的德行,紫薰笑意全在眼角眉梢,英书则直接笑出了声,捧着干净衣服鞋袜问:“周师爷,要不要奴婢伺候你穿衣梳洗?”

    奇迹的是周蓦然居然站定栏杆边越过紫薰的视线,往东边皇城方向凝滞了几秒,用正经口吻说:“麻烦姑娘帮忙,下楼叫人给我烧一桶干净洗澡水抬上来,我需要泡个药澡。”

    英书亦捂嘴,愣了片刻,眨两下眼睛才想明白周师爷说的人话,忙点头答应着下楼去了。

    “你这么站着不冷,先穿上衣服。”紫薰随便从英书搁一边的衣物堆里抽了一件素棉锦小衣往周蓦然身上招呼过去。

    不想却突然被周蓦然拉住手腕,闪电般进了屋子———紫薰还没眨眼,周蓦然已经将房门关得严严实实。

    紫薰有些轻视讥嘲道:“喂,你干嘛,被吓掉魂了?”不想这话还没说完,周蓦然突然找了个墙角便整个人缩了进去,搞得紫薰猝不及防,完全不明白这周师爷是不是又发疯了。

    那大衣橱与大床之间的墙角里,周蓦然居然顾不上形象地缩在那里发抖,紫薰伸手去摸他,不想他却更害怕,抱着头低声啜泣:对不起………

    “蓦然?”紫薰缩回手,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她认识的风流剑客吗?看周蓦然的现在的样子像是被吓掉了魂,突然,他眼神中错乱畏惧的神色消失,直勾勾地盯着紫薰身后的空气中,瞳孔慢慢放大,好像见鬼一般,哆嗦着手指,口里含糊不清念着——别过来,别过来,别。

    沈紫薰转头,身后什么都没有啊,心里想着看来真要去请法师了。突然,传来砰砰砰的大力打门声,是英书带人抬来了洗澡水,紫薰只好先不管周蓦然,开门吩咐把洗澡水抬进来,然后将英书连同下人都打发出去了。

    回头找周蓦然,发现这家伙又不见了,扫视了一圈,突然漫天水花,弄得紫薰眼前一片雾气,还没看清周蓦然在哪里,突然感觉脖子上一阵生疼。

    脑子里马上电光火石,遭了,周蓦然一定是撞邪了,冲自己来了,怎么办?紫薰挣扎了一会儿,手乱抓脚乱蹬,可都是徒劳,感觉血快上不了脑子的千钧一发时刻,紫薰只感觉抓到腰间的一块玉牌朝掐自己的人头上砸过去。

    呼,瞬间恢复呼吸的感觉,待她抹干净眼睛里的水雾,周蓦然已经瘫软在澡盆里了。

    这是什么节奏,紫薰这才看清,刚才砸人的东西躺地板上了,是周蓦然给的那块火羊玉牌。

    “莫之,能守,快来人啊!”紫薰无法,现在她一个人可不行了,必须找人,先把周蓦然弄干净再说。

    闻声砸门进来的是卢佳,见周蓦然本来风情奢华的房间顿时变成澡堂,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

    “别看了,去叫人,把人放澡盆里再洗一遍,洗完穿好衣服抬我房间去,找人来把房间弄干净。”见卢佳被惊呆了,紫薰忍不住大声叫,“快呀,愣着干嘛?”

    卢佳正要去,沈大少爷又拉住卢佳低声问:“你说的法师管不管用,人可靠吗?”

    卢佳这才注意到大少爷脖子上的掐痕,知道事态严重,忙附耳说:“大少爷放心,那人是专吃这碗饭的,师承茅山,只要多给钱,口倒是很严的。”

    “那你亲自去,穿低调点,多许他些酬劳,请他来一趟,我看周蓦然是着了道。”

    卢佳应声去了,英书贴着大门进来,也被吓呆,忽的发现地上的玉牌,拾起来交还给紫薰,问:“大少爷,这,您没事吧?”

    “没事,你去打点两套衣服鞋袜,这里交给小厮去弄,你先回我房间去,一会儿周蓦然洗干净了,拿一套给莫之让他给周师爷穿上。”

    紫薰摸摸脖子,生生发疼,觉得周蓦然这家伙一定没干什么好事儿,惹这么大麻烦。

    想到这里,紫薰更觉得一定要找机会单独去见一见叶邻衣,那人再狂傲,应该对她这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不会袖手旁观。

    小厮们找了绳子,将周蓦然手绑住才敢给他洗澡,然后穿好衣服抬紫薰房里,放黄花梨青金瑞兽螺钿罗汉床上,又把手脚都绑住,才禀报大少爷说弄好了。

    紫薰伸手探了探这家伙鼻息,睡得倒沉稳,这一大早地搞这么多事,她也累了,吩咐莫之带了几个家丁守着,自己更衣到前厅办事去了。

    今日是太子闻丧第五日,文武百官都要素服,戴乌纱帽和黑角带赴西角门行奉慰礼,行毕回来,戴布裹纱帽,系绖带,穿麻鞋,回各自衙门办事,十二天后方能释服。在京军民同样素服十二天,禁止屠宰五天,禁止大小祭祀、娱乐和嫁娶。

    宫中传来的消息,钦天监阴阳师已经择定停灵日子,当日便开丧送讣闻,择准停灵十二日,各位赴京举丧的藩王陆续已到,小殓已过,只等藩王们到齐便大殓。

    沈东园在户部衙门已经宿歇了四天,这几日都是家里遣人送吃喝被褥,幸好他风寒已经无恙。

    原本今日行礼后晚间便可回家,不过刚才又传回消息,说户部公务堆积,今天又要歇在衙门里。紫薰叫卢佳打点了一些药膳给太爷送去,又加送了两件大毛衣服,夜里凉让随侍的卢管家想着添加。卢佳答应着去了,偷偷回报说那法师要晚间才来,让先把人绑着。

    紫薰现在忙得没空管周蓦然,一会儿京里商号的两个掌柜来,请示白布苎麻价格,说京中各大店铺都缺货,是否要提价?

    紫薰想了片刻,问外地的货源何时进京?布铺和成衣铺的杜掌柜回说至少也得五日后,杂货铺的丘掌柜也说苎麻和麻鞋最近也缺货得紧。三人讨论了半天,最后决定不提价。

    原因很简单,太子的祭文祭物朝廷已经准备停当,墓地也是早就选好的,只停灵十二日,犯不着提价失了沈家商号的诚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