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八)阴差阳错因缘乱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16-05-23 08: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八)阴差阳错因缘乱

    王秀钊还想打趣两句,突然注意到师弟无意间露出来的手指发黑,赶忙拉住他,问:“你刚才在皇帝面前言之凿凿说是中毒,难不成———”

    “宫里的事情师兄还要多费心,就算不是神鬼妖怪,也说不准是什么人利用这些霍乱人心,不过,皇上最近心烦,你我还要审时度势,不必什么事情都要皇上裁决。”

    “锦医修罗”话中有话,王秀钊是听出来,这家伙因为太子的死心情也不好,不过他心情不好的表现不是如同皇帝一般嗜杀,而是自闭。

    得了,他可不愿意这家伙如同几年前皇帝屠宫后一样整整自闭了一年。

    他们当禁军头领的,原本可以说话的人就不多,“锦医修罗”又是他师弟,是唯一可以畅所欲言的同辈人,他可不愿意出了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皇帝刚才那话的意思就是暂时放过那具不腐女尸,后宫的事反正都是一团乱麻,难道要把皇帝的女人都杀光才算结案吗?

    将注意力转移到前朝的案子,意味着宫里的诡异事件,有些真相皇帝心里有数,可并不能真正让其水落石出,有时候水落石出了怎么处理也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王秀钊心情轻松了些,勾搭上师弟肩膀,硬拉他去南镇府司司房喝酒去了。

    话说明善禅师也在被打发出宫之列,这老和尚原本就不喜欢凑热闹,不过是当日僧录司在栖霞精舍举行枫露茶会,选高僧大德进宫为已故毛皇后作法事兼遴选藩王府邸讲经僧人,不想法会还没完,便传来太子崩逝的噩耗。

    皇帝悲痛异常,停朝十日,命僧录司召集大批高僧进宫为太子做水陆大会,因僧录司正印便是师傅道音禅师,一时法会需要的僧人少了几人,明善禅师才不得不入宫充数。

    谁知皇帝突然一怒,打发了一半的和尚道士出宫找人,明善禅师看出皇帝业障缠身心性已乱,这心性无常的皇帝是最危险的,出家人当然讲求我佛慈悲,可如果不能避其锋芒,又何谈普渡众生。

    所以出宫回到栖霞精舍的明善禅师见过自己的一个俗家弟子后,毅然离开寺院,外出游方去了。

    这边皇帝要找的人很快便现身了,水陆大会还得继续,可明显地人手不够了,其他寺院的高僧们还好说,连僧录司正印的弟子都选择消失,实在是说不过。

    没办法,道音知晓徒弟远游之后,晓得皇帝心情不好,这个时候不能触怒,只好交代本寺僧众找几个替身。

    于是,通晓佛教礼仪经典的叶邻衣便临时成了师傅明善禅师,连夜剃度受戒,入宫参加水陆大会去了,沈紫薰与卢佳到栖霞精舍寻了两次都没找到人。

    没办法,沈紫薰只好在沈东园进宫参加谥册仪之时,扮成户部小吏混进宫去,她一定要在九月初九重阳前再见到叶邻衣,最好是有时间好好谈一次话,没时间的话也要约个时间。

    正好沈东园熟识的一个七品小文书因事母不能入宫,沈紫薰便托了卢佳跟他说好借官服一用,替他进宫行礼,不耽误正事又不惊动旁人,两下里都便宜。

    至谥册仪日,晨星初起,沈紫薰便装扮好紧随沈东园入朝,从东长安门步行入内,未待多时,左、右掖门开启,百官入内。

    沈紫薰埋头在后尾随百官入内,文官由左掖门进入,入内后,先于金水桥南依品级序立。

    随后,各以次过桥,诣诣奉天门丹墀,在御道两侧相向立候,内侍官举仪陈册宝案于皇太子灵柩前,再鸿胪寺举仪陈册宝案于奉天门,百官穿青衣挂黑角带侍班,行五拜三叩头。

    礼毕,举案由左顺中门至明德宫,在此,内侍预设素馐于皇太子灵柩前,由礼官捧册宝置于案上,上香。

    由太常寺堂上官站立宣读册宝,再将册宝置于册宝案上,第二天,由皇帝授权礼部,将赐谥颁示天下。

    明德宫并未见到做水陆法会的和尚道士,紫薰奇怪,偷偷问了一个兵部的下级官吏,说是皇帝嫌吵得慌,都赶到撷芳殿去了,紫薰不由得暗暗皱眉,撷芳殿,这怎么去?

