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二)天涯芳草无归路

章节字数:3326  更新时间:16-09-04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二)天涯芳草无归路

    至于卢佳,当然是比她这个大少爷更愁的那个人,他和她,原本就门不当户不对,这下他怎么抢得过石家和李季长?

    最搞笑的是,沈青鸾这会子还病得躺床上呢?一个好好的女孩,就被这样毫不知情地谈婚论嫁了,到底是可喜还是可悲?

    从前还好说,现在,青鸾经历过这一切,又与卢佳有了些朦胧情意,以那丫头的性子,别说江南总督,估计就是这会子皇帝看上了她,也不一定能叫她心甘情愿跟了去吧?

    沈紫薰呆在沈家这些年,与沈青鸾沈阑清也算青梅竹马一齐长大的,这两兄妹的性情德行却是一点都不像萧氏,却有些隔代遗传了沈东园和老太夫人梅氏的品格。沈青鸾的冲劲和宽厚有祖父遗风,沈阑清却如太夫人梅氏博学儒雅,谦逊仁善。真真是谢氏都不止一次在背后说怎么萧羽仪这种无德鄙俗女人肚子里怎么跑出这么两个风神清秀的好儿女来,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

    可怜沈青鸾才自清明志自高,可眼下沈少当家要去见李季长,想从这老狐狸口中套出话来,自然便会谈到青鸾。

    先且别说沈家二小姐是否会同意这门亲事,这事情照理说她这个大少爷是可以做主的。长兄为父,青鸾又是庶女,沈昭一向不管家里的事,萧羽仪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谢氏虽有权力过问,可一旦涉及家族生意,她也没有什么权力反驳。现在,只能是沈东园怎么看他这个平时从不惹眼的庶出孙女的婚事了。

    如果沈紫薰所料不错,石家最迟年后也会求亲,因为石康没有其他路可走,只此一条。

    那么,这两桩婚事,到底哪一桩更能切合沈家的利益呢?

    毫无疑问,让沈紫薰选,当然是李季长。可这中间又有一条,沈青鸾嫁过去是做二房,这就有些门不当户不对,这就值得做做文章了,既要从李季长口里套出些东西,又不能在求娶青鸾的事情上得罪他,这还真得好好思量把握。

    当然,沈紫薰也不可能当面回绝石家,这里面合纵连横的手腕乃是周蓦然最擅长的,可惜这家伙到现在还不露面,正该这师爷给出出主意了却不见人。

    沈紫薰心里思量已定,拜会镇江大小官商世交朋友之时,她也得好好打听这江南官场的人员调动,以此判断朝廷什么时候会对温家石家上官家动手?另外就是朝堂嫡位到底鹿死谁手,听说这都吵嚷得有两三月了,今日说这个藩王好,明日又说那位王孙好,只不见皇帝的动作,这可真是帝王心思,卖的就是这个故作神秘。

    切,不管这些,既然叶邻衣在镇江,明日且托人到总督大人身边打听打听,还是去见他一面比较好,毕竟上次那狂人又耍了她一次。

    这一边喝酒一边想事情,不知不觉喝高了,见沈大少面有异色,游三通不禁问:“怎么了,沈大少爷,令妹得总督大人青睐,难不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呵呵呵,几位盐帮兄弟既然都不把沈某当外人,沈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此次在下来镇江,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请周总堂主帮帮忙,我那妹妹前几日不小心失足落水,这寒冬腊月的没注意保暖,这拖拖拉拉病了有小半月,竟成了个大症候,群医束手无策,在下为了妹妹的病,只好亲自跑一趟镇江,来请蓦然兄救人,要不还没等到总督大人的媒人上门,在下妹妹人都没了,还如何求娶。”

    沈大少的幽默口齿说得满桌子大笑,都笑说极是极是,总堂主也是忙,我等都会帮忙带信,这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嘛,何况又是沈大少爷的妹子。

    这盐帮上下都晓得周蓦然与沈阑勋的关系,更晓得沈家大少爷这年关前来到镇江定然不会空手而来。往年除了年节上固定的礼物打点,通常是这江南财神爷家的公子到哪个分堂,哪个分堂就得发一笔横财。这几年下来海宁总堂,姑苏分堂,金陵吴熙等分堂都得过沈家的好处,这回游三通可眼睛发光,总算是轮到镇江分堂了。

    当然,盐帮上层管事盐商可不缺这点钱,不过有了沈家的打点,这年节上打赏下面的兄弟,笼络绿林上的朋友又可以节省一笔大大的开支,这可是哪个分堂主都梦寐以求的事。

    所以,当日的全羊宴大家尽兴吃喝,直吃到梅梢月上,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醉眼朦胧中沈大少直接将身上荷包塞给了游三通,这才盛宴散去。赵七筒连连训斥不可如此过分,要沈大少破费。沈紫薰是真的醉了,只满面通红笑说,无妨,快过年了,分堂兄弟们也过个丰实年,有钱大家一起乐嘛!

