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七十八)寸心愿同尘与灰

章节字数:3275  更新时间:16-10-01 1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七十八)寸心愿同尘与灰

    沈青鸾听见这些有些红脸地点头,她忽然明白,大哥哥多精明,当然看出卢佳与自己的眉来眼去。卢佳现在是他的心腹,想必在他面前为自己说了不少好话,所以沈阑勋才说出谨慎这两字。

    这就足够了,沈紫薰端着药碗出去,合上门,忽然看见不远处卢佳对他点头示意,走过来接过了茶盘,轻轻道了声谢谢。

    沈大少没有说话,与卢佳擦身下楼,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悲凉,造化弄人,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如此让自己忧愁痛心,不如学周蓦然的雁过无心,奈何不是谁都可能学得来的?

    钱入酒中难买笑,纵然千万亦如何?身家自是多情客,品相天成竭命哥。游手世间匀岁月,揽怀尘欲更蹉跎。风思近景云空处,命里无他少琢磨!

    一个淡若轻风,与世无争的女子总是以一种固守的姿势呆呆地站立,痴痴地凝望。看那风轻云淡,山高水长,月朗星稀,小雨飘然,雪花纷纷……

    淡淡的欣喜过后是一低头的温柔,淡淡的愁绪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蔓延开来,微微的叹息透过冰冷的空气久久回荡。曾几何时,她有着少女纯真多彩的梦。等一见倾心,等一世倾情,等一个能让自己深爱的人。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一个声音在楼下暗影处传来,念了一句直击精魄的诗句,这一句简单的《长干行》,将沈紫薰敲击得灵魂出窍。

    沈青鸾和卢佳此时的心思和情感,不过就一句便可概括,后面一句是—————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这一对小儿女,却没有沈紫薰和周蓦然那般复杂的秘密和经历,更没有少东家与师爷那般恢宏寥廓的叱咤深邃,他们不过是想做一对平常夫妻,风雨携手度过此生。

    “成人之美却是个积阴德的好事—————”

    他轻俏浪荡花蝴蝶一般的笑却在居高临下的沈紫薰眼中隐隐作痛,是啊,她希望成全青鸾卢佳,可谁来成全她?

    他却只用温暖的怀抱来回答她脸上的凝色,拥卿踏雪出门去,不问江湖俗事纷,只在世间寻乐事,一一浅尝莫忘魂,长歌一曲留相劝,不负少年青丝焚。

    沈园里收到沈紫薰书信的谢氏却是舒了一口气,掀锦被下床,吩咐钱起家的说,你收拾一下,搬回鹤寿堂东厢房,快到年关了,家里的事可不能甩手不管。

    钱起家奇怪,这些天谢氏一直心情不好,病病怏怏的,今日收到沈大少爷书信,却突然高兴起来。

    “嘿嘿,紫薰这丫头总算做了一件让我舒心的事,把那南洋妄图嫁娶的祸水引到了萧羽仪那女儿身上,总算能让我安心过个年了。”

    钱起家的倒是听说最近沈紫薰在外面跟石家斗得天昏地暗,心里不禁有几分忌惮,又担心谢氏的身体,便问:“太太要不等周师爷回来给您好好调理一下再搬回东厢房,您这身子得好好保重,您可是公子和老奴终身所倚,这大少爷办完事也该早些回来,家里这么多事也该帮衬着管管。”

    这些天还好萧羽仪风风火火回娘家去了,要不谢氏可真没精神陪她闹。一方面她的旧疾头风发作,另一方面儿子的病也让她劳心。

    数九寒天是最让沈阑勋难过的气候,他虽然吃着周蓦然的药身子渐渐健壮了些,不过却扛不过这湿冷的江南寒冬,可以说风一吹便会咳嗽着凉,一着凉便闹个整夜不消停,连着谢氏蕙风英笙钱起家的都无法好好休息。

    周蓦然身兼数职跟着大少爷在外面忙,也不可能天天在佛堂里伺候,钱起家的窝在这佛堂楼上照顾完少爷还得照顾太太,实在是累得有些烦心,发几句牢骚也属寻常。

    谢氏拉过钱起家的手,泪眼感激道:“我晓得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你放心,等大少爷回来操持完年事,我便让宣布将蕙风收房,到时候她就是正式姨娘,跟萧氏一样的待遇。”

    钱起家一惊,高兴得一下腿软,跪倒在谢氏面前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又有些犹疑地问,大少爷那边,不会不同意吧?

    “你说什么?”谢氏一边收拾衣服,一边突然问,“她反对,她有什么资格反对?”

    “毕竟,大少爷现在在家里说话,可是一言九鼎………”

    钱起家的试探这谢氏对沈紫薰的态度,谢氏当然马上明白她的意思,垂手坐在熏炉边,拨弄了几下火星,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她再能干也不过是个替身,到时候她要真不愿意跟阑勋,我倒是要谢天谢地,至于管家的权力,你放心,她不敢不放手,当初选了她却是错有错着,他若是个男的却又不好办了,可她是个女的,这就很好办了。”

    “要是公子接手后在太爷面前露了相,这该如何是好?”

