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七)天地无极社稷心

章节字数:3142  更新时间:16-05-23 0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七)天地无极社稷心

    直到———他借口公事到江南一行,姑苏梅庄祠堂,白梅树下那眼神决绝誓不低头的英隽女孩。

    周蓦然看着沈紫薰的身影会心一笑,心中充溢着满满的醉意柔情,满目山河空念远。

    他的幸福就在眼前,他要紧紧抓住,不能对残酷世事低头,这是一路走来沈紫薰给他最大的人生启悟。

    他永世无法求得画梅少女的原谅,可是,他心底忽然明白,冥冥中,她画中的白梅,正在指引他继续前行。

    除了相同的坚贞不屈,紫薰的恢宏大气,谈笑风云,多谋诡智是那深宫少女没有的,这商家女子当然带着些许市井铜臭,可这不正是商阳说的,无论你是谁,是什么大人物,都离不开人间烟火,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开门七件事才是真正的生活。

    他需要这样的生活,这些平凡人的幸福,他现在可望而不可求,但终有一日,他已经触摸到的岁月静好的影子,他不会就此放手。

    至此之后,周蓦然常做的一件事,便是偷偷半夜出门前进紫薰房间看看她是否安好,这是他继续活着唯一的小幸福。

    他近来也忙,京城里死了一个藩王一个太子,都死得莫名其妙玄谲诡异,两件案子背后都疑雾重重,隐隐透着一股子渗人的寒意。

    此前对那秦淮官妓的追查尚无结果,现在又出了谭王与魏权案牵连自焚的事,又是一件棘手的案子,加上太子的蹊跷自尽。

    周蓦然对着镜子为身上的抓痕上药,全身一阵发寒,他在五灵庙撞邪,宫中闹鬼案,太子自尽案,谭王自焚案,前宰相魏权谋反案,国库失窃案,加上此前后宫里发生的一系列血腥案件。

    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可却好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都是这样,看似毫无关联,其实在背后————

    其他不提,国库失窃案他查了三年,却还是没查到什么实质性证据,当初就是因为什么都查不到,他才想到从江南商家入手。

    阴差阳错跑到姑苏接近了沈家当家少爷,然后,通过沈家与南洋行商的关系,总算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寒冽的杀意,静静地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蔓延,什么时候开始?他思考问题的模式完全是毫无个人感情的冷酷缜密逻辑模式。

    他想起了太子死前对他说的话,回头,他还能回头吗?这条不归路有尽头吗?

    当年冯天鹰指着殆狱那无止尽的黑洞牢房对他说,当你的手上沾上无辜人的鲜血,你便再不能回头,你只能变成无间修罗。

    也许这条路有结束的一天,但他看到肩膀上鲜血浸染过风火麒麟纹身突现时,他的内心一阵震颤。

    这该死的烙印也许一生都无法磨灭,不是为了冯天鹰,是为了太子明贤,那如兄如父的人,仅仅是为了保他儿子的命,他便早已不能撤手回头了。

    沈紫薰,不过是他心中最美丽的梦,他不敢也无法想象未来会怎样,他已没有少年的轻狂,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如同当年一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不去想了,如果再次发生那样的事情,他宁愿将刀尖对准自己,他不能再一次承受那种伤痛,他知道,他已经再也承受不了了。

    除此之外,他觉得太子的话在心中萦绕不去,放下屠刀,是啊,他不求成佛,只是想做个普通人,仅此而已。

    如果少一些杀戮,能换得上苍的一丝怜悯,他愿意这么做。

    可就怕——人在朝堂,身不由己。

    南洋的人一出手,那泼天大案便将要浮出水面,他晓得紫薰已经开始怀疑他,他在她面前保持逗比潇洒形象的时间正在减少,如同沙漏中流逝的沙砾,谁也无法阻止命运在手心里流淌。

    那时,他该如何面对她,她会如何看他?

    这一切,都如同五灵庙的灵异事件,至始至终,周蓦然知道,鬼怪有时候并不可怕,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除了那些鲜血淋漓的泼天大案,太子崩逝还预示着朝局的瞬息万变,储位悬空,藩王和大臣们又要开始蠢蠢欲动。

    皇帝本来就年老脆弱的神经这下会绷得更紧,随时都可能断裂,那把椅子空了,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皇帝的压力自然更大,这压力一大,火气上扬便想杀人。

    想到这里,周蓦然决定,暂时不把五灵庙撞邪的事情上报。

    可他隐瞒了不算什么,皇宫里早就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大明宫都被吓得人心惶惶,皇帝为了平息流言,金羽卫已经全员戒备封锁皇城,宝刀随时便要出窍。

    北镇府司指挥使失踪的第四天,皇帝终于无法再忍耐,他的心腹密探头领失踪,这还了得,这天下还是他的吗?

