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六十九)雨兮梦兮影空空

章节字数:3034  更新时间:16-05-23 0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十九)雨兮梦兮影空空

    “北镇府司怎么了,难道敢吃了你不成?”

    “嘿嘿,他们———”上官雪柳回头看了一眼那佩戴锦月刀之人,脸上三分忌惮七分恐惧地说,“他们可比吃人的妖魔更可怕,特别是他。”

    紫薰亦回头看了一眼,觉得那人在一堆高大威武的金羽卫里并不算显眼,可上官雪柳赶紧抓了她的手加快了脚步,过了东安门,才喘了口气,说:“锦医修罗———你以后见到他最好躲远点。”

    “什么?”沈紫薰第一次听到这名号。

    上官雪柳还沉浸在恐惧与警戒中,不再说北镇府司的事,告诫她早点回家去,两人便在宫门外分道扬镳。

    撷芳殿前,看到上官雪柳和陌生小吏匆忙离去的北镇府司指挥使却目光如炬,他恍然间似乎看到了那小吏腰间一件熟悉的东西———火羊玉牌。

    他怵目良久,连王秀钊拉他都没回神,他震惊的是上官雪柳,为什么会和她同行?

    他当然不知道撷芳殿里参加法会的其中一人是叶邻衣,更不知道今日这阴差阳错足以让人佩服上苍导演造化的神奇,上官雪柳竟然将沈紫薰认作周蓦然,而知晓沈紫薰身份的“锦医修罗”却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至于真相,这让人微不足道啼笑皆非的真相,不知会在何种因缘际会之下揭晓了。

    不过无论如何沈紫薰的目的是达到了,当她见到叶邻衣光头袈裟的样子时,无论如何觉得最可怜的人当然是云影。

    那个人,如果无人提醒,完全就是个得道高僧的样子,虽然仔细一看那戒疤还很新,袈裟也不合身,不过那旷世脱俗的神情,那唱诵经文敲击法鼓的熟稔,怎么看都是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样。

    这回叶邻衣倒没有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只约定太子出殡日在城外皇觉寺后山的摩崖石刻见面。

    紫薰转回御道街,往南回沈家别院是要路过旧院的,她突然想到要不要跟云影说一声,那个人现在就在金陵。

    她的心思有些矛盾,毕竟她与他的事情自己不知情,这些年云影也从来不说,上次问了一句,就闹得寻死觅活的。

    唉,这要是告诉她,这小女人一定会不顾一切跑到皇觉寺去找他,那自己的正事还怎么说。

    想到这里紫薰犹豫了,再说叶邻衣现在这个样子,额,是个女人都会心碎吧。

    不知不觉思前想后,抬头一看,竟然已经走到了武定桥。

    怎么办,说还是不说?

    她在武定桥畔驻足良久,最后还是决定不去管这闲事,正要抬脚离开,转身便撞到一个素衣小娘,定睛一看,正是朱痕。

    “紫……沈大少爷?”

    朱痕哭哭啼啼地,期期艾艾,满面泪痕?紫薰有些吃惊,问:“怎么了,这,不就是生意不好,哭什么,云楼还不至于吃不起饭吧?”

    朱痕拭泪,啜泣两声,说:“不是的,沈大少爷,是————”

    “这朝廷宫里常有丧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好了,别哭了,若是钱不够用,尽管告诉我。”

    紫薰这么一说,朱痕复又哭起来,倒弄的人更加诧异?

    “是暮雨………”

    紫薰把朱痕拉到桥边柳树下,听到暮雨这两个字,更惊异,问:“暮雨,怎么回事,病了?”朱痕哭得素丝帕子都湿透了,她胳膊上挽个篮子,露出些香烛纸钱的祭拜物件。

    “好好的,怎么,暮雨,那闵柔?”

    这下沈紫薰不去云楼都不行了,立即抬脚往云楼走去,朱痕意识到自己孟浪,忙跟上悄悄说:“沈大少爷别急,暮雨平日与我们几个小娘很要好,她出事我不免伤心,至于闵姑娘………”

    “是那日约见周公子后出事了吗?”紫薰的疑心又上来,这一连串的事情太蹊跷,连凌碧儿那样天真烂漫的小姑娘都感觉那日闵柔的神情不对。

    “不晓得,只是三日后那月洞门后传出味道,我们才叫人砸门进去,谁知看到暮雨已经———”朱痕忍不住眼角湿润,控制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可我们把云楼都找遍了,都没找到闵姑娘的影子。”

    沈紫薰心里的阴影越来越重,周蓦然啊周蓦然,这件事跟你有关吗?千万不要是她能想到的最坏情况。

    快到云楼,紫薰停下脚步,问:“暮雨怎么死的?”