    沈紫薰来得急,只带了两个小厮,赵七筒酒量好,人还算清醒,赶紧要上来搀扶住沈大少,不想早被人抢了先。

    盐帮兄弟虽然醉得一塌糊涂,不过总堂主那潇洒风姿还是认得出来,忙踉踉跄跄地要行礼,却被一身暗雪貂风袍的周总堂主大手一挥,直接给忽略了。

    沈大少只一瞬间便被带进了周蓦然的一辆紫檀木鑛金银丝水獭皮车围子紫红五彩八宝璎珞穗子清油车上,赵七筒并未喝多,吩咐游三通照顾沈家两个小厮,跳上双辕马车便扬鞭启行。

    豪华马车里铺设着羊羔绒香色褥子软枕,绣垫上是两个景泰蓝四方鎏银八宝手炉,大小正合着车座,薰得这空间不大的车厢里温暖如春,芬芳馥郁。

    周蓦然拥着紫薰上得车来,便脱了风袍,从车座下紫檀木格子里找了解酒药,又从暖壶里倒了茶水给她灌下去,抱怨道,早晓得我便早点过来,替她挡挡酒也好。

    外面赵七筒听见,却是抿笑不语,只管驾车往沈家冷泉花洲别院而去。

    沈紫薰却是一时高兴,这回真的喝多了,恍惚朦胧间似乎觉得一个熟悉的人在照顾自己,那人的面目近看像周蓦然,远看又像叶邻衣,真是奇怪了。半夜醒来,头痛欲裂,分不清身处何处,只闻到熟悉的药草香,心里顿时安然,沉沉睡去。

    实际上,他只和衣守了她大半夜,四更时分却不得不抽身离开,有人在不远处发了金羽卫的风火流星信号,他不得不赶去处理问题,便只吩咐赵七筒守在别院外,一步也不得离开。

    原来是展骢与温晓妆闹别扭,两个性子都火爆的人闹得不可开交。温晓妆伤刚刚好些,无意间听见展骢在外面跟赖松阳说什么交换条件,心里一急便冲出来问到底怎么回事,展骢原本被冯天鹰和金羽卫家法门规压得喘不过气,便说了两句气话。谁知温晓妆一听便当真了,一气之下跑了,展骢这边是又担心又后悔。

    可温晓妆竟然半路上遇到了温家镖局的人,正好便将温家小妹带回镖局,不许她再出去与展骢见面。展骢找不到人,又通过蛛丝马迹寻到温家镖局,这本来就眼红的双方没说几句便开打,展骢招招留情被温家铁娘子打伤,幸而赖松阳等人及时赶到,将展骢救回。

    这两人的爱情真是,怎么言说才好,正是,花开花落几重重,江湖儿女忒多情,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这两人的爱情真如同那飞梭机杼,鲜明火辣的爱怨情仇织就了一张密密的大网,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展骢受伤昏迷中还在叫喊温晓妆的名字,那边监视温家的下属又回报说温晓妆几次三番以自杀威胁要与展骢在一起—————这两个人啊,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相爱至深却有不肯在对方面前低头,这烈火烹油的爱情真是让人受不了。

    “这可如何是好,让尊卫晓得了还得了?挥上您还有东宫为您说话,皇上还是念着太子殿下旧情的,可展大哥,在尊卫面前可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赖松阳是展骢的老部下,不禁为顶头上司担心。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大家都一样,不过是鹰犬,棋子,刽子手,都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怪只怪展骢和温晓妆实在太高调,像他们这样在暗处行事的人,怎么能这么轰轰烈烈谈恋爱呢?展骢这个笨蛋。

    “锦医修罗”一边为展骢疗伤,一边沉下脸来,命令道:“还能怎么办,叫下面的人都把嘴闭严实点,要透了一点风声出去,到时候大家可都逃不掉。”

    赖松阳当然晓得事情的严重性,应声不语。此时外面又一阵喧哗,这村野路边的小客店里今晚可真热闹,一会儿两个金羽卫带进来一个人,“锦医修罗”与赖松阳一看,都大吃一惊,是浑身血色的温晓妆。

    她一见躺床上的展骢便扑了过去,哭得声嘶力竭,赖松阳忙打发手下出去守着,这江湖儿女动了真感情可真麻烦。

    “锦医修罗”吩咐赖松阳先出去,他一个人跟温晓妆谈谈。

    屋子里没有外人时,温晓妆才听见身后黑衣风袍斜月半面的男子冷声说:“他吃了药,需要休息,有些事,我想问问你的想法?”

    这女子当然听说过这位让朝堂江湖都闻风丧胆的北镇府司指挥使,展骢的顶头上司有多可怕,不过这会子她却顾不上害怕,为了爱人,脚下一软便跪倒在地,哀声哭诉求告———不关展骢的事,是我勾引纠缠他,我晓得他的身份,你要动手就冲我来,只求放过他。

    “锦医修罗”森森然撩衣就着桌边的长椅坐下来,打量了一遍这十分年轻又十分倔强的红颜黑发少女,有点明白展骢喜欢她什么,不过语气依然冷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