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七)手足契同金兰语

章节字数:3307  更新时间:16-09-28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七)手足契同金兰语

    她晓得他在想什么,攀上他的肩膀,谄媚笑颜道:“行了,我的好师爷,今年大不了我不拉你去应酬了,咱们送完礼就走,可好?”

    这能行吗?他苦笑,脑子里在想着解决的办法,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富春楼,点了著名的“三鱼两头”即清蒸鲥鱼、清蒸刀鱼、白汁回鱼、拆烩鲢鱼头、清炖蟹粉狮子头等长江系列特色菜肴,加上水晶肴蹄、蟹黄汤包、熟制蟹油是镇江地方名特食品。

    这就是周蓦然的普通茶饭,沈紫薰无语,懒得跟他讲浪费的道理,两人只玩闹互讽地各样品尝了一点,待起身结账,她却不意间留意到那桌上没怎么动过的菜都被老板收了起来。这当然是插曲,她并未查问什么。

    两人只赶着到沈家商号办正事,查看了年终汇总账目并带走,又办好提款手续,赶着两天内将各家该送到的年礼送到,连温家镖局也没拉下。

    周蓦然想了个好办法挡酒,就是把游三通手下的喝酒高手找来挡驾。这少东家师爷也不是谁家都亲自登门,只不过是世家要员才亲自上门,一圈走下来,还不算太累。

    两人又连夜赶回吴熙东山,青鸾的病却是不能耽搁了。有了周蓦然这医仙弟子,当然是药到病除,不过心病还需心药医。待周师爷施针完毕,连续吃了几服药,沈青鸾的精神好些了,沈紫薰这才找了个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与那丫头谈谈。

    其实平日里沈紫薰与沈青鸾交结得实在不多,一则是地位有别,二则也怕泄露身份,三则更有萧氏在中间如同母鸡护仔一般将一双儿女牢牢把控,所以除了与偏房的冲突,沈大少爷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和沈家庶女说话。

    不过胜在沈青鸾年纪虽小,却是个懂礼数明事理知进退的好女孩,更兼有爽利机敏重情重义之肝胆,故而沈紫薰一向对她高看许多。

    她看着这受尽屈辱死里逃生的豆蔻女孩喝完药,却不好先开口,照顾她涮了口,递上蜜饯,才亲切笑道:“二妹妹这会子觉得好些了吧?”

    “劳动大哥哥亲自照顾我吃药,青鸾怎么受得起?”她在沈少当家面前却还是十分生疏客气的,生怕错了礼数。

    沈紫薰放下蜜饯碟子,闻了一下那药碗,自言道,还好,我跟周师爷说的话他没忘,你是女孩子,多加了点甘草进去,喝起来没那么苦。

    沈青鸾似乎有些感动,但又不好打破以往的相处气氛,沈紫薰只当她害羞,收起碗便要离开。

    幸而她不是个扭捏的性子,又一向与她亲娘不在同一阵线,实则她一直觉得沈阑勋这位少当家出事却是一向公正严明的,她也是个帮理不帮亲的人。

    这次吃了这许多苦,又与卢佳生了隐隐的朦胧情愫,现在内心更翻腾害怕的是春家院的事被萧氏知晓,那她可就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外面人还没什么,第一个萧氏就不会饶了他,若晓得她曾经沦落风尘,指不定怎么大闹,就是逼他上吊都有可能。她年纪也渐大了,更想打听自己终身是否被应许给了什么人,所以,连忙抓住沈紫薰的衣袖,央求她先等等。

    “大哥哥,你,先别走…………”

    这正是沈紫薰希望的,她主动开口,那说明这心病还有得医。沈大少马上转回头,将端药的茶盘子放在门边的五斗橱上,就着小桌子上的暖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手里暖着,端了绣墩子在床边坐下来,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等待着,她酝酿半晌,才轻声央告道:“求大哥哥,春家院的事,可不可以,别告诉我娘,也别—————”

    “你被救后的有些事,估计你还不晓得,卢佳也不是什么都晓得,这世上,已经没有春家院这地方了。”

    沈阑勋直视沈家二小姐的俊眼修眉,有些冷血地说,沈青鸾一惊,手中擦拭药渍的丝帕落地,眨了眨眼,恍然多时才明白过来。

    “怎么会,春家院,大哥哥的意思是?”她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不忍。

    沈大少拾起二小姐的帕子,进一步解释道:“你别误会,咱们家是商人,杀人的勾当却是不会干,不过,要保证你将来绝对的清白,即使有些风言风语也无妨,春家院上下人等就必须消失,他们不是买人卖人吗,这事儿咱们也会干,至于怎么做的,我想你一个女孩子就不必知晓了。”

    原来他是如此为她这个妹妹着想,比她那亲哥哥沈阑清的干着急却不声不响地做了更多实际有用的事,她顿时感觉心里这些日子积聚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崩然而出,这些眼泪是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曾流淌的,包括她亲娘。

    “呜呜呜………大哥哥,我,大哥哥,我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好,从前再怎么样,我一直觉得亲娘就是亲娘,应该是最应该为女儿着想的,可这次出了这事,我第一个想到能来救我的,不会怪责我的,就是大哥哥你,你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来救我,可我不怪你,我只是害怕,害怕这事情被我亲娘晓得了,被家里上下和远近亲友等晓得了,我今后该如何做人,还有好人家肯娶我做媳妇吗?”

