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六)幻梦惊醒少年人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6-05-23 08: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六)幻梦惊醒少年人

    只见那邋遢驼子先在房间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然后在房间四角都点了蜡烛,接着点香,朝四方拜拜,将供香插香炉里。

    那小徒弟随即将选好的引路米在前面朝四方抛洒,老道则口里念念有词:今我等来此贵地,为寻真灵,若有冒犯,有怪莫怪,惟愿协助,速现真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老道见没什么动静,便示意小徒弟走出房间,往楼道里洒米,问卢佳周蓦然从哪里回来的?

    这哪里晓得,连少当家都一问三不知,老道只好自作主张往后门一路洒了一遍,然后便开始扔过路钱,小徒弟洒米完毕开始烧冥钱。

    等冥钱烧完,紫薰和卢佳跟在后面,看着刘驼子上了楼,回到刚才的房间,不想后面两人脚步慢点,刚走到楼道里就听见一声巨响———一个人嗖地飞出房间,重重地摔在楼下鹅卵石地上。

    这一下摔得听见声响的人都感到肉疼,紫薰不禁莞尔,这下可好,一定是周蓦然醒了,刘驼子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卢佳正要探头问那装神弄鬼的老道怎么样,一道身影迅疾如风地飞扑下去,只听见一声惨叫,紫薰忙大叫:“蓦然兄手下留情。”

    幸而紫薰反应快,要不估计早听到那老道脖子被捏碎的咔喳渗人声,等卢佳下楼查看,那老道吓得面如土色,口里连话都不会说了。

    紫薰进房间拿了自己的兔毛披风,下楼来时,见那老道正跪地上磕头求饶。

    沈紫薰什么话都没说,只上前为周蓦然披上披风,提醒一句:“天凉,你刚醒,披上件衣服。”

    周蓦然眼里的杀气尚未消散,听见紫薰的声音,方低沉声音喝了声:“快滚,装神弄鬼。”

    刘驼子吓得屁滚尿流,这场法事做的,没把妖魔鬼怪吓跑,倒把他自己吓跑了。

    卢佳忙回头请示紫薰,当家少爷点头,他赶忙追出去,当然是用钱封住那两人的口,别惹出别的麻烦来。

    事情总算解决了,刚才作法事的时候还好没人看着,家里人除了轮班看家护院外,剩下的都在膳堂吃饭。

    紫薰吐了口气,正要说你这家伙总算清醒了,话还没出口,已经被周蓦然牢牢拥在怀里,听见这家伙似乎也劫后余生似地说了一句———谢天谢地,你在。

    这一下可比刚才那老神棍吓人,紫薰拼命挣扎,生怕被人看见,这家伙,怎么开玩笑不分场合。

    “喂,什么我在,你搞清楚,又不是我撞邪。”

    紫薰几乎快把周蓦然的胳膊掐断了,可那家伙就是不放手,埋在紫薰肩上跟个孩子似地贪恋足了对方的味道后,干脆将披风一裹,抱住紫薰飞身回到二楼楼道,然后飞快关上房门。

    这一下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把紫薰吓坏了,等她站定发现已经身在自己房间,马上一拳打在周蓦然胸膛上,推开了他,愤愤道:“你就趁着撞邪占我便宜吧,切,看哪天惹急了我不把你活剐来吃了,我就不是沈家大少爷。”

    “你本来就不是沈家大少爷。”周蓦然终于恢复了平日的油嘴滑舌死皮赖脸,还想上来一亲芳泽。

    紫薰晓得他没事了,又想玩暧昧那一套,干脆上前把他身上的披风一扯,邪笑道:“好啊,你关了房门,孤男寡女,想干嘛?别打量着我是傻子,你要不怕我把街上的金吾卫叫来,你继续。”

    周蓦然最怕紫薰玩真的,只好嬉笑着扯过那披风,依然裹自己身上,那上面有紫薰的味道,让他心里平静。

    看自己房间一屋子的乌烟瘴气,紫薰马上就不想呆了,说:“人家刚才好歹替你驱邪,你怎么上来就掐人脖子?”

    “切,小爷还要他帮,我周蓦然行走江湖的时候他就是个摆地摊的,不打量爷是什么角色,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那你可真是着了道,还说人家道行低。”紫薰一边取笑一边找了一套干净藕荷色湖绸衣服袜子,拉上周蓦然去前面楼上更衣。

    两人正要开门,周蓦然却看见紫薰脖子上的伤痕,问怎么弄的?