    宫里做水陆道场的和尚道士半数被打发出去找人,他们不是高僧法师吗?

    找个人应该轻而易举,可问题就是这找人行动纯粹是大海捞针漫无目的。

    因为没有人见过金羽卫北镇府司指挥使的真面目,皇帝和禁军统领见过,可他们一句屁话都没有,一张画像都没有,限期三日,找不到人,就给太子殉葬。

    这让人寒毛竖立哭笑不得的皇命连王秀钊都私下焦躁,跟冯天鹰抱怨皇帝一定是被接连不断的噩耗给折磨得失心疯了。

    不过,太子开丧第六日早上大殓之后,皇帝和冯天鹰扫视一遍参加举哀的有祖荫爵位在身的公卿子弟后,那些和尚道士的命算是保住了。

    随后北镇府司指挥同知展骢便进来在冯天鹰耳边禀报自己的顶头上司已经完好无损回来了。

    皇帝本来就是随口一句,此事本来就此不了了之了。

    不过搞笑的是,那些被赶出去找人的和尚道士有大半都没有再回到宫里好好念经,大概是这些修行人也看出皇帝现在杀人是不需要找理由的,什么叫伴君如伴虎,说的就是现在的情形。

    另一种说法是有些修行得道的高人实在不屑于与业障深重的皇帝谈论因果,所以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了。

    无论是什么理由,本来就不信佛道的文德皇帝根本不在乎那些为太子超度的僧人有多少,更不在乎他们念的是什么经文,他更在乎他的得力密探头子带回什么消息。

    让王秀钊意外的是,听说皇帝差点又要大开杀戒,“锦医修罗”只好把他在五灵庙的灵异遭遇原封不动地回报了冯天鹰。

    皇帝听说之后觉得自己要杀人还是别拿这些和尚道士出气了,然后,太子的后妃们便遭了秧,凡未生育过子女的一律殉葬。

    翰林院编修进来拟请皇太子谥号,谥册文,谥宝文,墓志文,祭告文之时,僧录司和道录司正印都被宣来解释大明宫的妖异之事。

    那僧录司正印正是栖霞精舍明善和尚之师道音禅师,听说了这宫里宫外的离奇诡事只是念佛,并不发声。

    唯有道录司正印全真教掌教真人陆仲机道了一声无量天尊,阐述道:“天地无极,妖孽丛生,皇宫大内亦未可幸免,陛下,只待水陆法会完毕,宫内宫外妖邪自然会遁于无形。”

    这些宗教术语皇帝也听不懂,反正这些和尚老道只会胡诌那些本来就看不见摸不着的事,皇帝听得不耐烦,直接挥手打发了。

    与那些装神弄鬼的人比起来,他还是比较相信金羽卫的密探,至少冯天鹰手下的两个指挥使就从没让他失望过。

    “是微臣不小心中了尸毒,至于那些什么妖邪作怪,微臣惶恐,不敢胡乱妖言惑众。”

    “锦医修罗”依旧一身金丝麒麟黑衣锦袍,斜月黑金面具遮脸,腰挂锦月黑金刀,不必开口说话,仅仅是悄无声息地从东宫那边过来,已经让参加举哀的大小官员屏息侧目。

    皇帝很满意中尸毒的说法,斜躺沉香木蛟龙出海透雕龙床上问:“既然是尸毒,你当有方法可解,可那具不腐之尸,怎么解释?”

    “微臣听江湖上的一些奇人异士说过,西南蛮夷的一些巫师可用秘制丹砂使尸体不腐,甚至可以行走,民间称之为赶尸,或许亦是同理。”

    “锦医修罗”尽量将理由编得真实可信,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宫里闹鬼之事?”皇帝继续追问。

    “据微臣所知,有些药物若胡乱服用或者火烧成烟,人吸入之后便可产生幻觉,这不排除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在宫内祭祀取暖之物上动手脚的可能,微臣正在追查。”

    “嗯,朕要的是背后的真相,后宫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可以缓一缓,派几个得力的手下去查就是,你还是集中全力追查国库的案子,这才是社稷民生重中之重。”

    皇帝虽然急痛攻心,身心疲惫,不过毕竟是尸山血海重重险阻闯过来的开国之君,还分得清轻重缓急。

    “锦医修罗”叩首应下,退出了皇帝休息的西宫前殿西暖阁。

    王秀钊正在殿前等候,忍不住揶揄道:“没想到你这玩鹰的反倒让鹰给啄了眼,要不要哥哥帮你一把呀?”

    “不过就是一些拨弄人心的伎俩,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查案的事一向是我们北镇府司的活儿,师兄还是好好应付太子殿下出殡的事情吧,这两天进宫举哀的人多,别再出什么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