    碧纱橱里沈阑勋咳嗽了几声,蕙风忙起来替他捶背,谢氏看了一眼里面的动静,亲自开始收拾东西,并未回答钱起家的疑问。

    “家里的事有太太和将来的大奶奶帮着,可外面的事,将来公子可要独当一面的,太太可想到好办法帮公子接手?”

    谢氏穿好大毛衣服,拢了拢头发,脸色和润了些,叹口气,说,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本来就没指望静汝能跟紫薰一样精明能干,家里不是还有二爷三爷嘛,再不然还有几位少爷,你放心,我冷眼看着这些日子吃了周师爷的药,身子很有起色,等他再略好些,便让紫薰将些基本的看账对账,商号里的经营管理等事教一些,静汝聪明,一学就会,等再略好些,便让这孩子乔装出门,跟着紫薰出去见识见识商场上的人情世故,谈谈仕途经济学问,我想着几年后,阑勋虽然比不上紫薰的胆识魄力,不过多少还是能学到一些,能在众人面前应付过去就行了,再叫紫薰和周师爷在外贸敲敲边鼓,暂时稳住家业还是没问题的,重要的是婚事和子嗣的问题,才是头等大事,再不然跟紫薰商量一下,让她等到阑勋有后,再离开沈家也无妨。

    听谢氏想得周全,钱起家的方赞叹道,还是太太想得周到,这样一来却是天衣无缝的了。

    两人便叫来碧烟和英笙,打点衣服细软用具等搬回正堂东厢房起居,等着沈大少爷回家筹备年事。

    且说沈阑清与萧羽仪从东山婳楼回来沈园,便马不停蹄地跟着萧氏回了她娘家,不过是走亲访友,请客吃饭,炫耀丈夫的富贵儿子的功名,仿佛天下的好事都被她萧羽仪占去了。

    这鲜花繁盛的夸耀让沈阑清不禁想起还病在东山的妹妹青鸾,他从书院回家也听到一点风声,说是青鸾被萧氏打骂才跑出去玩,被人牙子拐了卖到了下处,沈阑勋好不容易才赎回来。不过她奶母王氏也是听下头小厮嚼舌根,到底也是没根由的事。王氏也是对这奶女儿有感情才多嘴跟沈阑清说了几句,可不敢跟萧氏说。

    沈阑清有些烦腻这连日的往来交际,萧氏回娘家的目的好像就只有一个,就是出风头,包括他外祖父母萧氏一族,都把沈家的富贵和他的功名当成本家的光耀。

    这走马观花一般的家宴唯一让他心情好点的,就是他见到了嫁进金陵王家那位隔房表姨,听她说了不少王家两位名义上的姨表妹不少事情,更确认了两人的名字,凤胭,凤钗。

    那隔房表姨汪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嫁进王家后不过是看萧氏富贵才与她来往一二,她可自恃是金陵世代望族家的媳妇完全瞧不上娘家这些亲友,背后都叫这些人土鳖。

    唯有萧氏,她倒看得上一二,完全是因着钱字,两个女人便在那里互夸,汪氏的亲生儿子年纪还小,不过却算见过大世面的人,说金陵王家谢家现在虽然没出什么高官显贵,不过连老宅子里的砖瓦都是几百年前的古董,可是值钱了。就算一家子没什么进项,却把地缝子扫扫,那也能扫出一堆金砖玉瓦来。萧氏则夸耀沈家老太爷大老爷都在外省当官,家里的生意那是财源广进货通三江,连南洋的人都要找上门来做生意,现在儿子第一次入龙门便中了举人,可真是双喜临门。

    沈阑清听着跟催眠曲差不多,唯一在意的便是说到王家两位小姐的事儿,什么大小姐那性子实在是才女再世,三岁便会背诗,五岁学琴,十岁便破例跟男孩子一起上了私塾,被她那老先生评为金陵第一才女,性子也温婉娴静,只是轻易叫人猜不透心思,十五岁及笄后上门求亲的媒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凤钗那丫头要小两岁,却是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就会调皮捣蛋,跟男孩子一般,将来可不知怎么嫁得出去。

    萧氏难得留意听着,似乎对这世家小姐很是上心。两个女人絮絮叨叨,后面当然也发了不少牢骚,反正都是大宅门里的勾心斗角,沈阑清实在不想听下去了,可又不好违背萧氏的意思。

    直到他睡眼朦胧中好像突然听到说王家两位小姐因他父亲奉王家老太太之命,要到姑苏办什么要事,两位小姐和女眷也会跟到姑苏亲戚家过元宵。

    他一下清醒过来,仔细听完汪氏的唠叨,似乎是为了王家什么大事,不管怎样,沈阑清记住了时间,元宵,灯会,王家表妹在姑苏。

    他心中便渐渐充满了祈望相思,到时候元宵观灯,不知是否能再见那王家姨表妹一眼,现在唯一让他担忧的便是青鸾的病,若到时候青鸾能病好回来,自然能助他一臂之力。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