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十一)抱月吟风清玲语

章节字数:3164  更新时间:16-05-23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八十一)抱月吟风清玲语

    明窗延静书,默坐消尘缘;即将无限意,寓此一炷烟。当时戒定慧,妙供均人天;我岂不清友,于今心醒然。炉烟袅孤碧,云缕霏数千;悠然凌空去,缥缈随风还。世事有过现,熏性无变迁;应是水中月,波定还自圆。

    —————《宋。陈去非。焚香》

    这超旷绝然的清薇居士如老寺残炉里的一缕香烟,神秘飘渺,而又古朴怪僻地在抱月湖吟风馆雅阁里摆下整套精美雅致的品香器具时,随后进来的沈阑清简直眼睛都看直了。他暗自掐了一下大腿,拍拍脸,疼痛袭来,这才感觉自己还身在人间。

    是日晚间,旧院里当然是大门紧锁,除了供乐坊人等出入有金吾卫把守的小门,按照朝廷旧例整个旧院曲中必须关闭至少三月,三月后大门开不开,还是半开,都要看皇帝心情?当初毛皇后薨逝,这里连同珠市就整整关了半年。

    当然,这关闭的日子,凡是在籍的官妓都可获得官乐坊的补贴,以维持起码的生计。这些女子也可暂时投亲靠友,离开旧院,待重开之日再回来。

    不过如同云影林频伽等数一数二的官妓当然是不必担心生计的问题,她们只是觉得日子一下子无聊起来,有点不适应没有迎来送往的生活而已。

    闵柔并未归去云楼,只暂住在抱月湖畔吟风馆里,此处方圆几十顷都是五军都督右丞相符黎家的私园,别墅有七八处,吟风馆平日里没什么人住,位于抱月湖西南岸,僻静少人,连符家人都只晓得此处是世子读书之处,不喜人烦扰,平日里除了符辉随身的几个心腹,少有人至。闵柔住在这里,周围又被白巫女设下幻界,所以无人知晓。

    她从城外虎丘温泉归来,原本是要回到静庵修养,不过白巫女说那里已经被外人撞破,便只好托符辉暂寻了这么个住处,整修布置一番后闵柔便住了进来,面湖而居,临风抱月,倒闲情自得。

    听说她想再见见当年的旧人,白巫女第一个反应是她快被闵柔的深沉心机给玩疯了。这小姑娘到底要干嘛,为什么老喜欢玩这种欲擒故纵的危险游戏?

    符辉倒觉得未必,闵柔要见那故人,怎么说也算是东宫老人,其实也是想探听一下虚实,皇帝到底想选谁为储君,对最近几年宫中朝中翻云覆雨的事情到底查到什么程度?

    只有那个人,可以给她答案。虽然他不一定会说,但却可以从言谈话语中找到蛛丝马迹。

    况且,那日白巫女为她施法,被沈家大少爷撞破,怎么也要安慰一下,免得将来回了云楼,吓得人白日见鬼就不好了。

    太子崩逝,云楼旧院现在大门关闭,实在不方便请客说话,吟风馆正好,背山面湖,藏风纳气,九尾狐猫很喜欢这里,说这里适合修炼。整日挂在栏杆上,吞吐日月精华,未开天眼的人以为只是一串琉璃风铃挂在窗棂上叮当作响。白巫女却听得烦躁,警告这家伙别在那里得瑟,听说五灵庙那手下败将要来,一下子满屋子乱窜,说好玩好玩,有人来陪玩,真是太好了。

    众人无语,为难的是当日闵柔的小娘暮雨被人失手夺取性命,现在她身边缺少了一个端茶倒水的侍女,白巫女显然不适合。

    那毛绒绒的小东西坐不住了,主动现身说老娘这些天歇得不错,正好想出来走动走动。白巫女一挥手,说,姑奶奶你别出来坏事?

    铃铛不乐意了,转眼白光一闪,屋子中间凭空出现一个粉妆玉琢的可爱女娃,不过十一二青梅年华,浑身散发七色琉璃光芒,双环髻留仙裙,头上流苏,手腕脚腕上都是青铜铃铛,走起路来叮铃铃,如同乐曲歌谣一唱一和,真真好看又好听。

    “你忘了上次幻化成人的教训?”

    白巫女忍不住刺她一句。小女娃却娇憨地嘟嘴,用萌化了的表情反唇:“那都是陈年旧事了,再说,那时候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嘛。”

    “你可真会找借口,小,我看是本性难移,狐狸的本性,就是一个字,骚。”

    “你,人家不是狐狸,人家是狐猫,不是狐狸。”小女娃捏起粉拳,跳着脚叫嚷。

    “狐猫,那到底是狐狸还是狸猫?”白巫女拈着一串紫水晶蜜蜡佛珠盘坐在香炉前面对湖面练气,不过却忍不住尖刺那幻化人形的小东西。

    “你,太过分了?公主姐姐,你要帮我做主?她欺负我,呜呜呜———”

    “我说错了吗?狐狸不像狐狸,狸猫不像狸猫,整个一四不像。”白巫女闭着眼都能说出刀子似的话来。

    刚幻化人形的小姑娘这下更受不了了,直接坐地上哭闹起来。

    闵柔无语,这对活宝,叹道:“众生本就不着相,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何必争执?”