    “官乐坊的卫大人和应天府的差役都来过,仵作也验看了,说可能是食物中毒。”

    “中毒………”紫薰心里的问号又多了一个。

    “闵柔失踪报应天府知晓了吗?四处都没找到吗?”紫薰突然改变主意,觉得自己还是不进去了。

    “这两日太子大丧,咱们这里本来就是要关门闭客的,哪里有人管,咱们相熟的姐妹也四处找了,上官侯爷与符世子也帮忙找了,可都没有找到。”朱痕平日与闵柔并不亲近,只是伤心小姐妹暮雨死得不明不白。

    紫薰随身掏出几张宝钞,交给朱痕,说:“我晓得了,我会帮忙留意闵姑娘的事,这些钱你拿着,一半给云影应付近日的开销,一半算是我对暮雨的一点哀思。”

    朱痕不接,心里只是难受,紫薰硬塞她手里,在她耳边说:“告诉云影,太子出殡,后半夜皇觉寺后山摩崖石刻,那个人会出现。”

    朱痕一惊,眼里还噙着泪水,脑子有些空白地看着沈紫薰远去的背影,忽然心中百感交集,这世界都怎么了?真真是让人猜不透,云影整日担心心上人将他抛诸脑后,担心沈紫薰对她蔑视轻慢。

    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仿佛云影的一切担心都是无中生有吗?

    这红尘俗世真是折磨得人生死不宁,暮雨那样多好的小姐妹也突遭横祸,平日里深居简出的闵柔突然失踪。

    朱痕在这旧院里也屈指算来十数载,什么悲欢离合没见过,可笑这天意命运,还是猜不透。

    不光朱痕在那里感叹命运,紫薰内心也阴霾重重,虽然闵柔失踪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与周蓦然有关,可以从三年前开始,她就有些疑惑。

    这盐帮总堂主家里有钱有势,就算是为了女人,周蓦然也不可能这么死皮赖脸地呆在沈家不走,这几年虽然没帮什么大忙,他这个师爷也算尽心尽力。

    可是从小看惯世情猜度人心的沈紫薰从来就没有放心过,现在重重迹象表明,周蓦然赖在沈家绝对不是偶然。

    可这背后的真相紫薰也还是猜不透,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不是诸葛孔明,不懂经世学问。

    至于叶邻衣,估计他应该比自己知道得多一点。

    现在想知道得多一点的不仅仅是沈紫薰,她入宫玩的一出变装戏码让金羽卫两个密探头领一天都不得安生。

    王秀钊发现自从在撷芳殿外撞见上官世子开始,师弟就自动开启自闭模式,搞得他也郁闷非常,晚饭后两人被叫到金羽卫衙署,让冯天鹰好好数落了一番。

    挨了一顿鞭打的风羽兮也被放了出来,冯天鹰算是给了“锦医修罗”一个天大的面子,越级指挥也算是他自己违反了家法。

    “你也别生气了,谭王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当时不在宫里,我让黑罗刹动用金羽令是有原因的,稍候再跟你解释。”冯天鹰在这个小徒弟面前从来就没有绝对威势,说起缘由那就太复杂了。

    简单来说,一是因他身份本来就贵重,这里面又有皇帝和太子的关系在里面;二是他当初是用尽手段才把他抢来当徒弟,说实话,他的天赋异禀加上这些年的修习,特别是与桃源谷的渊源,都让他这个当师傅的忌讳。

    所以,与他说话都是商量的口气,从不强迫他做事。

    另外便是,这些年他在外查案,几乎从未失手过,论明察秋毫推断预判,金羽卫加上十二禁军内无人可及。

    所以,禁军统领更多是倚仗这个徒弟的,不愿与他翻脸。

    “锦医修罗”保持着沉默,王秀钊见冷场,便笑道:“师傅说哪里话,师弟怎么会生气?”

    冯天鹰晓得“锦医修罗”的脾气,在他面前,这个徒弟从来就是冷言肃清,惜字如金。

    “我已经让风羽兮去查后宫的案子,这些女人的事你就别管了,专心查皇上交代的国库案子,我晓得太子殿下崩逝你心情不好,最近宫里也被闹得人心惶惶,这两日你就别出宫了,帮你师兄筹备太子出殡的事情。”

    两人抱拳作揖,准备退出衙署大堂,不想冯天鹰下堂来,凑近两人低语:“皇上说了,宫里的案子你查得很好,他很满意,只是那些诡异离奇的事情你就别管了,皇上已经派了司礼太监去龙虎山请张天师来宫里驱邪,至于那具女尸的事情,你们务必守口如瓶。”

    “弟子们明白。”王秀钊晓得师弟不想说话,连忙代他回复师尊,可两人心里都有些诧异,皇帝怎么了?

    换作从前是一定要斩尽杀绝的,皇帝怕了,也许,人都有害怕的时候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