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五)玉断弦变白头误

章节字数:3283  更新时间:16-09-18 1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五)玉断弦变白头误

    毕竟这内部竞争和外来抢水吃的和尚当然不一样,内部竞争那叫关起门来撕咬,大家都知根知底,太过份的事一向不会做。

    都晓得分寸,因为一旦过份,触动到大家的利益,那商会便会出面,那可就要面临关门离乡的危机。只有脑子发热烧得厉害的才会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做生意也将就行会规矩,要不便会天下大乱。

    可外来的竞争者,那可就十分危险,因为没有同乡商会行会的束缚,这些人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次石家对沈家的种种手段不就是例子?

    “一起发财当然好了,不过就怕请进来的不是财神爷,而是一些忘恩负义的豺狼。”

    连阮氏兄弟都晓得南洋人厉害翻脸不认人,沈大少也犯不着客气,直接告知李季长,别拿大家当三岁孩子哄。

    “呵呵呵,世侄过滤了,南洋十七行不是猛龙过江,而是一群自身难保的病虎,不过是想找一片林子防身,江南商界应该为他们多行方便,而不该把送上门的生意拒之门外嘛。”

    “世侄…………”

    沈紫薰听到这套近乎的词几乎有些恶心,她所以不愿意考取功名跟这些人打交道就是这个原因。正如胥永郅的原话,伪君子和真小人,她宁愿跟后者打交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官场的水远比商场的深,而且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埋下致命的破绽,她可没有叶邻衣那大心脏,受得了这些隐形杀招。

    “大人,您要跟我攀扯世侄这两字,呵呵呵,您可就乱了辈分了,接下来您要说的事儿那可就没什么讨论余地了。”

    沈紫薰不禁嘲笑李季长将官场的老练当成了焕发第二春的套近乎工具,说得总督大人脸上皱纹立刻绷紧了,意识到这称呼是不对。

    “沈老弟既然是聪明人,咱们就不用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混话,原本涉及沈家的案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沈泽镇的事不过都是街头巷尾的传言,没有实质性证据,这案子也就可以不理会,石家那风化案,也算各有说辞,若江宁府要传人到堂问审也是不太可能了,听说石家小姐已经跟为了心上人跟她父亲闹翻,独自回南洋去了,这没了当事人,石家告你们沈家的罪名便可撤销,至于令妹的清誉————”

    李季长说了半天,终于说到了重点,沈紫薰却耐不住腿酸软,起身往旋式木梯下到六层,东西南北四面都眺望了一回,东望长江中的焦山和北固山,南望城市风光和重叠的山峦,西望浩浩大江,北望可遥见古镇瓜洲和古城扬州,令人大开眼界,心旷神怡。

    李季长只好陪着下来,沈大少才回身对这老滑头奉承道:“呵呵呵,我一到镇江便听说了,大人可真是急不可耐,连市井贩夫都晓得了您发了第二春,我这个当哥哥的却不晓得,实在是奇事。”

    见沈大少没有恼怒他老牛吃嫩草,李季长忙拱手,唬得沈紫薰退步回礼,笑道:“别,您先别拜,这事儿我只是晓得,不过却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季长有些不好意思,这种事毕竟都应该先叫媒人上门说合,双方长辈才能见面相人,现在直接便对求娶对象的哥哥开口,毕竟于情于理都不合。

    不过李季长与沈家上下老少两位当家也不是什么陌生人,沈东园出仕以来,沈家便是江南头等富贵乡绅大族人家,自从三年前沈大少出来管事开始,逢年过节都是这位少年上门送礼拜见,见得多了,大家也就熟络了。

    这会子李季长突然想娶沈东园的孙女,好像是生生把辈分给拉低了。沈紫薰忍不住嘲笑道,大人,您这是哪门子心血来潮,怎么就想着要娶我妹子当二房?这江南这么多名门闺秀,您怎么挑来挑去偏偏挑上了我这个晚辈的晚辈的妹子呢?

    李季长这会子可没有什么官威了,涨红了脸,有些窘迫地吞吞吐吐道:“额,老夫听说,令妹容貌沉鱼落雁,性情敏慧伶俐,惹得石康的儿子为了她不择手段头破血流,又听说令妹的娘亲…………”

    这半百老头说到后面都没听见是什么,沈紫薰伸过耳朵听了半天,才恍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原来是说青鸾的娘萧氏能生会生,沈大少简直要绝倒,这都是谁在总督大人耳边放的谗言啊?

    她一时想不出是谁吹的这耳旁风,想必也就是一些不要脸的小人。这事情吉凶却是要五五开,也不算什么坏事,若没有这档子事儿,她还不好跟李季长打听朝廷对南洋的态度。

    “大人什么时候也相信传言了,呵呵呵?”

