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六)红尘万丈三杯酒

章节字数:3337  更新时间:16-09-24 1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六)红尘万丈三杯酒

    那仙风道骨的老和尚却是管不了人间男女情事,合掌与沈大少辞别入内禅修去了。

    她在那观音堂菩萨三十二化身壁画下驻足良久,大殿的四面卷棚——五十六尊罗汉分别高居于卷棚之上,观音菩萨位居其中,俯视着南来北往的香客游人,形成了独特的绝美风格,整个大殿显得不同凡响。

    一路走来,真的好累,红尘万丈,滚滚不停,人只能被命运不停往前驱赶,去迎接自己的命运,可奇怪的是,大多数人都舍不下这些繁难痛苦,抛下一切出家修行去,这到底是为什么?

    观音菩萨,观世间音声,有三十二化身渡化众生,可众生依旧沉迷,无法超越那红尘欲望的万丈深渊,这就是娑婆世界的悲哀,众生为声色所迷,愚痴固执。佛渡有缘人,所谓有缘,便是生出出世心,勘破一些人间真相,愿意接受这世间轮回真相的人,可这样的人亦不多。像叶邻衣这样智慧超群,佛学素养深厚的人,同样看不破,可悲可叹。

    可众生皆有佛性,所谓人人心中都有佛,有些人口头上不承认,遇到事情却又爱进庙烧香,求神佛帮忙。听胥老头说过一些西洋宗教的异事,比较起来,神州大地上的人很奇怪,相信神的存在,敬奉上天,可又不会沉迷神的存在。对这里的百姓来说,神佛受崇敬,却又没有完全主宰人们的世俗生活。

    “想什么呢,我的少东家?”

    是他,那一道并不算宽厚的胸怀臂膀,却突然让沈紫薰内心泛起的隐隐禅心瞬间被溶化了,世间男女最舍不下的,还有一个情字。

    这会子观音堂里却寂静无人,她不愿在此佛门净地与他温存,心中突然想到,他是一个表面上糊涂玩闹,内心却无比清醒的人,而自己是一个表面冷静,实则内心恢宏之人。

    他对她的好感,除了性情互补,最开始到底是从何而来的,这个问题估计他永远不会说,但她却觉得一定存在答案。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么,他爱她,到底为什么?或者说她在他心底,到底是哪一点无法取代?这是她必须弄清楚的,否则,她不敢对他敞开心房。

    她好像有点钻牛角尖了,不过,这也代表,他在她心里的根,又悄悄扎进去了一点。什么时候起,她开始站在他的角度想事情了?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

    没等她说出口,他已经捂住了她的嘴,转到她面前,深情凝眸道:“不要说,我晓得你想说什么,我要你发誓,从此以后都不许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一旦说了,便有可能要承受那折磨,佛说,不可说,不可说,我只告诉你,无论你信或不信,都不许说悲观的话,我早已下定决心,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守护你左右。”

    他居然能猜到她要说什么,而且还引用禅语表白深情,这种花式情话,是个女人就会被感动吧。

    佛陀弟子阿难在出家之前,在道上遇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这少女?阿难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这少女从桥上走过。

    他真的对她有如此深情?她很感动,却无法置信,只淡然一笑,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已成现在,现在已成过去,随心去吧!

    这一番话真是深得他心,与他那雁过无影哲学不谋而合,等他抬头合掌跟菩萨罗汉告罪,才发现她已经出了观音堂,不见了踪影。

    她在法海洞那里等他,却不进去,也不说话,听见他脚步近了,才喃喃低语:“若我是白素贞,却不会如此冲动行事,许仙若是个稍有良心的男人,过些时日,便不会计较她是蛇妖,因为,一个正常的人,应该都会在害怕后好好想想他眼睛所看到的,而不是光听一个和尚说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你把他们都想得太聪明了,不都说陷入爱情里的男女智商都是零吗?”

    她回眸,真诚地看了看他,反驳,这可不一定—————她伸手拂去他脸颊上的一点血迹,冷嘲道,我看你的智商一点都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聪明了。

    “我算什么,我哪里比得上沈少东家,不用把女人弄上床都能让他们死心塌地,你到底给石家那自梳女下了什么迷药,教教我唄?”