    她边哭边诉,依靠着沈大少的肩膀,感觉这肩膀虽然单薄,却十分有力,有股子好闻的柠檬药草香味儿。

    沈紫薰却不敢抱她,忙抓着这女孩肩膀,让她斜靠在闪金织绒苏绣兰草大枕头上好好哭了一场,抚着她的后背,劝解道:“二妹妹放心,怎么说咱们是至亲骨肉,萧姨娘平日里与太太却是不和,可你也晓得我当家管事一向就事论事,大家子也要有大家子的规矩,你娘越了规矩,我就不得不拉下脸来赏罚分明,可对二妹妹和清弟你们,一向与三弟四弟三妹等一视同仁。你出了事,我怎么能不着急来救你,只是这石家在外头闹得急,家里也被折腾得人仰马翻,我一时也没腾出手来想到好办法,早就让王大通打听到你的下落,可又不能明着赎你,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我方能大胆行事,二妹妹能谅解,当哥哥的当然欣慰。沈泽镇的事从此以后二妹妹也将其彻底遗忘了吧,连梦里最好都不要再提,那院子已然人去楼空,连那块地都已经被变卖给人推倒房子挖成了池塘,家里人等我也严令申斥,谁都不许说漏嘴,等你病好回沈园,谁要问你就说被石家绑架,昏昏然不知所以,明白了吗?”

    听到这一番环环相扣温暖贴心的软言慰语,沈青鸾不禁肝肠大动,想到自己的出身和亲娘行事品行不端,大房长子兄长还如此维护,自己真是妄为沈家子孙。平日里就陷在亲娘的小肚鸡肠怨妒算计里,想想真是没意思。

    想到自己的未来,虽然没了沈泽镇被卖的污名之忧,可依然前途未卜,心中还是存了一段心事。

    沈紫薰当然看出来,继续说:“妹妹别再多想,做哥哥的劝你一句话,你身上毕竟流着沈家的血液,你的命运是与沈家休戚相关的,所以,有些时候,为了家族的利益,你要细细体味顾全大局这四个字的含义。”

    这些话如果是从前,她定然是不太明白,也不会轻易听进去,可现在,经历过春家院那噩梦般的日子后,她有些明白当家大哥哥的意思。沈家不是普通人家,就算普通人家,他们的婚事也无法自己做主,只能听天由命。沈家老太太走的早,家中孙辈的婚事,当然是沈东园和大太太做主,加上现在有一定威望的大少爷。可听卢佳说现在外面形势不好,南洋石家逼得紧,朝廷那边也风雨交加,男人们在外面主持大局不容易,家里女眷唯一能分忧的,恐怕便是联姻了。

    她自小聪明练达,性子开朗活泼,却是一刻也坐不住,不喜欢那些什么针凿女红,却喜欢到处玩闹打听外面的事,什么私塾里谁又顽劣了,什么帐房里的规矩流程,什么沈家商队又遇上什么新鲜事了,甚至镖局里来人她也喜欢跑到窗下听听……………

    她就恨不得自己是男孩子,能出去闯一番事业,那才叫遂了自己平生心愿呢。可天不与她方便,她是个女孩儿,又是庶出,亲娘又整天那样吵吵闹闹,真是没有一件事遂心的。

    现在,她年将及笄,也到了可出阁的年纪,虽然晓得不能由自己做主,却也希望将终生托付一个轩昂男子,她不喜欢当官的,哪怕就如大哥沈阑勋这样的经商少年也很好,就不知上苍会给她选一个怎样的人。

    现在听到沈阑勋这样说,心里一沉,她听说了最近石家在外面与沈家等江南商人互斗的事,本来他们就是想来找沈家合作的,之前也为石家二小姐上门求过联姻,虽然没成功,可保不齐—————她是见过石颉那纨绔样子的,石家又晓得她身陷青楼的事,若石家要求娶,她嫁过去会有好日子过吗?

    看青鸾一脸忧心,沈紫薰却和颜悦色宽慰道:“二妹妹也别胡思乱想,事情还没到非要牺牲你的终生的地步,只要有一丝可能,将来我都会尽量成全二妹妹的心意,只是眼下二妹妹却要听听我这大哥哥的话,可好?”

    这一线希望沈阑勋还是要给这可怜女孩子的,沈青鸾不是个没主意的人,低头思量了一下,吞吞吐吐道,但凭大哥哥吩咐?

    沈大少起身,爽朗道:“眼下二妹妹还是什么都别想,快快养好身子要紧,等回了沈园,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开开心心过日子,男女之事还是要谨慎行事,万不可冲动,外面有我,妹妹可明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