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七十二)鸿雁归碧色流光

章节字数:2980  更新时间:16-05-23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十二)鸿雁归碧色流光

    想到这里,他的心豁然开朗了,抬头仰目,正好迎上春和殿后园那一片梅林,虽然现在是深秋,白梅未信,可他居然阴差阳错无意间又回到了这里———白梅还没有开放,因为气候还不够寒冷。

    可是这里,是他曾为少年人与她初见的地方,她那清黠爽朗的笑颜,风华绝代的身姿,蔼然独立的傲骨,都深深地铭刻在他的记忆中。

    曾经以为,他可以触碰到她的一丝气息,他从来未曾奢望接近于她,不仅是因为她是高贵的公主,而是因为她的身边早已侍立着一位倾颜玉立家世显赫的青梅少帅。

    他不会去破坏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眷侣,只是远远观望,默默守护。

    仅此而已,只要能看到她幸福,他此生足矣。

    可是,命运这翻云覆雨手,他不明白到底怎么了,皇帝到底怎么了,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为何要对她姐妹赶尽杀绝?

    此生最难忘的一幕,便是那年中秋月圆之夜的杀戮,他手中的刀闪烁着寒光,指向了一个他最不愿意伤害的人。

    她是除去皇帝和师傅,宫里唯一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她还笑说这么俊俏清秀的少年郎居然便是让朝野内外闻风丧胆的“锦医修罗”,上天是不是跟世人都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是啊,上苍的玩笑又何至于此。

    他对那个月圆之夜唯一的印象全是一片血红,她跳下去后,他竟然什么都不能做,连替她收尸都做不到。

    失去她,让他的灵魂彻底震颤了。整整一年,他的世界一片荒芜,除了例行公事的查案查案,他不想说话,什么都不想做,他的世界水尽山枯。

    直到———白梅树下,紫玉幽香,他开始有了心迹复活的迹象。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白梅的沁人幽香是因为凌寒独自开吗?

    他似乎体会到了一丝禅意,那精明女商总笑话他不懂谈禅,她的话语和态度从来就不是温润的,可她的心从来都是恢宏阔达的。

    这正是他现在需要的,她的冰冷尖刺能让他随时保持清醒,他的恢弘豁达则让他的心无比安宁。

    他是让朝野内外闻之色变的“锦医修罗”,一个鹰犬,一个刽子手,可他的心却从未安宁过,特别是离开太子明贤在外查案的日子。

    现在,他失去了父兄一般的那棵遮风挡雨的大树,只剩下那永远无转移的紫玉磐石,他相信,她也许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包容他的人。

    他的心已经离不开她了。

    可是,宫楼上那幻影,静的怒目与熙然微笑,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弄明白,该去问谁,如果那新罗孤女未死,她现在在哪里?

    她应该未死,下一次,再见她,他想,她应该会告诉他她是谁,因为那不腐的身体上,有着他铭记一生的,只属于静的胎记,右边耳朵上的桃花印。

    新罗官妓不喜欢别人坐在她的右手边,所以,她假装左撇子。

    她还在,只是,那身体里的灵魂,也许不是她了,他们还能见面。

    他闭眼,满目全是少年时在这里耍冰弄雪满身白梅的情景,那已经逝去的年少轻狂,都回不去了。

    除了怀念,还能做什么?

    他还能去好好陪陪明贤,这个在他少年时代充当了保护伞的宽厚兄长,陪他走完人间最后的时光,此后,再不相见了。

    明贤为何自尽?他要追查到底,尽管,他明知那结果也许让每个人都会痛苦万分,但他一定要知道真相。

    思绪突然空荡,这皇宫还有什么值得留恋,下次再来和你们说话,他突然萌萌哒对那些光秃秃的白梅树说。

    说完,他返身,大步往撷芳殿而去,心中一片释然。

    天色将明,明德宫前白压压一片忙碌的太监背影,王秀钊手下的两个千户领着下级校尉们在维持秩序打点器物,见“锦医修罗”过来,忙上前行礼,说藩王们已经到齐,圣上吩咐钦天监算好吉时,巳时初刻开始大殓,王秀钊和尊卫冯天鹰马上就到。

    这可是严阵以待的时刻了,那些藩王可都不是省油的灯,特别是北边的那几个塞王。

    “谭王殿下和世子的后事圣上怎么说?”

