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五)燃犀牛渚照通津

章节字数:3006  更新时间:16-05-23 08: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五)燃犀牛渚照通津

    一会儿一身素衣的沈阑清过来向兄长请安,问自己没事是否要回姑苏去,在这里无所事事倒妨碍大家。

    沈紫薰一个白眼,说你看家里忙的,你虽然不必再去应天府举哀,可是京城这两天直到太子出殡都不会消停,现在也没有人手护送他回姑苏。

    正斥责着,一个婆子拿了别院牌子来领丫鬟裁缝的针凿工银,紫薰处理完了,又说:“你看我忙的,二弟要没事就呆房间里读读书,等太子出殡后你再回去。”

    “大哥哥,那我可以出门逛逛吗?”

    紫薰直接叫小厮能守,吩咐厨房准备开饭,吃完打发一些人去商号里帮忙去。

    一面见沈阑清还在,不禁哭笑不得,说:“二弟,这两天外面饭馆都不开张,更别说那些好玩的地方,都要关门一段时间的,你还是消停地在家里呆几天,看我忙的,没空跟你说了。”

    沈紫薰说着便忙着招呼门房老罗说话去了,把沈阑清拉敞厅里了。

    “大哥哥,我不是要———”实际上沈二少爷是想说可否去一趟素衣巷王家走亲戚,不过看沈大少爷忙的,看家里乱成一锅粥,连沈纯和墨琴都没空理他,自己只好哪里凉快哪里带呆着去了。

    吃过午饭,随手拿起一本《南华经》,正读到“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蔬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大哥哥神思忧劳,巧智谋事,看来这是好事亦是坏事,他这个闲人只懂读死书,真是于家事商贾事一窍不通,所以落得如此清闲,这是好事亦或是坏事?

    唉,管他呢,饱食终日万事不忧亦是人生一大美事啊,何必去自寻烦恼。

    山木自寇,源泉自盗,一切顺其自然吧!

    他也就读着读着书合上了眼睛,直到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之声,这才开门走出房间一看,天色已沉,晚饭时间都过了,该死,居然也没人来叫他。

    其实不是没人来叫吃饭,而是家里人都聚集在楼下,看法师做法,晚饭准备好了,可大家都被派了差,暂时没功夫吃。

    沈紫薰也没想到搞这么大阵仗,可法师快到傍晚时分才来,走的是后门,同样穿了一身素衣在外面,里面隐约是破烂溜丢看不清颜色的道袍,披头散发地头上戴个枯树枝子,看不清脸面,背上那坨子却异常明显,后面还跟着个背着葫芦金钱剑等法器的小徒弟,脏得跟叫花子似的。

    进门还没等小卢管家说话,便直奔沈紫薰的房间,一进去便关了门,在里面兵兵蹦蹦地好一阵打杀,惹得家里人都来看热闹,这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音把当家少爷从帐房里吵出来,转到后楼问怎么回事。

    卢佳上来禀告,说法师进房间去了,沈大少爷一下便火气上来,训道:“你们干嘛?屁大点事儿有什么好看的,那人来给周师爷看病的,看什么看,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

    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当然是最引人兴趣的,家下人依然窃窃私语,紫薰看这样不是办法,干脆对卢佳说:“你去,看这事儿闹的,把人都给我集中起来,分作几班今晚给我把别院守严实了,一只鸟都不许飞出去,告诉他们少给我嚼舌头,明日若让我知道谁漏了口风,引来了临街四坊的注意,我就把他卖到南洋下苦力去。”

    卢佳也挺着急,这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家里下人本来就多嘴多舌,怎么才能让这事儿不露口风,真是难办,紫薰威势之话一出,家里人都晓得大少爷的厉害手段,立马都掩口不语。

    他这个内管家再趁势威胁道:“都听到了,周师爷的事儿谁要漏出去,是什么后果自己掂量掂量?今晚上轮流守夜,都不许出门,不许交头接耳嚼舌根,一会儿晚饭排班去吃,都听见了吗?”

