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七十八)夜半惊魂灵异事

章节字数:3145  更新时间:16-05-23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十八)夜半惊魂灵异事

    “啊———鬼呀!”随着沈紫薰的一声刺破天际的尖叫声,屋子里的光芒黯淡下来。

    那七个琉璃铃铛重新聚合成一串,空中渐渐露出那九尾狐猫的头尾,张着大嘴露出尖牙邪笑,听见外面的生人尖叫,嗖地穿墙而去。

    白巫女手上法印一收,口中叫道:“不必理会,回来护法。”

    雪白狐猫又流星般飞回到屋内,时隐时现飘在呻吟女子头顶,七色琉璃铃铛叮咚作响,透明金瞳不断散发的元丹光芒照在还魂者身体上,如同阳光中的热能源源不断地输入到那死气沉沉的身体里一般,阴晦之气不断挥发出来,地上的少女正在恢复生机。

    不过几秒时间,九尾狐猫发出一声如婴儿哭泣般妖声,七星灯升起悬挂空中,水帘破碎成千百颗尘雾,将刚才屋中血腥污秽清净无余,七色琉璃铃铛重新回到狐猫雪白围脖上,那灵物收了元丹,化作一团白光飞入地上平躺少女衣袖中,瞬间,那血痕俱无的手腕上多了一串琉璃铃铛。

    “权姐姐………”

    顷刻间,少女微弱地叫了一声,白巫女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她伏地而拜,口说异族语言,殿下,请再不要玩这种危险的游戏。

    少女手指微动,身体发出咯咯咯的渗人响动,这是关节血肉重获生机气血运行发出的声音。

    屋子里血腥气殆尽之时,女子方慢慢睁开冰眸,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地艰难坐起来,对面前伏地祈拜的白巫女扯起唇角,如同九尾狐猫一般邪笑。

    “你不懂,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刚恢复生机的少女整个人如同冰天雪地里的雕像,皮肤白得透明,几乎能看见蓝色血管里流动的液体,原先穿在身上的血衣早已破碎成灰,被白巫女一挥手瞬间燃解。

    她的声线很奇怪,还不能说太多话,白巫女只将一整张雪貂皮裹在她身上,魂魄刚刚回到这支离破碎的身体,虽有九尾狐猫以自身元气修复身躯,皮肤器官却如同豆腐一般脆弱,白巫女将包裹成襁褓一般的少女抱起,吹响了胸前的鹰哨。

    一只青金白脖的海东青滑翔而来,清灵地站在白巫女肩头,随即,一辆封闭严实的油壁车悄无声息地趁着夜色停在那庵堂竹篱门口,下来的两个人同样裹了厚厚的裘皮大毛披风,后面驾车身背弓箭的男人对白巫女点点头,报一声平安。

    前面戴着华丽雪豹皮帽穿锦绣白泽麒麟比甲佩龙泉宝剑的人上前,对白巫女说,已经准备妥当,三日便可来回,不会引起注意。

    “甚好,此次是不幸中的大幸,吾已找到离魂之因,应是机缘巧合之下被昆仑神物破了吾法,你们先行,待我收了幻地术便赶上来,有铃铛在路上应该无妨。”

    来人点头,抱少女上车,已经束好马蹄的油车迅速疾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白巫女转头,看了看那四周山中寂静无人,走出庵堂竹篱门外,对这一处结庐半空画圆对着星空结南斗手印,口中急速念动咒语:清明世界,朗朗乾坤,幻物为我,我为虚空,敕!

    瞬间,这小苑竹堂便消失无踪,只剩下白巫女手中的一面散发琉璃瀛光的青铜古镜。她收了铜镜,浑身一抖,一身神衣尽数褪去,藏入那古镜之中,只挽发素衣,对着海东青唇语几句,那青鹰突然惊叫一声,展翅追随马车而去。白巫女则藏好法器,影化神杖,幻形遁地而去。

    这一切发生急速,待到沈紫薰吓得一口气跑回寺院后山门,气喘未定地停下来歇气时,她回望刚才那溪头山坳里已然漆黑一片,并无半点灯光,她想再返回看个究竟,可心里是真的害怕,想着要看也白天再回去看。

    可等到第二天她与后厨管寺僧了账后再步行回去,那溪头尽处除了竹林松柏什么都没有,连篱笆都不见一根,她脑子都开始发僵,问了寺里僧人,都说后山松溪水边从无什么茅舍。

    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让她马上打马下山往云楼奔去。

    一路上居然都没有想叶邻衣和云影的事儿,而是往日闵柔的种种怪异在脑子闪过,最终她就得出一个结论,这是在演真人版的狐仙故事吗?

    闵柔,是狐仙?还有那个全身白衣的巫女,是什么?是神仙,妖怪?那凭空出现的庵堂,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在演搜神记还是幽冥录?