    南镇府司千户郑鹤回说不知,“锦医修罗”只好转头找自己司所的人,正好看见风羽兮过来了。她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慢慢移动过来,跟顶头上司行礼。

    北镇府司指挥使没说话,想着去找自己徒弟,这女人却主动献媚地笑说:“挥上,属下知错了,下次不敢,您就看在属下鞍前马后………”

    此时,王秀钊到了,见师弟主动出现在大殓现场,显然心情不错,忙快一步拉他到一旁,将风羽兮撇在原地。

    “你快别问了,谭王父子的尸身已经被送回长沙了。”王秀钊悄悄附耳说。

    “锦医修罗”看了一眼师兄,明白皇帝的意思了。

    “这件事师傅也说不必再查,这就是一笔糊涂账,斓妃娘娘已经被打入冷宫了,皇上说了,魏权的案子可以结案了。”

    此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

    为何?这十年前的泼天旧案可谓是旷日持久牵连甚广,案发到现在死在殆狱里的冤魂估计都能填满地府的枉死城了。

    想当初发案之时是冯天鹰亲自查证,后来因为案子滚雪球一般愈来愈大,皇帝专门设置北镇府司专查专审此案,大理寺都察院刑部都不许经手,半个朝野的人都被牵涉其中,无数勋贵被抄家夺爵,无数官员乌纱落地,搞得朝野内外只要提及前宰相魏权,不由得都谈虎色变。

    自“锦医修罗”接手北镇府司,皇帝还没有罢手的意思,连皇帝当年一起打天下的五军大都督右丞相符黎也因为牵连死得不明不白,从龙最早的信国公上官锦自请降爵,左丞相国师蔡瑀(同知)退职之后只在阴阳司挂了个闲职,案子进一步牵连到朝内外,连军中民间都无法幸免。

    最后,牵连到藩王,说不定,太子?此前为了这案子太子曾经与皇帝发生争执。

    终于要结束了吗?

    两人都吐了口气,王秀钊拍了拍师弟的肩膀,苦笑道:“兄弟,别人不晓得,哥哥知道,这里面你担了多少恐怖干系,现在连司礼监的人见了你都跟见鬼似的,说实话咱们都是奉命行事,唉,这下好了,终于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吗?“锦医修罗”望着初升的秋阳,觉得这只是暂时告一段落,自己手上查的国库案马上又要牵连一大批无辜的人。

    一阵绝望的情愫重新升起,太子殿下真的说对了,只要他不逃离,这无端的杀戮便永远不会结束,最后,他只会粉身碎骨。

    他转眼,看见年轻如朝阳的皇长孙与詹事府的文武师傅们过来了,心中突然有种对命运的无奈憎恨。

    他可以一走了之浪迹江湖,皇长孙呢?他逃不掉,这就是宿命,他不知不觉已经走上了夺嫡之路,这是一条不归路。

    保住他的生命,太子这简单的要求,他可以做到吗?

    “我去忙了,藩王们估计已经到午门外了,师弟你陪着皇长孙吧,这是皇上的意思。”

    “锦医修罗”突然觉得那些历史书上写的争权夺位刀光血影正在他面前发生,忽然也生出一种想法,有时候,生在帝王家到底是幸或是不幸?

    平凡人的安康幸福其实那些王孙贵胄很少能体会到,连那月光下母亲的歌谣都是奢侈。

    紫薰,你一直都是对的,那些灯红酒绿宴饮豪奢都不是人生之幸,平凡小康之家柴米油盐斗嘴吵架才是真正之幸福。

    他还可以拥有这种幸福吗?

    想到这里他突然对皇长孙生出几丝同情与怜悯,更可悲的是他身边那些身负鸿鹄之志的文武精英们,他们根本不晓得他们在做什么,却以为自己在做什么通天大事。

    抬头,一行秋雁南归,天空碧色流光,归去,是啊,归去。

    他的心,飞到了秦淮河畔沈家别院。

    沈阑清被关在家里好多天,心里真是无聊又苦闷,家里的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偏偏他也帮不上忙,还不能出门,他虽然一向是个宅男,可也憋不住整天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好不容易到了太子出殡前一晚,总算见到了刚从商号回来的沈阑勋,他还没开口问明日是否也要去送殡,沈大少爷就被小卢管家叫走了,两人又忙着打点太爷在户部歇宿的事情。

    沈二少爷更无语,觉得这次赴金陵乡试真是连连不顺,好不容易中了个副榜,又遇上太子崩逝,从皇宫到城外,从皇帝到百姓都哀怆一片。

    整座金陵城都哀鸿遍野,死气沉沉,这连日的丧事忙乱,朝廷家里忙成一团,太爷已经好几日不着家,家里连下人都没空理他,这真是让他闲得都快发霉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