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十)峰回路转品香会

章节字数:3145  更新时间:16-05-23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八十)峰回路转品香会

    百转千回峰回路转的事情,沈紫薰这辈子见过最离奇的估计便是闵柔的事。

    当她三日后突然收到小卢管家送上来的青竹白萍暗花拜帖时,差点惊得跌坐在地上。

    这明明白白就是要上演一出《倩女离魂》吗?她真的很好奇闵柔是生是死,自己皇觉寺夜半惊魂到底是幻觉还是这世上真有死而复生的离奇异事?

    “大少爷怎么了?”卢佳奇怪拿着那帖子的当家少爷一会儿撇嘴一会儿笑,这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那帖子里写什么了?

    “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沈紫薰冷不丁问,卢佳还是不明白,问到鬼神的事,他心想难道是问那刘驼子会不会泄密。

    “大少爷放心,那刘驼子———”

    “我没问刘驼子。”当家少爷正在看太子大丧这些日子的账单,一边算账,一边不耐烦地嘀咕。

    卢佳有点跟不上大少爷的思维,小心赔笑问:“那您是问?”

    紫薰的目光从账单上抬起来,煞有介事地眨了眨眼睛,卢佳想了几秒,总算明白这意思,有点小怕地回答:“额,这鬼神的事反正我是信的,我小时候在姑苏老屋里———”

    没等他长篇大论谈论那些老屋凶宅的事,沈大少爷忙伸手阻止,意思是只回答是或者不是,卢佳狠狠点头,悄悄问:“不会是周师爷又———”

    “啊,我还没见到他呢,我是觉得最近这金陵城里太邪门,死了这么多人,周师爷又撞邪,我昨日去城郊查账,回来的路上绕来绕去差点,迷路”紫薰并没有说去哪里,只是不得不说了一点事实。

    卢佳张大嘴巴,仿佛遇到同样遭遇的知己一般,不得不靠大少爷近点,神神秘秘地告诫:“我小时候在老宅里也是,要不要我带大少爷也上城隍庙刘驼子那里求个符,保平安嘛。”

    “她要求平安符还需要你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小花厅里炸开,随即卢佳瞬间被拉开离当家少爷足有八丈远?他还没看清是谁,便被赶出了小花厅。

    沈大当家摇头,当然晓得是谁,正要感谢卢佳的好意,抬头,却是另外一张清俏而放大的面孔,正用那熟悉的调笑神情注视着她,紫薰同样惯性反应顺手将账本扔了出去,那人闪身,顺手将花厅窗户也关上了。

    “我说你把小卢赶出去干嘛,想干什么坏事?”

    “喂,你这东家怎么说话,好像我周蓦然在你身边只会干坏事,一件好事都没干过。”周蓦然死皮赖脸地凑上来,仿佛前段时间的失常不过是人生插曲。

    “我都记不起你干过什么好事。”沈紫薰俯身捡起账本,瞥见周蓦然腰上的冰蚕玉腰牌,不禁心里阴影上来,思量一下,还是没有问出口。

    他却又贴上来,突然揽腰一下,紫薰却顺手将闵柔的帖子往周蓦然脸上啪地贴上去,灵巧脱身,冷笑道,“闵柔的拜帖又到了,周总堂主上次没去赴约吗?”

    她想听听他怎么解释?他想抱抱她却扑空了,不过并不生气,这是两人惯有“打情骂俏”模式的升级版,他心里有些纳罕,闵柔的帖子,她倒还敢来招惹沈紫薰,明知道他是沈家师爷。

    “你看清楚了,她要请的人是你?”

    沈紫薰有些幸灾乐祸地坐在正堂黄花梨太师椅上看着周蓦然,嘴角一丝清笑,似有似无地警示着她已然明了你和那秦淮雅妓之间,关系当然不是那么简单。

    他却突然将帖子往身后一扔,居高临下越来越靠近淡定品茶的她,四目相对,她并不娇羞闪避,而是饶有意趣地眼睛都没眨一下。她的五官随着年龄增加阴柔了不少,特别是眼睛,凤目娇媚,眉梢如画,却英气不减,鼻棱圆挺,脸型清减了少许,连日里忙乱,肌肤稍显疲态,掩饰了脂粉气,她是从不装扮的,却比那些黛眉鹅黄的女子更有风韵。

    他闭眼,静的样子已然有些模糊,可又那么刻骨,同一张脸,闵柔那云淡风轻的深沉模样却又在眼前闪过,这些一瞬间的幻象,都比不上此刻他心情的甜蜜。他又可以守护在她身边了,借着查案的由头,还有一些时间可以和她厮守,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这是某人说的,是啊,压力太大的时候,这话最能宽心。

    他正想睁眼借着失足一亲她的芳泽,如同蜜蜂一般贪恋她的气息,可她突然凑近他胸前,被他脖子上掉出来的一块玲珑玉圭吸引,他只吻到她的青丝额发,闻到她头上独有的清新味道,夹杂了一点柠檬香气。

    “这是什么,你又从哪里编来的好玩意?”她突然顽皮地用力一扯,他脖子差点被拽掉,转眼她已经爱不释手地在把玩那玉圭。

    “喂,姑奶奶,这东西可见不得光。”他赶紧抢回来,依然藏进衣襟里,不让她看。

    “什么啊,有什么见不得光的,难道是————死人身上淘来的?”