    她不理会他这拈酸吃醋的话,径直往山下流云亭走去,还不忘解说,历史上法海却是位有德行的高僧。法海姓裴,人称裴陀头,河东闻喜人。裴陀头出家到江西庐山,取名法海,他在庐山学道参禅,一心修炼。后来到镇江金山,那时寺宇荒废,荆棘丛生,还有蟒蛇为害。他就找到山上西北角的这个岩洞,住在洞里参禅打坐,白蟒就避走了。

    法海来金山后,最大愿望是要修复金山寺,他曾燃指一节,以表决心。一天也僧众披荆斩棘,到江边挖土,偶然挖出黄金若干镒,就报告润州刺史李奇,李奇又上报宣宗皇帝,宣宗命他把黄金给法海作修复庙宇之用,并赐名为金山寺。

    “喂,我不想听你解说金山寺的来历,我听说石楠为了沈家大少爷居然跟石康父子决裂,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办到的?”

    他在后面还不舍不弃追问这事儿,因为他实在有些不明白一个情字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一个杀人不见血的魔头变成一个情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沈紫薰区区女儿身,居然也能让石康的女儿为了他死死生生,不惜与家族决裂。

    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梦其人即病,病即弥连,至手画形容传于世而后死。死三年矣,复能溟莫中求得其所梦者而生。如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必因荐枕而成亲,待挂冠而为密者,皆形骸之论也。

    她站在那江天一览处,露出那奸商嘴脸,引用了一大段《牡丹亭》里汤显祖对杜丽娘的评述,然后才说:“这有什么难懂的,叶邻衣说我们商人讨价还价不懂情,不过以我这奸商的爱情哲学来看,也很好解释,你只要站在石楠的立场角度性情来看,就很好解释了,她母亲出身低下,想必自小也和青鸾一样忍受了不少闲言碎语,她性子却比青鸾更要强,才能优渥,到了出嫁年纪感情上又屡屡受挫,不得已而自梳明志,种种人生挫折让她这次对沈大少当然是一见玉郎终生误,这位江南第一少便是她理想中的夫君,那么完美,无论出身人品才能,这才是配得上她的人,可现在生生被她哥哥给作得姻缘玉断,她为了家族牺牲自己都不能换来幸福,你说她不抓狂才怪呢?”

    这一番分析还真是接地气,他就喜欢她的实际市侩,说那么多虚无缥缈的都是废话。

    那另外一对天雷勾动地火的爱情也可以解释了,估计他从来就没理解过那殆狱魔头,更不明白这家伙平日装得那么冷血,其实内心的烈火燃烧,这下可好,这再烧下去便要粉身碎骨,真是让人头疼。

    她晓得各自都有心事,不过现在还是让他们都喘口气吧,好好过个年,等年关后再说。她抚着肚子,转移他的情绪道:“吟风弄月喝了半天西北风,肚子空空了,还是去找点吃的吧。”

    还是她了解他的吃货嗜好,说到吃他一下将心中繁难都抛开了,蹦起来有八丈高,欢悦着一把将她抱起来,兴奋地转了好几圈,口里问着吃什么好。

    她又不了解美食,当然是听他的。她这一点也是他最喜欢的,她从来不会不懂装懂,她不擅长的就绝不会冒然装大,绝对不会为了撑面子而让自己窘迫让别人难堪。

    他跟个小孩子一样抓着她的手出了金山寺,笑说,腊八粥虽然好吃,却吃不饱,咱们还是去吃点大鱼大肉吧。

    这种事少东家一向不发话,只是苦笑,说,你请客就好,我身上一个铜子都没有了,还没来得及到分号提款。

    这事儿他可料到了,估计是游三通这财迷鬼,一顿全羊宴把沈大少身上的钱都压榨光了,看他回头怎么收拾那铁公鸡。

    下面这些人也是太不像话,以为敲诈财神爷吗?

    “你也别怪罪游堂主,下面兄弟也忙了一年到头,让他们好好过个年,钱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爷爷说过,自己的日子怎么简省都行,就是不能亏待伙计,钱得花在刀刃上。”

    又是商人得利那一套,周蓦然耳朵都听出老茧了,不过心里还是受用钦佩的。沈家能成为江南首富,可不是石康那样强取豪夺,也不是将钱套死,更不是盘剥克扣,他们自有一套管理经商哲学理论。

    这是沈东园白手起家的最大财富,沈紫薰一向推崇发扬,总结起来,沈家的用人原则就是———对待自己要像老财主,对待伙计要像亲姑爷,这顺口溜从大管家卢之祥到下面小商铺领班都是耳熟能详且照此执行的,其他的什么经营上,账目上,开拓市场上,面对行业竞争上,反正沈家是有一整套商业经的,密密麻麻看着却是让人叹服。

    那还是随便吃点普通茶饭就好,估计沈紫薰这回来镇江得拉着他出席不少应酬,年关将至,这官场商场江湖绿林多少都要打点一下,你上门拜年送礼,人家肯定是美酒佳肴款待,他这个师爷又要做挡酒的道具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