    “可不能这么说,少年人,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这许多约定俗成的事还是要相信过来人的话,老夫在子嗣上一向艰难,原配去年也过世了,娶的几房姬妾都无所出,都打发回了老家呆着,这次娶二房,若是有个一男半女,马上便扶正做正室夫人。”

    这条件可真够诱惑人的,若是萧氏一定会马上答应,不过,沈大少却是故作难色,道:“大人,我的二妹妹虽说是庶出,可也算富家大族的名门淑女,多少官商人家的少年公子争着上门求娶,若嫁给您,却只能先做二房,再说您的年纪可比在下父亲,青鸾的性子又……………”

    沈紫薰说了一大堆难题,就是看李季长是否心血来潮,总督大人果然有点打退堂鼓,面子上有些挂不住,马上转话题,说:“呵呵呵,老夫不过是听说令妹品貌俱佳,斗胆动了求娶的心思,既然令妹选配条件如此高,那么—————”

    “其他的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总督大人见谅,我这个妹妹从小行事独立,主意比世人都大,她若不愿意,连我这做哥哥的都无法,大人若真的想求娶舍妹,容我回去劝说劝说,可好?”

    李季长却没有半点恼怒,只心花怒放地拜谢,却让沈大少心内纳罕,看来这总督大人却是动了真情,不禁试探道:“大人既然要与我们沈家联姻,在下心中有些微关系姑苏商界和本家利益的小事,不知可否请教大人?”

    李季长马上明白今日沈大公子与他谈话的意图,他明白这些商人的秉性,奸商,奸商,你永远别想在他们身上占便宜。

    “沈大少放心,令尊和祖父都是朝廷栋梁,为朝廷出了这么多力,朝廷暂时没有要动你们的意思,即使有谁在圣上哪里进了谗言,天子英明,李某也不傻,谁是老实生意人,谁是奸商,还是分得清的。”

    “多谢大人护着我们江南商家,咱们本来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大人心里明白,只是这南洋十七行跑来捣乱,扰乱商业秩序,难道朝廷就不管?”

    李季长听到这里,心里不禁对这位沈大公子的妹妹更生出几分好感,有这样精明老练的兄长,想必妹妹一定是个管家的好手,便心情愉悦地多说了几句—————南洋的事本来就复杂,世侄,这是前朝甚至再前朝积下的隐患,关系到海禁,官场,军队,绿林,江湖,南方各地的稳定,一时之间,朝廷当然是无法马上下手的,加上太子殿下突然崩逝,圣上几下里还没忙过来,放心,他们闹腾不了几天了。

    这才算给沈紫薰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些话从周蓦然口里说出来不算数,可从李季长这里听到,那就是铁打的了,朝廷马上便就对南洋十七行下手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嘿嘿,要不你以为皇上派符黎那富贵闲人少帅过来干嘛,那小子打不了杖,不过联络他老子旧部收拢人心还是有一套的,这一点就比蓝景田那愣头青强。”

    这话题好像说远了,沈大少不禁岔开话题:“大人不找您那位幕客还钱?”

    “啊…………”李季长一心想跟沈大少套近乎,没想到他突然问叶邻衣的事,有点转不过来,半天才拈胡子失笑道,“呵呵呵,这位云社才子虽然狂放,却是个人才,世上有才之人都这样,这些年他倒给我出了不少好主意,区区两把瑶琴,老夫不是如此吝啬之人,就南洋这事儿,当初还是他劝了老夫好些有用之言,就怪我自己一意孤行,早知道也别趟这浑水,不过如今也不晚,世侄放心,该保护谁,该灭了谁,江南官场上下都是雪亮的。”

    这下她便更放心了,石康果然是做困兽之斗,不过他心下却在想着怎么玩好这出两家抢亲的好戏,只可怜青鸾,要做这场争斗的牺牲品了。

    要保全所有人,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且等青鸾病好再说吧。

    李季长也惊觉说太多,看来真是色迷心窍,大笑着说公子还要在这塔上看什么,在下衙门里还有事,可要告辞了。

    沈大少施礼,说还想在寺里盘桓半日,送大人。看着李季长离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两句俗语,娶妻求贤,娶妾求色,若青鸾在色相上让这老头失望了,那么———————

    上次桂芳园的许兰笙帮了大忙,还欠了她一个大大的人情,这人情却是要还的,不如?

    沈紫薰心里有了点主意,只不过,对待石家的求亲,她却暂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再说吧。

    她是想再回去单独问问道音方丈叶邻衣可有私话留给她,便一路往前面观音堂里找到了老和尚,果然,见李季长不在,老和尚将一句口信告知她———将来若有危急,可到燕京广寿寺求见,那玉簪便是信物。

    呵呵,沈紫薰接过那白玉簪,不禁冷笑,玉簪已碎,看来真是天意,云影此生注定要柔肠寸断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