    “啊呸,说什么呢?晦气,一个长辈给的,就是保个平安。”他得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伸手摸了摸她的并未戴冠的额发,笑道:“你不是不爱装扮吗?怎么也学女子擦了一脑门子头油,看看这鬓角,怎么也跟男人似的,杂草丛生。”

    沈紫薰摸了摸头发,恼怒道:“我哪里擦头油了,早上英书往洗脸水里加了点柠檬汁,我顺手拢了拢头发,这味道怎么了,也比你这一身药味强,我有鬓角,你也有啊,切,鸡蛋里挑骨头。”

    周蓦然闻了闻指尖的柠檬味道,其实是很陶醉,很受用她的强词夺理,不过表情故意显得轻蔑调笑。

    “男人才有鬓角吧?”他跟个小白脸一样笑得有些好色。

    她却毫不在意,只放下账本,突然说:“头油,对了,你要去赴闵柔的约吧,提醒我去云楼的时候带两瓶孔丽香的百合香精和鹅蛋粉,云影喜欢。”

    “你陪我我就去,她这是鸿门宴,不过是想请吃一顿饭,谢绝我的美意而已。”他习惯性上前,对她动手动脚,瞬间将刚才从她腰上顺到的玉牌又交回到她手里,深情道,“以后这个不许离身,这就是辟邪的最好护身符,知道吗?”

    紫薰无语,他哄女人那一套又来了,变戏法,老套。

    “晓得了,我先去忙,你也回你的狗窝去收拾一下吧,估计都快臭气熏天了?”

    她利落地挂好那玉牌,出去叫卢佳进来继续对账,他突然发现她跟小卢管家在一起的时间比从前大大增加,心里没来由地有些吃醋。没事,来日方长,他要的,是她的心。

    刚出了花厅,忽然见二公子沈阑清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地从后面过来,他的小厮墨琴和沈纯拿着行礼,看样子要回姑苏去了。

    “二公子这是要走?”周蓦然一向自来熟,也不管沈纯对他的敌意。沈阑清施礼,欲言又止。

    周蓦然玩心上来,估量着今日闵柔明面上的牌,应该会把那江南第一才子拉来做挡箭牌,那他也得拉一个,而且,她和他,已经撕破了脸。她当然是认得他的,不过应该不会在沈紫薰面前揭开这层关系,但她到底是什么用意?照理说她应该要躲他远远的才是,就算不是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另外两个对她来说至关紧要的人啊。

    他是要去查她的底细,而且已经吩咐元墟子北上边界一带查探消息,难道现在她要不打自招,这不是她的做事方式。

    他和她,一直都在暗处过招,可又不能置对方于死地,为着旧情也好,为着新怨也罢,他现在不想动她,难道是她想警告他?

    那也犯不着,他暂时不会把她的一些底细上报皇帝,这也牵扯到朝中另外一些好人的生死性命。何况,只是仅凭她那张脸,他就下不了手。

    她还得了意了,想敲打敲打他吗?

    想到这里周大公子一脸邪笑,搭上沈阑清肩膀,说:“别呀,二少爷,怎么这就回姑苏了,等过两天,与大少爷一起走不好吗,今晚有个应酬,我正愁找不到应景的陪客呢。”

    “太子殿下崩逝,不是禁止歌舞宴饮吗?”沈阑清有点害怕,觉得周蓦然一定另有所图。

    “是禁止歌舞娱乐,可没说不准居士在家里招待朋友饮茶,顺便吃点点心,品评一下香道,怎么样?清薇居士的品香会可不是谁都能去的,解元公也会去,你们是同榜,去结交结交也好嘛。”

    周蓦然口若悬河,说的沈阑清动心极了,墨琴听着也跃跃欲试,唯有沈纯,怀疑这又是大房的阴谋,拉上沈阑清便要走。

    正巧卢佳进来,听到了一句半句,对沈纯笑道:“既然周师爷好意,沈纯兄弟就不要执拗了,放你家二少爷跟大少爷去散散心,这小半月憋的,晚几日再与大少爷同回家去岂不是更好?”

    别院管家都发了话,沈阑清神色涣然,回头征求沈纯同意,墨琴可不管这么多,抢了沈纯手上包袱便往后面放行李去了,晚上又能跟着主子去旧院玩玩,虽然禁止歌舞宴游,不过,光看看那些美人就让人心头发亮了。

    沈纯恨恨地看一眼周蓦然,又不好发作,只径管往后面去了,留下沈阑清,对周蓦然谦虚回礼——那多谢周师爷,多谢大哥哥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