    逗弄够了小狐猫,白巫女才笑道:“我看她就是老毛病又犯了,动了凡心,又想跑出来拈花惹草,还是身上狐狸的血统作祟。”

    “你又是什么?不过是神女姐姐遗落在凡尘的一缕青丝,不过是那镜子里的幻影—————”

    小女娃不服气地开始揭老底,被闵柔喝止:“铃铛,不可太过。”

    这边老底没揭完,白巫女已经一阵风消失不见了。

    一看巫女生气了,铃铛只好上来抱住闵柔,亲昵地蹭他,讨好道:“公主姐姐,你就让我做你的侍女吧,我什么都会,任劳任怨,还能保护你。”

    “我倒没什么,不过你要做到三件事才可以。”闵柔正在挑选符辉弄来的一大堆香料,各种香味几乎要把人薰晕。

    小东西使劲点头,听着闵柔的指示:“第一,不许顶撞权姐姐;第二,不许叫公主姐姐,要叫姑娘;第三,不许拈花惹草。”

    小美女低头思索了一下,马上露出灿烂微笑,点头答应,然后跳起来欢呼,我终于可以出来玩了,也!

    还没高兴一刻,便接到了第一个差事,往金陵沈家送帖子。小姑娘拿了东西就要消失在虚空中,闵柔赶忙加上一条,不许擅自使用法术。

    这一条让小铃铛有点打退堂鼓,不过为了能出来玩,还是蹦蹦跳跳地送信去了。待她走远,白巫女才现身,担心这家伙缺心眼,会不会在人前露陷。

    “如果我猜得没错,事到如今,我的存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金羽卫本来就不是吃素的,皇帝晓得也就晓得了,不过以他的猜疑心,暂时还不会动我,要对我动手也不会等到今天。不过,我们要防备龙虎山和南瑶的人插手,你最近就别到这里来了,皇帝这次放过了我,不代表他就对我放心,也不代表他不会怀疑符少帅,至于当初他为什么会狂性大发,还需要慢慢查。”

    闵柔眼花缭乱地为香料分类,碾磨,装进精致的景泰蓝掐丝盒子里,写上名称备用。

    “昆仑法脉的人倒不怕,他们自诩名门正道,自有他们的门规宗法约束,我们白山自上古便与他们不相干,南瑶的人与我们同宗,却是要忌讳几分。”

    “冯天鹰是不是南瑶的人,尚不能确定,慢慢探查就是,你先回静庵,沈家少爷不会再去那里了,放心,她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白巫女静静地消失时,符辉的心腹小厮况涯进来,说已经派人去云楼接客人了。

    闵柔点头,待那小厮下楼去,亲自开了刚送来的红木填漆箱子,将里面的一应香道器具一一拿出摆好,转头一阵湖风吹来,觉得自己是差个帮手,可怜暮雨那丫头了,她心里已经没有伤感,只是惋惜。悲叹,生死,都是平常,暮雨,愿你能往生极乐,再没有这世上的任何痛楚。

    想到这里,闵柔又叫况涯,叫他送一封书信给云楼云影。暮雨与秋箩是表姐妹,叫过来帮忙,没办法,权当是回报暮雨的忠心。

    那边云楼却是不敢留客,接到闵柔的信函,赶忙将沈家两位少爷并周公子打发走了。

    不想一会儿解元公又来了,云影才收到闵柔手书,说自己一切安好,现在住在一位故人别墅里,需要一个小娘帮忙,问是否能借秋箩一用?又附送了一笔不小的银钱,说等旧院重开自己还要回来的?

    徐三娘当然是欢喜愿意的,少养个人又讨好了闵柔,何乐而不为。云影担心秋箩不愿意,不想那丫头现在晓得处境艰难,恐怕徐阿母将其卖到南市下处,所以欣然愿往服侍闵柔。

    沈紫薰周蓦然一行三人坐着轿子兜兜转转,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一处私园大门,进门后又徒步在湖边饶了一大圈,才进了一处湖边馆阁,抬头看时,曰“吟风馆”。

    周蓦然倒听说过,这是右丞相符黎家抱月湖边私园中的其中一处别墅,当下脸色不太好,心里暗道,看来这闵柔与五军都督府少帅符辉的关系非常,这不是昭示着他和房星如都被三振出局了吗?

    沈阑清却从未来过如此广大的私园,不禁十分倾叹,脚步虚浮,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吟风馆楼下的陈设俨然是一处精致的书房,琴棋书画几案桌椅书架隔架旧府藏书应有尽有,正堂上却尽显武将家风,宝剑弓藏,银甲金鞍,挂着《青山暮远苍啸图》,及至楼上,却又是一番俨然不同的禅意韵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