    待百官礼毕,从明德宫人流涌出,紫薰心里着急,走在后面,寻找机会想溜达到撷芳殿去,她心里后悔应该装扮成詹事府的人,那就名正言顺了。

    扫视着皇宫里相同青衣装束的人,沈紫薰彻底无语,这么森严的戒备怎么去。

    正脚步迟缓地走着,忽然抬头一看,东华门,不远处便是从文渊阁蜿蜒流出的内金水河,河上跨白石桥三座,过桥往北有随墙琉璃门三座。

    紫薰提前打听过,太子居住的撷芳殿便在琉璃门后,这停灵的明德宫不大,只是太子生前接见官员的起居处。

    隐隐已经可以听见僧人们诵经的声音,沈紫薰把心一横,想着反正都穿青衣,若是有巡卫查验,就说是詹事府的文书。

    他看准了旁边两三个内侍经过,随身一转,便脱离了百官队伍。埋头一直过了白石桥,可快到那琉璃门口才看清有站岗的金羽卫亲军。

    这真是处处惊心,金羽卫的人是出了名的盘查仔细,这可如何是好?眼看快到那门前,紫薰手心里冷汗都出来了,她很少这么紧张的,感觉那几个虎背熊腰的卫士似乎一直盯着她。

    “你,那个太监,哪里的,站住?”

    这一声呵斥如同五雷轰顶,沈紫薰在心里骂自己太鲁莽,这下可要闯出祸事来了。

    “这位大哥,您看他哪里像太监了?”

    紫薰僵硬着身体,脑子里正想对策,不料后面突然转出一个人来,鹅帽罩甲,看不清脸,青衣下似是绯袍虎豹补子。

    “我叫他去看看撷芳殿里法会情况,没想到他倒迷路了。”

    那人熟稔地上前与金羽卫一个小旗打招呼,轻笑道,“太子殿下与我们府里也算旧交,我父亲特地让我礼毕后过来看看,好准备出殡事宜,这是我们府里九品文书,没见过大阵仗,呵呵。”

    “原来是上官世子,这也是,您也算打小在这撷芳殿里跑进跑出长大的,来看看情况也是应该,进去吧。”

    两个金羽卫亲兵让开了路,紫薰听到这里早心神电转,原来是上官雪柳,他们江南四大公子早已神交已久,其余三人中还真就是上官世子没见过了,这也算天意。

    既然今日他要卖个人情,那就领他的情就是。

    紫薰镇定下来,尽量自然地跟随上官雪柳进入琉璃门,过三座门儿约五十米,有巨大的琉璃影壁一座。

    绕过大影壁,有一座三开间的王府式大门,门楣上没有匾额,进门有三组四合院,总称为撷芳殿。

    两人在影壁后,见前后无人,上官雪柳拉住紫薰手臂,玩笑道:“周兄你就是胡闹,玩什么不好玩变装。”

    “你说什么,上官世子?”

    紫薰诧异,周兄,这玩笑开大了,搞了半天上官雪柳以为她是———周蓦然。

    “咱们虽然没见过,可你小时候我可见过你,周家的传家信物我也认得,别胡闹了,跟随我出宫去。”

    上官雪柳英挺的脸上满是担忧,紫薰却马上从这话里读出不一样的信息,怀宁侯上官家,和海宁周家,从没听说过这两家有交际呀?

    传家信物,火羊玉牌,老天,周蓦然把传家信物送给了她。

    紫薰心里的惊异不亚于上官世子,不过,圆滑世故的她马上反应过来,并不打算反驳上官雪柳,还编造了一个理由搪塞:“既然上官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实言相告,实在是不得已,我家太爷的一个道友入宫来为太子殿下做水陆法会,这十天半月都出不去,我只好冒险过来帮忙传个口信。”

    “你这就是胡闹,皇上这两天正心烦,要传到他耳朵里,你———”

    上官世子着急上火,盛气凌人,紫薰忙打断他:“行了行了,上官兄,我把口信带到就马上随你出宫,可以了吧?”

    上官雪柳在那里干着急,只能看着眼前的冷俏公子悄悄溜进撷芳殿前的和尚道士堆里,对着一个穿镶缂银丝袈裟的和尚说了一会儿话,他赶忙拉了她出去,两人出东华门往东安门出宫。

    出撷芳殿大门,上官雪柳还与那金羽卫亲兵打招呼,不过很快他余光便扫到不远处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面具遮脸黑衣箭袖上有麒麟纹饰,他赶紧拉了紫薰就走。

    两人快到东安门前,紫薰忍不住问怎么了?

    上官雪柳脸上肃杀一片,警惕地说:“那两个就是金羽卫的杀人魔头,咱们禁军头领们都忌惮他们三分,你要让他撞破估计得血溅当场。”

    紫薰对金羽卫的事略有耳闻,不过并不晓得朝中文武官员怕成这样,不禁莞尔:“不是吧,世子怕成这样?你可是金吾卫千户?”

    “南镇府司的人我倒经常打交道,可北镇府司………”

    作者闲话:

    上官雪柳就是如此不羁,天生就是一个无法受规矩约束的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