    想到这里她却不害怕了,直奔旧院云楼,推开大门顾不上解释直奔栖湘馆,那门虽然紧闭,不过她用力推了几下便开了,进去一看,紫竹桌几上那日闵柔调试的乐器都没动过,茶炉里炭火已尽,茶器中残茶犹在,屋子里什么都没动过,却已经有一层细尘遮物。

    闻声而来的徐阿母一见紫薰,以为她又来找云影的麻烦,加上暮雨的惨死,不由得受不了了,一叠声便要号泣,紫薰忙伸手阻止,一个白眼,问:“阿母,闵姑娘一直没回来吗?”

    “啊,闵,公子你说的是,闵柔?”

    紫薰巡察了一遍小小三间竹屋,真的什么都没动过,心里狂笑,这屋子不会转眼也消失吧?

    “暮雨的灵位在哪里?”

    “啊,暮雨,灵位,我说沈公子,你这不是?”徐三娘诧异,搞不清楚这沈紫薰想干嘛,那边云影都已经泪水流成了河,这边挑事儿的却在这里东拉西扯寻一个小娘的灵位。

    “哎呀,我的沈大少爷呀,眼看着我们这里都关门闭客了,你还要来折腾,你这安的什么心呀?”

    “阿母,您先回答我的话。”

    “暮雨的灵位在云楼后面的小佛堂里,沈大少爷怎么这会儿来了,前日你说那人在皇觉寺后山,我陪着姑娘等了一夜,刚刚回来,难不成———”说话的正是闻讯而来的朱痕,她刚服侍云影睡下,自己也困乏得很,就听见沈紫薰闯进来的声音。

    “闵柔一直没有回来吗?”紫薰管不了云影那柔肠寸断的相思病了,她觉得闵柔这事儿更蹊跷,隐隐透着一股子邪性,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

    周蓦然约见闵柔,闵柔便称病,然后谭王自焚,太子崩逝,周蓦然撞邪,暮雨殒命,自己夜半见鬼,闵柔失踪。

    这什么节奏?再傻也能想到,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关系,闵柔还活着吗?如果昨日夜黑风高静庵所见是真的,闵柔死而复生,为什么?她被谁杀死?为什么死而复生?如果她是狐仙,为什么要到这尘世中来?为什么要来到云楼?为什么那日她说周蓦然一定会来见她?为什么冰蚕玉腰牌会莫名其妙回到周蓦然手中?

    沈紫薰想着这天方夜谭离奇恐怖的鬼怪故事,一团乱麻,脸都被吓绿了。

    朱痕见她脸色不对,忙问:“紫薰姑娘,难不成那人出了什么事?”

    紫薰不语,脑中千丝万缕,千头万绪,千奇百怪,恨不得扒开脑门,用水好好洗洗脑子,让自己的头脑可以灵敏透亮。

    朱痕见沈大少爷不语,以为是那云社首领出事,急得差点把紫薰衣袖扯破。

    这里沈紫薰沉思不语尚未理出头绪,那边云影披头散发冲进来,抓着徐阿母大喊:“别说了,你别说了,你就是我前世的冤孽,沈紫薰,反正你都不姓叶,你也大了,你想做什么你就海阔天空去做吧,你不用管我,更不用管他,不用管我们的事。”

    这一番梨花带雨的哭诉一下将紫薰从鬼怪恐怖中惊醒过来,听到这些,心里不由得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正要解释,云影又蓦地跪倒在徐三娘面前,抓着那老娘衣襟哭喊:“阿母,反正现在旧院也要关门歇业,这一关至少一年,那时碧儿也能独当一面了,阿母,你让我赎身吧,我要去找他,我————”

    云影满面潮红,情思翻涌,倒弄地徐三娘不知所措。

    太子崩逝,旧院确实是要关门歇业至少一年,这中间朝廷禁止歌舞饮宴,姑娘们留下也无意趣,还要照常吃穿用度,凌碧儿年纪小,倒是无所谓,可再过一年两年的,云影确实是到了该离开的年纪了,白养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可是,就这么放云影走,一则舍不得,二则也不忍心。

    云影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徐三娘也无法马上应允,两下里僵持着,连凌碧儿都探头进来看怎么回事,却立刻被邹庆娘拉走了。

    “咳咳咳………”紫薰故意咳嗽了几声,不想还是没打断这云影与徐三娘的哭诉,只好提高嗓门,喊道:“够了,你们能不能先听我说一句。”

    八下里鸦雀无声了,都盯着沈紫薰,只见她无奈地叹道:“云姑娘,前日我托朱痕给你带信确是好意,可那人因为在太子灵前彻夜做法事,所以未曾赴约,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还没出家,不过是替云游的明善禅师应付一下僧录司的差事。”

    其他人都懵了,只有朱痕听了紫薰的话,破涕为笑:“我说吧,姑娘,您是关心则乱,沈大少爷怎么会做那些无聊的事。”

    紫薰叹口气,在云影面前跪下道:“恕我不孝,不能为你们做任何事,不过你放心,只要可以我一定玉成你们的好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