    这下可好,连晚饭都得轮流吃,婆子家丁晓得了这有了大少爷撑腰,小卢管家这下也是敢作敢为不怕得罪人,这些人当然不晓得卢佳都不打算一直在这一亩三分地待下去,所以头一次说了些严厉的话。

    这边下人们正分班守院子呢,不想听到楼上屋子里突然安静了,接着猝不及防地飞出一个人来,然后便听到那刘驼子大喝一声———你这畜生老道不与你一般见识,速速离去,免得伤了你性命。

    那摔下楼的正是小叫花,原地打了个滚,又猴子一般抓着房檐爬上去,与那老驼子在紫薰房门口东张西望了半天,确定屋子里没危险了,才下楼来告知可以上去了。

    紫薰带着卢佳火急火燎地上去,直接冲房间里看周蓦然的情况,却被那老驼子拦住,阴阳怪气地说:“大少爷,暂时不可进去,那畜生没走远。”

    “你说什么,什么畜生?”沈大少爷奇怪,这屋子连只鸟都没有,哪里有什么畜生。

    卢佳喜欢看这些志怪小说,明白那老道说的什么,忙附耳在少当家耳边解释了半天,紫薰听完眼睛都瞪大了,转头看了看卢佳,难以置信地问———不会吧,有这么神奇?

    那老道一听当家少爷不信,立马就要走,不过马上被卢佳拉住,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这驼子立刻喜笑颜开,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下有耐性为沈大少爷解释了:“大少爷不知,这位公子定是夜晚在野外撞上了野猫之类的灵物,产生幻觉,被吓得丢了魂,所以才这样。”

    这些玄幻迷信术语紫薰哪里懂得,只觉得是怪力乱神,也不好反驳,只问怎么办。

    那老道不慌不忙,胸有成竹地说:“大少爷放心,那灵物已经被老道我吓走了,至于这位公子为何还不醒,我想还得晚些时候叫魂才行?”

    “刘师傅,那他醒了还会攻击人吗?”卢佳着急问。

    “怪哉怪哉,老道刚才进来的时候那灵物的幻术已经被什么破了,所以两位放心,他不会再攻击人了。”

    姑且相信这神棍吧,紫薰却没叫解开周蓦然手脚的绳子,只吩咐卢佳好好款待法师,晚些时候再来作法叫魂,托这两神棍的福,下人们终于可以开始吃饭。紫薰却吃不下,只坐到床边守着周蓦然,英书端了饭菜上来,又打了水来绞了帕子给周师爷擦脸。

    “小卢管家要我传话,说已经算好戌时三刻开坛做法。”

    紫薰点头,吩咐英书下去吃饭休息,一会儿过来换她,叫能守和莫之守在楼下听命就是,英书答应着下楼去了。

    紫薰摸出那火羊盘螭赤金镶五色宝石品红缨穗玉牌,疑心道刚才自己就是用这个砸人的,难道———这也太神奇了,估计周蓦然的遭遇都能写一本志怪小说了。

    “唔,静………对不起。”

    紫薰正胡思乱想,忽然听见周蓦然口里开始说胡话,嘀嘀咕咕地,她附耳过去听了半天,只听到好像是一句什么静,什么对不起。

    尚未听得真切,突然便被周蓦然伸手一拉,两人的距离便只能用同床共枕来形容,这下听得更真切:“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这都唱的什么?紫薰挣扎着要起身,手臂却被周蓦然抓得死死的,这家伙身上滚烫,明显地是昨天被折腾得受了凉,正发高烧说胡话呢。

    乱七八糟地唱完又开始哭诉:守阑,守阑错了,呜呜呜,静,别跳。

    紫薰与这家伙几乎是零距离接触就听清两字:守阑,听起来是个名字,是谁的名字?紫薰彻底无语了,拼尽全力挣脱周蓦然的魔爪,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赶忙整理好衣服。

    内心却疑窦重重,这家伙,到底心里埋藏了多少秘密?这世上的人还有活得比周蓦然累的吗?身兼多重身份,心底有无数秘密,平日还得假装玩笑打闹。

    紫薰想想刚才周蓦然的胡话,头都要裂开了?这样活着这家伙不觉得累吗?

    “大少爷,法师来了。”

    “进来吧?”紫薰不相信那神棍框人的话,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

    那驼子吃得满嘴油光,谄媚地笑道:“大少爷,老道这就开坛,保证把这位公子的魂招回来。”

    紫薰一个眼色递给卢佳,后者上前在老道耳边叮嘱了几句,那老头连忙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这就是个小法术,大少爷,驼子与小卢也是熟人,不会收钱不办事的,您尽管放心。”

    说完便吩咐徒弟开始准备法事用品:香烛、引路米、往生纸、冥钱、过路钱、香炉等一一排好位置,然后对沈家少当家和卢佳说请出去片刻,马上就好。

    紫薰却偏偏不走,说要看着。

    老道眼光与卢佳交换了一下,笑道无妨:“大少爷是大富大贵之人,小小法术也不怕冲着了,那就在门外看着就是。”

    紫薰和卢佳只好退到门外,卢佳是深信不疑,紫薰则是怕周蓦然醒了这老道要遭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