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三)何事长向别时圆

章节字数:3173  更新时间:16-09-07 14: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三)何事长向别时圆

    “你晓不晓得,你们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小女孩梨花带雨的眼睛里透出几分绝望和不服输的倔强,他看着面具下黑洞洞如深渊一般的眼睛,心惊地慢慢回答道:“晓得,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我们说过,同生共死,可现在,我还不能死?”

    “错,你们,都会死…………”

    “锦医修罗”一字一顿,虽然他有恫吓的成分在里面,可是,没办法,冯天鹰给他三个月的时间解决此事,展骢和温晓妆这野丫头都如此感情用事,冲动起来什么都不管,若是把冯天鹰惹火了,到时候来个全部不留,他也保不住任何一个。

    “不…………”她扑上来,抓住那冷面刽子手的官靴,哀告,“不,我还不能死,因为,因为,我已经有了—————”

    “锦医修罗”一惊,抓住温晓妆的手腕,半秒后便明白,温家为何放她出来,因为,这两人手脚也太快了,她已经有了身孕。

    现在,连他这无心之人都感到头疼了,这两人,真是一鸣惊人,闯了这么大的祸,这该如何是好?他心里不禁庆幸自己那爱人平日里对他的冷静理智,没有越过那道线,才能继续生存保密下去,未来才有希望,那精明女商总是对的。

    先前他是想保展骢,不管温晓妆,现在,这出事的两人变三人,这太棘手了。

    “锦医修罗”被这事实哽了半天,闭眼,长长吐了一口气,伸手按压了一下太阳穴,缓和一下不听使唤的神经,半天发不出一句话来。

    “挥上,守阑,我再叫你一声兄弟,求你,放过晓妆和孩子?”展骢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听到这屋子里的对话,他第一次对“锦医修罗”跪下求情,他叫了他们相识时的名字,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北镇府司指挥使苦笑,半天吐出一句—————你晓得,我最多能保你不死,这事情太大,我做不了主。

    “我晓得,你可以,全天下只有你能做到,这样,我和晓妆,两条人命,换孩子一条命,只要孩子活下来,我们怎样都可以?”展骢几乎不顾一切地哀求。

    这还是他认识的殆狱魔王展骢吗?爱情的魔力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锦医修罗”真是太佩服老天爷了,生生把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变成了伟大的情人父亲,看来人活着还是要相信奇迹的。

    “锦医修罗”思量片刻,凑近了展骢那张从未出现过的善脸,说:“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这次,就算我还你当年的人情,不过,世上的事,有舍才有得,你一定要保孩子,那么,就必须有所牺牲,我不是不敢帮你,而是,我做事你晓得,如果做了,就要有结果,否则—————”

    温晓妆不明白这两人的交易,但知晓可以保住孩子,还是单纯地破涕为笑。不过,这晨曦渐渐照进来的屋子里,殆狱魔王开始渐渐封闭自己的心,他现在很明白,为了他和她的爱情结晶,他必须做出什么样的牺牲,才能换来爱人腹中孩子的出生。为了孩子,他也只能如“锦医修罗”一般做个无心之人了。

    外面的赖松阳见“锦医修罗”出来,想问点什么,却只得到看好这两人的命令。

    这事情便很明朗了,展骢和温晓妆的爱情很快便会在残酷的朝堂江湖阴谋杀戮中灰飞烟灭了,答应拯救他们的孩子,已经算是这位北镇府司指挥使冒了天大的风险,发了天大的善心才做得出的事,这也算仁至义尽了。

    他真是不习惯这大起大落天雷勾动地火的爱情,他真受不了。跟这个比起来,他宁愿对着那市侩女商,听她唠叨商场上的鸡毛蒜皮进账出账,又是什么田租粮赋,蚕桑农事织工茶价什么的,那可才是享受呢。展骢这纯粹自己找罪受,太过轰轰烈烈之后便只会是烟花湮灭的悲剧。

    沈紫薰却不晓得这无心之人也会遇到烦恼,她醒过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外面雪已经停了,江南的雪融化得快,只见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泛着潮湿的寒气。

    这种化雪天人们却不喜欢出门,她倒不奇怪自己醒来时是在冷泉花洲别院的厢房里,反正昨晚喝醉了应该是那个人带她回来的,连衣服都是他换的,不会是别人,两个小厮这会子还没见人影,想必是被镇江分堂的人留下吃酒去了。

    外面院子里只看见赵七筒忠于职守地在回廊下睡着了,紫薰披衣出来,没有惊动他,却听见不远处金山寺响起了佛事的经鼓声,这才想起,今日是腊八,寺院里应该开了粥场,不论富贵贫贱都要去领一碗腊八粥吃,这才算进了腊月,要准备过年了。

