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七十)恍若隔世狐猫笑

章节字数:2993  更新时间:16-05-23 0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十)恍若隔世狐猫笑

    后宫的案子不查了?那太子的离奇崩逝呢?谭王自焚与前宰相魏权的案子有关吗?谭王生母斓妃呢?谭王真的是张仕德之子吗?

    这看似乱作一团,可其中似乎又好像神秘关联的事件。

    王秀钊转身要走,“锦医修罗”却没有动,冯天鹰一看,明白北镇府司指挥使的意思,走上前语重心长地说:“为师晓得太子殿下的事情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可是咱们金羽卫自己的仵作也查验了,殿下确实是溺水身亡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你也亲自看过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师弟,你是怀疑殿下是被人谋杀的?”王秀钊问。

    “锦医修罗”依然没有动身离开,也不开口,冯天鹰是个狡猾精明透顶的老魔头,当然明白自己得意弟子的意思。

    “你是在怀疑有人诱使太子殿下自尽?”冯天鹰谨慎地问。

    “什么,诱使?”王秀钊听到师傅这话张大嘴巴,觉得眼前的两个密探头领的想象力真丰富,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这些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自己管不了北镇府司的原因吧。

    “可是这种可能性,到底是什么人呢?”冯天鹰捏着唇上的胡须,喃喃自语,“如果是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我想圣上轻易是不会相信的,我跟随圣上大大小小的血战也经历了不少,战场上天天都在死人,若要找圣上复仇那恐怕都计算不过来了。”

    “那太子殿下是为了?”王秀钊多话地问,马上捂住了嘴。

    冯天鹰严厉地剜了大徒弟一眼,警告道:“你今日怎么这么多话,好好严防警备,特别是太子殿下出殡的事,事无巨细,一定要准备妥当。”

    王秀钊挨骂的同时,“锦医修罗”却转身离开了———他听懂了冯天鹰的话。有些事,皇帝不是怕,是不想让人查,不想让人知晓。

    可现在想查的是他自己,查到真相是为了让自己内心好受点,是为了当年太子对自己的情谊。

    尽管他能预感到那真相血淋淋,可是,无论如何,他要对自己有个交代,以太子的性情不会轻易舍弃生命。

    到底是怎样残酷的现实逼得他要走绝路,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他隐约晓得是谁,可她被自己投入殆狱,然后,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扔出宫,他紧随查探,深更半夜的五灵庙乱葬岗竟然撞邪。

    想到这里“锦医修罗”冷汗直冒,王秀钊拜别师傅追出来,想安慰他两句,可突然听到大明宫城楼上景阳钟咣当一声巨响,然后宫里尖叫声一片。

    两人对望一眼,晓得出事了,忙往大明宫方向奔去。

    城楼下太监宫女侍卫围了一圈,都哑口失语地指着城楼上西北角钟楼明黄琉璃瓦兽首上一团发光的东西。

    王秀钊有些慌了,这还在太子丧期,后宫闹成这样,很快便会传到皇帝耳朵里,这可如何是好?

    大明宫掌宫太监杜翎气得大骂:你们干什么,不就是谁放了个孔明灯,大惊小怪,再不回去干自己的事儿,信不信把你们通通投入金羽卫殆狱里去。

    那当然不是孔明灯,“锦医修罗”看得浑身发毛,那是在五灵庙曾经打过照面的东西。

    太监宫女们一步三回头地散了,王秀钊已经调来大批金羽卫,将那钟楼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倒不怎么害怕,碰了碰师弟的肩膀,问:“你说那是什么?”

    “你在下面守好,别上去。”

    “锦医修罗”拔出腰间的紫冥飞剑,往剑上抹了一道自己的血痕,直接念动剑上铭文咒语,一声尖啸,那剑便如同一道紫色闪电划破夜空,直往那钟楼上飞射而去,剑气过处,那团发光的白色妖异遁破虚空,如白色雾气一般弥散在空气中。

    “这,什么玩意?”王秀钊大惊,他也算是第一次见师弟玩这一手,这不是传说中那些剑仙才会玩的东西。

    “师傅,您的紫冥飞剑从不轻易出鞘,那是什么东西?竟然—————”此时北镇府司一干头目都赶到了,“锦医修罗”徒弟元墟子同样惊诧道。

    元墟子深得北镇府司指挥使真传,当然晓得师傅玩的这一手乃是出自桃源谷,普通江湖剑客是难得一见的。

    可那钟楼顶上的东西也邪门得紧,所以那剑上又用血开光,照理说可以破除任何邪祟,可刚才那一剑飞去,竟然只是划破虚空。

    “在那里,什么人?”