    紫薰没说,掏出那火羊玉牌,笑道:“人家刘驼子也不是一点功劳都没有,不过依我看,我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站你面前,应该是你这玉牌的功劳更大。”

    紫薰开门刚拉开个缝,又被后面的手合上,两条有力坚实的臂膀从后面抱住她,将她手上的玉牌合拢在手心里,一阵温暖醉人的气息在她耳边盘旋:“那你就好好带着这宝贝,带一辈子。”

    这亲热的举动和话语让紫薰一阵手脚发软,心里却很清醒:周蓦然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应该是非常刻骨的事,否则他不会这么反常。

    如果这样让他抱抱能让这家伙心里好受点,紫薰觉得自己吃点亏也没什么,反正没人看见,至于静汝哥哥,那单纯少年应该不会介意,她沈紫薰将来不过是他众多小老婆中的一个而已。

    这时光静好的片刻让周蓦然心里异常满足,他心中有漫天秘密不能说出口,过去的五天确实是他人生的一大关口,因为他最敬重的人离他而去。

    他还要在凄风楚雨巨大悲痛中去做一件世上最残忍的事情,而在做这件事情时,他又遇到了这世上绝对不会再见到的匪夷所思的人事,他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让他以为自己无法再回到现实世界。

    直到———不知是幻想还是真实中,他听到有人在叫他蓦然,是她,只有她会叫这个名字,他伸手抓住了她。

    沈紫薰正如往常一样冷冷地看着他跟他说话,他几乎要感谢满天神佛,他周蓦然上辈子一定积过大德,在失去那少年旖旎梦中人后,现实世界他还能抓住她的手。

    至于那些俗世的婚约,去他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经历过大明宫的腥风血雨和五灵庙暗夜恐怖后,他实在没力气去管那些了,现在他只知道,只有在她身边,他的心才能安静泰然。

    他要一辈子都跟着她,今生今世都不想离开了。

    两人中当然是紫薰比较清醒,听到卢佳上楼的声音时,先挣脱出来开门出去了。

    “大少爷,我已经打发了那牛鼻子老道,他不敢透一点风声的。”卢佳在外面禀报。

    随即紫薰吩咐叫人上来打扫房间,此时周蓦然才走出来,卢佳并没有注意两人脸上的醉意。

    “小卢管家,麻烦帮我准备一套齐哀服,明日太子殿下大殓我得代我家太爷赴明德宫行礼。”

    “周师爷没事了?看来那驼子还有点手段,大少爷,刚接到南洋十七行的快马传书,约定九月九日重阳在吴熙太湖隐柳庄正式商谈合作事宜。”卢佳说着递过来一封书信。

    “重阳,那还赶得及,等太子出殡之后我们便快马回姑苏。”紫薰盘算这日子,还好太子停灵的日子不久。

    “还有———”卢佳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半天才说,“姑苏大房管事钱起又来了,因为刚才刘驼子在,我没敢禀报。”

    紫薰心里明白,估计静汝公子又病了,没曾想卢佳有些难为情地说:“难为少爷挂心,是姑苏太太病了,少爷要不要回去看看?”

    这理由找的,让人不禁皱眉,半天,紫薰没说话,只快步下楼,叫人去打扫房间,回身对卢佳说:“你告诉钱起,说朝廷这两天不安宁,太爷这里离不开人,等太子殿下出殡之后我便回姑苏。”

    周蓦然正要问要不要帮忙,紫薰忙摆手,低声告诉他:“你索性这两日到外面住两天,等太子殿下出殡后再回来,要不我不好跟钱起交代。”

    周蓦然心里舍不得,不过没关系,他可以晚上回来守着她,便点头答应,说明日进宫行礼后去盐帮分堂住两日,有事到那里找他。

    紫薰心里同样盘算着,打算通过僧录司查一查栖霞精舍的明善禅师是否参加太子殿下的水陆超度大会,他现在挂单在哪座寺庙?

    宁,藩王中只有北宁王明玄的封号有这字,龙江驿被烧,现在藩王进京都住哪里呢?

    一堆问题在脑子里打转,紫薰根本没心思去想刚才跟周蓦然的暧昧事,这让周蓦然有些失望,看来叶邻衣的女儿还真是与众不同,要打动这个女子的心,真是要绞尽脑汁。

    不过没有关系,来日方长,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打动她的心,不急———他不能如同当年的少年心性那样莽撞,让那个宿命悲怨的女孩如同流星一般,在他的生命中匆匆掠过。

    对沈紫薰,周蓦然要的是一生一世。

    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上有她的影子,那永世无法再见的白梅少女,让他永世悔恨永世难忘的人儿啊!

    当他不得不对她刀剑相向之时,他心中的坚固冰墙轰然倒塌,他心中曾经坚守的少年净土已经血流成河。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灵魂在无助地哭泣,他看着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他面前跌落深渊,他却无法伸手相救。

    然而,她那时却突然对他熙然微笑,这使他灵魂深处被彻底震惊了,那个笑是什么意思?他一直不明白。

    那场屠宫后他整整一年没有开口说话,绝望、自责、疑问和愧疚让他的灵魂千疮百孔。

    他找不到答案,找不到出路,他觉得自己就是行尸走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