    她信步踱出别院,过花洲桥,便只见人影攒动,果然是香火鼎盛的江南四大丛林之一。

    来到金山寺的大门口,迎面是一座三门四柱牌坊,牌坊中间的匾额上书皇帝御笔“江天禅寺”四个大字,两侧一对长联,上联:江水涛涛洗尽千秋人物阅沧桑因缘聚散悟空性,下联:天风浩浩吹开大地尘气倚圣教禅静止观觉有情。

    江天禅寺即金山寺,自古就是一座中我闻名的禅宗古刹,始建于东晋梁武帝年代,距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初名泽心寺,南朝、唐朝初称为金山寺。寺宇规模宏大,全盛时有和尚三千多人,僧侣数以万计。江天禅寺是汉传佛教禅宗四大名寺之首刹,也是中国佛教诵经设斋、礼佛拜忏和追荐亡灵的水陆法会的发源地。

    金山寺由于当时皇帝的信仰不同,曾两度由寺改观。一次是在唐朝,曾把金山寺改为龙游观,将近二百年。又一次是宋朝政和四年,因徽宗赵佶奉道教,又将龙游寺改为神霄玉清万寿宫(道士观),为天下神霄第一。后复名为龙游寺。

    今日又是腊八,寺庙里要施舍腊八粥,四面八方的人们很早便来到寺里等候,顺便拜佛祈福,香火很旺。

    一般寺庙的山门都是朝南开的,而金山寺的山门面朝正西,这里自有一段有趣的传说。据传很久以前,金山寺的大门也是坐从朝南,而金山寺屡遭火焚,山门口也经常会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当时金山的当家和尚深感不安,觉得此事有点蹊跷,便请来一位云游和尚卜算。云游和尚在山寺前后转了一圈,对方丈说:“师傅,您这山门朝南直对天上的南天门,得罪了玉皇大帝,必须改向。”方丈听后,连连合掌曰:“罪过!”于是命人将山门改成现朝西的门向。

    入得寺内,出天王殿,过大雄宝殿,便见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来领庙里腊八粥的男女老少。僧众们佛事已毕,都来帮忙分发腊八粥。一个小沙弥眼尖,笑吟吟得特地给沈紫薰盛了一碗,她昨晚醉酒,早上起来肚里空空,也不跟小沙弥客气,三两口便喝完了那粥,赞叹说味道不错。

    小沙弥却不接碗,只是合掌行礼,指了指不远处身着袈裟的老和尚,说,施主可是沈家大公子,我家师傅有请?

    这碗粥可是不白喝的,这可如何是好,她昨晚连钱袋都给了盐帮分堂主,这会子身上可分文都没有,怎么施舍香火钱?

    小沙弥接过沈紫薰手上的碗,笑语,师傅请施主后面禅房说话?

    好吧,来都来了,且进去听听这老和尚说什么?

    “敢问你家师傅尊法号是?”沈紫薰奇怪,这和尚再有神力,也不可能一下晓得她是谁,忍不住在后面问。

    那小沙弥在前面带路,一路都是悬挂的宫灯、盘旋的飞鸟、摇曳的风铃,庄严的庙宇,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谐!

    经过一座座巍峨恢宏的殿宇,一间间香烟缭绕的禅房,一座座法相庄严的佛塔,小沙弥将沈紫薰带到了后面花木繁茂的禅堂深处的一处经堂里,这里名曰妙高台,又名晒经台,“妙高”是梵语“须弥”之意译。刘编《金山志》载:“妙高台在伽蓝殿后,宋元佑僧佛印凿崖为之,高逾十丈,上有阁,一称晒经台。”几经兴废,明代僧适中,清代薛书常相继重建。

    妙高台,乃是赏月佳处,并且流传着名士苏东坡曾在此赏月的轶事。宋神宗熙宁九年,中秋,东坡携友重游金山,江涛滚滚,月色如画,东坡一挥而就咏出千古名作《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待沈紫薰在这幽静的经堂里坐定,小沙弥奉茶完毕,才话语亲善道:“我家师傅便是当今僧录司正印道音禅师,栖霞寺明善禅师之师也。”

    正端起茶杯的沈大公子手抖了一下,差点将茶泼出来,这来头也太大了—————等等,明善禅师,那不就是叶邻衣的师傅?

    她有点明白这位高僧要见她,也许不是为了化布施,或许是与叶邻衣有关。她如此猜想着定了定神,品了一口茶,等着那老禅师进来。

    不一会儿,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隐隐往这边经堂而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