    那白色烟雾消散处,突然一个衣袂飘飘的人影从钟楼处穿过,在大明宫奉天门城楼上飘飘荡荡,时隐时现。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随着那诡魅的人影传来的是熟悉的歌声———《秦王破阵曲》。

    “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展骢拔刀,对着那人影大吼。

    “锦医修罗”一个分兵进击的手势,展骢和元墟子各领一队人,悄无声息地上了那城楼。

    北镇府司指挥使则一个点苍轻身“雪尽风华”配合“勾魂爪”便跃上城楼。

    那人影突然不见,只听见一段陌生口音的念咒声音: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河边野处,庙宇村庄,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吾进差役,着意收寻,收魂附体,帮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白山神女速速急敕令。

    这声音寒浸入骨,让“锦医修罗”当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持剑四处查看慢慢接近钟楼处,什么都没有。

    他正要往楼下示意无事,见王秀钊等都盯着他身后,仿佛看见了什么怪物。

    一转身,白色衣襟忽然从他脸上拂过。

    “什么人?”刚才那衣襟是实物,不是虚幻的。

    他强行镇定,扫视着灯火通明的钟楼甬道,忽然看见那廊柱大红浮雕五凤宫灯后一个黑影。

    慢慢接近,一个速杀,剑破宫灯,后面却什么都没有。

    然而,真正让他心里毛躁的是此刻身后的一阵冷气嗖嗖,那东西应该就在他身后,她在耍弄他。

    他闭上眼睛,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身后那东西似乎对他没有恶意,所以,他松开剑柄,慢慢转身。

    这一幕让他永生难忘:凤冠梅衫,留仙裙曳,襟飘带舞,星眸修眉,曜曜神飞,夺目光彩,一瞬间,恍若隔世。

    “静………”他感觉到面具下的自己已经魂飞天际,泪湿青襟,那无数次入梦而来的人儿,活生生地在他面前,翩然起舞,仙袂飘飘,恍若飞琼。

    他不知不觉想要再次触摸她,可突然,她对他怒目而视,如寒冬冰剑,倏然,又像那时一样,转而熙然微笑,然后,轻飘飘地向后倒去。

    不,静————

    如同时光倒带一般,那一幕,在此重现,这次,“锦医修罗”没有丝毫迟疑,他几乎是立即上前想要抓住她的手。

    可是,什么也没抓到,只是一场幻影吗?

    他正沉浸在那悲怆中无法自拔,耳边突然一阵悦耳的铃铛声音,那团白光在他面前不远处显身,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猫扯着大大的嘴对他嘲讽地邪笑,那巨大的身躯连长及三尺的胡须都清晰可见,脖子上戴着一圈金光四溢的七色琉璃铃铛,宫楼下的金羽卫和值守太监也发出一阵惊呼。

    下面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巨喝:“还傻看什么,放箭。”

    一支金羽卫特制的风火流星箭刺破那狐猫的身躯,那嘲讽的妖异笑声却愈来愈大,突然,一个口音奇怪的女声在“锦医修罗”耳边朗声道:“多谢指挥使大人帮忙,铃铛,收魂完毕,我们该走了,哈哈哈。”

    那时迟说时快,流星箭在空中爆炸的同时,那雪白狐猫与跳下宫楼的白影都同时消失于无形。

    “师傅,怎么回事?”

    “挥上,你看到什么,是妖怪吗?”

    元墟子与展骢都同时赶到,显然他们什么都没看到,这空荡荡的宫楼上只有“锦医修罗”怵立风中。

    他没有说话,片刻后返身下楼,两个部下只好紧跟着下来,王秀钊迎上来,问:“怎么样,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

    “是那那日在五灵庙撞上的东西吗?”冯天鹰带着箭卫所的人过来,他只恍惚看到了那白色东西一眼。

    “锦医修罗”低埋着头,将面目隐于黑色斗篷兜头下,无言以对,只对冯天鹰点了下头,便裹紧风火流星麒麟暗纹披风迈步而去。

    王秀钊奇怪师弟是否又撞邪了,冯天鹰倒不担心,他这个小徒弟曾入桃源谷学艺,什么光怪陆离的事情没见过,小小邪祟还不足以吓倒他。

    现在的问题闹这么大出,怎么跟皇帝交代?

    正想着这问题,提督太监刘振光便带着几个法冠道袍的世外高人过来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